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黑火藥時代的戰史:1619年的遼東戰役

  明朝不能發揮本身力量,不能引用軍事科技非隻表現於一時一事,而有官僚組織及社會狀態為背景,積習已成,1619年無非一朝弱點無情的暴露。

  1618年至1619年(明萬歷四十六年至四十七年)的遼東戰役是明代生死存亡關頭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幾度損兵折將之後,明帝國在東北地區的藩籬盡失,自此再也無法獲取主動,以後增兵增餉、計畝加派再也無法遏止。內部則農民暴動,朝中黨爭愈烈。至朝代覆亡為止,當中隻有每況愈下,從茲更無復興的趨向。

  努爾哈赤逝世,廟號清太祖(明人則斥之為“奴酋”)有遠謀深見。他遠在1587年(萬歷十五年)即在遼河流域擴大地盤,侵蝕其他部落,引起巡撫顧養謙提議征剿以免養虎遺患,但監察禦史王緘主撫,兩方爭執之後,其他監察禦史亦參劾顧養謙,稱其“貪功徼賞”。以後《明實錄》即未提及下文,想已不瞭瞭之。註意此事發生於遼東戰役前32年。努爾哈赤之有機緣創建千秋大業,首先即得助於明廷文武官僚不能和諧,他也仍在此事之後,於1590年及1593年親來北京納貢。建州最後一次貢使於1615年始離北京。從以後發表的談話看來,他已盡知中國虛實。當時明廷飭令所有機密軍事文件不得輾轉傳抄,看來此也是徒有具文,通令隻表示機密經常外泄,包括上述主剿、主撫的爭執。

  1618年他發難時首先計取撫順城。當年五月八日傳聞有建州夷人(建州為永樂帝賦予之名號,滿人用“滿洲”名號始自1635年)3000名即來撫順城外互市。當居民紛往城郊之際,努即乘機揮軍入城,並殺死明軍千戶。總兵張承胤提兵往剿,建州軍即退出撫順,但張追擊時努又回師反撲,使總兵及隨從兵馬一時俱沒。至此努爾哈赤方始發佈其“七大恨”,其實惱恨雖稱七宗,要旨不外三點:一為先年明軍殺害其父及祖,年幼時其父及祖為明軍內應,但在明軍討平各部落時被誤殺;次之此時明方已割分建州疆界,但漢人不守承諾,仍往其領域耕種漁獵;三則中國人慣用以夷制夷之計,並幹預各部酋長之婚姻。當時努已統一女真各部落,隻有葉赫及海西兩部尚受明方庇蔭,染指於此兩部勢必與明帝國全面沖突。看來努爾哈赤已下此決心,“七大恨”無異於宣戰文書,但明廷如欲避免戰爭,努傳話可用和平方式解決,其條件包括割地賠款,賠款部分包括金銀絹佈如傳統“歲幣”模樣。此等要求預計明廷無法接受,所以自1618年夏季始,明帝國與未來之清朝開始長期鬥爭狀態。


  當時明廷認為奴酋“務期殲滅,以奠封疆”已義無反顧。楊鎬以兵部左侍郎兼右僉都禦史經略遼東,軍中宿將盡指派於其麾下。增援兵馬抽自西北宣府、大同、延綏、甘肅各鎮,又調集雲貴各土司,募兵及於浙江、四川,亦即全國總動員,對外宣稱總兵力47萬。所有經費統由新設之遼東餉司專理。其征派除貴州外及於全國田土,概在正賦外,每畝加征銀三厘五毫,預計可得銀200萬兩。仍由各地庫房將現存款項掃數解餉司,以後征得墊補。1618年冬至1619年春季諸事準備停當,即本文承續檢討此轉折點之展開。

  (一)雙方兵力概況及戰略指導

  楊鎬兵力47萬全系向努爾哈赤恫嚇之辭。1619年戰事前夕明兵部尚書黃嘉善言,遼東所有官兵共20萬人,此數仍不可靠。所謂20萬人,系在遼東鎮原額9萬之外又加由關內新調往11萬。遼東編制數94,693員名載在《大明會典》系國初底數,16及17世紀曾未如額。即張居正執政時代經過極端整頓,時人謂之為“掊克”,猶隻能維持至83,000人,況至此又已40年,又承新敗之後,即不可能接近此數字。內地遣往之11萬人亦多虛員。當明軍剛一與滿軍接觸,杜松立即慘敗之際,大學士方從哲即向萬歷帝建言:奴酋之兵據陣上共見約有10萬,宜以十二三萬方可當之,而昨之主客出口者僅7萬餘,豈能相敵?

  但滿洲資料因襲明方傳言,亦謂對方有兵力20萬。彼方以弱敵強,以寡勝多,即照一般習慣亦樂意誇張敵方兵數。薩爾滸戰役,滿方稱杜松率眾6萬,但當時明廷派往該路之監軍禦史呈奏杜松所領隻25,000餘員名。如以同樣比率加諸所謂20萬,則楊鎬所率兵隻83,000人。即再加朝鮮所派兵及葉赫一部參戰兵員,其總數亦隻能在10萬上下,不可能接近20萬。

  努爾哈赤亦自稱八旗兵馬10萬騎。以後楊鎬各路兵敗之後,滿軍於當年七月攻占開原,用兵4萬,此為滿軍首作攻城戰,系全力以赴,此4萬數可以表現其兵力概況。又在擊敗楊鎬軍後,努曾以犒賞加諸220個“牛錄”(騎兵連)。按每一牛錄有編制數300名,220牛錄應共有最大之戰鬥力66,000人。薩爾滸戰役展開時滿軍倉促動員,兵馬到達時隨即加入戰鬥。所以從以上情形看來:在戰鬥最高潮時,可能投入5萬至6萬人,但並非經常如此。所以在純粹數字上,明軍仍占優勢,但不如外傳之甚。

  以下尚要說明:在戰場上滿人集中兵力,常保持局部數量上之優勢,但其記錄經常高度估計對方兵力,而低估本方兵力,大概炫耀戰功,不能放棄以寡敵眾之立場。

  楊鎬之攻略計劃,自北至南兵分四路,馬林、杜松、李如柏及劉綎各稱“主將”,出邊各有出發城堡地點,但未指明每路之攻擊目標,隻稱其任務分別為“攻奴酋之北面”、“攻奴酋之南面”等。馬林原定由三岔兒堡出邊,經彼呈請改由靖安堡出,但攻擊發動之前夕,馬又請求仍依原案由三岔兒堡出,亦經批準,因此日後馬林兩路遇敵時,彼此相去不過數公裡,但為渾河阻隔,楊鎬未派前鋒,未控制總預備隊。但明軍後方重鎮如遼陽、廣寧仍有專將專兵把守。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