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英佈怎麼死的?劉邦的開國功臣英佈被誰殺死的

  導讀:英佈是六縣(今安徽六安)人,起初追隨項梁項羽,躋身霸王帳下五虎將,被封為九江王;後來反水,又從劉邦手裡拿到瞭淮南王的官印。他與韓信、彭越功相近、爵相當,並稱漢初三大名將。

  英佈也是平民出身,據說小時候有人給他算過命,說他受刑之後會被封王賜爵。壯年以後,他果然犯法,被處以黥刑(又稱黥佈)。按道理,這是壞事,理當沮喪,但英佈的表情卻像揀瞭漲停板,欣然笑道:“別人給我相面,說我受刑之後能封王,看來是真的?”

  天下烽煙四起,英雄渾水摸魚。英佈在湖南一帶投靠番君吳芮(吳芮初為番邑令,深得民心被尊稱為番君),並且娶瞭他的女兒。有瞭地頭蛇的支持,他順利召集數千人馬,加入反秦的行列。這傢夥確實能打仗,出手不凡:在清波(今河南新蔡西南)攻擊秦軍,大獲全勝,隨即引兵向東,帶槍投靠人多勢眾的項梁,成為他帳下最為勇敢的將軍。因為這個原因,他的封爵很高——項梁立熊心為懷王後,自號武信君,封英佈為當陽君。

  英佈打仗經常以少勝多,為楚軍贏得瞭廣泛的敬重與信服。因為這些原因,項羽入關後分封十八路諸侯,其中英佈為九江王,都六;霸王帳下的五虎將中,他是唯一一位王爺。

  立國之後的英佈對項羽的狀態大變。項羽出兵攻擊齊國的田榮,向英佈征兵,隻得到區區4000人;彭城遭遇劉邦圍困,英佈也托病不救。項羽因此對英佈生出滿肚子意見。他多次派人召英佈,英佈都不敢去。當時敵人太多,北邊有齊趙,西邊有劉邦,都是麻煩策源地,再說英佈畢竟是個難得的將才,項羽尚有愛才之心,所以也就沒有立即解決他。

  彭城之戰,劉邦慘敗。退到下邑,張良提出下邑之謀,要劉邦以王位為誘餌,調動韓信、彭越和英佈的積極性,從戰略上包圍項羽,派隋何出使九江,遊說英佈。從此英佈便跟隨劉邦做事,一路幫助劉邦。項羽打仗至九江,圍攻英佈,英佈隻好抄小路投奔劉邦。


  英佈是怎麼死的?

  韓信是各路諸侯的老大。他活著時,牢牢吸引著劉邦呂後的目光,所以英佈和彭越過瞭幾年安穩日子;韓信一死,英佈心裡就開始打鼓。當年夏天,他正在外邊打獵,彭越的肉醬又從天而降,令他內心更加焦慮。按照規定,這肉醬他必須嘗嘗,但是隻吃瞭一口,驚怒之下,隨即惡心吐出,於是世間便有瞭蟛蜞——長江沿岸的一種小蟹。這種蟹頭胸甲略呈方形,螯足無毛,淡紅色,步足有毛,穴居海邊或江河泥岸,對農作物有害。據說是身上附有彭越的冤魂。

  英佈再也無心圍獵,匆匆趕回國都,便悄悄集結兵力,部署防禦,準備應對突發事件。但他的“小心眼”壞瞭事。英佈的原配,是後來被封為長沙王的吳芮的女兒。英佈反楚後,楚軍攻破九江,將英佈的妻子兒女全部殺掉。英佈一朝富貴,自然要夜夜笙歌。他養瞭不少女人,其中一個尤其得寵。這個寵姬生瞭病,要去就醫,偏巧那醫生跟中大夫賁赫對門。這一下,賁赫可找到瞭巴結領導的門道,便向寵姬大獻殷勤,廣贈厚禮,還跟她一起在醫生傢喝酒聯絡感情。收瞭人傢的禮,自然要幫人傢說話。寵姬回過頭來在英佈跟前誇獎賁赫,說他是溫厚長者。英佈還是個醋壇子,生怕寵姬養小白臉兒,就責問她:“你怎麼會認識賁赫?”寵姬感覺不妙,隻能實話實說。聽說寵姬跟賁赫私下喝酒,英佈的腦海裡隨即幻化出一頂賁赫送來的帽子,綠意盎然,不覺大怒。

  英佈是賁赫的頂頭上司,這事又解釋不清,無奈之下,他隻好泡病號。英佈一看,越發堅信自己的判斷:賁赫肯定占瞭自己的便宜。事已至此,賁赫隻好效仿彭越的太仆,連夜乘坐遞送郵件的傳車,趕往長安告密。英佈聞聽派人追趕,可惜晚瞭半步。

  英佈想,事情肯定已經泄露。既然如此,不能重蹈彭越覆轍,還是先下手為強吧。等朝廷派來調查的使者一到,他立即殺掉賁赫全傢,提兵造反。

  可悲的是,英佈並不知道,丞相蕭何對此並不相信,懷疑是仇傢誣陷,建議先拿下賁赫,仔細調查清楚。但英佈先動瞭手,這些程序隨即全部省去,賁赫出獄,升為將軍。

相關閱讀推薦:

英佈為什麼背叛項羽? 九江王英佈因何擁兵自重

英佈簡介 英佈是怎麼成為項羽手下五大將的?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聽說英佈造反,夏侯嬰主動去請教前楚國令尹薛公。薛公認為英佈造反理所當然:“英佈跟韓信、彭越功勞相同,爵位相當,可謂三位一體。如今韓信彭越相繼被殺,英佈自覺朝不保夕,肯定會造反。”這話靠譜。夏侯嬰立即把他推薦給劉邦。

  薛公還分析,英佈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東取吳,西取楚,並齊破魯,傳檄燕趙,這樣太行山以東,都不再是漢傢天下;中策是東取吳,西取楚,並韓取魏,占據成皋與敖倉,則天下勝負難定;下策是東取吳,西取下蔡(今安徽鳳臺)歸重於越,身歸長沙,這樣劉邦可以安枕高臥,天下無事。

  薛公說:“我估計英佈會采取下策。因為他是驪山刑徒出身,缺乏政治抱負;經過奮鬥已有王爵,肯定隻圖自保,不會為百姓以及子孫萬代考慮。”薛公果然言中,英佈確實采取下策。還是那句話,怪都怪那個相面的,沒把他的運氣再誇大一點。

  劉邦大喜,立即親提軍馬前去平叛。這一點又出乎英佈意料。他起兵之初,曾經信心滿滿地說:“皇上已老,打夠瞭仗,肯定不會再來。其餘的將軍,我隻怕韓信與彭越。如今他們已死,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英佈先擊破荊,斬殺過去的戰友荊王劉賈,然後又擊敗楚軍,隨即轉兵向西,在蘄西(今安徽宿縣南)與漢軍相遇。劉邦遠遠地責問他:“你為什麼要造反?”

  英佈:“因為我想當皇帝!”

  以局部敵全國,當然是癡心妄想。英佈屢敗屢戰,最終隻得帶著100多人,南渡長江逃命。當初番君吳芮勸進有功,被劉邦封為長沙王,此時吳芮已死,其子吳臣在位。英佈曾經是吳臣的姐夫,此時吳臣會拉他一把麼?當然會,不過是要把他朝地獄拉。

  吳臣派人告訴英佈,自己願意跟他一起逃向南越。英佈走投無路,隻能信以為真,於是跟吳臣的使者去瞭番陽(今江西波陽縣東)。結果這員猛將在番陽茲鄉的一個農民傢中,丟瞭性命。

  這是公元前196年的事情。那一年真是劉邦事業的豐收之年:兩個韓信(韓王信、淮陰韓信)以及彭越、英佈,前仆後繼,全部向閻王報到,後顧無憂。當然,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劉邦嘗過項羽的箭後,又嘗到瞭英佈的箭(劉邦平定英佈時胸部中箭),這一定程度上加快瞭他生命的最終進程。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