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朝鮮戰爭:美國人心中“一場苦澀的戰爭……”

  中國為什麼要出兵朝鮮?“中國出兵主要是出於維護國傢安全的考慮,是不得已的選擇。”

  抗美援朝戰爭是美國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的戰爭,是在美國武裝幹涉朝鮮內戰並嚴重威脅中國國傢安全的情況下爆發的。

  在朝鮮戰爭歷史研究領域很有影響的美國學者艾倫·懷廷(《中國跨過鴨綠江:決定介入朝鮮戰爭》)認為,中國領導人在朝鮮戰爭前夕正專註於解決壓倒一切的國內問題,而中國的介入是由於中國安全受到現實威脅的結果。他的結論得到拉塞爾·斯珀爾(《龍的參與:1950~1951年中國在朝鮮對美國不宣而戰》)和安東尼·法勒-霍克利(《對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戰爭中的回憶》)的支持。美國學者喬納森·波拉克通過對披露的新材料的研究認為,中國參加朝鮮戰爭是受形勢支配的。他說,關於是否介入戰爭的爭論在1950年10月份甚至在周恩來與印度大使潘尼迦著名的深夜會見後還在繼續進行。隻是到瞭10月13日,毛澤東和其他領導人再次權衡瞭中國介入的風險和代價之後,才重新確定有必要在朝鮮部署軍隊,因為如果中國軍隊不介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安全就會受到明顯的威脅。當美國決定越過“三八線”、美國強大軍事力量出現在中國東北邊境的時候,“中國領導人似乎沒有別的選擇”。美國著名作傢約翰·托蘭(《漫長的戰鬥》)認為,中國進入朝鮮沖突是被迫的,中國的目的是為瞭保護自己免遭一個威脅要使用核武器的強大敵人的入侵。他說:“麥克阿瑟想拿下整個朝鮮,而且或許向更北的地方推進,迫使毛介入一場他幾個月來一直試圖避免的戰爭。”他在一次與中國學者的學術交流會上強調說:“中國出兵朝鮮,是出於國傢利益的考慮,是不得已。如果蘇聯侵略墨西哥,那麼美國在5分鐘之內就會決定派軍隊去的。”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大外交》一書中評論說:“剛在國共內戰中獲勝的毛澤東,把杜魯門的宣告視為反映出美國人害怕共產主義陰謀,色厲內荏;他把它解讀為,美國開始想采取行動,扭轉共產主義在中國內戰得勝的局面。杜魯門保護臺灣,等於是支持美國仍然承認為中國合法政府的國民黨政府。美國逐步加強援助越南。北京視之為資本主義包圍中國的行徑。凡此種種加起來,都促使北京采取美方最不願見到的措施。毛澤東有理由認為,如果他不在朝鮮阻擋美國,他或許將會在中國領土上和美國交戰;最起碼,他沒有得到理由去作出相反的結論。”

  “我所認識的志願軍……”

  當年對手和美國、韓國官方戰史對志願軍作戰的評價

  朝鮮戰爭是一場國際性的局部戰爭,具有復雜的國際政治性;中國人民志願軍主體是步兵,面對的主要作戰對象是高度現代化、擁有制空權和制海權的美軍;作戰地域是3面環海、多山、狹小的朝鮮半島,不像中國國內革命戰爭是在遼闊的地域上縱橫馳騁。然而志願軍卻出色地完成瞭在異國與世界最強大國傢的軍隊作戰這個全新的課題。讓我們還是聽聽當年朝鮮戰場的對手和美韓官方戰史的評價吧。

  志願軍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是不可小視的對手

  “聯合國軍”第一任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這個狂妄、孤傲的一代名將,在吃盡瞭苦頭之後,特別告誡剛接任美第8集團軍司令的李奇微不要小看瞭中國人。他說:“他們是很危險的敵人。沃克曾報告,中國軍隊常常避開大路,利用山嶺、丘陵作為接近路。他們總是插入我縱深發起攻擊。其步兵手中的武器運用得比我們充分。敵軍慣於在夜間運動和作戰。”

  馬修·邦克·李奇微是一位喜歡觀察、琢磨對手的戰地司令官。在朝鮮戰爭結束後他寫的著作中認為,中國人是堅強而兇狠的鬥士:他們常常不顧傷亡地發起攻擊。他們又是文明的敵人:“有一次,中國人甚至將重傷員用擔架放在公路上,爾後撤走。在我方醫護人員乘卡車到那裡接運傷員時,他們沒有向我們射擊。”“有很多次,他們同俘虜分享僅有的一點食物,對俘虜采取友善的態度。”

  志願軍非常擅長夜戰。李奇微說:“常常有這樣的情況,守衛在孤零零的碉堡(碉堡四周堆放著沙袋,設置著鐵絲網,可以在各個方向上對付敵人的攻擊)中的士兵往往吃驚地發現,四五個穿著膠底鞋的中國人已不聲不響地潛入他們與前哨警戒線之間的地帶。這時信號彈就會從敵人戰線那邊升起,瘋狂的軍號聲就會把我方哨兵嚇進碉堡,幾乎來不及發出口令,戰鬥就打響瞭。”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