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巴金:愛爾克的燈光

  巴金:愛爾克的燈光

  傍晚,我靠著逐漸黯淡的最後的陽光的指引,走過十八年前的故居。這條街、這個建築物開始在我的眼前隱藏起來,像在躲避一個久別的舊友。但是它們的改變了的面貌於我還是十分親切。我認識它們,就像認識我自己。 還是那樣寬的街,寬的房屋。巍峨的門墻代替了太平缸和石獅子,那一對常常做我們坐騎的背脊光滑的雄獅也不知逃進了哪座荒山。然而大門開著,照壁上“長宜子孫”四個字卻是原樣地嵌在那裡,似乎連顏色也不曾被風雨剝蝕。我望著那同樣的照壁,我被一種奇異的感情抓住了,我仿佛要在這裡看出過去的十九個年頭,不,我仿佛要在這裡尋找十八年以前的遙遠的舊夢。守門的衛兵用懷疑的眼光看我。他不了解我的心情。他會認識十八年前的年輕人。他卻用眼光驅逐一個人的許多親密的回憶。

  黑暗來了。我的眼睛失掉了一切。於是大門內亮起了燈光。燈光並不曾照亮什麼,反而增加了我心上的黑暗。我隻得失望地走了。我向著來時的路回去。已經走了四五步,我忽然掉轉頭,再看那個建築物。依舊是陰暗中一線微光。我好像看見一個盛滿希望的水碗一下子就落在地上打碎了一般,我痛苦地在心裡叫起來。在這條被夜幕覆蓋著的近代城市的靜寂的街中,我仿佛看見了哈立希島上的燈光。那應該是姐姐愛爾克點的燈吧。她用這燈光來給她的航海的兄弟照路。每夜每夜燈光亮在她的窗前,她一直到死都在等待那個出遠門的兄弟回來。最後她帶著失望進入墳墓。

  街道仍然是清靜的。忽然一個熟習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唱起了這個歐洲的古傳說。在這裡不會有人歌詠這樣的故事。應該是書本在我心上留下的影響。但是這個時候我想起了自己的事情。

  十八年前在一個春天的早晨,我離開這個城市、這條街的時候,我也曾有一個姐姐,也曾答應過有一天回來看她,跟她談一些外面的事情。我相信自己的諾言。那時我的姐姐還是一個出閣才隻一個多月的新嫁娘,都說她有一個性情溫良的丈夫,因此也會有長久的幸福的歲月。然而人的安排終於被“偶然”毀壞了。這應該是一個“意外”。但是這“意外”卻毫無憐憫地打擊了年輕的心。我離傢不過一年半光景,就接到了姐姐的死訊。我的哥哥用了顫抖的哭訴的筆敘說—個善良女性的悲慘的結局,還說起她死後受到的冷落的待遇。從此那個作過她丈夫的所謂溫良的人改變了,他往一條喪失人性的路走去。他想往上爬,結果卻不停地向下面落,終於到了用鴉片煙延續生命的地步。對於姐姐,她生前我沒有好好地愛過她,死後也不曾做過一樣紀念她的事。她寂寞地活著,寂寞地死去。死帶走了她的一切,這就是在我們那個地方的舊式女子的命運。

  我在外面一直跑了十八年。我從沒有向人談過我的姐姐。隻有偶爾在夢裡我看見了愛爾克的燈光。一年前在上海我常常睜起眼睛做夢。我望著遠遠的在窗前發亮的燈,我面前橫著一片大海,燈光在呼喚我,我恨不得腋下生出翅膀,即刻飛到那邊去。沉重的夢壓住我的心靈,我好像在跟許多無形的魔手掙紮。我望著那燈光,路是那麼遠,我又沒有翅膀。我隻有一個渴望:飛!飛!那些熬煎著心的日子!那些可怕的夢魘!但是我終於出來了。我越過那堆積著像山一樣的十八年的長歲月,回到了生我養我而且讓我刻印了無數兒時回憶的地方。我走了很多的路。

  十九年,似乎一切全變了,又似乎都沒有改變。死了許多人,毀了許多傢。許多可愛的生命葬入黃土。接著又有許多新的人繼續扮演不必要的悲劇。浪費,浪費,還是那許多不必要的浪費─—生命,精力,感情,財富,甚至歡笑和眼淚。我去的時候是這樣,回來時看見的還是一樣的情形。關在這個小圈子裡,我禁不住幾次問我自己:難道這十八年全是白費?難道在這許多年中間所改變的就隻是裝束和名詞?我痛苦地搓自己的手,不敢給一個回答。

  在這個我永不能忘記的城市裡,我度過了五十個傍晚。我花費了自己不少的眼淚和歡笑,也消耗了別人不少的眼淚和歡笑。我匆匆地來,也將匆匆地去。用留戀的眼光看我出生的房屋,這應該是最後的一次了。我的心似乎想在那裡尋覓什麼。但是我所要的東西絕不會在那裡找到。我不會像我的一個姑母或者嫂嫂,設法進到那所已經易了幾個主人的公館,對著園中的花樹垂淚,慨嘆著一個傢族的盛衰。摘吃自己栽種的樹上的苦果,這是一個人的本分。我沒有跟著那些人走一條路,我當然在這裡找不到自己的腳跡。幾次走過這個地方,我所看見的還隻是那四個字:“長宜子孫”。

  “長宜子孫”這四個字的年齡比我的不知大了多少。這也該是我祖父留下的東西吧。最近在傢裡我還讀到他的遺囑。他用空空兩手造就了一份傢業。到臨死還周到地為兒孫安排了舒適的生活。他叮囑後人保留著他修建的房屋和他辛苦地搜集起來的書畫。但()是兒孫們回答他的還是同樣的字:分和賣。我很奇怪,為什麼這樣聰明的老人還不明白一個淺顯的道理,財富並不“長宜子孫”,倘使不給他們一個生活技能,不向他們指示一條生活道路!“傢”這個小圈子隻能摧毀年輕心靈的發育成長,倘使不同時讓他們睜起眼睛去看廣大世界;財富隻能毀滅崇高的理想和善良的氣質,要是它隻消耗在個人的利益上面。“長宜子孫”,我恨不能削去這四個宇!許多可愛的年輕生命被摧殘了,許多有為的年輕心靈被囚禁了。許多人在這個小圈子裡面憔悴地捱著日子。這就是“傢” !“甜蜜的傢”!這不是我應該來的地方。愛爾克的燈光不會把我引到這裡來的。

  於是在一個春天的早晨,依舊是十八年前的那些人把我送到門口,這裡面少了幾個,也多了幾個。還是和那次一樣,看不見我姐姐的影子,那次是我沒有等待她,這次是我找不到她的墳墓。一個叔父和一個堂兄弟到車站送我,十八年前他們也送過我一段路程。

  我高興地來,痛苦地去。汽車離站時我心裡的確充滿了留戀。但是清晨的微風,路上的塵土,馬達的叫吼,車輪的滾動,和廣大田野裡一片盛開的菜子花,這一切驅散了我的離愁。我不顧同行者的勸告,把頭伸到車窗外面,去呼吸廣大天幕下的新鮮空氣。我很高興,自己又一次離開了狹小的傢,走向廣大的世界中去!

  忽然在前面田野裡一片綠的蠶豆和黃的菜花中間,我仿佛又看見了一線光,一個亮,這還是我常常看見的燈光。這不會是愛爾克的燈裡照出來的,我那個可憐的姐姐已經死去了。這一定是我的心靈的燈,它永遠給我指示我應該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