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珍妃因犯瞭何事被慈禧扒去衣服當眾杖刑(圖)?

  在很多傳說和野史裡面,慈禧都被描繪成一個貪婪、自私而淫蕩的女人。之前幫助慈禧畫像的那個美國的卡爾小姐,在宮裡不但沒有好好安分守己,更是胡說八道一大堆。她說慈禧是一個和李蓮英一個浴盆洗澡的怪物,而且光緒皇帝也明擺著要和這個外國女人有一腿,因為他總是試圖去親吻這個外國來的洋女人。這樣的書籍到瞭社會上,當然會讓那對以前根本不瞭解的人產生誤解。對此,我爺爺非常憤怒,說這個美國女人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但是慈禧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後來我看到過慈禧身邊侍女說的一些話,也求證瞭傢裡的長輩,這才清楚:雖然說旗人的女子是天足,但是也和漢人一樣,對於腳也要隱蔽的。洗腳、換襪子都不能讓外人看見。當媳婦的都是關上屋門,睡覺前洗腳,兒子年歲大瞭,媽媽洗腳,也不能讓兒子看見,更不用說光著腳走出閨門瞭。爺爺也曾經聽隆裕說過這樣的話:很多人都胡說八道,說老太後和李蓮英怎麼怎麼,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老太後為瞭顯示自己的教養,為瞭顯示自己的高貴,也為瞭顯示自己的尊嚴,對於一些事情是非常在意的,向來不許太監沾手。有人瞎編,說老太後腿疼,把腳放在椅子上,伸著腿讓李蓮英給按摩,這純粹是胡說。再說,宮裡戒備森嚴,老太後身邊隨時有宮女陪伴,如果有這樣的事情,老太後也早就羞臊死瞭。老太後從年輕開始守寡,年輕的時候都沒有什麼事,何況年老瞭呢?

  聽完爺爺描述隆裕當初說的話,我心裡感到很塌實。畢竟事關自己長輩的聲譽問題,所以我對這些很在意。如果卡爾小姐描述的事情是由在慈禧身邊伺候的人說出來的,即便是隆裕這麼說,我都有可能相信,而來自美國的卡爾小姐作為當時宮裡的一個客人,不僅沒有機會在慈禧身邊伺候,也沒有資格隨便走動,怎麼會傳出慈禧和太監一起洗澡的說法呢?她說慈禧和李蓮英在一個澡盆洗澡,很顯然是胡說八道。因為在慈禧洗澡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能在場的,即便卡爾小姐作為宮裡的貴客,那個年代的婦女洗澡,也不可能讓人圍觀。除非是卡爾小姐親自伺候慈禧太後洗澡,她才能真正看到慈禧是怎麼樣洗澡的。但是如果卡爾小姐在場的話,慈禧又怎麼能開放到和太監在一個盆子洗澡而被人圍觀呢?很顯然,說謊的是那個卡爾。她為瞭滿足人們的獵奇心理,胡編亂造而已。


  一位在慈禧身邊伺候過的宮女也就慈禧洗澡的問題回答過一些人。她說:伺候老太後洗澡和洗腳,專有四個貼身的丫頭。洗腳兩個,洗澡是四個。平常她們也幹點零活,但專職是沐浴。這些丫頭也是經過訓練的。怎樣用毛巾熱敷膝蓋啊,怎樣搓腳心的湧泉穴啊,有一套專門的技術。洗腳時,老太後往椅子上一歪,嘴裡不停地與底下人說閑話,享受著洗腳人的搓揉,這是她老人傢最松散舒適的時候,宮女常常在這個時間裡得到意想不到的賞賜。腳洗完後,如果需要剪腳指甲,兩個洗腳的宮女中一個點起手提式羊角燈來,單腿跪下,手持著燈,另一個也單腿跪下,把老太後的腳抱在懷裡細心地剪。這之前還要有個“請剪子”的過程。在老太後的屋子裡有嚴格的規定,不許摸刀子、剪子。如果需要用,必須要事先請示。伺候洗腳的宮女向內寢的人輕輕說句“請剪子”。侍寢的轉稟老太後,老太後說:用吧,還在原地方。這時侍寢的才敢拿出剪子來交給洗腳的宮女。完畢後,洗腳的宮女請跪安退出,這才完事。差不多天天如此。那麼既然有這麼多宮女伺候慈禧洗澡,慈禧又怎麼能開放到和一個太監一起洗澡呢?況且作為太監來說,因為自身的問題,他又怎麼能把自己的缺陷暴露在外人眼裡呢?很顯然,是不可能的。

相關閱讀推薦:

慈禧太後為什麼要殺珍妃?光緒的珍妃怎麼死的?

光緒帝是慈禧的兒子嗎?慈禧太後有幾個兒子?

李蓮英死亡之謎 歷史上慈禧寵臣李蓮英怎麼死的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那個宮女說起慈禧洗澡的事情來,也說這和時令有密切關系。如果天熱,洗得勤點,夏天差不多要天天洗,冬天隔兩三天洗一回,都是在晚上,宮裡白天沒有洗澡的。洗澡的時間,一般在傳晚膳後一個多小時,在宮門上鎖以前。因為需要太監抬澡盆、擔水,連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監捧兩個托盤進來。太監把東西放下就走開,不許在寢宮逗留。司沐的四個宮女全部一樣的穿著,一樣的打扮,連辮根、辮穗全一樣。由掌事兒領著向上請跪安,這叫“告進”。算是當差開始。在老太後屋裡當差,不管幹多臟的活,頭上腳下都要打扮得很利落,所以這四個宮女,也是新鞋新襪。太監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盤由宮女接過來,屋裡鋪好油佈,抬進澡盆註入溫水,然後請老太後寬衣。這個時候,除非伺候慈禧洗澡的人,別的人是根本沒辦法進入的。這就又說明一個問題,即便是慈禧身邊最親的人,要看到慈禧洗澡,也是萬萬不能的,更別說一個太監瞭。所以由此推斷,來自美國的畫傢卡爾小姐確實是一個大話精,是一個編造故事的高手。

  因為我後來特別註意關於慈禧的報道,所以也看到過很多這方面的問題。後來看到在慈禧身邊曾經伺候過慈禧的宮女榮兒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可以證明慈禧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民國以來,有好多的人問我,說李蓮英值夜,聽到老太後在屋裡咳嗽,他怕驚動老太後,就跪著爬進瞭寢宮,給老太後倒碗水喝,使得老太後很感動。那麼說老太後不就成瞭孤寡戶瞭嗎?沒人答理沒人瞧,夜裡咳嗽,連碗水全喝不上,那還稱什麼皇傢太後呢?這些胡講亂吣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還有人問我,說慈禧太後愛聽楊小樓的戲,主要是喜歡楊小樓的武功,讓太監把他裝進食盒裡,抬到寢宮裡去。這更是沒影的事。老太後、皇後好比兩隻鳳凰,我們宮女好比一群麻雀,整天圍著鳳凰轉,最少也有十幾隻麻雀在後邊跟著。這是制度、是規矩,抬進一個大活人來,往哪裡放啊!這都是哪兒的事!我還不知道對我們宮女會瞎編些什麼呢?所以我除去對誠心誠意想知道點宮廷故事的人以外,我閉口不講宮裡的事。”


  這個魯伯陽也因此成為當時社會的一個笑話。當時的上海是對外通商口岸。在這裡,各個國傢的人非常多,與官方的交涉也非常頻繁。因此,這個上海道的職位就必須身負外交重任,不是一般地方官可以做的,通常隻有有聲望、有才幹的官員才能充當,否則一旦處理不好,引起外交糾紛,也非常麻煩。況且當時社會處於那種狀態,八國聯軍隨時窺視著中國的國土和資源,所以沒有能力的人根本沒辦法勝任。雖說這個職位,在當時來講,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肥缺,可一般官員雖然非常垂涎這個職位,都不敢隨便張羅。

  前任上海道聶仲方是中興元勛曾國藩的女婿,夙以幹練著稱,隻有他那樣的人才能在這個職位上有作為,否則隻知道貪財,這個職位肯定是不能勝任的。

  當時光緒都不知道這個魯伯陽到底是什麼人,朝中大臣也沒有人知道,隻是珍妃給光緒的紙條上寫瞭這個人名。於是軍機大臣就想:這人到底是幹嘛的啊?想瞭半天,毫無結果,問身邊的其他大臣,所有的大臣也都搖頭,表示不知道。禮親王沒辦法,隻好問光緒這人的基本情況,結果,光緒皺瞭眉頭說:“我也不知此人的底細,你們回去查查看吧。”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沒辦法,皇上讓查,於是軍機處一幫人就回到軍機處查閱所有因為政績優異而奉旨將檔案交到軍機處登記的人的名單。結果翻來翻去,也找不到這個人。軍機處的人就納悶:為什麼皇上要推薦這個人呢?而且也不見得是慈禧推薦的,如果是慈禧交代什麼事情,光緒肯定就會說是太後老佛爺交代的。

  於是,這些人就胡亂開始猜測瞭。因為三年的清官知府,俸祿都可以達到十萬兩雪花銀,如果是個貪官,那麼這個道臺肯定是一個肥缺瞭。

  第二天早朝的時候,禮親王對光緒說:“軍機處查不到魯伯陽的履歷。”光緒又皺眉說:“那就命吏部查閱天下現任道府官員名冊中有無此人。”軍機大臣非常聰明,知道這次絕對不會是老佛爺交代的事情,肯定是他自己想讓這人做官。而且這人顯然也沒做過官,否則在起碼在名單上可以查出來。所以再查下去也沒什麼用,就對光緒說:“皇上果知此人可用,那就下旨簡放吧,他過去的履歷恐怕吏部也沒辦法查到。”


  於是,光緒裝著無可奈何的樣子說:那就別查瞭,軍機處可以發佈這件事情瞭。隨後,光緒又從朝服內拿出珍妃給的另外的紙條給瞭禮親王,並告訴他說:“內閣學士長麟、詹事志銳才可大用,現在侍郎有缺,可各酌量遷授。”禮親王一見,這可是皇帝要親自提拔的官員,所以也就不多參考其他意見瞭,於是低頭看光緒給自己的紙條,隻見上面寫著:內閣學士長麟可戶部右侍郎,詹事志銳可禮部右侍郎。兩人由從二品與正三品擢升正二品侍郎,無可挑剔。

  禮親王隻好按照光緒的要求,下發瞭聖旨。其實,長麟也是珍妃的關系,而這個志銳則是珍妃的堂哥。珍妃仗著光緒對她的寵愛,買官賣官越來越順暢,因此也得到瞭不少的銀兩。

  除瞭賣官,珍妃還把自己的老師推薦給瞭光緒,這樣一來,似乎珍妃身邊所有的人都得到瞭升遷,而珍妃也得到瞭金錢。真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後來發生瞭更可笑的事情,珍妃把四川鹽法道的職位賣給瞭一個叫做玉銘的人,這個職位在四川相當重要,所以光緒在召見他的時候,問瞭一句慣常問地方官員的話:“你以前在哪裡當差啊?”這個玉銘也是一個糊塗蛋,張嘴就來:“回皇上,奴才以前在木器廠當差。”光緒當場就愣住瞭。隨之而來的是滿朝文武官員掩面偷笑。於是光緒就叫他把自己的履歷寫出來。這個玉銘根本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手,因為他根本不識字,隻是靠著自己有幾個錢,不知道通過什麼關系找到瞭珍妃這條線,想捐個官員做做,給祖上也增點光,所以也寫不出自己的履歷來。

  不但是珍妃沒想到,光緒也沒想到,滿朝的文武百官也沒想到,這個玉銘竟然是個大字不識的人。以前一系列的官員升遷早就讓朝中正直的官員看不過眼去瞭,覺得跟這樣的人同朝為官是對自己的侮辱。這回可捅瞭馬蜂窩,朝中那些正直的官員有人直接將這一年來前後發生的事情奏報瞭慈禧。這個時候光緒剛剛歸政時間不長。慈禧馬上就覺得事態嚴重瞭

  慈禧非常憤怒,想不到光緒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不是給大清朝丟臉嗎?於是緊急傳喚光緒,把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問瞭光緒,問他為什麼這麼做?知道這麼做的下場嗎?知道這麼做的危害嗎?光緒知道壞事瞭,他首先想到的是隆裕告瞭他的狀,還沒意識到這件事情有多嚴重。

  但看慈禧臉色鐵青,懦弱的光緒最後不得不講出瞭實情。於是,慈禧命人將隆裕和珍妃、瑾妃一起帶到她面前。慈禧質問珍妃,為什麼這麼做,珍妃不僅不害怕,還頂撞瞭慈禧幾句,慈禧馬上就要爆發瞭,而珍妃還在辯解。慈禧憤怒瞭,問道:“你知道錯瞭嗎?”珍妃不回答。

  於是慈禧命人將珍妃毒打瞭一頓。並且吩咐:念在你年齡還小,就不從重處罰你瞭。將珍妃、瑾妃降為貴人。這個時候,珍妃不但沒悔過,還向隆裕投去瞭一個惡毒的眼神,這不禁讓隆裕打瞭個寒顫。

  這件事情成瞭一個藥引子,很多事情最後都被牽連出來。根據清宮檔案記載,珍妃在十月二十八日這天遭到瞭“褫衣廷杖”,就是被扒去衣服進行杖打。在清朝的歷史上,皇妃遭受這樣的處罰還是第一次。這個時候,無論是光緒還是翁同龢都在為珍妃、瑾妃求情,建議大事化小。但珍妃的倔脾氣上來瞭,根本不管不顧,還在跟慈禧頂嘴。珍妃說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學慈禧。而且說破壞瞭祖宗傢法,也是在學慈禧。慈禧憤怒瞭,她沒有想到自己平日裡喜歡的珍妃這麼不給自己面子,所以一氣之下,決定從嚴辦理,當場扒去珍妃的衣服進行杖刑,珍妃被打得遍體鱗傷。可憐的隆裕當場被嚇暈過去,底下人手忙腳亂,趕緊服侍皇後,可隆裕醒過來的時候,聽到的第一句話卻是正在憤怒的慈禧說:“即便是嚇死皇後,從今以後也再不會為光緒冊立皇後。”隆裕的心都涼瞭。在這樣經常性的恐嚇和威脅當中過日子,隆裕的處境可想而知。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