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畢淑敏:教授的戒指

  畢淑敏:教授的戒指

  “屈俠,你的陶教授挺怪。明明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夫人,為什麼還要把戒指戴到中指上?”朱提說。

  “戴中指上怎麼啦?又不是往賣身契上按手印,還非得用二拇哥。你不是也戴在中指上了?街上偶然碰上,我敢說你連教授臉上的老人癍都沒看清,就註意到了戒指,還有如花似王……女人啊,真是女人!”屈俠裝作感慨地說。戀人吵架鬥嘴,是感情最好的粘合劑。

  “喂!屈俠,你是真傻還是跟著教授做學問做傻的?戴在中指是待字閨中的表示,已婚的人是要戴在無名指上的,你知道不知道!虧我曉得你們教授的底細,要不然還以為他在施放求偶信息呢!”

  “朱提,不許你信口開河。”屈俠正色道,“教授是醫界聖手,是我非常尊崇的導師。你若成為我的妻子,就要恭恭敬敬地對待我的老師。就連他那位美麗的夫人,你也要尊稱她為師娘。不可造次。”

  “屈俠,現在是什麼時辰?”朱提問。

  “二十一世紀的xx年五月十日的下午五時十分。”

  “噢。你還蠻清楚的。那為什麼還要用一個世紀以前的老古董要求我?”朱提撇嘴。

  “不是老古董,是國粹。古老傳統美德。你知道陶教授那雙手,挽救過多少人的生命!”

  “我們不要每次約會都談你的教授好不好?”朱提嬌媚地說,“屈俠,說點富有詩意的話嘛!”

  屈俠說:“別急,我已經安排了跟你說詩意的活的時間,馬上就輪到了。現在我要向你討教一個學術上的問題,請幫忙。”

  “討教?不敢當。你是醫學泰鬥的博士生,我不過是個女職員。就像輕量級和重量級的拳擊比賽,不可同日而語。”

  “你聽我說完。當然你對醫學是一竅不通,可你在別的事上伶俐得很。比如女人的服裝發型?是不是!我的小姑娘?”

  “那倒是。可我想不通這能幫你什麼忙。”

  “你能幫我一個大忙。”屈俠兩眼熠熠生光。

  “什麼忙?”朱提也來了興趣。

  “幫我做一次私人偵探。”

  “什麼?我?私人偵探?偵什麼?是不是你以前的女朋友的近況?”朱提閃著一隻雙眼皮一隻單眼皮的大眼睛,覺得這是今晚上最美妙的一道菜了。

  “我隻有你一個女朋友,朱提,我跟你說過了。不要把浪漫的情調帶到嚴肅的學術問題裡來。”

  “好吧。說吧。偵探對象是誰!”朱提竭力把美麗的臉龐繃起來、這使她的眼睛顯出天真的詭譎。

  “教授。”屈俠簡短地吐出這兩個字。

  “哪位教授?”朱提問。

  “還有哪位教授?就是我的導師陶若怯教授。我對其他的教授都稱呼姓,比如張教授李教授。惟有對我的老師,省略了姓,猶如我們稱呼自己的爸爸媽媽不帶姓一樣。”屈俠很鄭重地說。

  “喔!屈俠!我更愛你了!”朱提說著,在屈俠的頰上吻了下。

  “我想你的正常反應不應該是這樣的。”屈俠喟嘆,“女人怎麼從什麼事上都可以飛快地聯想到愛呢?”他用餐巾紙抹著腮幫子上的口紅。

  “偵查自己的老師,我當然大吃一驚了!這麼驚險的主意誰能想很出來?隻有你!我的屈俠。世界上的一切都和愛有關系。現在我們來談正事。你每天跟他形影不離的,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你的監視之下,我不是畫蛇添足嗎?”

  “你可不是蛇足,是火眼金睛。我的設想是這樣的……”

  鴿血紅的葡萄酒在空中碰響。

  ※※※

  丹嵐夫人端上陶若怯教授的早餐:夾黃油的窩頭片,摻了奶粉的豆漿,還有幾塊沒有辣椒的四川榨菜。沒有辣椒當然不能算是四川榨菜了,隻是不知道叫它什麼名好,姑且稱之。榨菜買來當然是有辣椒的,因教授體弱,辣椒易上火,就被丹嵐夫人用纖纖素手洗去了,丹嵐夫人看上去隻有三十幾歲,但照顧起教授來,周到的像個老嫗。

  教授的胸腔發出金屬樣的咳嗽。

  “今天風這麼大,你又咳得這麼厲害,在傢歇息一天吧。”丹嵐夫人輕聲勸說。

  “不行,今天是我出門診的日子,許多人是不遠萬裡趕來就醫的。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騙任何人,但不能騙病人。”

  “教授,這等於說您不會騙任何人,我們每個人在他一生的某個時刻都會生病,都是病人。”

  “是的。但這並不包括你。”教授不耐煩地說。

  丹嵐夫人默默退去。教授隻有對待病人的時候才和藹可親。

  教授穿上雪白的工()作服,因為他很瘦很高,下擺僅垂到膝蓋上方,這使他顯得有些滑稽。其實完全可以定做得長一些,但教授說不必了。我的個子大約二十歲時就長成了這個樣,那正是我開始行醫的日子。沒有人會為一個普通醫生定做工作服。在以後半個多世紀的漫長歲月裡,我已經習慣了它像一條超短裙,如果你們現在堅持要給我換一件長大褂,我會被它絆倒的。

  教授在走廊裡被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婆婆攔住了。

  “先生,我要看看你的病……”老太太確實夠糊塗的了,說話也顛三倒四的,教授有什麼病需要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