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我軍電子偵測部隊79對越自衛反擊戰紀實

  還有十幾天就是“2.17”戰友為國捐軀29年的日子。

  那年的初春特別冷,我們在細雨中瑟瑟發抖;那年的山茶花特別艷,我們在戰友的墓前舉杯豪飲;那一年有槍林彈雨;那一年有烈火硝煙;那一年我的戰友們18—28歲,那一年我23歲。

  公元一九七六年,在越南抗美之戰剛剛結束不久,越南當局就公然開始踐踏由毛主席、周總理和胡志明主席共同締造的兩國友誼。我當時剛從通信院校畢業不久,被分到昆明軍區司令部工作,一九七八年初,越軍以閃電戰的手段占領柬埔寨,我奉命調入偵察部門。負責對越電子偵察技術工作。一九七八年冬,越軍在邊境地區日益囂張,我邊防部隊紛紛向上級求戰,各路大軍也開始隱蔽向邊境地區集結,著名戰將楊得志將軍與王必成將軍對調,出任昆明軍區司令。通過對形勢的分析和工作中得到的情報,我個人認為,近期將對越南有一次大的行動,作為一個老八路的後代,一個軍人,一生中不參加一次戰爭,將是多麼大的缺憾!因此,我悄悄的寫瞭一份請戰書,通過父親的老戰友轉給瞭楊司令。後來有人說,這是軍區機關最早的請戰書。

  備戰

  78年12月初的一天,我被叫到瞭小會議室,在座的有部裡和處、科領導,在我敬禮並自報傢門之後,老部長宣佈瞭組建戰場電偵小組和委任我為小組負責人的決定;政委談瞭對小組成員選擇的標準:1)政治覺悟高,傢庭出身好。2)業務過硬,技術全面。3)軍事素質高,年輕體壯。其他還有一些,比如盡量不選獨生子女等。處長交待瞭一些組建、訓練的細節,並要求我三天內將名單、訓練計劃、設備清單等開單上報。最後是我懷著激動的心情,臉紅脖子粗的用結結巴巴的語言表示感謝領導的信任,堅決完成任務等等,嘮嘮叨叨的直到領導們哈哈大笑才剎住。

  開完會我即開始工作,在選人上,根據標準,我選的基本是軍幹子弟,根紅苗壯嘛,而且我們單位大多數是軍人後代,當然公子哥式的我堅決不要,他們也不敢來。這件事後來變化較大,有選上的通過關系跑掉瞭;有沒選上的通過關系要進來,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姓張的76年兵,紅軍後代,七十年代初北京西城區小有名氣的痞子頭,就是現在港臺片裡的“大哥”,被他父親強行送到雲南當兵,人很聰明,講義氣,會武功,也挺愛學習,就是老打架、犯紀律。他找到我和處長要參加進來,我不同意,他當場割手指,寫血書,“參戰!參戰!參戰!”六個血字觸目驚心。後來在其父親的堅持下,也進來瞭,以後也立瞭功,上瞭軍校。

  人員確定以後,我們就進入山區基地進行訓練,主要是三個方面:政治上,戰爭的正義性,必要性教育;軍人的榮譽、氣節教育;戰場紀律教育。業務上,新型設備的培訓;越軍的組成結構、建制、通信單位的配置、裝備,活動規律。這方面中國人是越南人的老師,我們有許多在越軍中當過教員、顧問的同志給我們講課,軍事上,五大技術、體能訓練等。訓練緊張艱苦,但我們士氣高漲。

  匯合

  1979年元旦剛過,我們奉命進駐保山,邊訓練邊等待與總部和警衛部隊的同志們匯合。二月初,總部的40餘人到瞭,都是各部門的骨幹,幾天後由80餘名偵察兵組成的警衛部隊也到瞭,總部和前指首長傳達瞭前指命令:正式組建西線前指電偵分隊,前出至未來戰鬥區域,執行戰役偵察任務。並任命:總參某部的C同志為黨支部書記、分隊長兼指導員,警衛部隊的H連長為副分隊長;我被任命為支部委員、機務組組長(除警衛部隊編為兩個排外,其餘都是組的編制)。

  單位組建瞭,裝備、輜重運來瞭,我們抓緊訓練,加強互相瞭解,同時,我們都在盼著那個日子——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

  註一、文中除瞭烈士,我都不能寫出他們的姓名,這是因為:1、我寫的這個東西沒有征求他們的意見。2、有些同志仍在軍隊或保密戰線上工作,都是師以上幹部瞭,我不能給他們找麻煩。

  註二、以上是根據我的日記整理的,我空閑時間不多,以後有時間我就整一點,有些事情涉及保密條例,我隻好不寫,所以連貫性不是很強,請朋友們原諒。

  邊境

  單位組建第一天的下午,我們開瞭第一次支部會,大傢互相自我介紹後,隊長詳細的佈置瞭任務,要求偵聽、測向、破譯、機務等業務部門緊密配合,積極開展工作,保護好器材設備;業務人員每人配備折疊柄沖鋒槍、手槍、傘兵刀和地瓜式手雷,其中一枚是“光榮彈”。規定業務人員絕對不能當俘虜,一旦失去戰鬥能力就必須“光榮”。同時又具體講瞭參戰地區地形地貌特點,越軍的作戰特點;特別指出:我們是緊跟第一波作戰部隊隱蔽進入戰場,可能遭遇的敵人主要是敵特工和小股部隊,要求警衛部隊在盡可能避戰的原則下,遇到已發現我們的敵人,不抓俘虜、不留活口,全部消滅。隊長林林總總講瞭三個多小時,不但使我們明確瞭任務,並且使我們感到他不但有深厚的業務功底,也有很高的軍事指揮素養,大傢極為振奮,信心倍增。

  第二天上午,召開參戰動員大會,舉行戰前宣誓。下午領取裝備、給養和武器彈藥。晚上會餐,一人二兩茅臺,隊長挨桌敬酒,極其豪爽,至少幹瞭一斤。

  夜間11時上車,凌晨4時隱蔽進入邊境線上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頂,2個小時全部設備架設開通完畢,在總部和軍區各部門的協同下,僅三天時間,戰區內越軍大小電臺已處於我們的監控之下,看來我們還是蠻有戰鬥力的。此時的時間是:一九七九年二月九日。

  【註:關於越軍的編制:越軍在奠邊府戰役之前,隻是一些遊擊隊組成,奠邊府戰役前後,由陳賡將軍率領的軍事顧問團(主要是四兵團人員組成)按照八路軍組軍的經驗整編為野戰編制,沒有軍,隻有師、團。為瞭不暴露兵力,在團的建制上,往往采取一個番號,兩三支部隊的做法。如八路軍在魯西北地區就有老九團、九團、補充團(新九團)。而當時越軍的團,如它的一支“王牌軍”327團,就有327A、327B兩個團建制,加上附屬部隊,實際是一個師。】

  開戰

  我們所在的小山,位於紅河北岸,紅河是中越邊境界河,河寬一百六十至二百一十米,水深三至五米,流速每秒一點五米左右。我們附近隱蔽集結著成都軍區的 13軍和50軍一部,對面山中則駐守著越軍316A和345兩個師。越軍的防禦工事體系極為完善,從法國人時代就開始修築,抗美時期中國派工兵、民工和知識青年進行瞭大舉修築,76年以後,越軍將工事由南向防禦改為北向防禦。再加上地形復雜,越軍極為自負,我們多次在電臺裡聽到他們向上級吹牛說至少可以遲滯中國軍隊兩個月以上。

  二月十六日夜幕降臨,我跟隨隊長進入警衛戰壕,用望遠鏡觀察河面。11點左右,13軍開始用橡皮艇向對岸偷渡。17日凌晨4時舟橋部隊開始架橋,對面山上越軍發現情況,開始用班用機槍射擊,我舟橋部隊有人倒下,有人奔跑、跳下河床,隨即,我炮兵部隊開始覆蓋性速射,大地顫抖,震耳欲聾,刺鼻的硝煙越來越濃,我們堵著耳朵張大嘴,欣賞著壯觀的景色。

  大炮逐漸向縱深射擊,我們身後又響起瞭風琴般的聲音,一群群拖著桔紅色火焰的火箭彈從我們頭上飛過,落在大炮剛剛打過的地方,燃起一片片大火。這時,隊長拍瞭一下我的肩膀,大拇指向後一比劃,我們便彎腰跑回臨時機房(帳篷),每臺機器都在工作,耳機或揚聲器裡傳來越軍叫喊聲和電碼聲,每當一個信號嘎然而止,該機的值機員便會帶著笑容回過頭來向隊長伸一下大拇指,我們知道,又一臺敵軍電臺被打啞瞭。

  恐懼

  天亮瞭,激烈的槍聲逐漸向南伸延,山下我軍大部隊迅速通過浮橋,敵方隻留下一些省隊、縣隊和民兵遲滯我軍進攻,正規部隊迅速收縮至谷柳、保勝、谷珊西山各要地,並逐漸開始采取防電子偵察措施。隊長下達命令:下午2時搭載炮兵部隊車輛,向保勝方向前進,通過對敵營、連步談機的偵察,盡快掌握敵王牌“英雄師”316師之師部及所屬一四八團、一七四團和炮兵一八七團的位置。

  隊長講:“敵316師是我西線戰場最完整、最強大之敵,抓住他將給我軍帶來極大的戰場主動,保勝是清末黑旗軍劉永福抗擊法軍的根據地,地形上屬橫斷山脈南支,極其復雜,警衛部隊要特別註意,進入越南以後,大傢要掌握部隊,保持隊形,保護好裝備器材,對我們來講,沒有俘虜政策,沒有軍民關系,隻有完成任務、保護自己兩件事。為瞭迷惑敵人,防止小股敵人輕易進攻我們,大傢在對話時要誇大我們的兵力,戰士統稱xx班長,班長統稱xx排長,以此類推,業務幹部統稱XX參謀,我和H連長叫代號,我是308,H連長是309。”

  乘車僅半小時炮兵就停止前進瞭,我們下車整隊從小路進入山裡,我們有兩位向導,是原來抗美戰爭時期援越高炮部隊復員的偵察兵,對邊界地區極熟,警衛部隊在大隊前500米上派出一個尖兵班搜索前進,左右翼及後隊各一個班掩護,全體人員戴鋼盔,上刺刀,子彈上膛,為夜間便於識別,左臂綁白毛巾。

  前進不到十分鐘,從一座小山包開始,戰爭的殘酷性就展現在我們面前,地面上炮彈坑一個接一個,屍體散落在山道上,有敵人的,也有我們的,那決不是大傢在電影裡看到的情景,準確地說,屍體應該稱為屍塊,半隻胳膊一條腿的,空氣中彌漫著火藥和血腥的氣味,不時有抬著傷員的知青小隊從我們視線裡走過,傳來傷員痛苦的哭叫聲;一隻鋼盔裡盛著半個頭顱,那頭顱上隻剩下一隻眼睛,暴凸著瞪向天空……

  走著走著,大傢的情緒開始低落,有的人眼圈紅紅的,有的人臉色蒼白,有的人拿帽子捂著鼻子和眼睛,更有些人竟要別人摻著才能走,隊形開始有點亂瞭。

  是呀,我們是一群和平年代長大的青年,很多人出生於養尊處優的幹部傢庭,當兵的目的是為瞭逃避下鄉和奔個好前途,在這之前有些人連死人都沒見到過,而現在,我們闖進瞭戰場,看到瞭硝煙和血腥,想到也許分鐘後自己也就變成瞭那破碎的屍塊,我們怎能不恐懼、怎能不震撼!原先的那一點點思想準備根本不足以抵禦這震撼,我們不怕死,但誰也沒想到可能會死的那樣難看,那樣慘。

  在太陽將要落山之前,我們終於發現敵人,在經行瞭激烈的交火後,山上有越軍的水泥工事,工事內外有幾十具越軍和我軍的屍體,我軍屍體已擺放整齊,一間地堡的頂上插著一面紅旗,躺著5、6個我軍傷員,都包紮好瞭,等著擔架隊抬下去。

  隊長揮瞭一下手:“停止前進,309組織搜索一下附近,監聽組開兩臺機子聽一下,後勤組去照看一下傷員,順便瞭解一下情況,其餘同志原地休息。”分頁:1/1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