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所有的不開心都是要付費的

  所有的不開心都是要付費的

  文/周宏翔

  我曾有過一段非常不開心的時光,或許是因為工作,或許是因為感情,又或許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總歸打不起精神來,在辦公室如坐針氈,走在路上也覺得愁雲慘淡,根本沒有任何心思看完一部劇,甚至連早上起床也會覺得非常生氣,質疑生活,也質疑自己。

  那時候我住在古北,周圍都是日本人,鄰居、上下樓,時時刻刻聽到他們用日語問好道別,當時我所在的公司在徐匯,不遠,地鐵可以直達,從水城路到徐傢匯,不過二十來分鐘,所以我上班從來不匆忙。

  隔壁的日本男人總是西裝革履提著公文包出門,看見我會情不自禁地說一聲:“哦哈喲。”他笑得很誠懇,但是我總是苦大仇深地看著他,甚至連一點回應也沒有,到第二天,他突然改說起了蹩腳的中文,向我問好。

  “早傷(上)好。”

  “你好。”雖然我還是要死不活的,但是確實被他的熱情感染到了,不得不回應一句。

  就這樣,我們成了早上問候對方的朋友,有時候下班回傢也會遇見,他說他叫藤井,我說我隻知道藤井樹,在巖井俊二的電影裡,是柏原崇演的。或許他沒聽太懂,但是就一直笑,然後點頭說,是呀是呀。我想你都沒聽懂,搖頭晃腦地答應個啥,但是處於對國際友人的尊重和保持中國人應有的素質,我沒有揭穿他。

  有一天他來敲門,說:“我太太和我,吃飯,和你,想”。

  雖然這語序實在有點怪異,但是我想我聽懂了,當時我已經燒好水在泡方便面,原本想就此拒絕,但看著他懇求的眼神,我硬是把拒絕的話咽了下去。

  踏進他們傢的瞬間,我突然不知道該把腳往哪裡放,整個屋子整潔得如同樣板房,她太太竟也用中文說:“你好,請進。”我有些舉手無措,顯得格外不自然,或許原本就沒有和日本人交往過,加上心情確實不夠好,所以也隻是木訥地坐在那裡,甚至想幹脆找個理由回傢好了。

  桌上都是典型的日本料理,精致小巧而且色澤鮮美。藤井說:“朵作(請)。”然後做了一個吃飯的手勢,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然後聽到他問:“你一個人嗎?”我點點頭,他又不覺說了一句:“sabishi呢。”我當時氣的差點跳起來,這時他太太似乎註意到我的臉色,立馬解釋說:“sabishi是寂寞的意思。”我似信非信地看著她,又不想表現得無知,也就沒再表現出過多慍氣。

  他太太原來是和中國客戶對接的產品經理,所以中文比較好,雖然不流利,但是交流基本上沒問題。反倒是藤井,他說兩三句,我就總是誤解成別的意思,後來幹脆埋頭吃飯,這時藤井太太突然說,我覺得你好像總不是太開心。

  我抬頭望了她一眼,說:“有嗎?沒有吧。”

  那是我非常難熬的一段時期,工作上遭受瓶頸,不管怎麼做,似乎都得不到上級的認可,即使別出心裁想要做出一些不一樣的事情來,結果卻適得其反,弄巧成拙。

  有時候面對一堆工作,做到晚上九十點,辦公室剩下自己一個人。回傢的路上才註意到女朋友的未接電話和短信,回過去隻能惹來更多的爭吵,最後不歡而散。回傢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鬱鬱寡歡,電視裡還放著相親節目,那些成功的男人站在臺上等著女人們亮燈滅燈,而我這樣的人,估計連站在那裡被選的資格都沒有。

  我怎麼會開心呢?

  有一天下樓遇到藤井太太買菜回來,看見我,也是熱情地打了招呼,我隨意地點了點頭,就聽見藤井太太說:“千萬不要不開心,否則會花錢的。”當時我先是一愣,然後望著她,她嬉笑道:“我沒有開玩笑,所以趕快開心起來吧。”

  我沒把藤井太太的話當回事兒,結果當天就丟了錢包,我狼狽地撥打各個銀行的電話去凍結賬戶,然後到派出所補辦身份證,那一天特別累,回傢的時候,女友打電話來,問我周末都幹嘛了,我說沒幹嘛,她就追問為什麼沒給她打電話,我不想說,心情依舊夠糟,索性掛斷了電話。

  她發信息來,說:“你再這樣,我真的沒法跟你好了。”我淡淡地回復道,“那就分手吧。”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女友發信息過來,說:“你這些日子變了很多,如果你真的覺得累了,那我們就分開吧,不過準備和你一起買房子的錢,我想拿回來。”

  我望著手機屏幕發了很久的呆,最後回了一句,“好。”

  那天夜裡,我輾轉難眠,突然想起藤井太太說的那句話,思來想去,決定第二天去找她。因為調休,我正巧有時間,敲了藤井傢的門,她丈夫已經上班去了。她看見我站在她門口有些意外,我說:“能和你聊聊嗎?”

  或許是因為上班的時間,咖啡廳人很少。藤井太太坐在我對面,她是非常端莊的女性,雖然不知道歲數,但看起來確實很年輕,那天她穿著一件雪白的紗織外套,一點不像已經結婚好幾年的婦人。

  “藤井太太您說不開心的人都是要花錢的,是什麼意思?”

  “啊,高先生您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嗎?”

  “起初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最近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

  “哦,這樣子啊,我那天說的那句話,其實是我先生告訴我的。”

  “怎麼說?”我好奇地看著她。

  她微微一笑,端著咖啡抿了一口,不急不忙地講道:“之前我和我先生住在福岡,那時候我們剛剛從大學畢業,雖然不是像早稻田或者東大這樣的好大學,但是總的來說也不算差,可是畢業之後依舊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

  “那時候我和我先生可不好過,成天吃速食面,很辛苦,充滿了抱怨。最主要是我當時已經快撐不下去了,我先生卻說,不開心的話是要給上天交錢的。我開始以為他開玩笑,第二天火急火燎地去面試,結果不理想,回傢就很煩躁,看著傢裡泡面沒有了,就坐公交去附近的超市買,但是你知道嗎,我出門竟然忘記鎖門了,回傢的時候,東西被盜了。”

  “真糟糕。”

  “對,就是那天,我提著一袋泡面站在門口,心裡發麻,錢全沒了,我先生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哭了快一個小時了。他沒有罵我,隻是和我說,看吧,不開心的話,就要給上天交錢的。”

  “你先生好像哲學傢。”

  “不,他也是從別人那裡聽說的,但是就是那天,他抱著我,說,‘不如,就幹脆不找工作,去上野公園看櫻花吧。’”她微微一笑,“要說不想是不可能的,但是當我和他真正站在上野公園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好像事情也沒有那麼糟了。”

  “我先生講,你要是繼續不開心,就會交更多的錢,上天最喜歡找不開心的人收費了,或許我當時就真的信以為真了,總覺得要是繼續這樣不開心下去,就會發生更嚴重的事情,加上那天櫻花真的很美,回去之後心情就不一樣了。說起來很奇怪,可是真的就是這樣改變了,原本投十封簡歷,就改投二十封,原本被討厭的地方,就盡量在下一次不要表現出來。沒多久,我和我先生就都收到了公司的邀請信。”

  “昨天我也丟錢了。”我低頭說。

  “是吧,果真是這樣呢。我還有些朋友,他們不開心的時候就會忍不住買東西,或者傷害自己,最後終歸都要花錢來解決,時間久了,就覺得這句話是有道理的。”

  因為不開心,事情比原本預計的還要糟糕。不加薪,反而因為心情不好遲到而被扣錢;和女友計劃好的未來,也立馬被打亂;甚至不留神就丟東西,果真朝著非常不利的方向發展。

  我打電話約了女友在人民廣場見面,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我差一點有些認不出她來,她黑著臉看著我說:“叫我出來幹嘛?”我說:“沒什麼,就坐坐吧。”

  我遞給她一杯買好的奶茶,她似乎沒有那麼生氣了,然後我們聊了天,聊了我們似乎長久都沒有聊過的對方,她又考了什麼資格證,又去了什麼地方,遇見了什麼人,原來我已經漏掉了這麼多東西。那天天氣很好,可能就像藤井太太說的那樣,我突然覺得心情也沒有那麼差了。

  藤井夜裡突然來敲我傢的門,遞給我一個像錦囊一樣的東西,他說,這是禦守,希望可以保佑我順利起來,末尾就和她太太說的一樣,用蹩腳的中文和我說,“不開心,要花費錢的。”我瞬間就笑了。

  說來也奇怪,從那天開始,我好像開始轉運了,有人打電話說撿到了我的錢包,因為裡面有我的名片,他幹脆送到了公司樓下。而之前的領導去了菲律賓,新來的領導看了我之前被pass掉的方案,居然重新撿起來想要進行。女友和我重歸於好,我們也決定了在年底結婚。

  早上醒來的時候,突然聽到隔壁轟隆的聲響,我開門去看,發現藤井夫婦在搬東西,“你們這是?”

  “我們要回日本了。”

  “啊,這麼快?”

  “是的,說來到中國也有一年多了,我先生工作調動,所以不能繼續留下來了。”

  “哎,才剛剛熟悉。”

  這時藤井先生沖上來,說:“你,是個好人,開心了。”

  我沖著藤井先生笑,藤井先生說:“你笑,很好看,不要,苦臉了。”藤井太太緊跟著說:“所有的開心都是免費的,不是嗎?”

  好長的日子,我都以為早上打開門可以看見藤井先生誠懇的微笑,和那句走音的“早上好”,但是樓梯間除了我,就隻剩下從頂上圓窗投下來的陽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