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偉大的帝國需要強大的對手:唐朝周邊軍事力量

  一、 突厥(Turk)

  突厥在隋代分裂為兩部,一部稱為西突厥,一部稱為北突厥或東突厥。它們的軍事情況大致相似,這裡僅以東突厥為例加以介紹。

  突厥逐水草遊牧,富於馬匹,全民皆兵,驍勇野蠻,沒有中原通行的禮義道德,把戰爭和搶劫看作增殖財富的手段。突厥大大小小的官吏都是軍事貴族。最高首領稱為可汗,由阿史那傢族世襲。可汗的子弟稱為特勤(《新唐書》、《資治通鑒》誤作”特勒”),即親王,所領兵本部稱他為設,又譯為殺,有時又叫察。非可汗族屬的貴族,沒資格當設,但可當阿波達幹。具體事例如:思摩是頡利可汗的族人,由於”貌似胡人,不類突厥,疑非阿史那族類”,因而歷經兩代可汗,他隻當夾畢特勤,”終不得典兵為設”。唐高宗永淳二年(683),骨咄祿當可汗,”以其弟默啜為殺”,把不屬於自己傢族的阿史德元珍”立為阿波達幹,令專掌兵馬事”。武則天天授二年(691),骨咄祿病故,默啜繼任可汗。萬歲通天二年(697),他把自己的弟弟咄悉匐立為左廂察,骨咄祿的兒子默矩立為右廂察,各主兵馬二萬餘人;把自己的兒子匐俱立為小可汗,凌駕於二察之上,主管處木昆等十姓兵馬四萬餘人。唐玄宗開元四年(716),默啜被拔曳固部落殺掉。骨咄祿的兒子闕特勤殺掉小可汗匐俱,擁立自己的哥哥左賢王(本部稱他為小殺)默棘連為可汗(毗伽可汗)。默棘連堅持讓位給闕特勤,闕特勤辭絕,”遂以為左賢王,專掌兵馬”。(《舊唐書》卷194上《突厥傳上》)開元二十八年(740),登利可汗繼位,年幼,”從叔父二人分掌兵馬,在東者號為左殺,在西者號為右殺,其精銳皆分在兩殺之下”。突厥的其餘官吏由大到小叫做葉護、屈律啜、阿波、俟利發、吐屯、俟斤、閻洪達、頡利發、達幹,共二十八等,皆為世襲。一般衛士叫做附離。(《新唐書》卷215上《突厥傳上》)

  隋唐之際,東北的契丹、室韋,西北的吐谷渾、高昌等族,以及漢地的梁師都、劉武周、李軌、薛舉、高開道、王世充、竇建德、李淵等勢力,都向突厥稱臣。突厥坐收錢財,一躍成為東亞強國。大業十一年(615),隋煬帝到北方邊地巡視,突厥始畢可汗率領數十萬騎,企圖截擊隋煬帝。隋煬帝逃到雁門(今山西省代縣),被突厥團團包圍。雁門郡管轄四十一城,三十九城被突厥攻占。隋方強撐局面,虛張聲勢,各地援軍逐漸趕到,突厥才解圍撤走。唐朝建立後,突厥不斷入侵,規模越來越大。唐高祖武德七年(624),”頡利、突利二可汗舉國入寇”;第二年,”頡利集兵十馀萬,大掠朔州”;第三年,”頡利自率十馀萬騎進寇武功,京師戒嚴”;並”自張形勢”,揚言”二可汗總兵百萬,今已至矣”。京師長安處在突厥的威脅之下,以至於唐高祖準備遷都於樊(今湖北省襄樊市樊城)鄧(今河南省鄧州市)一帶。突厥到底有多少兵力?舊史說”控弦百馀萬,北狄之盛,未之有也”。談到突厥的一支,舊史說:”思摩下部眾渡河者凡十萬,勝兵四萬人。”(《舊唐書》卷194上《突厥傳上》)所謂”勝(勝任)兵”,指能夠操持武器參加戰鬥的人。從這則記載並參考下文回紇的數字,可推算出勝兵占總人口大致一半。那麼,”控弦百馀萬”雲雲,可能依據突厥的自吹自擂而來,應該是誇大的數字。

  突厥雖然兵馬強盛,但存在著許多不利因素。突厥人缺少文化,不講究軍事藝術。唐太宗和突厥接觸,發現”突厥之兵,雖眾而不整”。(《舊唐書》卷194上《突厥傳上》)遊牧族受自然條件的約束很強,遇上幹旱、大雪、蝗災、瘟疫,便會急劇衰落。唐太宗即位後,積極準備反擊突厥。這時,薛延陀、回紇、拔曳固等部落相率脫離突厥的控制。頡利派突利前往鎮壓,遭到失敗,頡利把突利關押十多天,引起他的不滿。頡利重用胡人,疏遠族人,族人對他離心離德。連年大雪,牲畜多死,民眾饑寒交迫,頡利反而對諸部橫征暴斂以改善自己的用度,諸部因此叛離。唐朝反擊突厥的時機已經成熟。貞觀三年(629),唐太宗委派大將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節度十多萬軍隊分道進攻突厥。次年,唐軍俘虜頡利及其部眾十多萬口,東突厥滅亡。唐高宗調露元年(679),突厥殘部發動武裝叛亂,經過兩年戰鬥,被唐政府平定。骨咄祿參加瞭叛亂,他聚集亡散,在烏德犍山(一譯於都斤山,今蒙古國杭愛山之北山)建牙帳,據有東突厥故地,恢復瞭政權。武則天天授二年(691),默啜繼任可汗,滅西域黠戛斯、突騎施,幾乎恢復昔日的強盛狀況。東突厥復國後,依然是經常侵入內地,搶劫唐人的財物,以及隴右牧場的馬匹。為瞭防范突厥,唐中宗景龍二年(708)在朔方軍地面設置三受降城,唐玄宗開元元年(713)把朔方軍升格為藩鎮(駐今寧夏靈武縣),又設置幽州藩鎮(駐今北京市),開元十八年(730)把天兵軍升格為河東藩鎮(駐今山西省太原市)。開元四年(716),毗伽可汗繼位。他想仿效漢人,修築城郭定居,建造佛寺道觀,七十多歲的謀臣暾(tūn)欲谷加以勸阻,說:”突厥人戶寡少,不敵唐傢百分之一,所以常能抗拒者,正以隨逐水草,居處無常,射獵為業,又皆習武。強則進兵抄掠,弱則竄伏山林,唐兵雖多,無所施用。若築城而居,改變舊俗,一朝失利,必將為唐所並。且寺觀之法,教人仁弱,本非用武爭強之道,不可置也。”(《舊唐書》卷194上《突厥傳上》)這裡道出瞭突厥歷來強盛的秘訣:一是依傍山林水草,遊牧射獵為業,可避免集中受打擊;二是以尚武為精神支柱,拒絕戒殺行善之類說教的浸染。但恰恰是這些因素,導致遊牧族亡國亡種。天寶四載(745),回紇人起兵反抗突厥統治,殺突厥白眉可汗,東突厥再次滅亡。

  二、回紇(Uighur)

  回紇是鐵勒族的一支,又譯為袁紇、韋紇,建國後長期沿用回紇名稱,意為團結、協助。到唐德宗貞元四年(788),回紇請唐朝批準改名為回鶻(hú,鷹隼),意為回旋輕捷如鶻。回紇活動在貝加爾湖以南地區,分為九個氏族,史稱九姓回紇或內九姓,其中藥羅葛最顯赫,可汗多產生於該氏族。隋唐之際,回紇隸屬於突厥,由於同是遊牧族,又長期共處,因而情況相似。回紇”勝兵五萬,人口十萬人”。”居無恒所,隨水草流移,人性兇忍,善騎射,貪婪尤甚,以寇抄為生。”首領菩薩”有膽氣,善籌策,每對敵臨陣,必身先士卒,以少制眾,常以戰陣射獵為務”。(《舊唐書》卷195《回紇傳》)貞觀元年(627),菩薩和薛延陀在突厥北邊滋事,頡利可汗派兒子欲谷設率領十萬騎進討,菩薩以五千騎兵大敗突厥。菩薩率眾歸附薛延陀,號稱”活頡利發”,回紇從此勃興。唐朝滅掉東突厥,給薛延陀和回紇同時提供瞭發展的機會。貞觀二十年(646),回紇首領吐迷度攻殺薛延陀可汗,緊密配合瞭唐軍消滅薛延陀的行動。次年,唐在漠北推行府州制度,以回紇部為瀚海都督府,委任吐迷度為懷化大將軍兼瀚海都督。吐迷度在回紇內部稱可汗,建立汗國,”署官號皆如突厥故事”(《舊唐書》卷195《回紇傳》),可想見各級軍事長官的稱號和突厥一樣。東突厥復國後,回紇受其奴役,遷至河西居住。東突厥內亂,回紇首領葉護聯合其它部落進攻突厥,自稱骨咄祿毗伽闕可汗,唐玄宗冊封他為懷仁可汗。天寶四載(745),回紇滅突厥,填充這塊空間,成為漠北雄國。唐文宗開成五年(840),居住在回紇西部的黠戛斯滅回紇。回紇亡國後,大部分人西遷,主要一支遷至今新疆吐魯番、烏魯木齊一帶,建立高昌回鶻政權,一支遷帕米爾以西,一支遷河西走廊。小部分東附奚、室韋,後被黠戛斯押回漠北。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