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戴笠使用哪“五招”討好上級蔣介石?

  蔣介石用人的兩條原則

  蔣介石一生善於搞特務活動,同時,他控制手下特工的辦法也很多,其中最主要的辦法就是對特工授予大權,但不給高位,以防他們在政治上坐大。戴笠任軍統頭目十多年,始終是副局長,隻給瞭一個少將軍銜,還是拖到1945年3月才公佈。盡管如此,兩人又合作得相當默契。一方面戴笠要報蔣介石的知遇之恩;另一方面他也是一個有心計的人,深知以自己的資歷、能力和水平,絕難跳出蔣介石的手心。惟有取得蔣介石的絕對信任,才能飛黃騰達。

  對於蔣介石的心理和性格的研究,戴笠可謂是精細入微,揣摩到傢。蔣介石發號施令,一概用“手令”,一年下來,一般都能裝滿10隻公文箱,從軍事、政治到黨務、經濟,無所不包。但對特務工作歷來諱莫如深,很少下達“手令”,特別是涉及暗殺、離間這些事情,更是小心謹慎,不留半點蛛絲馬跡,以免授人以柄。

  戴笠早摸透瞭蔣介石的這一套把戲,凡是涉及到政治上的敏感話題,戴笠堅持向蔣介石做口頭匯報,對蔣介石的某些指令,他也隻用腦記,從不筆錄。回到軍統局本部傳達時,戴笠一般隻講“奉諭”,究竟奉誰之“諭”,不做任何解釋。對於戴笠的這一套辦法,蔣介石也暗暗贊賞。

  戴笠素知蔣介石用人行事十分註意儀表和風度,每次去見蔣介石時,他必衣冠整潔,精神抖擻,回答問題簡明扼要,從不拖泥帶水。


  蔣介石對部下最忌諱兩點:一是結黨營私,自成體系;二是貪污。這方面,戴笠都能把握到位,表面上從不參加任何派別的活動,以免招來蔣介石的猜疑。他還經常整肅軍統小特務的貪污受賄行為,沽名釣譽。

  蔣介石用人有兩條最重要的原則:一看是不是浙江人或黃埔出身;二看是什麼人保薦。在軍統的人事安排上,戴笠謹遵這兩條原則,重要職位大都由浙江人或黃埔生把持。凡向蔣介石推薦的人員,非浙江人或黃埔生不薦。

  他素知蔣介石獨斷專行,常有讓下屬防不勝防的地方。在核定計劃、回答問題時,戴笠必須準備兩三套方案。在沒有準備好第二套方案之前,第一套方案決不拿出來。所以,戴笠每次向蔣介石獻計呈策時,很少有不被采納的。

  蔣介石性格暴烈粗野,對下屬動輒訓斥,甚至動手打人。但蔣介石也有一原則,不是親信心腹不打,挨打的人必有重用。蔣介石打戴笠時,經常是痛罵之後罰跪,罰跪時再拳腳相加,毫無顧忌,由此可見,蔣介石對戴笠的信任之深。明白瞭蔣介石的良苦用心,戴笠每次挨打時,都毫無怨言,反以為榮。

  對人對事,蔣介石都按親疏遠近有一本細賬,對此,戴笠極盡揣摩迎合,十分準確。1941年夏天,蔣介石到西安視察防務,在西廟遊玩時,蔣介石不發一言,久久不肯離去。陪同的胡宗南百思不得其解,事後向摯友戴笠討教。戴笠說,蔣介石是想在那建一幢別墅,之所以不說出來,是想讓親信們心領神會。一年後,再次來到西安的蔣介石,被胡宗南特地安排到西廟新建的行宮“常寧宮”,蔣介石果然格外高興,對胡宗南恩寵有加,還把兒子蔣緯國交給胡宗南栽培。

相關閱讀推薦:

女特務們的結局:戴笠對漂亮女特務的殘酷手段

戴笠之死:“殺人惡魔”戴笠竟然是死於九龍寶劍

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的老婆是誰? 戴笠後人簡介

戴笠抗戰勝利後的哀嘆:早晚會死在蔣介石手裡

“軍統女特務”眼中的戴笠:他給我的印象很正派

戴笠抗戰勝利後哀嘆:早晚會死在蔣介石手裡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五招對付“老頭子”

  對於蔣介石的防范,戴笠也知道,目前時機尚不成熟,惟一的辦法隻能是撫平“老頭子”的疑忌心理。

  從1942年下半年開始,在調整與蔣介石及各方關系上,戴笠使出瞭“五招”。第一招是表忠心,以期讓蔣介石減輕對自己防范和戒備的心理。在當年10月蔣介石到蘭州和西安考察期間,戴笠以隨員的身份侍衛左右,佈置檢查蔣介石外出時的安全保衛,親自核定每個警衛步驟,和胡宗南一起調動西安的軍警憲特,加強戒備。一時間,西安市區佈置得像“鐵桶”一般。蔣介石對戴笠的忠心,感到非常滿意。

  第二招是拉靠山。戴笠清楚,在蔣介石周圍的權臣親貴中,真正能在關鍵時刻說得上話,敢說話的,首推宋美齡與宋子文。他看準瞭宋氏兄妹的作用,費盡心機地巴結。1940年夏天,宋子文作為蔣介石的私人代表,赴美爭取美援,滯留美國長達兩年之久。在此期間,戴笠和宋子文的電訊往返不斷。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為加強對美外交,蔣介石任命宋子文為外交部長,但宋子文為提高身價並不急於赴任,仍滯留美國。1942年,戴笠給宋子文發電,力陳上任的利害關系,催他回國。針對宋子文在上海曾經差點被人暗殺過的經歷,戴笠親自安排瞭警衛工作,重視程度絕不亞於蔣介石。宋子文極為感激,久而久之,把戴笠引為心腹密友,幾乎達到利害與共、推心置腹的地步。

  “西安事變”以後,戴笠留給宋美齡的印象也不壞,他抓住機會大獻殷勤,運用各方面關系,增強瞭宋美齡對自己的好感。

  第三招是找後盾。隨著反共活動的升級,在將介石心目中,胡宗南的分量在不斷加重。戴笠與胡宗南本是至交,現在又想挾胡以自重,更是不遺餘力地鞏固關系,抱成一團。每逢重大政治問題,便相互征求意見,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上打成一片。

  第四招是謀軍權。戴笠清楚,特務工作的權力大名聲惡,將來很容易被蔣介石當替罪羊鏟除掉。隻有盡早向軍界發展,才能增加政治上的保險系數。在美國海軍情報官梅樂斯兩次來華期間,戴笠不惜花費大量精力交好,最終得到美方的青睞,梅樂斯甚至在蔣介石面前,推薦戴笠出任海軍司令。

  第五招是搞架空。唐縱受蔣介石安置兼軍統的幫辦,戴笠不好拒絕,但他采取後發制人,抬高唐縱的冤傢對頭毛人鳳的地位,用來抵制唐縱。被架空的唐縱,雖是幫辦,也是幫而不能辦。

  蔣介石接到唐縱的密報後,深感戴笠不好對付,已經構成瞭一定的威脅,決定立刻采取斷然措施。

  蔣介石提出,在軍統之上成立一個五人小組,由錢大鈞、胡宗南、唐縱、宣鐵吾等人組成,直接對蔣介石負責。這五人中,宣鐵吾是戴笠的冤傢對頭,錢大鈞先後兩次出任侍從室一處主任,和蔣介石的關系很深。吸收胡宗南進入五人小組,是蔣介石的險惡一招,表面上看,胡宗南和戴笠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盡管其中有著感情成分,但還是相互利用。以胡宗南的為人,在蔣介石和戴笠之間的關系處理上,胡宗南絕對不會舍本逐末。胡宗南更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尤其感激蔣介石的知遇之恩。同時,蔣介石還可以利用他和戴笠無話不說、無機密不談的便利條件,隨時得到關於戴笠的密報。

  在五人小組中,真正起核心作用的是胡宗南,這是戴笠絕對沒有料到的,也顯示出蔣介石的奸滑之處。

  不管戴笠如何騰挪變幻,始終還是沒有跳出蔣介石的手心。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