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徐志摩情書

  徐志摩情書(節選)

  龍龍:

  “我的肝腸寸寸的斷了。今晚再不好好的給你一封信,再不把我的心給你看,我就不配愛你,就不配受你的愛。我的小龍呀,這實在是太難受了。我現在不願別的隻願我伴著你一同吃苦。——你方才心頭一陣陣的絞痛,我在旁邊隻是咬緊牙關閉著眼替你熬著。龍呀,讓你血液裡的討命鬼來找著我吧,叫我眼看你這樣生生的受罪,我什麼意念都變了灰了!

  ……

  啊我的龍,這時候你睡熟了沒有?你的呼吸調勻了沒有?你的靈魂暫時平安了沒有?你知不知道你的愛正在含著兩眼熱淚,在這深夜裡和你說話,想你,疼你,安慰你,愛你?我好恨呀,這一層層的隔膜,真的全是隔膜:這仿佛是你淹在水裡掙紮著要命,他們卻擲下瓦片石塊來,算是救渡你!我好恨呀,這酒的力量還不夠大,方才我站在旁邊,我是完全準備了的,我知道我的龍兒的心坎兒隻嚷著:“我冷呀,我要他的熱胸膛依著我;我痛呀,我要我的他摟著我;我倦呀,我要在他的手臂內得到我最想望的安息與舒服1——但是實際上隻能在旁邊站著看,我稍徽的一幫助,就受人幹涉,意思說:“不勞費心,這不關你的事,請你早雲休息吧,她不用你管。”哼,你不用我管!我這難受,你大約也有些覺著吧。……

  龍,我的至愛,將來你永訣塵俗的俄頃,不能沒有我在你的最近的邊旁;你最後的呼吸一定得明白報告這世間你的心是誰的,你的愛是誰的,你的靈魂是誰的。龍呀,你應當知道我是怎樣的愛你;你占有我的愛,我的靈,我的肉,我的“整個兒”永遠在我愛的身旁放置著,永久的纏繞著。真的,龍龍!你有時真想拉你一同死去,去到絕對的死的寂滅裡去實現完全的愛,去到普通的黑暗裡去尋求唯一的光明。”

  “我惟一的愛龍,你真得救我了!這幾天的日子也不知怎樣過的,一半是癡子,一半是瘋子,整天昏昏的,憫憫的,隻想著我愛你,你知道嗎?早上夢醒來,套上眼鏡,衣服也不換就到樓下去看信。

  照例是失望,那就好比幾百斤的石子壓上了心去,一陣子悲痛,趕快回頭躲進了被窩,抱住了枕頭叫著我愛的名字,心頭火熱的渾身冰冷的,眼淚就冒了出來。()這一天的希冀又沒了。說不出的難受,恨不得睡著從此不醒。做夢倒可以自由些。

  龍呀,你好嗎?為什麼我這心驚肉跳的一息總忘不了你,總覺得有什麼事不曾做妥當或者你那裡有什麼事似的。龍呀,我想死你了,你再不救我,誰來救我?”

  註:徐志摩向陸小曼求愛時,一個是有君之婦、一個則初為人妻,但從他們互通的情書來看,他們相愛的熱烈火爆程度一點也不亞於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徐志摩的情書《愛眉小札》出版後,連許多自認為是開放新潮的人讀了都覺得有點臉紅,不好意思。徐志摩給陸小曼寫這封情書時,他們的愛情還處於一種“地下”狀態,第二年10月3日,這對被稱為“才子佳人”的浪漫情侶終於如願以償結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