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老情書

  老情書

  文/張嘉佳

  會說話的人分兩種。第一種會說話,是指能判斷局勢,分門別類,恰好說到對方心坎裡,比如蔡康永。第二種會說話,是指話很多,但沒一句動聽的,整個就像彈匣打不光的AK47,比如胡言。

  胡言是我朋友中最特立獨行的一位,平時沒啥存在感,嘴巴一張就是顆核彈,砰,炸得大傢灰頭土臉。

  一哥們失戀,女朋友收了他鉆戒跟別人跑了。狐朋狗友齊聚KTV,都不敢提這茬,有人悠悠地說:此情可待成追憶。角落裡傳來胡言的聲音:此情可待成追憶,賤貨喜逢大傻逼。

  包廂鴉雀無聲。大傢面無表情,我能聽見眾人心中的臺詞:哈哈哈哈臥槽博主太機智哈哈哈哈。

  又一哥們結婚,迎親隊伍千辛萬苦沖進新娘房間,最後障礙是找新娘的一隻鞋。一群爺們翻遍房間,就是找不到,急得汗流浹背。

  胡言踱步進來,皺著眉頭說:“藏得真好啊。醜貨,一看就是醜貨幹的好事,醜貨別的不行藏東西最內行。水獺一生長得醜,但人傢吃了睡不搗鬼。海狗喜歡藏東西,但人傢也不去坑烏賊。本來圖個吉利,她非得破壞婚姻。國人不立個《擊斃醜貨法》,就得重修《婚姻保護法》。人傢說有些女的表面上對你好,其實巴不得你跟她一樣,一輩子嫁不出去,今天看來果然是真的。”

  剛說完,一名小個子姑娘哇的痛哭出聲,連滾帶爬鉆進床底,從床架裡摸出一隻鞋,嚎啕奔走。

  大傢面面相覷,猛地歡呼。新郎擦擦汗,感激地遞杯酒給胡言說:多謝哥們,今兒多虧你,說兩句!

  我在外圍慘叫:不要啊!

  已經遲了,胡言舉起酒杯激動地說:“今朝痛飲慶功酒,明日樹倒猢猻散。”

  我勸他去學學蔡康永,於是他看了幾集《康熙來了》,跟我說:哈哈哈哈小S真好玩,像一塊活蹦亂跳的毛肚,比我還不要臉。

  作為火鍋愛好者,我就想不通毛肚怎麼就不要臉了?!

  胡言嘴巴可怕,但人孝順講義氣。他父親很久前去世,母親靠七十了,相依為命。老太太精神矍鑠,嘉興人,隔三差五包粽子給我們吃。網上嚎叫著甜粽黨咸粽黨,黨個毛,隻有嘉興的才叫粽子,其它隻能算有餡的米包。老太太送粽子那不得了,誰傢還剩幾個,一定晚上大傢殺過去吃光。

  我們之中,唯有悅悅沒有吃過老太太包的粽子。

  悅悅是胡言的女朋友,她明明學的是工商管理,卻在一傢連鎖酒店做大堂經理。

  胡言跟悅悅認識,是因為去酒店開房。

  他一旦喝高,生怕回傢被老太太怒罵,隻好在酒店開個房間,趁天亮老太太去買菜的空隙,偷偷摸摸回傢。

  有次他喝倒了,跌跌撞撞去酒店房間。大傢等他睡著,齊心合力把他抬出門,搬進車,半夜開上紫金山,將他一個人丟在靈谷寺。

  我們埋伏起來,等他醒來看熱鬧。

  想象一下,他睜開眼,以為在酒店房間,結果看見自己躺在兩座巨大的石雕之間。石雕怒瞪雙目,他會被嚇成什麼樣子,大傢不由捧腹大笑。

  幹完活,我們索性從後備廂拿出酒繼續喝。

  結果我們自己喝多了,沉沉睡去。

  管春第一個大叫著翻身起來,推醒眾人,半夜三點,我們找不到胡言,也找不到自己車了。管春好端端一輛帕薩特,居然變成了一輛電動小金鳥!

  大傢嚇傻了,這特麼撞鬼了嗎?

  打胡言電話沒人接,後半夜山上哪裡來出租車。

  我們罵罵咧咧,從紫金山爬下來,爬到山腳天都亮了。

  然後我們在山腳的出口看到一個場景,車子停在路邊,胡言坐在石階上一動不動,膝蓋上枕著一個姑娘。

  我忘了饑困交加,指著他說:你你你你……

  胡言做了噓的手勢,說:小聲點,她睡著了。

  原來大堂經理悅悅下班,看見常客胡言被一群人抬上車,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就騎著自己的小電驢跟在我們後面,一路上山。

  等我們去一邊喝酒去,她偷偷摸摸搖醒了胡言。於是胡言偷偷摸摸讓她開車,把自己帶下山。

  胡言知道我們隻有爬下來,就在山腳等。等著等著,悅悅睡著了。

  兩個人談起了戀愛,三個月後胡言邀請悅悅去他傢吃飯,嘗嘗老太太包的粽子。我們可以蹭飯,哭著喊著同去。

  胡言沒有和老太太說自己要帶女朋友,隻說狐朋狗友又要來,老太太不屑地揮揮手,答應了。

  那天,悅悅遲到了,甚至沒有出現。

  胡言一直焦躁不安看向門口,我心下奇怪,借口出門買煙,打電話給悅悅。悅悅在那頭帶著哭腔說,我媽媽在呢,你們吃吧,替我跟胡言說對不起。

  晚上兩個人在管春的酒吧,面對面僵持。

  悅悅終於開口,對不起。

  胡言不說話。

  悅悅說,我媽媽一直反對我不回老傢,呆在南京,又沒有好工作,所以她想讓我回去。

  胡言說,那你回去吧。說完起身就走,我趕緊跟著。

  悅悅獨自坐在那裡。

  我們在街邊兜風。我說,胡言,要不你跟她去長沙。

  胡言說,我放不下媽媽一個人留在南京。

  我說,你可以帶著她去。

  胡言不吭聲。

  我嘆口氣,說,是啊,老人麼,總是不願意離開傢鄉的。

  從那天開始,胡言和悅悅雖然還是戀人,恍如什麼都沒發生,但兩人閉口不談將來。

  半年過去,我們組織了一場旅行,喊胡言和悅悅一塊去。

  我們興高采烈在瀘沽湖邊,喝得酩酊大醉。篝火閃爍,悅悅對胡言說:我要回長沙了。

  胡言說,嗯。

  悅悅沉默一會,說,你能陪我回去嗎?

  胡言看向遠方,不回答。

  一邊的管春突然站起來,激動地說,我有辦法了,我們明天就回南京,把老太太接上,看她習不習慣在外頭呆著。

  一個聲勢浩大的老太太旅行計劃誕生。

  老太太狐疑地盯著我們,說,這麼大年紀,我哪兒都不想去。你們別吹牛,就你們這閱歷,能跟我老太太比?這中國我哪兒沒見識?太不安全了,我不坐飛機。我不坐火車。我沒幾年好活了,不想遭那罪。

  大傢湊錢租了輛房車,開到胡言傢樓下。

  老太太左右看看,咂咂嘴:哇塞,感覺不錯。

  大傢齊齊對視,有戲,連哄帶騙,老太太勉強同意,去離南京最近的安徽黃山瞅瞅。

  大傢正要歡呼,老太太得意地說,我唯一的要求……把老趙老黃老劉也帶上。

  我們面面相覷。

  於是一輛房車,胡言管春毛毛和我四個年輕人,老太老趙老黃老劉四個老年人,清晨踏上奇怪的旅途。

  車子還沒開出南京,老趙坐立不安,嘀咕著不行不行,要看孫子作業做好沒有。我們隻好把他送回去。

  重新出發,開到高淳都大中午了,老黃哮喘發作,大傢手忙腳亂把她送進高淳人民醫院。老黃的兒子媳婦開車沖到,劈頭蓋臉對我們一陣痛罵。

  天已經黑了。離安徽黃山才兩百多公裡,抵達卻遙遙無期。

  我們忙亂醫院的事情,回到房車,胡言打開車門,看到老劉已經睡著了,茶幾上擺著一副麻將,老太太戴著老花鏡,一個人打四個人的牌,還對空氣說,老黃,別裝死,輪到你了。接著自己摸牌,說,碰。

  我們默默站在路邊,胡言抽了根煙,說,回去吧。

  深夜到傢,老太太一開門,嘴裡嘮叨著說:老頭子,我回傢啦。

  胡言關上門,對著我們,一句話沒有說,眼淚嘩啦啦往下掉。

  我們呆呆地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然後,悅悅從南京消失了,大概回長沙了吧。

  然後,胡言的話越來越少,就連喝酒的時候管春罵他是弱逼,他也不還嘴,默默喝一杯。

  又是半年,一天黃昏胡言火急火燎打電話給我,讓我快去他傢。他自己加班走不開,老太太玩命催回傢幫忙。我氣喘籲籲趕到,胡言傢端坐三位老太太,圍著麻將桌,一臉期待看著我。

  算了,那就打幾圈。結果老太太團夥精明得不得了,指哪打哪,輸得我面紅耳赤呻吟連連,一直打到十一點。散夥了,老太太跟我說,小張,胡言是不是跟女朋友分手了?

  我一愣:完全不知道啊。

  老太太說,我送你倆粽子,你趕緊講。

  我說:哦那姑娘是長沙的,回老傢了,兩地距離太遠,你說在一塊也不合適。

  老太太斜著眼睛:吹牛逼,肯定是胡言嘴太臭。

  我說:也不排除有這方面原因。

  老太太拍大腿:哎呀我都沒見過,這就飛了,這畜牲糟蹋良傢婦女一套一套的。

  我瀑佈汗。

  胡言推門進來,喊:媽你胡說八道什麼?

  老太太喊:我媳婦呢?

  胡言瀑佈汗:她是獨生子女,父母年紀也大,她不想留在外地,就回長沙了。

  老太太勃然大怒:那你跟著去長沙啊。

  胡言說:我去了你怎麼辦。

  老太太:我留這兒,小張天天跪著伺候我。

  我腿一軟。

  胡言拽著我想跑,我癱在地上被他拖著走,哭著喊:粽子呢粽子呢?

  兩人去哥們管春的酒吧扯淡。其實我明白,老太太南京呆了三十多年,打牌健身遛達嘮嗑的朋友都在一個小區。老人不比我們建立圈子容易,他們重新到一個地方生活,基本就隻剩下寂寞。

  剛要了打酒,管春領著個老太太進來,哭喪著臉說:胡言,不是我不幫你,你媽自己找上門的。

  胡言暴怒:放屁,你手裡還拎著粽子!肯定是你出賣我!

  老太太拄著拐杖,一拍桌子,說:閉嘴!

  整個酒吧都剎那靜止了,人人閉上嘴巴,連歌手也心驚肉跳偷偷關了音響。

  老太太說:“我就特別看不起你們這幫年輕人,二三十歲就叨逼叨說平平淡淡才是真。你們配嗎?我上山下鄉,知青當過,饑荒挨過,這你們沒辦法經歷。但我今兒平安喜樂,沒事打幾圈牌,早睡早起,你以為憑空得來的心靜自然涼?老和尚說終歸要見山是山,但你們經歷見山不是山了嗎?不趁著年輕拔腿就走,去刀山火海,不入世就自以為出世,以為自己活佛涅盤來的?我的平平淡淡是苦出來的,你們的平平淡淡是懶惰,是害怕,是貪圖安逸,是一條不敢見世面的土狗。女人留不住就不會去追?還把責任推到我老太婆身上!呆逼。”

  她一揮拐杖,差點打到胡言腦門:“你那女朋友我都沒見過,你們誰見過?”

  酒吧裡大部分人都點頭如搗蒜。

  老太太說:“自己弱不經風,屁事不懂,看見別人奔波受苦,隻知道躲在角落放兩根冷箭說矯情,說人傢犯賤窮折騰。呸,一天到晚除了算計什麼都不會。錢花完可以再賺,吃虧了可以再來,年輕沒了怎麼辦?當過兵才能退伍,不打仗就別看不起犧牲。你會不會說話?會說話,就去長沙,告訴人傢,你想娶她。”

  老太太抖出一張發黃的紙,大聲說:“這是我老頭寫給我的,我讀給你聽。”她看了半天,說:“哎喲呆逼,拿錯了,這是電費催繳單。小張你喜歡寫字,你臨時來一篇。”

  我趕緊臨場朗誦:“相信青春,所以越愛越深,但必須愛。勇於犧牲,所以死去活來,但必須來。從低谷翻越山巔,就能找到雲淡風輕的庭院。總有一天,你的腳下滿山梯田,沿途汗水盛開。想要滿屋子安寧,就得丟下自己的骸骨,路過一萬場美景。”

  老太太抽我一耳光,說:“當著七十歲老太婆面說骸骨,滾。”

  她靜靜看著胡言,說:“幾個月前,你在陽臺打電話,我聽到了。你勸她留在南京,不要去長沙。勸著勸著自己哭了,我特別想沖進去揍你一頓,哭什麼,姑娘孝順是好事,你不能追著去嗎?然後從那天開始天天加班,你有這麼勤勞嗎,還不是怕回傢孤單單的想心事。”

  老太太說:“我年紀大了,本來想你結婚後,每天包粽子給你們小兩口吃。吃到你們膩了,我也可以走了。你是我兒子,走錯路不怕,走錯就回傢,你媽我一時半會死不了,回來的時候我在傢。”

  她說完擦擦眼淚,昂首挺胸走了。管春趕緊送她。

  我回過頭,發現酒吧裡每個人眼裡都淚汪汪。

  我突然明白胡言的語言能力從哪來的,這絕逼是遺傳。

  後來胡言還是沒去長沙。老太太氣得眼不見為凈,麻將也不打,喊我教她上網看微博什麼的。沒幾天又自己報團去旅行,跟一群老頭老太戴著紅帽子,咋咋呼呼去逛桂林山水。胡言放不下心想跟著去,結果老太太早上五點偷偷摸摸出發,留下胡言無言望著天花板。

  老太太回來後,不給胡言好臉色,準備養精蓄銳繼續跑。結果半月後心梗,搶救及時,住院等搭橋換二尖瓣。我們一群哥們輪流守夜,老太太閉著眼睛,話都說不了。

  一天胡言坐在老太太身旁,沉沉睡著。我剛拎著塑料袋進來,想替胡言換班。

  老太太艱難地開口,說:“悅悅,胡言是好孩子。”

  我突然哭得不能自已。

  悅悅是胡言的女朋友,在長沙工作,可能已經睡著了吧。

  老太太是怎麼知道她名字的?

  那,其實母親什麼都知道。

  再後來,老太太沒等到手術,二次心梗發作,非常嚴重,沒有搶救回來。

  胡言再也不會說話,他變得沉默寡言。

  頭七那天,大傢在胡言傢守靈。半夜十一點,虛掩的門推開,沖進來一個姑娘,妝是花的,對我喊: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她大哭,跪在老太太靈前,說:“阿姨,我跟爸媽說過了,他們說,我應該留在南京,胡言有這樣的媽媽,我們放心的。”

  我們呆呆地說不出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姑娘叫悅悅,在長沙工作,可是她現在在南京。

  悅悅哭得喘不過氣。她面前擺著老太太的遺像,微笑看著大傢。

  那天中午我接到電話,是悅悅打給我。她問我,胡言的媽媽怎麼樣。我說你幹嗎不問胡言,她說他電話打不通。我不敢亂講,就問,你找她幹嗎?

  悅悅告訴我,老太太其實沒旅遊,單槍匹馬去了長沙。那天她正在上班,老太太跑到櫃臺,存了二十萬。悅悅出於流程,問她怎麼存法,老太太說,聽說在銀行工作很辛苦,每年要拉到一定數目的存款,才能升職。

  悅悅摸不著頭腦,說,謝謝阿姨。

  老太太嘀咕:“悅悅,你快升職,讓胡言那混球後悔。”

  悅悅這才明白自己碰到胡言媽媽了。她趕緊請了半天假,帶著老太太去吃飯。

  老太太說,“悅悅你喜歡胡言嗎?”

  悅悅哭了,說自己很喜歡胡言,可是父母身體不好,自己留在長沙才放心。讓阿姨失望了。

  老太太嘿嘿一笑,說,“那你就留在長沙,快快升職,免得胡言來了長沙欺負你。”

  悅悅說,“胡言會肯到長沙嗎?”

  老太太點頭說,“他會來的,我這就是過來熟悉一下環境。到時候我先來住一陣,等你們踏實了我再回南京。”

  老太太在長沙住了三天,包粽子給悅悅吃。

  後來悅悅送她的時候才發現,老太太住在一個很便宜的旅館,桌上堆著一些葉子和米,還有最便宜的電飯鍋。

  我這才知道,老太太學電腦看微博的原因,是想去找到悅悅啊。我眼淚止不住,說,悅悅你快來南京吧,阿姨去世了。

  千裡奔喪的悅悅跪在靈前,拿出一個粽子,哭著說,阿姨,粽子好好吃,我不舍得吃完,留了一個在冰箱裡。今天拿出來結果壞掉啦,阿姨求求你,不要怪悅悅……

  朋友們泣不成聲。

  過了一年,胡言和悅悅結婚。那天沒有大擺筵席,隻有三桌,都是最好的朋友。悅悅父母從長沙趕來,也沒有其他親戚。

  悅悅穿著婚紗,無比美麗。

  可是她從進場後,就一直在哭。

  胡言西裝筆挺,牽著悅悅,然後拿出一張泛黃的紙,認真地讀。短短幾句話,一直被自己的抽泣打斷。

  “親愛的劉雪同志,我很喜歡你,我已經跟領導申請過了,我要調到南京來。他們沒同意,所以我辭職了。現在檔案怎麼移交我還沒想好。所以,請你做好在南京接待我的準備。

  親愛的劉雪同志,我不會說話,但我有句心裡話要告訴你。

  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永遠。”

  所有的朋友腦海都浮現起一個場景。

  老太太拄著拐杖,站在酒吧,痛罵年輕人一頓,抖出張發黃的紙條說:“這是老頭寫給我的,讀給你們聽。哎喲呆逼,拿錯了,這是電費催繳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