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西沙癸醜海戰:這是中國,你們立即滾蛋!

  南海艦隊,榆林基地碧藍的海水拍打著白色沙灘,軍港裡戰艦擁波慢搖,遠處烈日下,幾隊海軍戰士揮汗如雨,正緊張而有序地從4艘陳灰色獵潛艇上卸下大大小小設備,吊放岸上,這是4艘國產6604型獵潛艇,設計源自二戰蘇制”喀朗施塔得”級獵潛艇,使用至今,這批艇艇齡已近10年,艇上設備老化陳舊幾近退役。從艇上卸下得設備,被換上不遠處另外2艘6604,她們的舷號是271、274。

  天空中時而走過一片厚雲,雲影劃過戰艦和忙碌的水兵,指揮聲和號子聲不時響起,遠方隱約飄來樣板戲亢奮而渺細的唱板。碼頭旁的樓上,一位身材魁梧的海軍軍官站在窗邊,看著這6條艦艇,眉頭漸漸緊收,他就是榆林基地副司令員,魏鳴森。

  這一年是1974年,當時的中國北方已是嚴冬臘月,南方卻熱浪陣陣,在這熱浪中,文化大革命漸漸進入批林批孔階段。

  2年前,尼克松為瞭贏得選舉,下定決心從南越撤軍,撤軍前,他把大量美軍裝備留給瞭南越總統阮文紹,算是盡到友邦最後一點責任。軍事實力的增長無助於南越極端惡化的社會矛盾,北方越共的壓力一天天增強,阮文紹必須做點什麼來挽回危局瞭。他的選項是南沙和西沙。他的選擇似乎很有道理,南沙距我國大陸上千海裡,實屬中國海軍鞭長莫及之地。西沙距我大陸雖近,但當時南越海軍連收美軍10餘艘戰艦,裝備水平遠超我南海艦隊。如此想來,他完全有恃無恐瞭。

  1973年8月,南越派兵占領南沙多個島礁,並宣佈南沙劃歸其福綏省,之後又將登島部隊北調峴港,準備如法炮制再占西沙(當時越軍已登駐西沙珊瑚島)。對此,毛主席早有判斷,1972年初就下令召開三部四方會議解決西沙設防。三部指國防、外交、交通3部,四方則是廣州軍區、海軍、外交部新聞司和交通部水產局。這些部門都與西沙問題緊密相關。毛主席要求西沙防禦要達到相當高的水準,要”銅墻鐵壁,上不封頂 “。會議上一個重要決定是,在西沙永興島建築能停靠千噸級艦船的碼頭及機場,並調獵潛艇74大隊進駐,把永興建成支持西沙防務的重要基地;同時派遣漁民、民兵擠走珊瑚島越軍。然而十年動亂誤事,直到1974年碼頭仍未全部完工,調74大隊及收復珊瑚島也無果而終。

  十年動亂對西沙防務的影響遠不止此點。十年動亂中雖有”軍隊不能亂”的訓令,但海軍仍被全員卷入,正常作訓受到嚴重影響,平時隻搞些錨地集訓,基本沒有大型演習。作戰艦艇,尤其是艦齡偏長的老艦,往往失修。海軍情報工作也受影響不淺,海軍榆林基地原設越海情報站一個,負責搜集分析越南海軍情報,但該站於1970年左右被停掉,致使海軍無法及時掌握南越海軍動向,南海艦隊後來的備戰工作受到嚴重影響,一度比較被動。南海艦隊最前沿的榆林基地竟是靠出海漁民的口述來瞭解西沙情況的。

  直到1974年1月14日,榆林基地才首次由軍方渠道獲知西沙局勢,當日,南海艦隊通報,南越艦艇正在峴港和金蘭灣以東活動,有來西沙的可能,要求榆林基地組織一次西沙巡邏,護漁護航應對南越行動。

  此時,榆林基地及各編隊主要領導均在湛江參加南海艦隊年度軍訓會議,隻有基地副司令員魏鳴森和胡勝輝在傢。職業的敏感使兩人早已聞到隱約的戰鬥氣息,備航工作早已展開,二人約定分工,魏出海指揮,胡在傢主持。

  1974年的南海艦隊傢底單薄堪稱貧寒。榆林基地也是全艦隊最有戰鬥力的護衛艦大隊4條艦,日降炮艦” 南寧”號早已超期服役,百病纏身,正在廣州廠修,另3條新式65型火炮護衛艦(舷號214、231、232)由於輔機、爐灶、通信電臺等設備存在故障已確定日期準備返廠修理。其餘炮艇、魚雷艇噸位太小,航程有限,難以出遠海作戰。這樣一來,魏鳴森手裡隻剩下6艘6604型獵潛艇瞭,這6條艇原本就要被新式 037型取代,隻保留少量用於訓練。但是此刻她們的命運發生逆轉。海軍士兵們選出艦況較好的2艘,再把各艇狀態最好的設備攢在上面,拼出瞭271和 274。

  6604型獵潛艇是根據我與蘇聯”六四協定”引進建造的小型獵潛艇,1954-1957年間共建成14艘,其中6艘在榆林73大隊服役。該型艇長49.5米、寬6.2米、排水量319噸,設計最大航速18節,但經年使用,到1974年時,最高隻能跑到12節瞭。

  作為一艘百噸級艦艇,6604型艇火力比較瞭得,前主炮為1門單管85炮,後甲板2門單管37炮,另配 12.7毫米機槍及火箭深彈。85炮為蘇制1941年式52倍徑艦炮,該炮曾廣泛裝備於二戰蘇軍小型艦艇。該炮最大射程15000米,射速15~18發/ 分,采用液壓式復進機,設有後部敞開式炮罩,可抵禦炮口沖擊波及炮彈破片,一個85炮組共有成員8名。由於生產年代早,自動化程度低,開火時,炮組幾乎全員都在甲板作業,易受敵火傷害。

  該艇名為獵潛,但在我軍實際使用中,更多地是在做低烈度的日常巡邏、護漁等任務,不屬一線戰鬥艦艇。然而此時情況急迫,我軍已別無選項。當時正值冬季,東北季風盛行,南海海區風大浪高,小艇出海困難較大,6604出海效果究竟如何,不能不令人蹇眉。

  走!立即走!——總參副參謀長向仲華

  15日,越16號驅逐艦侵入永樂群島海域挑釁我南海漁業公司402、407號漁船,並炮擊我甘泉島國旗。西沙氣氛驟然緊張,當日夜23時,南海艦隊再次致電榆林同意使用獵潛艇巡邏,並建議如風浪過大,則使用掃雷艦。

  當時南海艦隊廣州基地有6610型掃雷艦可用,該型艦排水量600噸左右,航海性能肯定優於獵潛艇,但其航速極慢,最大航速不到10節,且武器較弱,再加上遠在廣州,調撥費時,從一開始就被魏鳴森排除在考慮之外。

  16日9時,南海艦隊再電榆林要求編隊立即出發巡邏,經永興至甘泉與漁船會合,後返永興待命。此時,我軍對前線情況的掌握仍有偏差,因此電文中多次出現”巡邏”2字,但根據漁民報告及南越在南沙作為,榆林基地判定此次任務很可能不隻巡邏那麼簡單,因此備航工作完全立足於打,73大隊此時正有一批老兵要退役,一聽說有仗要打,死活不肯走瞭,軟磨硬泡,愣是擠上瞭271、274。結果這2艘艇不僅聚合瞭全大隊的裝備精華,更聚合瞭人員的精華,兩艇均超員,部分戰位出現雙崗。在瞬息萬變、缺乏後勤支持的海戰場上,熟練老兵簡直是艦艇最寶貴的財富。

  掌握準確的情報是戰鬥勝利的重要前提,但此時的榆林基地,由於越海情報站被撤,不僅無法提供實時情報,甚至連南越艦隊的詳細情況也難以提供,編隊出發前,能找到的全部越軍資料隻有一本《美軍艦艇識別手冊》和一本《美軍飛機識別手冊》,十年動亂對海軍戰鬥力的影響之大,令人觸目驚心。

  16日中午,海上編隊指揮班子(簡稱海指)正式確定,魏鳴森副司令員任指揮員,271為指揮艇,魏鳴森與73大隊大隊長王克強、政委王崇雲、基地作戰處長王錫純登艇指揮;274為預備指揮艇,73大隊副大隊長羅梅盛登艇指揮。榆林基地則組建以胡勝輝副司令員為主的作戰組(簡稱岸指)。指揮組向上級建議直航甘泉,較之永興中轉方案,該航線可節省23小時。

  16日下午14時,艦隊轉來總參指示:獵潛艇先到永興待命,啟航時間報廣州軍區,越快越好!並囑咐遇敵註意說理鬥爭,堅持三不原則(不主動惹事,不先打第一槍,不能吃虧)。指揮組立即報廣州軍區預計17時啟航,次日8時到。

  這裡要介紹一下當時我軍的指揮層次,南海艦隊是兵團級別,因此指揮鏈由高到低依次為中央軍委(總參)-廣州軍區-南海艦隊-榆林基地(海指、岸指),以當時的技術條件,這個系統存在層次太多、反應速度慢的缺點,因此隨著事態的發展,廣州軍區甚至總參多次跨過艦隊一級,直接對海指越級指揮。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