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鬱達夫:歸航

  鬱達夫:歸航

  微寒刺骨的初冬晚上,若在清冷同中世似的故鄉小市鎮中,吃了晚飯,於未敲二更之先,便與傢中的老幼上了樓,將你的身體躺入溫暖的被裡,呆呆的隔著帳子,註視著你的低小的木桌上的燈光,你必要因聽了窗外冷清的街上過路人的歌聲足淚落。你因了這灰暗的街上的行人,必要追想到你孩提時候的景象上去。這微寒靜寂的晚間的空氣,這幽閑落寞的夜行者的哀歌,與你兒童時代所經歷的一樣,但是睡在樓上薄棉被裡,聽這哀歌的人的變化卻如何了一想到這裡誰能不生起傷感的情來呢——但是我的此言,是為像我一樣的無能力的將近中年的人而說的——我在日本的郊外夕陽晼晚的山野田間散步的時候,也忽而起子一種同這情懷相像的懷鄉的悲感;看看幾個日夕談心的朋友,一個一個的減少下去的時候,我也想把我的迷遊生活結束了。

  十年久住的這海東的島國,把我那同玫瑰露似的青春消磨了的這異鄉的天地,到了將離的時候,倒反而生出了一種不忍與她訣別的心來。啊啊,這柔情一脈,便是千古的傷心種子,人生的悲劇,大約是發芽在此地的吧。

  我於未去日本之先,我的高等學校時代的生活背景,也想再去探看一回。我於永久離開這強暴的小國之先,我的疊次失敗了的浪漫吏的血跡,也想再去揩拭一回。

  我的回國日期竟一天一天的延長了許多的時日。從傢裡寄來的款也到了,幾個留在東京過夏的朋友為我餞行的席也設了,想去的地方,也差不多去過了,幾冊愛讀的書也買好了,但是要上船的第一天(七月的十五)我又忽而跑上日本郵船公司去,把我的船票改遲了一班,我雖知道在黃海的這面有幾個——我隻說幾個——與我意氣相合的朋友在那裡等我。

  但是我這莫名其妙的離情,我這像將死時一樣的哀感,究竟教我如何處置呢我到七月十九的晚上,喝醉了酒,才上了東京的火車,上神戶去趁翌日出發的歸舟。

  二十的早晨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赤色的太陽光線已經將神戶市的一大半房屋燒熱了。神戶市的附近,須磨是風光明媚的海濱村,是三伏中地上避暑的快樂園,當前年須磨寺大祭的晚上,依我目下的情懷說來,是不得不再去留一宵宿,嘆幾聲別的,但是回故國的輪船將於午前十點鍾開行,我隻能在海上與她遙別了。

  ”但願你健在,但願你榮華,我今天是不能

  來看你了。再會——不……不……永別了……”須磨的西邊是明石,紫式部的同畫卷似的文章,藍蒼的海浪,潔白的沙濱,參差雅淡的別莊,別莊內的美人,美人的幽夢,……”明石呀明石!我隻能在遊仙枕上,遠夢到你的青松影裡,再來和你的兒女談多情的韻事了。”八點半鍾上了船,照管行李,整理艙位,足足忙了兩個鍾頭;船的前後鐵索響的時候,銅鑼報知將開船的時候,我的十年中積下來的對日本的憤恨與悲哀,不由得化作了數行冰冷的清淚,把海灣一帶的風景,染成了模糊像夢裡的江山。

  ”啊啊,日本呀!世界一等強國的日本呀!野心比我們強烈的日本呀!我去之後,你的海岸大約依舊是風光明媚,天色的蒼茫,海洋的浩蕩,大約總不至因我之去而稍生變更的。我的同胞的青年,大約仍舊要上你這裡來,繼續了我的運命,受你的欺辱的。但是我的青春,我的在你這無情的地上化費了的青春!啊啊,枯死的青春呀,你大約總再也不能回復到我的身上來了吧!”二十一日的早晨,我還在三等艙裡做夢的時候,同艙的魯君就跳到我的枕邊上來說:”到了到了!到門司了!你起來同我們上門司去吧!”我乘的這隻船,是經過門司不經過長崎的,所以門司,便是中途停泊的最後的海港;我的從昨日醞釀成的那種傷感的情懷,聽了門司兩字,又在我的胸中復活了起來。一隻手擦著眼睛,一隻手捏了牙刷,我就跟了魯君走出艙來;淡藍的天色,已經被赤熱的太陽光線籠罩了東方半形。

  平靜無波的海上,貫流著一種夏天早晨特有的清新的空氣。船的左右岸有幾堆同青螺似的小島,受了朝陽的照耀,映出了一種濃潤的綠色。前面去左船舷不遠的地方有一條翠綠的橫山,山上有兩株無線電報的電桿,突出在碧落的背景裡;這電桿下就是門司港市了。船又行進了三五十分鐘,回到那橫山正面的時候,我隻見無數的人傢,無數的工廠煙囪,無數的船舶和桅桿,縱橫錯落的浮映在天水中間的太陽光線裡,船已經到了門司了。

  門司是此次我的腳所踐踏的最後的日本土地,上海雖然有日本的居民,天津漢口杭州雖然有日本的租界,但是日本的本土,怕今後與我便無緣分了。將來大約我總不至坐在赴美國的船上,再向神戶橫濱來泊船的。所以我可以說門司便是此次我的腳所踐踏的最後的日本土地了。

  我因為想深深的嘗一嘗這最後的傷感的離情,所以衣服也不換,面也不洗,等船一停下,便一個人跳上了一隻來迎德國人的小汽船,跑上岸上去了。小汽船的速力,在海上振動了周圍清新的空氣,我立在船頭上覺得一種微風同婦人的氣息似的吹上了我的面來。

  藍碧的海面上,被那小汽船沖起了一層波浪,汽船過處,現出了一片銀白的浪花,在那裡返射著朝日。在門司海關碼頭上岸之後,我覺得射在灰白乾燥的陸地路上的陽光,幾乎要使我頭暈;在海上不感得的一種悶人的熱氣,一步一步的逼上我的面來,我覺得我的鼻上有幾顆珍珠()似的汗珠滾出來了;我穿過了門司車站的前庭,便走進狹小的錦町街上去。我想永久將去日本之先,不得不買一點什麼東西,作作紀念,所以在街上走了一回,我就踏進了一傢書店。新刊的雜志有許多陳列在那裡,我因為不想買日本諸作傢的作品,來培養我的創作能力,所以便走近裡面的洋書架去。小泉八雲LafcadioHearn的作,ModernLibrary的叢書占了書架的一大部分,我細細的看了一遍,覺得與我這時候的心境最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