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愛玲:談女人

  張愛玲:談女人

  西方人稱陰險刻薄的女人為“貓”。新近看到一本專門罵女人的英文小冊子叫《貓》,內容並非是完全未經人道的,但是與女人有關的雋語散見各處,搜集起來頗不容易,不像這裡集其大成。摘譯一部分,讀者看過之後總有幾句話說,有的嗔,有的笑,有的覺得痛快,也有自命為公允的男子作“平心之論”,或是說“過激了一點”,或是說“對是對的,隻適用於少數的女人,不過無論如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等等。總之,我從來沒見過在這題目上無話可說的人。我自己當然也不外此例。我們先看了原文再討論吧。

  《貓》的作者無名氏在序文裡預先鄭重聲明:“這裡的話,並非說的是你,親愛的讀者——假使你是個男子,也並非說的是你的妻子、嬸妹、女兒、祖母或嶽母。”

  他再三辯白他寫這本書的目的並不是吃了女人的虧借以出氣,但是他後來又承認是有點出氣的作用,因為:“一個剛和太太吵過嘴的男子,上床之前讀這本書,可以得到安慰。”

  他道:“女人物質方面的構造實在太合理化了,精神方面未免稍差,那也是意想中的事,不能苛求。”

  一個男子真正動了感情的時候,他的愛較女人的愛偉大得多。可是從另一方面現看,女人恨起一個人來,倒比男人持久得多。

  女人與狗唯一的分別就是:狗不像女人一般地被寵壞了,它們不戴珠寶,而且——謝天謝地!——它們不會說話!

  算到頭來,每一個男子的錢總是花在某一個女人身上。

  男人可以跟最下等的酒吧間女侍調情而不失身份——上流女人向那郵差遙遙擲一個飛吻都不行!

  我們由此推斷:男人不比女人,彎腰彎得再低些也不打緊,因為他不難重新直起腰來。

  一般的說來,女性的生活不像男性的生活那麼需要多種的興奮劑,所以如果一個男子公餘之暇,做點越軌的事來調劑他的疲乏、煩惱、未完成的壯志,他應當被原恕。

  對於大多數的女人,“愛”的意思就是“被愛”。

  男子喜歡愛女人,但是有時候他也喜歡她愛他。

  如果你答應幫一個女人的忙,隨便什麼事她都肯替你做;但是如果你已經幫了她一個忙了,她就不忙著幫體的忙了。所以你應當時時刻刻答應幫不同的女人的忙,那麼你多少能夠得到一點酬報,一點好處——因為女人的報恩隻有一種:預先的報恩。

  由男子看來,也許這女人的衣服是美妙悅目的——但是由另一個女人看來,它不過是“一先令三便士一碼”的貨色,所以就談不上美。

  時間即是金錢,所以女人多花時間在鏡子前面,就得多花錢在時裝店裡。

  如果你不調戲女人,她說你不是一個男人;如果你調戲她,她說你不是一個上等人。

  男子誇耀他的勝利——女子誇耀她的退避。可是敵方之所以進攻,往往全是她自己招惹出來的。

  女人不喜歡善良的男子,可是她們拿自己當做神速的感化院,一嫁了人之後,就以為丈夫立刻會變成聖人。

  唯獨男子有開口求婚的權利——隻要這制度一天存在;婚姻就一天不能夠成為公平交易;女人動不動便抬出來說當初她“允許了他的要求”,因而在爭吵中占優勢。為了這緣故,女人堅持應由男子求婚。

  多數的女人非得“做下不對的事”,方才快樂。婚姻仿佛不夠“不對”的。

  女人往往忘記這一點:她們全部的教育無非是教她們意志堅強,抵抗外界的誘惑——但是她們耗費畢生的精力去挑撥外界的誘惑。

  現代婚姻是一種保險,由女人發明的。

  若是女人信口編了故事之後就可以抽版稅,所有的女人全都發財了。

  你向女人猛然提出一個問句,她的第一個回答大約是正史,第二個就是小說了。

  女人往往和丈夫苦苦辯論,務必駁倒他,然而向第三者她又引用他的話,當做至理名言。可憐的丈夫……

  女人與女人交朋友,不像男人與男人那麼快。她們有較多的瞞人的事。

  女人們真是幸運——外科醫生無法解剖她們的良心。

  女人品評男子,僅僅以他對她的待遇為依歸,女人會說:“我不相信那人是兇手——他從來也沒有謀殺過我!”

  男人做錯事,但是女人遠兜遠轉地計劃怎樣做錯事。

  女人不大想到未來——同時也努力忘記她們的過去——所以天曉得她們到底有什麼可想的!

  女人開始經濟節約的時候,多少“必要”的花費她可以省掉,委實可驚!

  如果一個女人告訴了你一個秘密,千萬別轉告另一個女人——一定有別的女人告訴過她了。

  無論什麼事,你打算替一個女人做的,她認為理所當然。無論什麼事你替她做的,她並不表示感謝。無論什麼小事你志了做,她咒罵你。……傢庭不是慈善機關。

  多數的女人說話之前從來不想一想。男人想一想——就不說了!

  若是她看書從來不看第二遍,因為她“知道裡()面的情節”了,這樣的女人決不會成為一個好妻子。如果她隻圖新鮮,全然不顧及風格與韻致,那麼過了些時,她摸清楚了丈夫的個性,他的弱點與怪僻處,她就嫌他沉悶無味,不復愛他了。

  你的女人建造空中樓閣——如果它們不存在,那全得怪你!

  叫一個女人說“我錯了”,比男人說全套的繞口令還要難些。

  你疑心你的妻子,她就欺騙你。你不疑心你的妻子,她就疑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