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孤懸海外有遺忠:安史之亂後孤守西域的唐軍

  由於唐玄宗李隆基晚年的昏聵,內用佞臣李林甫、楊國忠,外用叛將安祿山、史思明,755年造成安史之亂,國傢勢力一潰千裡,使得伊 斯蘭勢力進占西域,從而使中華文化近500年無法占領西域,才使得伊 斯 蘭一統中亞、西域,造成今天的新疆各族都被伊斯蘭化。

  安史之亂後的西域歷史

  753年前後,正是唐朝經營西域的全盛時期,但是此後隨著國內政局的的劇烈變化,唐朝在西域的勢力也大大衰退,由高峰跌入瞭低谷。755年(天寶十四載),唐朝國內爆發瞭有名的安史之亂,由唐朝蠻族將領安祿山、史思明率領的東北邊疆叛軍長驅南下,攻陷東、西兩京,唐玄宗愴惶逃出長安,南下四川盆地。玄宗的兒子肅宗在靈武繼位之後,調集西北邊軍勤王平叛,守衛西域的安西、北庭節度使屬下的邊兵也被大批調往內地。

  據記載,756年(至德元載)有三支西域唐軍被調回內地,其中李嗣業、段秀實率精兵五千,”安西行軍司馬李棲筠率兵七千,馬磷精兵三千,三支軍隊共一萬五千人返回鳳翔,參加瞭收復長安的戰爭,以後在此基礎上組成瞭戰鬥力很強的鎮西北庭行營。(見《新唐書》各人傳記)


  除瞭西域邊兵之外,唐朝還征發瞭西域各國本地的軍隊幫助平叛。《資治通鑒》卷218記載,756年肅宗在征發拔汗那兵馬的同時,又使拔汗那”轉諭城郭諸國,許以厚賞,使從安西兵入援。”明確見於記載的有於闐王尉遲勝率領的本國兵馬五千(《舊唐書·尉遲勝傳》)。另外與拔汗那一起發兵的還有大食等國。最晚到 757年(至德二年)正月以前,他們就已經行進到瞭河西地區(《資治通鑒·卷219》)。到瞭758年(乾元元年)秋天,吐火羅葉護烏那多與西域九國首領來朝,請求”助國討賊”,肅宗派他們赴朔方行營效力[《冊府元龜》卷973 《肋國討伐》,參見《新唐書·吐火羅傳》]。西域邊兵大批內調,對平定安史之亂起瞭重要的作用,但是卻大大削弱瞭唐朝在西域的勢力。

  這時西域的外部威脅主要是大食和吐蕃,西域防禦能力的衰退,給他們提供瞭入侵的時機。但是大食勢力並沒有趁機東進,而是派兵助唐叛亂,這說明大食從一開始就無意(或無力)進入蔥嶺以東的地區。對吐蕃而言,這時唐朝不僅僅是撤回瞭安西、北庭的邊兵,而且也調回瞭隴右、河西防備吐蕃的軍隊,入侵隴右、河西要比進 攻西城便捷得多,也有利得多,於是吐蕃大舉進 攻河西。在這種形勢之下,西域反而得以保全,孤軍堅守瞭將近半個世紀之久。

  到763 年(廣德元年)時,吐蕃軍隊已經盡陷蘭、廓、河、都、洮、岷、秦、成、渭等州,占領瞭河西、隴右的大部分地區(《資治通鑒·卷223》)。此後西域守軍與內地的聯系斷絕,但仍然奉唐正朔,堅守西域(吐魯番出土的《高耀墓志》(發掘簡報見《新疆社會科學》1985年,第4期)有廣德四年(相當766年)年號。實際上廣德隻有兩年(763-764年),765年代宗改元永泰(765-766年)。墓志仍然沿用廣德年號,說明在765年以前就己失去聯系,不知長安改元永泰。)。而且四鎮在這時還保持著一定的兵力,765年(永泰元年)左右,河西唐軍抵擋不住吐蕃的進攻,遣使前往四鎮,”索救援河西兵馬一萬人”(敦煌文書P.2942《河西節度使判集》),這至少說明西域的形勢這時要比河西穩定得多。

  大概到瞭768年(大歷三年)左右,西域守軍又與朝廷恢復瞭聯系,(斯坦因在於闐發現的漢文文書中,有大歷三年(768)年號。見M.A.Stein, Ancient Kothan,Appendix A:Chinese Documents From the Danda-Uillq,Niya and Ender, No.1)朝野上下對他們”忘身報國”的精神感動得”酸鼻流涕”、庸代宗下詔褒獎,並向西域唐軍通報內地情況,贊揚他們”不動中國,不勞濟師,橫制數千裡,有輔車首尾之應。以威以懷,張我右掖,凌振於絕域,烈切於昔賢。微三臣(指河西節度使周鼎、安西、北庭都護曹令忠、爾朱某)之力,則度隍逾隴,不復漢有矣(《唐大詔令集》卷116常袞《喻安西北庭諸將制》。據岑仲勉研究(《西突厥史料補闕及考證》第104頁),此制文下於大歷四年(769)至大歷七年(772)之間)。”

  其實就歷代原王朝而言,經營西域不外乎內外兩方面的原因。就內部來說,控制瞭西域既可張揚國威,又保證瞭絲綢之路貿易的繁榮;就對外來說,控制瞭西域就可以牽制和削弱北方遊牧民族的勢力,並進而保障河西,隴右的安全,防止南、北兩個方向遊牧民族勢力的匯合。吐蕃攻陷關隴之後,已深入唐朝心腹地區,西域地區也就失去瞭它原有的戰略意義,西域的存亡對整個唐朝邊防來說已經沒有多少實際的意義,所以西域雖有”奉國之誠”,朝廷卻因”事勢不及相恤”,(《全唐文》卷464 《慰問四鎮北庭將吏敕書》)不得不采取瞭任其自生自滅的態度。

  783年(建中四年)唐朝將領朱泚又發動兵變,占領瞭長安。唐德宗出奔奉天,遣使向吐蕃請求援兵,吐蕃借機提出以徑、靈等四州以及安西、北庭作為交換條件。德宗應允瞭吐蕃的條件,與吐蕃簽署瞭誓約,並且準備派遣沈房、韓朝彩等人前往西域辦理交割事宜。擬將西域將士、官吏、僧道、耆壽、百姓等撤回內地,然後將西域交割給吐蕃。令四鎮、北庭將士”遞相慰勉,葉力同心,互相提摘,速圖近路,復歸鄉井,重見鄉親。”同時”如有資產已成,不願歸此,亦任便住,各進所安”(《全唐文》卷464《慰問四鎮北庭將士敕書》)。但是實際上由於吐蕃軍隊在戰爭中觀望不進,陰持兩端,而且又趁機劫掠武功,所以唐德宗聽從瞭李泌的意見,以吐蕃沒有履約為由,拒絕將四鎮北庭交給吐蕃。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