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1984年防禦作戰 無名高地成為越軍的傷心高地

  在一九八四年老山地區防禦作戰中,為保障進攻老山部隊的側翼安全,我連奉命於四月二十六日占領八裡河東山的某高地,之後,又克服重重困難,在敵人鼻子底下潛伏瞭七天七夜。從五月三日下午與敵特工隊交火開始,到五月十四日晚上,越軍先後調集四個連及特工隊,在炮火支援下,向我連一個加強排防守的某高地發動瞭兩次偷襲,十一次較大規模的進攻,先後向我陣地傾瀉各種炮彈兩千五百餘發。我連幹部戰士發揚壓倒一切敵人的英雄氣概,與敵激戰十天十夜,一次又一次地粉碎瞭敵人的進攻,先後共斃敵六十六名,傷敵八十餘名,實踐瞭全連“寧讓自己鮮血流,不讓祖國寸土丟”的誓言。上級給我連記瞭集體一等功,中央軍委授予我連“邊防鋼七連”的稱號。

  上得去,藏龍臥虎伏奇兵

  我們受領任務後,於四月二十五日二十二時向八裡河東山開進。為瞭長期堅守陣地,大傢留下背包、雨衣,盡可能地多攜帶彈藥和幹糧,有的同志負重達五十公斤。當晚,毛毛細雨紛飛,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沿途山高坡陡,草深林密,山石崢嶸,路爛泥滑,行軍十分艱難。副連長何正昌帶領工兵班走在最前面,他們鉆荊棘,爬陡坡,臉劃破,手刺傷,摔瞭一跤又一跤,他們全然不顧,奮力為部隊開辟通路。大傢沿著他們開辟的道路,悄悄地摸索前進,跌倒瞭爬起來趕上去,沒有一個人叫苦。沒有一個人掉隊。有的新戰士,一晚上竟摔瞭二十多跤。

  共產黨員、九班長劉永忠,摔倒後膝蓋上被利石劃瞭一寸多長的口子,他一聲不吭,爬起來又繼續前進,兩天後血和褲子沾在一起,撕也撕不開,直到他用水去浸傷口把褲子撕開時,戰友們才知道。就這樣,地圖上五公裡的路程,全連腳不停地走瞭整整十二個小時,終於在第二天上午提前五分鐘到達瞭目的地。這時,全連同志渾身上下都濕透瞭,許多同志的手上,腿上留下瞭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大傢顧不得休息,立即在前沿陣地一線展開,轉入防禦。

  我們占領的陣地,通過一道山梁與敵占高地緊緊相連,距敵最近的地方僅一百三十多米,完全在敵火力控制之下。敵高我低,草深林密,易攻難守,地形對我十分不利。上級要求我們在占領陣地後潛伏下來,在老山戰役打響之前,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準暴露目標,不準驚動敵人。要做到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全連同志以邱少雲為榜樣,以高度的組織紀律性、堅韌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勞的精神,戰勝瞭重重困難,硬是在敵人鼻子底下隱蔽瞭七天七夜。

  要隱蔽保存自己,首先要修整和改造工事。白天不便行動,隻有晚上才能進行。為瞭不發出響聲,高地上的同志們在副連長何正昌和一排長馮文明帶領下,用鐵鍬輕輕地往裡鏟,用雙手一點點地摳,手上打起瞭血泡,手指摳出瞭血。經過連續幾夜的努力,全連修整好掩蔽部二十多個,塹壕四百二十米,挖單人掩體和貓耳洞三十多個,敷設地雷三百八十餘顆,站穩瞭腳跟。

  潛伏期間,敵人曾多次向我高地進行盲目射擊,並多次下到我陣地前沿搜索、巡邏。最長的一次有一個多小時,最近的一次距我們約三十米。潛伏在陣地上的四十多名幹部戰士,執行命令,嚴守紀律。四月二十七日十一時三十分左右,四名敵人來到距我一班副班長李發順、新戰士陸通明潛伏處約三十米的地方坐下抽煙,小陸緊張地朝副班長看瞭一眼。李發順連忙向他使瞭個限色、意思是說不要慌,沉住氣!小陸很快鎮定下來,繼續一動不動地監視著敵人。二十多分鐘後,敵人起來走瞭,他倆才長長地松瞭口氣。

  為瞭不暴露目標,後方不能經常往高地上送給養,這就給全連尤其是高地上的同志帶來瞭極大困難。頭三天,堅守高地的同志全部吃的是幹糧。後一段,飲水和飯食是從距陣地五公裡遠的地方翻山越嶺送來的,每天隻能吃上一頓冷飯,每人兩天才分到一壺水。水不夠喝,碰到下雨,他們就用塑料佈接雨水喝;晴天時,唇幹舌燥,嗓子冒煙,隻能接幾滴樹葉上的水珠潤潤喉嚨。白天,敵人活動頻繁,不能睡覺;晚上,蚊叮蟲咬,也睡不踏實。有時打個噸醒來,臉上;叮著不少蚊子,咬得到處都是疙瘩。為瞭防止抽煙的火光被敵人發現,高地上二十八名吸煙的同志也不得不戒瞭煙,煙癮難熬時,就拿出煙來聞聞煙味。副連長何正昌、排長馮文明和大傢一起同甘共苦,堅守在陣地上。指導員郭錦際、連長帕安柱利用晚上送補給品的機會,輪流到各個陣地上瞭解情況,做思想工作,鼓勵大傢“一定要堅持住,堅持住就是勝利”。

  由於山頭上白天和晚上溫差很大,加上下瞭幾場雨,絕大多數同志都患瞭病。副連裡何正昌上陣地的第二天就拉肚子,黨支部書記、連長帕安柱幾次要換他下去休息,他都不同意。二班長鄭光坤患瞭支氣管炎,經常咳嗽。為瞭不咳出聲來,他用帽子、毛巾捂住嘴,鉆進貓耳洞裡輕輕咳幾聲,憋得臉通紅,汗珠直往下掉。要換他下去,他堅決不幹,說:“要換換別人,我是班長,哪裡也不去,班裡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二班。”就這樣,在七天七夜裡,全連同志沒有洗過一次臉,沒有換過一次衣服,沒有好好吃過一餐飯,沒有美美地睡過一次覺,人人渾身都是泥,眼裡佈滿瞭血絲,非常疲勞。但是,同志們以驚人的毅力堅守在自己的戰鬥崗位上。全連上下隻有一個信念,即使吃盡千般苦,也要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隻要人民需要我,流盡血汗也心甘……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我邊防部隊收復老山的戰鬥打響後,在某高地上的副連長何正昌主動觀察敵情,及時向上級報告。當他發現敵六門82迫擊炮正進入陣地,準備對我實施射擊時,立即向前線指揮所報告,並為八、九連火力排指示目標,以猛烈炮火摧毀敵迫擊炮四門,斃敵十餘人。

  守必堅,固若金湯敵膽寒

  五月三日下午,太陽火辣辣的。十六時二十分左右,十多名敵人離開他們的陣地向我高地搜索而來。潛伏在前沿哨位上的共青團員、三班長李開華和副班長周善清緊緊盯住敵人,一動也不動。走在最前面的一名越軍,身穿短袖偽裝衣,端著沖鋒槍向我陣地摸來。十米、五米、四米、三米,眼看就要進入塹壕,不打不行瞭。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班長李開華當機立斷,一躍而起,迎頭一個點射,敵人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倒瞭下去。後面的越軍嚇得掉頭就跑,李開華追著敵屁股掃瞭一梭於又打倒兩個。剎時間,槍聲四起,敵我雙方展開瞭激戰。敵人居高臨下拚命用高射機槍和重機槍、迫擊炮射擊,李開華同志不幸中彈犧牲。同志們從他的上衣口袋裡,找到瞭一份被鮮血染得通紅、沒有來得及上交的入黨申請書,上面寫著:“……我是中華兒女,母親需要我的時候到瞭,人民需要我的時刻到瞭,請黨在戰鬥中考驗我吧。”字字句句充滿瞭赤子之情,愛國之心。李開華的犧牲,激起瞭戰友們對敵人的無比仇恨。黨支部及時提出“血憤要用血來還,為李開華烈士報仇”的口號,用電話傳到各個陣地。各個班舉行瞭宣誓儀式,大傢同仇敵愾,決心嚴懲侵略者,向敵人討還血債。

  五月四日上午,敵人又以一個加強排的兵力在炮火掩護下向我一、三班陣地進攻。共青團員、一班長趙文友和三班副班長周善清分別指揮戰士們用交叉火力把敵人打瞭下去,當即斃敵七名,傷敵五名。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