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安妮寶貝:漂亮女孩

  安妮寶貝:漂亮女孩

  我覺得我文字裡的女孩是漂亮的。是我的觀念中的漂亮。

  她們一般隻有兩種裝束。夏天是白色的棉佈裙,光腳穿球鞋。冬天是舊的仔褲,黑毛衣和大大的男裝外套。頭發是長的,有時候會紮松松散散的麻花辮子。

  比較典型的是小說《一個遊戲》裡面所描寫的:穿著臟的仔褲,褲管卷起,邊緣已經磨得起須。男式的黑色毛衣,空蕩蕩地裹在身上,能從領口看到脖子的肌膚。羽絨外套,球鞋。蒼綠色的貝納通棉圍巾,很皺。黑發凌亂,臉上的皮膚很幹燥,有起皮的碎屑。

  但是沒有任何化妝。

  這樣的女孩,看過去常常讓人感覺曖昧和模糊。她是神情是淡漠的,但你能感覺到她內心潮水的暗湧,也許在某個無法預料的時候,她會突然地激烈,讓你窒息。看過去總是有一點點落拓,一點點純真。笑起來的時候,會顯得脆弱。常常沉默不語。但你知道她是一顆詭異的植物,會開出迷離的花朵,散發辛辣的氣息。

  我把對女性的審美觀,用一種極致的方式,建立在我文字裡的角色裡面。就如讀者所言,我所有的小說,其實隻有兩個人。一個名叫安的女子。一個名叫林的男人。他們輾轉於不同的情節和結局,在時光和情欲的路途上顛倒流離,始終未曾逃脫宿命的手心。

  而真正的主角永遠隻是一個女孩。林是模糊不情的陪襯,就像一片濃重的陰影,在拍照片的時候,會顯出人物的孤獨感。他們的關系就是如此。他們之間的愛情因此而顯現出本質來。殘酷的。並且無法靠近。

  因為我的自戀,我文字裡的女孩,永遠都是獨自在拍著一幅幅被襯墊著的照片。很寂寞。

  我從來沒有嘗試過光腳穿球鞋。在夏天我穿細帶子的涼鞋,不穿絲襪。因為我喜歡小腿和腳趾裸露在陽光和涼風中的感覺。有時候,會嘗試塗珍珠色的指甲油,讓幹凈的指甲閃爍出一點點明亮的光澤。

  這些小細節常常會令自己心情愉快。

  但是我的小說裡的女孩是穿球鞋的。雖然一樣的喜歡光腳。在E-SPRINT的專賣店裡,曾經看到一張廣告畫。夏天深綠的樹蔭和斑斕的花叢下,幾個年輕的女孩擠在一張木椅子上曬太陽。她們穿的是印著小碎花的佈裙,頭發卷曲濃密,神情懶散,隻是一律都穿著白色的球鞋。球鞋上沾著泥和草汁,是系帶子的那種。露出光滑的小腿,小麥色的皮膚。健康清醇。

  覺得照片拍得很好。ESPRINT的廣告和BENNETON一樣,常常有一種環保和崇尚自然的意識在裡面。就像南京西路上BENNETON巨幅的人物廣告畫,總是幹凈的笑容,明亮的容顏,卻讓人感覺生命的可畏和珍貴。

  看著那張廣告畫的時候,我想到,我要的那種美麗就是如此。   從來沒有穿過套裝和高跟鞋。會覺得它們像一個框子,而靈魂的某個部分總是因為不適合這個框子而被束縛得難受。喜歡自己能擁有一些不用費心去照料它,穿起來如魚得水般的衣服。

  一整個冬天,隻需要幾條舊的仔褲,幾件黑色或煙灰的毛衣,加上大外套就能穿得很暖和自在。買過G-STAR的粗佈褲子和男裝外套,因為這個北歐牌子的款式,看過去像個隨時處於漂泊路途中的人。那樣的人,會在陽光下瞇縫起眼睛深深呼吸空氣中的花香。會在路邊咖啡店裡蹺起腿來打瞌睡。會把喜歡的人推倒在墻上粗暴地親吻她。會在風塵仆仆的路邊扛著沉重的行囊搭順風車。   在衣服上能夠找到我們想要的某種理想的氣息,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因此,為這些看過去好象是在路邊順手撿來的粗佈衣服,付出不菲的置衣費。不覺得自己是個有名牌情結的人。從不去美美百貨或者錦江迪生。但是喜歡G-STAR.雖然它通常男裝的款式較多。

  參加頒獎會的時候,穿著一條灰色的粗佈褲子和黑毛衣走到舞臺的燈光裡面。燈光很刺眼,而我穿的洗舊了的衣服很暗淡。所以我覺得因此而很調和。那些近千元買來的佈褲子或者翻絨皮鞋子,會狠狠地穿它們,把它們穿舊,穿臟。

  我的論調是,貴的臟的看過去很舊的東西,都是有品味的象征。

  衣服,鞋子,首飾,或者人物,都是如此。

  在大街上,如果迎面看到一個漂亮女子,會看著她,和她擦肩而過以後,再轉過頭去看。如果在前面看到一個背影,那我必定會趕上去滿足自己的好奇。

  我的漂亮標準也許簡單,但是又很挑剔。

  覺得一個人的臉長得太完美無缺,實際上就是平淡。

  喜歡的臉,是有一些屬於個人化的小標記的。比如眼角下的一顆淚痣,隱隱閃爍著曖昧的情欲。鼻梁上的淺褐色雀斑,是一群淘氣的小精靈。或者翹翹的鼻尖。或者是笑起來的時候瞇得彎彎的眼睛。都有說不出的嫵媚和靈性。

  那些冷若冰霜,艷若桃李的女子,如果再加上衣著光鮮,舉止矜持,總是讓人感覺索然。就像我每次看到中國的模特兒,總覺得她們像高大的橡膠人。因為沒有個性化的特質。這永遠都是中國模特走不到國際舞臺顛峰的困頓。而瘦小的KATEMOSS因為她的小雀斑和淡漠的眼神,讓人感覺到衣服後面的生命力。有著強烈的表達力。

  舒淇拍的REDEARTH的化()妝品廣告很漂亮。松綠的眼影,玫瑰紅的胭脂,用在她的臉上,就是有著艷麗而天真的神采。眼睛明亮無邪,又隱含著小動物般的野性。好像一隻小貓,等待著你的愛撫,可是在你撫摸它的時候,它又會突然地輕輕咬你一口。

  這樣的女子總是討人喜歡的。你可以想象到,她不會對你遮掩什麼或者吞吞吐吐。她會很直接,那種直接是純真而尖銳的。你因為其中的純真而不設防,所以就會因為其中的尖銳而受傷。所以這樣的女子又是有殺傷力的。同時她又是情緒化的。她不會太壓抑自己的感情。高興的時候會有纏人的甜蜜,悲傷的時候會淚如雨下。真性情的女子,總是容易帶給別人愛情的感覺。

  我認為的漂亮也就是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