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金國抗蒙將領郭蝦蟆:城破時竟焚城殉節

  隨著金國的滅亡,一代猛將郭蝦蟆和其傢眷、兵士的遺骨隨著熊熊戰火自此就埋在瞭會州古城,任由歲月的風雨侵蝕、湮滅,至今已有七百七十多年。然而,不滅的卻是郭蝦蟆奮勇抗敵、頑守孤城的英雄氣概和其寧死不屈、忠君愛國的古代大丈夫英雄氣節。

  1、會州古城幾多變遷

  據《會寧縣志》和相關史料記載:“會寧地控三邊,縣居四塞,東跨涇源,南蔽秦隴,西障金城,北控羌戎,古為用武之地,歷史之重鎮,素有‘秦隴鎖鑰’之稱。”公元前112年,漢武帝西巡到此,設置祖厲縣。至西魏後,“因置州以會寧為名”。唐時,會寧曾以豐衣足食而被譽“天下富庶無如隴右”,並兩度成為絲綢主路上的重鎮。北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年),宋將苗履在今靖遠縣城築“會州城”,又往西南百裡築會州新寨,名“會川城”。金代貞祜初年,遷會州州治於此,並治周廓保川縣,為區別於原宋會州,故稱新會州,屬臨洮路,轄有保川縣(州治)、平西寨。宋金時期,會州城更是西夏南侵今隴西、定西、臨洮的必經孔道,因此後來也成為北宋、南宋、蒙古、金和西夏爭相控制的戰略要地。南宋末年,為西夏所占。金宣宗時,西夏占領會州全境。直至金將郭蝦蟆從西夏人手中奪回會州城,遂把會州治所從靖遠遷到會川城,取名“新會州”。金哀宗天興三年(公元1234年)金亡後,金將郭蝦蟆守此孤城抗蒙古軍三年,城破死節於此,此後毀棄。蒙古忽必烈建立元朝後,遷會州治所於西寧城。元世祖至元七年(1270年)並西寧縣入會州。元順宗至正十二年(1352年),因會州一帶地震嚴重,詔令改會州為會寧州。明朝正統五年(1440年)重建郭城驛,為紀念金將郭蝦蟆忠烈殉國,稱其城為“郭蝦蟆城”。解放後,為瞭更好地保護古城,1976年,會寧縣人民政府將郭蝦蟆城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993年,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2、忠君孤守英雄焚城殉節

  據《金史·郭蝦蟆傳》和《靖遠史話》等史書和資料記載,金天興三年(1234年)春天,金朝為蒙古汗國所滅後,金西部府州無不歸降蒙古,惟獨郭蝦蟆仍堅守會州孤城,誓死不降。南宋端平三年、蒙古窩闊臺汗八年(1236年)十月,蒙古大軍並力攻城,郭蝦蟆自度城不能保,仍決一死戰,遂集州中所有金銀銅鐵,雜鑄為炮,以抵抗蒙古軍;宰殺馬牛羊等,慰勞將士;又自焚廬舍積聚,不留下任何有用之物,以示拼死抵抗的決心。

  郭蝦蟆率眾將士每日與蒙古兵血戰,士卒傷亡慘重,終因寡不敵眾,會州城失陷。在蒙古軍攻破城池之際,郭蝦蟆命令在州廨積薪,集傢眷大小人口及城中將士妻室子女於一室,閉門焚之。然後又率兵繼續鏖戰,並獨自在大草堆上,以門扉掩護,發二三百箭射敵,箭無不中,矢盡,投弓劍於火中,縱身跳入火海自焚,壯烈殉節。城中將士無一人肯降,盡皆赴難。蝦蟆殉難時,年僅四十五歲。

相關閱讀推薦:

牧野之戰簡介 古代戰爭牧野之戰發生的時間

“天朝”慘敗真相 如何評析第一次鴉片戰爭?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郭蝦蟆的忠義、慘烈壯舉,連戰勝方元軍也為之感慨動容。據《元史·按竺邇傳》記載,元按竺邇圍會州,郭蝦蟆因糧盡欲棄會州,突圍時為按竺邇所敗。後攻破城池,入城巷戰,死傷甚眾。郭蝦蟆“手劍驅其妻子於一室,焚之,己(隨後)亦自投火中。有女奴自火中抱一小兒出,泣授人曰:‘將軍盡忠,忍使絕嗣,此其兒也,幸哀而收之。’言畢,復赴火死。按竺邇聞之惻然,命保其孤,遂定四州。”可證郭蝦蟆之子為元將按竺邇所撫養。按竺邇為元名將,戰功卓著,列土封王,撫孤成立當無問題。但其子是否承其父業,再立功邊疆,名垂青史,已成瞭千古之謎。

  3、天災人禍古城殘敗不堪

  郭蝦蟆城遺址位於白銀市會寧縣郭城驛鎮新堡子村西,關川河與祖厲河交匯處下遊2公裡處的古城社,西臨祖厲河。懷著對英雄壯舉的無限感慨和敬仰之情,記者日前再次踏訪這裡,進一步瞭解那一段悲壯、淒慘、無情的戰爭歲月。然而,歲月的侵蝕和人為的破壞,已讓這座古城殘敗不堪。

  順著新堡子村西面一條農田的土路一直西行,不久便可以看見一座土夯的高臺自南向北地橫亙在眼前,這便是郭蝦蟆古城遺址。在靠東、靠北的城墻之上,間或矗立著已經被風化成“禿頂”的烽火臺,城墻也已顯得“胖瘦”不一,高低不平。城墻下,滿眼是翠綠的莊稼。臨近古城的東南側,還能看見幾處磚瓦結構的民居,裊裊炊煙中,時不時有狗吠聲起聲落。沿著城墻上崎嶇的小道,記者走上瞭古城北邊的最高一處烽臺上,隻見偌大的古城盡收眼下,但可惜的是,古城的西部已被祖厲河水常年沖刷損毀,近半已蕩然無存。而其周圍的三道溝塹和護城河,已去其二,剩下的一道已被當地農戶種上莊稼,長勢喜人。在古城南部,尚有一處甕城清晰可辨。而毗鄰甕城的,則是一處具有現代特色的養殖場。場中和鄰近農戶傢中的動物氣味也不時撲鼻而來。漫步城中,外界景象一下被斷絕,呈現在眼前的隻有一片荒草和到處坑窪的世界。


  4、拉灰肥田古城慘遭破壞

  據白銀市博物館杜永強老師介紹,郭蝦蟆城平面呈長方形,由兩道城墻、一道羊馬墻、三條壕塹及南、北門並甕城組成,城墻系黃土夯築。內城南北門之間相距443米,墻基寬10米,頂部寬3米,城墻殘高8-10米;城角築有角墩,甕城四角略呈圓形,南甕城朝東開門,北甕城朝西開門;東面城墻有馬面6個,其間距40米至50米;南北城墻殘留馬面2-3個,其間距35米至37米。外城城墻殘高5-9米,並在內側築有馬面狀凸出和內城城墻馬面相錯;內外二道城墻之間相距10-12米。羊馬墻殘高1米。城墻外有三條城壕,每條城壕底部均寬15米,壕之間距由內向外依次為26米、45米。由於歷史、自然原因和人為破壞,以及被多次盜挖,古城保護工作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才有所實質性進展,但城內建築和文物基本蕩然無存。

  杜永強說,由於當年郭蝦蟆的一把焚城大火,幾近將這座古城盡毀。大火燃燒過後所形成的建築、屍體灰燼,厚厚地堆積瞭起來,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還有很厚一層。當時人們爭相用車到城裡取灰,以沃農田,因此也對殘留在城內的文物破壞很大。到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列為省級保護區後才被徹底禁止。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5、搶救保護出土珍貴文物

  據介紹,鑒於郭蝦蟆城遺址被祖厲河水不斷沖刷塌毀的現狀,1982年8月21日至9月20日,原定西地區文化局曾組織人員對城址進行過局部的試掘,當時在城址的西北角佈探方4個,探溝3條,發掘面積近400平方米,出土並采集瞭部分遺物。今會寧縣僅存有耀州窯內刻菊花紋青瓷碗一個,其餘出土文物及采集品現均保存於定西市。

  據定西地區撰寫的《金代會州城遺址試掘簡報》披露,當時發掘曾發現瞭瓦當、陶器、瓷器、陶塑人像、錢幣等一批極有價值的文物,特別是城內暴露和發掘出的大量木炭、草木灰、木頭餘燼、燒焦的人畜骨骼,陶瓷器殘片及南北二門間發掘出土的門樓建築構件等,充分印證瞭《金史·郭蝦蟆傳》記載的真實性。考古工作者當時還從當地農民手中征集到瞭葉形銅鏡、瓷扁壺、玉壺春瓶、三彩彝、瓷馬等多件文物。在所有出土和征集的文物中,最令人感興趣的卻是陶童玩具和胭脂盒。陶童為模制童男形象,衣衫右衽,頭飾兩發辮,左手捧桃,右手平置膝部,呈盤膝坐狀,紅陶,內空,中有小丸,搖動時可發出聲響。胭脂盒為白瓷釉,飾圈足。

  雖然離1982的搶救性挖掘工作已經30年過去瞭,但記者至今漫步於這座城中,腳下的土地上殘瓷斷瓦仍隨處可見。隨手拿起一片殘碗,目視前方,伴隨著絲絲涼風掠過,你彷佛又感受到瞭七百多年前郭蝦蟆率領守城將士那列陣飲酒、摔碎酒碗的血性場景,以及同仇敵愾、奮勇殺敵,誓與會州共存亡的決心。

  6、加強保護積極爭取“國保”

  郭蝦蟆城不僅是金王朝最後滅亡的一座城池,更標志著金王朝在歷史上的徹底結束。它的存在,不僅對研究宋、金和西夏的邊境史、邊貿史等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和科學研究價值,而且對豐富地方旅遊資源,推動地方經濟發展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

  由於祖厲河的常年沖刷,已使城西部大半被毀,並已形成瞭高約20米的斷崖。為瞭保護古城,2003年-2004年,經會寧縣文化文物出版局爭取,甘肅省文物局投入文物保護經費約60萬元,實施瞭郭蛤蟆城護岸工程,在郭蝦蟆城西部臨祖厲河處修築瞭一條長293米,高11.8米的護岸,使古城得到較好的保護。

  為瞭更好地保護這處古城遺址及所屬文物,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起,會寧縣文化局也成立瞭文物保護小組,並與當地村民簽訂瞭文物保護協議書,形成縣、鄉、村三級文物保護網絡,進行日常保護管理工作,但由於受編制、資金和人員限制,再加上部分臨護人員害怕得罪當地村民不敢舉報,致使古城保護工作不容樂觀,盜挖現象仍時有發生。甚至在2008年10月,還有村民在郭蝦蟆城遺址保護范圍內以推土機平田整地。

  白銀市博物館杜永強介紹,郭蝦蟆城遺址的存在,其歷史意義已經超越瞭它本身的文物價值。當地文化部門已經就郭蝦蟆城遺址申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目前尚未批復下來。此外,由於是露天文化遺址,城址距離縣城遠達70公裡左右,因此保護工作仍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為瞭更加有效地保護古城,他呼籲政府相關部門能夠加大基礎設施投資,優化道路建設,並盡快在郭城成立副科級建制的“郭蝦蟆城遺址文物保護管理所”專門機構,負責城址日常的保護、管理、使用和研究工作,逐步完善城址內展示設施,建立相應的展覽館,使古城保護和開發工作走向合理化、科學化、規范化、制度化。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