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冰心:永遠的完美

  冰心:永遠的完美

  半個世紀是一段不短的時光,人們在這段時光裡會遇到很多的人,經歷很多的事。歲月鋪陳,人來人往,盡管“遍地英雄下夕煙”,可沒有幾個女子能像林徽因那樣深深地留在人們的記憶中並深刻地影響著人們。

  這是一個值得探尋的話題。

  在人類進入文明史的幾千年裡,中國女性一般都被深藏在歷史的黑洞中。女性的解放,比母權制的喪失——女性世界的失敗,要漫長得多。

  20世紀初,一場由知識分子領導的以西方現代文明為參照系進行民族自省的思想文化運動,使中國女性的地位開始有了改變。中國女性先覺者采取與新文化運動共體的方式,開始探索女性解放的道路。她們張揚著自我的獨立品格,讓人們見識到了一些有別於傳統“象牙美人”、激蕩著青春氣息與時代風雲的美麗人生。

  在那群穿著石榴裙的弄潮兒中,不乏慘淡經營、滿目瘡痍者,而林徽因卻是很特別的一個。說她很特別,第一要素當然是她取得了探索的成功,而且找到的道路華麗而完美。在20世紀留給人們的記憶中,她不但是美女淑女的絕唱,而且是一位非常有社會責任感和奉獻精神的曠世才女,在多個領域都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就。

  在中國,林徽因之前,隻有深宮中的後妃和風塵中的名妓才能以女人的身份進入正史或野史被樹碑立傳,偶有特別,也多半是為了和某位大才子的曲折情事,而林徽因之後的年代,又逢淑女和大傢閨秀的荒年,女人被賦予了更多的權利和責任,行止與顧盼間都少了些韻味與從容,芳華絕代的林徽因就顯得更為特別了。

  她的名字與建築大師梁思成、天才詩人徐志摩、哲學泰鬥金嶽霖等頂尖級男人的名字聯系在一起。梁思成是她的夫君,對她既呵護體貼,又理解欣賞,一生相濡以沫。徐志摩把她作為詩意的源泉,情感的夢幻,後來為專程趕去聽她的演講而魂歸藍天。金嶽霖則為她一生沉醉在柏拉圖式的愛情裡,一直相伴其鄰,終身沒有娶妻生子。

  而她本人,從文藝界的“第一才女”到“中國現代建築學的先驅”,以其天然的才氣、“精致的洞察力”,在詩歌、小說、散文的文學創作領域,戲劇舞臺美術設計的藝術領域以及建築學領域,均“留下了厚重的印痕”。

  從1930年到1945年,她與梁思成一同行走了中國的15個省、200多個縣,尋訪荒寺古廟,考察測繪了200多處古建築物,保護了不少古城,破解了中國古建築結構的不少奧秘,協助梁思成完成了對《營造法式》這部“天書”的解讀。其間疾病與很多困難那麼執著地前來打擾她,都被她用柔弱的身體對付過去了。她這一路的行走,每一個腳印都無比堅實,一直到她生命的終點。

  她單獨或與梁思成合作撰寫了《中國建築史》《中國建築發展的歷史階段》《平郊建築雜錄》《晉汾古建築調查紀略》《城市規劃大綱》《全國文物古建築目錄》和《中國建築史圖錄》(英文稿)等建築方面的著作,還為《新觀察》等刊物撰寫了十幾篇介紹我國古建築的通俗讀物。她用熱血和智慧撰寫的那些建築美文,實際上是她對自己獨特生命的一種建築。

  她一直在行走,一直在為自己的靈魂之船拉纖,甚至賭上了整個生命。她不僅和梁思成一起創辦了清華大學建築系,而且為設計國徽、人民英雄紀念碑、改造傳統景泰藍作出了卓越貢獻。她應多所大學和眾多外國駐華使節邀請,作了《建築與文學》《園林建築藝術》《中國古代建築藝術之美》等精彩演講,單獨設計了福州東街文藝劇場、北平大學地質館和灰樓學生宿舍、清華大學教師住宅等,對首都城建總體規劃提出了具有遠見卓識的意見,專業造詣不讓須眉。有一張照片記錄了她和夫君一同倚坐在北京天壇祈年殿屋頂上考察測繪古建築的情形,所以她自豪地相信自己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敢於踏上皇帝祭天宮殿屋頂的女性。

  在文學領域,她的詩歌《你是人間四月天》《激昂》《晝夢》《冥想》,話劇《梅真同他們》,短篇小說《窘》《九十九度中》,散文《窗子以外》《一片陽光》《悼志摩》及譯文、書信等,無不閃爍著藝術的神光。其中代表作《你是人間四月天》《九十九度中》《悼志摩》,字字珠玉,至今讀來仍讓人擊節嘆賞。20世紀30年代,她曾應聘為北平女子文理學院外語系講授《英國文學》課程,負責編輯《大公報·文藝叢刊·小說選》,還擔任《文學雜志》的編委,經常參加北平文學界讀詩會等活動,為培養文學新人、推動文學創作的繁榮作出了重大貢獻。1936年,平津各大學及文化界發表《平津文化界對時局宣言》,向國民政府提出抗日救亡的八項要求,她是文藝界的發起人之一,因而在20世紀30年代就被列入當時出版的《當代中國四千名人錄》,與冰心、廬隱同為著名的閩籍女作傢。

  從林徽因身上,我()們看到了當時由知識分子推動的中國女性解放這個社會理想,在現實社會中不僅具有可行性,而且具有操作性。女性要真正實現解放,其關鍵的標志是生存獨立和情感獨立。生存獨立是一個物質層面,即女性在選擇自己的社會角色和對這一角色進行審視評判時,要確認自己有能力掙錢養活自己;情感獨立,即女性不會因為男人的感情背叛而尋死覓活,更不會因為男人半夜不回傢而“疑是銀河落九天”,以淚洗面到天明。一個女子隻有做到了生存和情感獨立,才可能平靜而清醒地凝視人生的風雲激蕩,坦然地面對一切坎坷和不幸。這是更高層面的解放:精神層面的自控。如此,才算得上真正參悟了生命的真諦,成功才具有完整性。

  林徽因把自己置於男性主流社會,謀求自食其力的職業女性生活,不僅在這個過程中實現了與社會客觀認知相吻合的各個角色定位,而且坐到了這些角色的塔尖位置——她尋求到了與男性社會完美的結盟,試探到了女性和男性完美平衡的坐標,不愧為中西文化精髓合力托舉升起在女性星空中的一輪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