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朔:朝鮮的天空

  楊朔:朝鮮的天空

  有一天,我去一處設在山頭大洞子裡的高射炮指揮所。傍晚,我出指揮所下山時,張眼一望,可真吃了一驚。山下閃閃爍爍的,好幾處露著燈火,也不防空,我心裡想:這不是開玩笑嗎?

  一位指揮員笑笑說:“是有點大意。不過不要緊,敵人的飛機不敢來,來了準揍掉它。”

  這使我想起許多事情。我想起一九五零年冬天志願軍剛過鴨綠江時敵機那個猖狂樣子,它們貼著山頭飛,像走平道一樣,翅膀有時碰到電線桿子;從頭頂一飛,忽地帶起一陣暴風,地面積雪被拓起來,把人都埋上一層雪。可是現在呢?

  現在你瞧瞧吧,夜晚隻要強盜一露鬼臉,地面便噴起一溜一溜的紅火球,像焰火,也像噴泉,密密罩住北朝鮮的天空,鳥兒也突不過這張火網去。要是在白天,你可以看見被高射炮火擊中的敵機尾巴上冒著股黑煙,醉咕隆咚亂翻筋頭,一路從半天空摔下來。駕駛員要是用降落傘跳下來,地面部隊就該忙著捉俘虜了。

  有一回,我們的高射炮兵捉到敵人一個空軍軍官。那個軍官很懂得投降的儀式,先舉手繳槍,老老實實戴上他的破帽子讓你照像,然後考慮著字眼問道:“有幾件事我不明白。你們部隊也不掙錢,怎麼士氣這樣高?中國人和朝鮮人怎麼那樣好?我也料不到你們會打得這樣準。”

  要不準,就能一下子揍掉你啦。我們高射炮手的技術能練的這樣精,也確實叫人意想不到。都是農民出身的戰士,乍一掌握現代化武器,是不容易。剛開始瞄準時,常常瞄不好,有時正跟敵人打到熱鬧頭上,那炮也怪,不聲不響便卡了殼,要不就壓不進炮彈去。真把人急出一頭冷汗!可是,世界上還有什麼事能難倒中國人民麼?大傢便整天練,見到遠處出現一隻黑老鴰,也要轉動方向盤,緊忙著抓目標。每次作戰發生故障,飯也沒心思吃了,都留在大雪地裡,凍僵手,凍僵腳,也不換地方,非找出毛病不可。

  我見到個炮手,叫閻書魁,說話時是啞嗓子,很不出奇,但是他的事跡可怪出奇的。有一次敵人襲擊我們的炮陣地,陣地上打得被灰土罩嚴了,什麼都看不清。閻書魁聽見炸彈唰地落下,也不管,照樣抓他的目標。炸彈掀起的暴風把閻書魁等幾個炮手吹下炮來,整個叫土埋住了。衛生員趕著去救他,閻書魁卻說:“我不要緊,你們先去救別人吧。閻書魁自己扒著土掙紮起來,光覺兩手發軟,頭發懵,說話聲音也小了,在迷迷糊糊當中,還問:“炮怎麼樣?壞了沒有?”走幾步便跌倒了。他的頭,他的後背,都被彈片打進去了,不得不到醫院去。

  但是誰能在醫院裡躺得住呢?他想念那門炮,想念連裡的同志。傷剛一好,他立刻跑回來,又上了炮。隻是胳膊不靈,轉起炮來很不方便。沒法打仗。閻書魁想起指導員的話。指導員常說:“共產黨員面前沒有任何困難。”胳膊不靈就練呀。他坐在炮上,把方向盤轉得嗚嗚轉,練得胳臂發酸,忘了吃飯。連長怕他累壞了,不叫他練。他就偷著練。天天比別人早起床幾十分鐘,練上一氣。晌午睡午覺,他要求值班,又練上兩個鐘頭。練了半個多月,行了,炮打的又靈活,又準確。誰知有一回,指揮員忽然發現他是個聾子。聾子怎麼能聽作戰口令呢?說來他也真乖,他和背後的炮手約好記號,口令要是喊打得偏左,背後就用膝蓋頂他的左背,偏右就頂他的右背。口令執行得這樣正確,炮打得又那麼漂亮,誰能看出他是個聾子呢?

  我見到閻書魁時,實在不能不佩服他那種頑強的戰鬥精神。堅忍,頑強,正是中國人民不可戰勝的偉大品格之一。我們的人民有思想,有信仰,再加上這種銳不可當的戰鬥精神,什麼力量能阻止我們前進呢?

  敵人偏偏不明白這點。有一陣,敵人又耍另外的花招,專在夜間用“B-二九”型飛機來炸。“B-二九”型飛機飛得特別高,方向,航速,時間,都計算好,隻要一飛到地方,不用盤旋,立刻投彈,哇哇像狂風暴雨一樣,一架投完又來一架,轟炸的時間一夜有時延長到四、五小時。高射炮打吧,敵機飛得太高,也打不準。敵人可得了意,在高空嗡嗡響著,好像是說:看你還有什麼辦法?

  這天晚間,大轟炸又開始了。我忽然聽見外邊有人嚷:“快出來看哪!”我便穿上鞋跑到院子裡。

  隻見地面射出幾道交叉的探照燈光,照著了一架笨重得要命的“B-二九”型飛機。敵機慢慢飛著,我們的探照燈便慢慢“護送”著它。突然有一串小小的紅火球從漆黑的高空穿出來,直穿進敵機的背上去。這是高射炮火嗎?不是。高射炮怎麼沒有聲?再說子彈也()不該從上面出現。大傢正懷疑,又一串紅火球從底下斜著飛上去,直穿進敵機肚子去。敵機嘩地碎了,碎得四分五裂,燃燒成幾團大火。慢慢往下落,探照燈就照著這片奇景,讓地面的同志看了個飽。

  地面的同志都拍手叫起好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原來是我們的夜航機出動了,和探照燈部隊配合起來,露了這一手。志願軍戰士樂得直叫:“給它一串糖葫蘆吃!”這一晚間,就在我們頭頂上,我們的夜航機也真大方,奉送了敵人一串又一串糖葫蘆,接連打下三架“B-二九”型飛機。從此敵人不敢來了。志願軍像害相思病似的,常常叨念著說:“來呀!怎麼不來了?”可是敵人不敢來了。

  在北朝鮮,就是由許許多多像閻書魁那樣頑強堅忍的高射炮手,由許許多多像這架夜航機那樣勇敢靈巧的“小燕子”,和朝鮮人民軍結成一條戰線,警衛著朝鮮北部的和平的天空。那個空軍軍官把中朝人民的力量估計錯了,自然要被打掉。杜魯門沒長眼睛,活該也被打掉。艾森豪威爾還不醒悟,你等著瞧吧,早晚也要被打掉的。

  《人民日報》1953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