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梁實秋:怒

  梁實秋:怒

  一個人在發怒的時候,最難看,縱然他平素面似蓮花,一旦怒而變青變白,甚至面色如土,再加上滿臉的筋肉扭曲,眥裂發指,那副面目實在不僅是可憎而已。俗語說,“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怒是心理的也是生理的一種變化。人逢不如意事,很少不勃然變色的。年少氣盛,一言不合,怒氣相加,但是許多年事已長的人,往往一樣的火發暴躁。我有一位姻長,已到杖朝之年,並且半身癱瘓,每晨必閱報紙,戴上老花鏡,打開報紙,不久就要把桌子拍得山響,吹胡瞪眼,破口大罵。報上的記載,他看不順眼。不看不行,看了嘔氣。這時候大傢躲他遠遠的,誰也不願逢彼之怒。過一陣雨過天晴,他的怒氣消了。

  詩雲:“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這是說有地位的人,赫然震怒,就可以收撥亂反正之效。一般人還是以少發脾氣少惹麻煩為上。盛怒之下,體內血球不知道要傷損多少,血壓不知道要升高幾許,總之是不衛生。而且血氣沸騰之際,理智不大清醒,言行容易逾分,於人於己都不相宜。希臘哲學傢哀皮克蒂特斯說:“計算一下你有多少天不曾生氣。在從前,我每天生氣;有時每隔一天生氣一次;後來每隔三四天生氣一次;如果你一連三十天沒有生氣,就應該向上帝獻祭表示感謝。”減少生氣的次數便是修養的結果。修養的方法,說起來好難。另一位同屬於斯多亞派的哲學傢羅馬的瑪可斯?奧瑞利阿斯這樣說:“你因為一個人的無恥而憤怒的時候,要這樣的問你自己:‘那個無恥的人能不在這世界存在麼?那是不能的。不可能的事不必要求。’”壞人不是不需要制裁,隻是我們不必憤怒。如果非憤怒不可,也要控制那憤怒,使發而中節。佛傢把“NFEB3”列為三毒之一,“NFEB3心甚於猛火”,克服NFEB3恚是修持的基本功夫之一。燕丹子說:“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脈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怒而面白;神勇之人,怒而色不變。”我想那神勇是從苦行修煉中得來的。生而喜怒不形於色,那天賦實在太厚了。

  清朝初葉有一位李紱,著《穆堂類稿》,內有一篇《無怒軒記》,他說:“吾年逾四十,無涵養性情之學,無變化氣質之功,因怒得過,旋悔旋犯,懼終於忿戾而已,因以‘無怒’名軒。”是一篇好文章,而其戒謹恐懼之情溢於言表,不失讀書人的本色。

  沉默

  我有一位沉默寡言的朋友。有一回他來看我,嘴邊綻出微笑,我知道那就是相見禮,我肅客入座,他欣然就席。我有意要考驗他的定力,看他能沉默多久,於是我也打破我的習慣,我也守口如瓶。二人默對,不交一語,壁上的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特別響。我忍耐不住,打開一聽香煙遞過去,他便一枝接一枝的抽了起來,巴答巴答之聲可聞。我獻上一杯茶,他便一口一口的翕呷,左右顧盼,意態蕭然。等到茶盡三碗,煙罄半聽,主人並未欠伸,客人興起告辭,自始至終沒有一句話。這位朋友,現在已歸道山,這一回無言造訪,我至今不忘。想不到“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的那種六朝人的風度,於今之世,尚得見之。

  明張鼎思《瑯琊代醉編》有一段記載:“劉器之待制對客多默坐,往往不交一談,至於終日。客意甚倦,或謂去,輒不聽,至留之再三。有問之者,曰:‘人能終日危坐,而不欠伸欹側,蓋百無一二,其能之者必貴人也。’以其言試之,人皆驗。”可見對客默坐之事,過去亦不乏其例。不過所謂“主貴”之說,倒頗耐人尋味。所謂貴,一定要有一副高不可攀的神情,縱然不拒人千裡之外,至少也要令人生莫測高深之感,所以處大居貴之士多半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兩眼望天,面部無表情,縱然你問他一句話,他也能聽若無聞,不置可否。這樣的人,如何能不貴?因為深沉的外貌,正好掩飾內部的空虛,這樣的人最宜於擺在廟堂之上。孔子傢語明明的寫著,孔子“入太祖後稷之廟,廟堂右階之前有金人焉,三緘其口,而銘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這廟堂右階的金人,不是為市井細民作榜樣的。

  謇諤之臣,骨鯁在喉,一吐為快,其實他是根本負有諍諫之責,並不是圖一時之快。雞鳴犬吠,各有所司,若有言官而箝口結舌,寧不有愧於雞犬?至於一般的仁人君子,沒有不憤世憂時的,其中大部分憫默無言,但有間或也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人,這樣的人可使當世的人為之感喟,為之擊節,他不能全名養壽,他隻能在將來歷史上享受他應得的清譽罷了。在有“不發言的自由”的時候而甘願放棄這一項自由,這也是個人的自由。在如今這個時代,沉默是最後的一項自由。

  在道之士,對於塵勞煩惱早已不放在心上,自然更能欣賞沉默的境界。這種沉默,不是話到嘴邊再咽下去,是根本沒話可說,所謂“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華示眾,眾皆寂然,惟迦葉破顏微笑,這會心微笑勝似千言萬語。蓮池大師說得好:“世間釅醯醇醴,藏之彌久而彌美者,皆繇封錮牢密不泄氣故,古人雲,‘二十年不開口說話,向後佛也奈何你不得。’旨哉言乎!”二十年不開口說話,也許要把口悶臭,但是語言道斷之後,性水澄清,心珠自現,沒有饒舌的必要,基督教Carthusian教派也是以沉默靜居為修行法門,經常彼此不許說話。“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莊子說:“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現在想找真正懂得沉默的朋友,也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