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吳伯簫:菜園小記

  吳伯簫:菜園小記

  種花好,種菜更好。

  花種得好,姹紫嫣紅,滿園芬芳,可以欣賞;菜種得好,嫩綠的莖葉,肥碩的塊根,多漿的果實,卻可以食用。

  俗話說:“瓜菜半年糧。”

  我想起在延安藍傢坪我們種的菜園來了。

  說是菜園,其實是果園。那園裡桃樹杏樹很多,還有海棠。每年春二三月,粉紅的桃杏花開罷,不久就開綠葉襯托的艷麗的海棠花,很熱鬧。果實成熟的時候,杏是水杏,桃是毛桃,海棠是垂垂聯珠,又是一番繁盛景象。

  果園也是花園。那園裡花的種類不少。

  木本的有薔薇,木槿,丁香,草本的有鳳仙,石竹,夜來香,江西臘,步步高,……草花不名貴,但是長得繁茂潑辣。甬路的兩邊,菜地的周圍,園裡的角角落落,到處都是。

  草花裡邊長得最繁茂最潑辣的是波斯菊,密密叢叢地長滿了向陽的山坡。這種花開得稠,有絳紫的,有銀白的,一層一層,散發著濃鬱的異香;也開得時間長,能裝點整個秋天。

  這一點很像野生的千頭菊。

  這種花稱作“菊”,看來是有道理的。

  說的菜園,是就園裡的隙地開辟的。果樹是圍屏,草花是籬笆,中間是菜畦,共有三五處,面積大小不等,都是土壤肥沃,陽光充足,最適於種菜的地方。

  我們經營的那一處,三面是果樹,一面是山坡;地形長方,面積約二三分。那是在大種蔬菜的時期我們三個同志在業餘時間為集體經營的。收成的蔬菜歸集體夥食,自己也有一份比較豐富的享用。

  那幾年,在延安的同志,大傢都在工作,學習,戰鬥的空隙裡種蔬菜。機關,學校,部隊裡吃的蔬菜差不多都能自給。那個時候沒有提出種“十邊”,可是見縫插針,很自然地“十邊”都種了。

  窯洞的門前,平房的左右前後,河邊,路邊,甚至個別山頭新開的土地都種了菜。我們種的那塊菜地,在那園裡是條件最好的。土肥地整,曾經有人侍弄過,算是熟菜地。

  地的一半是韭菜畦。

  韭菜有宿根,不要費太大的勞力(當然要費些工夫),隻要施施肥,培培土,澆澆水,出了九就能發出鮮綠肥嫩的韭芽。最難得的是,菜地西北的石崖底下有一個石窠,挖出石窠裡的亂石沉泥,石縫裡就涔涔地流出泉水。

  石窠不大,但是積一窠水恰好可以澆完那塊菜地。積水用完,一頓飯的工夫又可以蓄滿。水滿的時候,一清到底,不溢不流,很有點像童話裡的寶瓶,水用了還有,用了還有,不用就總是滿著。

  泉水清洌,不澆菜也可以澆果樹,或者用來洗頭,洗衣服。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這比滄浪之水還好。

  同樣種菜的別的同志,菜地附近沒有水泉,用水要到延河裡去挑,不像我們三個,從石窠通菜地掏一條窄窄淺淺的水溝,用柳罐打水,抬抬手就把菜澆了。

  大傢都羨慕我們。

  我們也覺得沾了自然條件的光,仿佛幹活掂了輕的,很不好意思,就下定決心要把菜地種好,管好。

  “莊稼一枝花,全靠糞當傢”。

  為了積肥,大傢趁早晚散步的時候到大路上拾糞,那裡來往的牲口多,“隻要動動手,肥源到處有”啊。我們請老農講課,大傢跟著學了不少知識。《萬丈高樓從地起》的歌者,農民詩人孫萬福,就是有名的老師之一。

  記得那個時候他是六十多歲,精神矍鑠,聲音響亮,講話又親切又質樸,那老當益壯的風度,到現在我還留著深刻的印象。跟那些老師,我們學種菜,種瓜,種煙。

  像種瓜要浸種、壓秧,種煙要打杈、掐尖,很多實際學問我們都是邊做邊跟老師學的、有的學會烤煙,自己做挺講究的紙煙和雪茄;有的學會蔬菜加工,做的番茄醬能吃到冬天;有的學會蔬菜醃漬、窖藏,使秋菜接上春菜。

  種菜是細致活兒,“種菜如繡花”;認真幹起來也很累人,就勞動量說,“一畝園十畝田”。但是種菜是極有樂趣的事情。

  種菜的樂趣不隻是在吃菜的時候,像蘇東坡在《菜羹賦》裡所說的:“汲幽泉以揉濯,持露葉與瓊枝。”

  或者像他在《後杞菊賦》裡所說的:“春食苗,夏食葉,秋食花實而冬食根,庶幾西河南陽之壽。”

  種菜的整個過程,隨時都有樂趣。

  施肥,松土,整畦,下種,是花費勞動量最多的時候吧,那時蔬菜還看不到影子哩,可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算種的隻是希望,那希望也給人很大的鼓舞。

  因為那希望是用成實的種子種在水肥充足的土壤裡的,人勤地不懶,出一分勞力就一定能有一分收成。驗證不遠,不出十天八天,你留心那平整濕潤的菜畦吧,就從那裡會生長出又綠又嫩又茁壯的瓜菜的新芽哩。

  那些新芽,條播的行列整齊,撒播的萬頭攢動,點播的傲然不群,帶著笑,發著光,充滿了無限生機。一棵新芽簡直就是一顆閃亮的珍珠。

  “夜雨剪春韭”是老杜的詩句吧,清新極了;老圃種菜,一畦菜怕不就是一首更清新的詩?暮春,中午,踩著畦壟間苗或者鋤草中耕,煦暖的陽光照得人渾身舒暢。

  新鮮的泥土氣息,素淡的蔬菜清香,一陣陣沁人心脾。一會兒站起來,伸伸腰,用手背擦擦額頭的汗,看看苗間得稀稠,中耕得深淺,草鋤得是不是幹凈,那時候人是會感到勞動的愉快的。

  夏天,晚上,菜地澆完了,三五個同志趁著皎潔的月光,坐在畦頭泉邊,吸吸煙;或者不吸煙,談談話;談生活,談社會和自然的改造,一邊人聲咯咯羅羅,一邊在談話間歇的時候聽菜畦裡昆蟲的鳴聲;蒜在抽苔,白菜在卷心,芫荽在散發脈脈的香氣:一切都使人感到一種真正的田園樂趣。我們種的那塊菜地裡,韭菜以外,有蔥、蒜,有白菜、蘿卜,還有黃瓜、茄子、辣椒、西紅柿,等等。

  農諺說:“谷雨前後,栽瓜種豆。頭伏蘿卜二伏菜。”

  雖然按照時令季節,()各種蔬菜種得有早有晚,有時收了這種菜才種那種菜;但是除了冰雪嚴寒的冬天,一年裡春夏秋三季,菜園裡總是經常有幾種蔬菜在競肥爭綠的。

  特別是夏末秋初,你看吧:

  青的蘿卜,紫的茄子,紅的辣椒,又紅又黃的西紅柿,真是五彩斑斕,耀眼爭光。

  那年蔬菜豐收。韭菜割了三茬,最後吃了苔下韭(跟蓮下藕一樣,那是以老來嫩有名的),掐了韭花。

  春白菜以後種了秋白菜,細水蘿卜以後種了白蘿卜。園裡連江西臘、波斯菊都要開敗的時候,我們還收了最後一批西紅柿。

  天涼了,西紅柿()吃起來甘脆爽口,有些秋梨的味道。我們還把通紅通紅的辣椒穿成串曬幹了,掛在窯洞的窗戶旁邊,一直掛到過新年。

  一九六一年四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