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胡適的詩:四月二十五夜

  胡適的詩:四月二十五夜

  吹了燈兒,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

  對著這般月色,教我要睡也如何睡!

  我待要起來遮著窗兒,推出月光,又覺得有點對他月亮兒不起。

  我終日裡講王充,仲長統,阿裡士多德,愛比苦拉斯,……幾乎全忘了我自己!

  多謝你殷勤好月,提起我過來哀怨,過來情思。

  我就千思萬想,直到月落天明,也甘心願意!

  怕明朝,雲密遮天,風狂打屋,何處能尋你!

  賞析:

  這是一首頗為真純的白話詩。句式自一由,錯雜散漫,悉憑心性*,但又節奏和諧,押韻亦較嚴格,讀來有著整體的詩之音律美。從用語來看,率真隨意,平白易解,卻又富有詩意張力。如開篇之句:“吹了燈兒,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就誘人耽讀。句中所使用的“吹了”、“卷開”、“放進”這樣幾個動詞,看似輕巧隨意,實則意趣盎然。不僅由其緊密連貫的動一態過程,寫出了作者期待月色*的心情,同時叫人想到的是:那被擋在窗幕外面的月光,已窺侯多時了,也早已在急切地等待著撲到作者的面前了,故而燈光一滅,窗幕一卷,就湧流而進了。僅由此句,作者就不僅寫出了月光之動感,亦賦予了月光以靈性*。

  惜月愛月之詩,中外文學史上比比可見,而胡適這首白話詩,仍能以新穎的構思,創造出別一種發人深思之詩境。面對月光,作者難以入眠,但那不是緣於李白那樣的故鄉之思,而是由月光喚一起的“過來哀怨,過來情思”。對於月光此舉,作者的初始心情是矛盾的,本欲將其推出,但又覺歉對急切湧進與之相會的好意。更為重要的是,作者必會體驗到,在月光喚一起的以往的“情思”中,盡管伴隨著“哀怨”,也隱含一著憶念的甜蜜。於是,作者終於悟到:這飽含哀怨的“情思”,才是個人真切的生命過程,而自己終日沉浸於書本上的“王充,仲長統,阿裡士多德,愛比苦拉斯”,實在是忘記自我、迷失自我了。

  回歸自己的性*靈,回歸個體的生命,回到與月色*相伴的人生,“直到月落天明,也甘心願意”,這就是胡適寓於此詩中的人生啟示。而在這啟示中,湧動的不也正是張揚自我、呼喚個性*生命意識的覺醒這樣一類“五四”時代大潮的潮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