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曉風:鼻子底下就是路

  張曉風:鼻子底下就是路

  走下地下鐵,隻見中環車站人潮洶湧,是名副其實的“潮”,一波復一波,一濤疊一濤。在世界各大城的地下鐵裡香港因為開始得晚,反而後來居上,做得非常壯觀利落。但車站也的確大,搞不好明明要走出去的卻偏偏會走回來。

  我站住,盤算一番,要去找個人來問話。雖然滿車站都是人,但我問路自有精挑細選的原則:

  第一、此人必須慈眉善目,犯不上問路問上兇煞惡神。

  第二、此人走路速度必須不徐不急,走得太快的人你一句話沒說完,他已竄到十公尺外去了,問了等於白問。

  第三、如果能碰到一對夫婦或情侶最好,一方面“一箭雙雕”,兩個人裡面至少總有一個會知道你要問的路,另方面大城市裡的孤身女子甚至孤身男子都相當自危,陌生人上來搭話,難免讓人害怕,一對人就自然而然的膽子大多了。

  第四、偶然能向慧黠自信的女孩問上話也不錯,他們偶或一時興起,也會陪我走上一段路的。

  第五、站在路邊作等人狀的年輕人千萬別去問,他們的一顆心早因為對方的遲到急得沸騰起來,那裡有情緒理你,他和你說話之際,一分神說不定就和對方錯過了,那怎麼可以!

  今天運氣不錯,那兩個邊說邊笑的、衣著清爽的年輕女孩看起來就很理想,我於是趕上前去,問:

  “母該壘,(不該你,即對不起之意)‘德鋪道中’頂航(頂是“怎”的意思,航是“行走”的意思)?”我用的是新學的廣東話。

  “啊,果邊航(這邊行)就得了(就可以了)!。

  兩人還把我送到正確的出口處,指了方向,甚至還問我是不是臺灣來的,才道了再見。

  其實,我皮包裡是有一份地圖的,但我喜歡問路,地圖太現代感了我不習慣,我仍然喜歡舊小說裡的行路人,跨馬走到三岔路口,跳下馬唱聲偌,對路邊下棋的老者問道:

  “老伯,此去柳傢莊悅來客棧打哪裡走?約莫還有多遠腳程?”

  老者抬頭,騎者一臉英氣逼人,老者為他指了路,無限可能的情節在讀者面前展開……我愛的是這種問路,問路幾乎是我的碰到機會就要發作的怪癖,原因很簡單,我喜歡問路。

  至於我為什麼()喜歡問路,則和外婆有很大的關系。外婆不識字,且又早逝,我對她的記憶多半是片段的,例如她喜歡自己捻棉成線,工具是一隻筷子和一枚制線,但她令我最心折的一點卻是從母親聽來的:

  “小時候,你外婆常支使我們去跑腿,叫我們到XX路去辦事,我從小膽小,就說:‘媽媽,那條路在哪裡?我不會走啊!’你外婆脾氣壞,立刻罵起來,‘不認路,不認路,你真沒用,路——鼻子底下就是路。’我聽不懂,說:“媽媽,鼻子底下哪有路呀?”後來才明白,原來你外婆是說鼻子底下就是嘴,有嘴就能問路!”

  我從那一剎立刻迷上我的外婆,包括她的漂亮,她的不識字的智慧,她把長工短工田產地產管得井井有條的精力以及她蠻橫的壞脾氣。

  由於外婆的一句話,我總是告訴自己,何必去走冤枉路呢?寧可一路走一路問,寧可在別人的恩惠和善意中立身,寧可像賴皮的小幺兒去仰仗哥哥姐姐的威風。漸漸的才發現能去問路也是一狀權利,是立志不做聖賢不做先知的人的最幸福的權利。

  每次,我所問到的,豈隻是一條路的方向,難道不也是冷漠的都市人的一顆猶溫的心嗎?而另一方面,我不自量力,叩前賢以求大音,所要問的,不也是可渡的津口可行的阡陌嗎?

  每一次,我在陌生的城裡問路,每一次我接受陌生人的指點和微笑,我都會想起外婆,誰也不是一出世就藏有一張地圖的人,天涯的道路也無非邊走邊問,一路問出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