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雪山難阻大唐軍威:震驚中外的小勃律之戰

  高仙芝與封常清聽見王忠嗣說小勃律國王蘇失利已迎娶吐蕃公主,面色皆是一變。王忠嗣接著說道:“西北二十餘國皆臣吐蕃,貢獻不入.聖上震怒,現下詔著安西都護討之!”說罷望著高仙芝與封常清道:“你們兩個都是安西副都護,誰接瞭下來吧?”封常清臉色鐵青忍不住道:“小勃律去四鎮五千裡,東少南三千裡距吐蕃贊普牙,東八百裡屬烏萇,東南三百裡大勃律,南五百裡個失蜜,北五百裡當護密之娑勒城.途中皆高峰峻嶺,路途險阻.敢問將軍:縱能討之,如何守之?”王忠嗣側首望向高仙芝道:“你呢?”高仙芝思忖著道:“勃律王居孽多城,臨娑夷水。其西山顛有大城曰迦佈羅。開元初,王沒謹忙來朝,上以兒子畜之,以其地為綏遠軍.吐蕃奪其九城,沒謹忙求救北庭,疏勒副使張思禮率銳兵四千倍道往,大破吐蕃,殺其眾數萬,復九城.由此觀之,小勃律非不能征.”王忠嗣但沉吟不語。高仙芝又道:“我大唐於小勃律有恩,今其陰結吐蕃,負我天朝,如此大逆不道若不加以懲戒,我四鎮將不復望號令諸國矣。”

  蔥嶺,雪峰插天,連綿無際.一支人馬正艱難的跋涉其中,正是安西都護府遠征小勃律的軍隊.大軍自安西過撥換城,入握瑟德,經疏勒,登蔥嶺後在這片鳥難飛度的高原上,高仙芝已帥大軍行進瞭月餘.高仙芝無時不感到呼吸困難,仿佛要窒息的樣子,頭痛的難以忍受,寒風吹在臉上象刀割一般.高仙芝發現自己實在是低估瞭這次遠征的困難,在這片要命的雪峰高原上,他的八千人的強大軍隊未經戰鬥已減員為7千餘人,還有一千餘人因傷病而成為部隊的負累,而且傷病員還在不斷增加.行軍的速度因而不斷的減慢,照這樣下去,整支大軍將在這片險惡的雪峰高原上被拖垮!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慘呼,跟著又是重重的砰的一聲,原來一名疲憊不堪的士卒失足墮下雪崖,摔得血肉模糊.高仙芝似乎被這聲慘呼所驚醒,原本混沌的頭腦也清醒起來,他向必可鍥做瞭一個手勢,必可鍥與幾個近衛迅速搭好瞭一座帳篷並生瞭火,帳篷中高仙芝覺得身體慢慢回復瞭溫度,頭也沒有痛的那樣厲害瞭,高仙芝心中充滿瞭莫名的憤怒,他努力的把這股怒火壓制下去,盡量冷靜的思考著,不多時高仙芝已有瞭決斷:留下兩千人護送一千多傷病士卒返還,自己帥餘下的四千軍直撲孽多城!高仙芝似乎隻是想盡快有一個結果,無論成敗都勝於這痛苦的煎熬!


高仙芝影視劇照

  特勒滿川!高仙芝長呼瞭一口氣,經過瞭近百日的艱險行軍終於望見瞭戰鬥的邊緣.由特勒滿川經過便是小勃律的重鎮連雲堡瞭,堡有兵千馀,城南因山為柵守之,城下據婆勒川.隻要攻破瞭連雲堡,小勃律的破亡就不可避免瞭.大軍蜿蜒行過瞭特勒滿川,在這片平原的遠處已依稀可望見那矗在雲中的連雲堡!在山峰與平原的分野處,一條河流如帶相隔,那就是婆勒川.高仙芝列陣於川前,遙望對岸的連雲堡,連雲堡依然平靜如昔,絲毫嗅不到戰爭的氣息,似乎守軍對自己的防禦有恃無恐,並沒有主動出擊的樣子.或許也是懾於唐軍的聲威而龜縮於堡中吧,高仙芝又打量瞭一下眼前的婆勒川,隻見河水湍急,但所幸河面不甚寬,高仙芝命令殺牲祭川,同時在心中默默祈禱:”願天佑我大唐,使我大軍無阻於川,剪除奸兇,重振聲威於蔥嶺之外.”高仙芝默禱畢,正要下令投牲於川,忽聽得身後一片嗚哇之聲急回頭看時:原來是軍中的吐火羅族士兵正五體投地大聲在向他們的神祈求庇護,高仙芝不禁苦笑瞭一聲.祭川完畢,高仙芝便下令度河!葛邏祿部攜強弩先渡,渡河後紮住瞭陣腳,然後是吐火羅部,最後是汗軍近衛營,高仙芝身上系上皮囊,在護衛的護持下奮力向對岸遊去,在湍急冰冷的河水中,高仙芝覺得身上就如刀割一般,冷得要暈過去瞭!上岸後,吐火羅部早已生瞭火做烘烤戰衣用,吐火羅部的衣物一幹,高仙芝急令其換回正張弩壓陣的葛邏祿部,換防剛一完畢,葛邏祿部不少士兵已支持不住,失去知覺而倒下!高仙芝望著這些忠勇已極的部屬,心中不禁浮上一絲愧疚之意,又深知軍隊經過近百日艱苦卓絕的行軍,士兵的身心承受能力俱已到瞭極限,今若不能賈餘勇一舉攻破連雲堡的話,則軍隊的覆沒就是必然的瞭!念及此,高仙芝忽然笑著對必可鍥道:”向吾方涉,賊擊我,我無類矣.今既濟而陣,天以賊賜我也.”必可鍥嘴唇已經冷的發青但還是慎重的回答道:”賊不敢下,必怯陣也!屬下願領一部蕩平群賊,不欹日中可破之”高仙芝對這個回答非常滿意.

  攻擊開始瞭!葛邏祿部做為第一波攻擊,約一千人以分散隊形向上仰攻,剛至半山,山上營珊已滾下無數檑木及巨石,聲勢驚人!高仙芝見此情形心反而安定下來,他知道守軍做戰經驗不足而且膽怯,因為在半山進攻的軍隊隊形分散,這時滾下的檑木及巨石對攻方殺傷不大,有經驗及膽略的軍隊會在攻方接近營珊時才發動最猛烈的攻擊,因為此時攻方的人員已收聚得相當密集會造成極大的殺傷!並通常在挫敗瞭第一波攻擊後,攻守方的士氣就會此消彼漲,此後的形勢就會對攻方相當不利!這時葛邏祿部已攻近營珊,忽然一陣密集的箭雨射出,葛邏祿部士兵倒下一大片,整個攻勢不由停頓下來,葛邏祿部士兵用巨大的牛皮牌擋在陣前形成一道屏障以遮擋箭雨,並緩慢向上推進.高仙芝知道攻勢拖延於己不利,急令必可鍥領吐火羅部從另一側進攻!山上守軍正全力推檑石射箭攻擊葛邏祿部,但葛邏祿部極為頑強,頂著巨大的傷亡仍然不退並緩慢向上推進!由於葛邏祿部吸引瞭守軍大部分的戰力並以自己的頑強慢慢在守軍心中造成瞭驚慌,所以當必可鍥領吐火羅部從另一側撲上來時,這種驚慌就變成瞭慌亂!在雜亂無章的射瞭一通箭之後,已有人出逃瞭,霎時間防禦已崩潰!葛邏祿部與吐火羅部會師山顛,將無路逃竄的數百敵軍盡數殺戮!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高仙芝清點戰損:葛邏祿部損失慘重,傷亡過半!正要整軍出發,忽見葛邏祿部郎將論弓仁領所部伏地不起,論弓仁含淚道:”公驅我何去?” 必可鍥大怒,拔刀欲斬!高仙芝連忙止住,又對論弓仁道:”此次若平小勃法律,你部功為第一!” 論弓仁含淚道:”小人一向為公前驅,攻營拔寨,並不憚艱險,更不敢貪功,隻是這次萬裡犯險,生死難卜,小人隻是想為族人留幾條性命回去侍奉父母,還望公憐憫!”高仙芝直視著論弓仁,冷冷道:”大唐不會忘記葛邏祿的功勞,我隻希望你們也莫要忘瞭大唐為葛邏祿所做過的事情.”論弓仁隻是磕頭不語.

  高仙芝遂留下葛邏祿部駐守連雲堡,帥餘下的兩千餘軍向蘗多城進發.率軍南行三日,將至坦駒嶺.山嶺險峻,多懸崖峭壁,嶺長四十裡,下嶺即阿弩越城.在翻下山嶺後,卻突然轉出幾個奇裝異服之人,對著軍隊恭敬跪拜,軍中的吐火羅族士兵大聲歡呼起來,原來是阿弩越胡來迎,高仙芝也興奮異常!在兵窮馬困的此時阿弩越胡的相助無異於雪中送炭,不久便從阿弩越胡處得知,由於在等待吐蕃的援軍高仙芝沉思一會不由冷笑,已料到小勃法律君臣必會以詐降來拖延時間以等待吐蕃的援軍.高仙芝暗笑小勃法律君臣是作法自斃,不然若是強攻蘗多城,以自己手下這點人馬倒真的沒有把握.當下喚過必可鍥如此這般一番.把軍就地駐下,必可鍥就帶一百軍前往蘗多城招降去瞭.

  蘇失利得知唐軍大隊並未前進去,隻是必可鍥帶一百軍前來召降,不禁暗呼僥幸,立即下令安排設宴準備與唐軍周旋.宴會上,桄籌交錯,蘇失利一在謝罪,自稱為小人所惑,以至獲罪於天朝,萬死莫贖雲雲.必可鍥也加以撫慰,稱唐對小勃法律並無染指之意,隻是商使斷絕,不得不伸兵耳,並希望小勃法律痛改前非,重與大唐修好為盼.雙方各懷鬼胎不宣.必可鍥隻帶瞭五名近衛赴宴,而大廳上小勃法律的侍衛卻有百餘人,酒過數巡,必可鍥離座上去與蘇失利祝酒,蘇失利忙起身與必可鍥碰杯,咣當一聲,一隻金杯墮地,原來必可鍥已閃電般出手攫住瞭蘇失利!

  天色已晚,高仙芝等得心急如焚,幾次都幾乎忍不住要提兵攻城,因為必須在吐蕃援軍到來之前平定蘗多城!正在此時,數枝火花響箭在遠處呼嘯而起,高仙芝不禁狂喜,立即下令全軍全速前進蘗多城.軍隊入城並未遇抵抗.高仙芝弛入宮中,令將已為人質的蘇失利及其吐蕃皇後囚下, 城中有五六個酋領,皆死心塌地投靠吐蕃,此時震懾不知所為,高仙芝為防生變,立令斬之.高仙芝稍稍整頓局面後,急令必可鍥砍斷娑夷橋,娑夷橋是一座藤制橋,是小勃律通往吐蕃的唯一之路,斷橋則吐蕃不能入援.必可鍥帶軍趕至河邊,隻見河水奔騰洶湧極為湍急,娑夷橋與對岸一線相連.這座藤橋長有一箭之地,修復需要一年的時間.必可鍥遙望對岸,隻見煙塵滾滾,吐蕃大軍正全速撲來,已將至娑夷水!必可鍥連忙命部下砍橋,士卒皆奮力揮刀,不需多時橋已砍斷,橋身迅速沒入水中,吐蕃大軍立時頓於岸邊,一片馬嘶夾雜著吐蕃軍大聲的驚呼,必可鍥見此情景不由放聲大笑!

  兩日後,高仙芝押著蘇失利及其吐蕃皇後於蘗多城回師,行至連雲堡與論弓仁合師一處,待下瞭堡,高仙芝回首望去,隻見此處峰嶺秀立,天地寥廓,自有一種沉靜雄渾之美,這就是高仙芝一直在詛咒著的窮山惡水嗎?但今日方發現它的美,高仙芝不由嘆瞭一口氣,原本那種大功告成的欣悅心情忽然暗淡下來,在這無垠的天地間,人類的一切得失又是顯得多麼微不足到!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