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戰爭中的女性:上甘嶺坑道中的女兵

  1954年,作傢林杉創作完《上甘嶺》劇本後,在劇本最後的頁碼上註明:衛生員王清珍就是王蘭的原型。

  如今,王清珍已是一位銀絲滿頭的老人,67歲的她傢住在湖北孝感一個幹休所。不過,半個世紀前異國那段烽火連天的日子在老人的記憶裡清依舊清晰如昨……

  為瞭解除戰友的痛苦,17歲的少女用口替異性排尿

  1951年初,年僅15歲的衛生員王清珍跟隨第三批入朝的志願軍某部官兵大步踏上瞭友好鄰邦朝鮮的領土,“過瞭橋那邊是另一個世界:城市成瞭一片廢墟,四處都是燃燒的房屋和殘垣斷壁,硝煙彌漫,妻離子散的人們在痛苦中呻吟。當時王清珍暗暗發誓,一定要打敗美帝國主義,為朝鮮人民報仇!”

  戰鬥打響後,王清珍每次都要求上前線。槍林彈雨擋不住她,饑寒交迫攔不住她。她說,隻要一想到戰友們還在浴血奮戰,朝鮮人民還在受苦,身上就有股使不完的勁。醫療用品不足,衛生員們就從烈士和敵人的屍體上收集急救包;繃帶不夠用,就去撿敵人投照明彈的降落傘,把它撕成條做繃帶;藥棉用完瞭,就從棉衣裡抽出棉絮煮沸後做藥棉。

  當時,王清珍一個人要負責3個坑道並排躺著的20餘個重傷員。她每天除瞭給傷員清洗、包紮傷口外,還承擔起許多特殊任務。一次,醫院來瞭一批傷員。他們過河時,河水結瞭冰,腳全凍壞瞭。王清珍和姐妹們就幫傷員把鞋襪脫下來,先用溫水泡,然後將他們的腳放在自己的懷裡捂,捂熱一個再換一個。一位姓李的重傷員全身裹著繃帶隻露出鼻子和嘴巴,喉部也被灼傷,失去瞭吃飯的能力,王清珍咬牙將飯、菜嚼爛,口對口地喂瞭起來……

  一天夜裡,王清珍正在巡回查護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洞口傳來輕緩而又沉重的呻吟聲,她加快瞭腳步來到病床前,借著暗淡的煤油燈光,王清珍看到呻吟的傷員就是當天下午剛從火線上抬下來的一位姓曹的排長,曹排長的臉色很不好,頭上冒著細細的汗珠……

  “同志,哪地方痛?”“我,我要……”,曹排長欲言又止。王清珍明白瞭許多:“是不是要解手?大解還是小解?”曹排長低聲地回答:“小解。”當王清珍把罐頭盒拿來,想幫曹排長脫褲子的時候,他吃力地用手推瞭推說:“這事就讓我自個兒來吧!”王清珍習慣性地轉過身來,走到洞口。

  “哎喲!”,忽然傳來曹排長的一聲呻吟,王清珍聞聲迅速回頭一看,隻見曹排長手一軟,空罐頭盒“叮當”掉到地上。她急步趕到床前,心痛地說:“同志,我們死都不在乎,還在乎這點事幹什麼?還是我幫你吧!”話語之中,飽含著戰爭年代革命戰友發自內心的關切之情。

  洞裡的傷員也不知什麼時候都醒瞭,紛紛勸導曹排長,“曹排長,你身體傷勢太重,還是讓她幫忙吧!”“曹排長,你剛來不知道,我們好幾個人都是靠她幫忙解大小便。”……在眾人的勸說下,曹排長同意地點瞭點頭,可年輕的曹排長不好意思說自己尿不出來,王清珍以為剛才隻是他翻身引起傷口疼痛,於是慢慢地替排長解開褲子,小心謹慎地將罐頭盒接瞭上去。

  曹排長再一次使勁,還是沒有尿出來,傷口的劇烈疼痛使他禁不住又叫瞭一聲:“哎喲!”王清珍這才明白瞭排長的情況。原來,排長因腹部中彈,泌尿系統受到重傷,已不能自己控制排便。她一摸排長的小腹,圓鼓鼓的,顯然已經脹瞭很長時間,必須立即導尿,否則,就可能導致尿中毒甚至膀胱脹裂的生命危險。王清珍迅速從值班室裡找來瞭導尿管,塗上潤滑油。因膀胱的極度脹疼而無法自制的曹排長也不再推讓,咬著牙一聲不吭地配合王清珍的救護。讓人大失所望的是;導尿管塞進去瞭,尿液還是排不出來。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