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抓捕“四人幫”大揭秘:李先念為何反對開會解決?

  究竟是誰最早提出解決“四人幫”問題的?過去一般說是葉劍英。主要當事人的回憶表明,事情可能要分為醞釀和正式提議兩個階段。還在毛澤東生前,葉劍英已經與一些當時被邊緣化的黨政軍元老交流過對時局的看法,聶榮臻、王震、楊成武、粟裕等人曾先後以不同方式,向葉表示瞭對“四人幫”可能控制局面的擔憂,希望解決他們的問題。葉則以自己的方式表明瞭對此的態度和決心。這可以說是最早的醞釀。

  但醞釀是一回事,正式提出又是一回事。近些年研究的一大進展,就是弄清楚瞭正式提議的經過。華國鋒、李先念和吳德等人的談話和回憶,都說明是華國鋒最先提議,經由李先念向葉劍英轉達,得到早有此意的葉劍英贊同的。除瞭葉劍英事先的醞釀、華國鋒正式提出動議外,一些知情人近些年還提到,李鑫在毛澤東追悼大會(9月18日)後,也曾直接向華國鋒進言,建議采取斷然措施解決問題。

  目前的疑點在於,第一,華國鋒是什麼時候提議的?據華本人的記憶,是毛澤東去世後的第二天,即9月10日;而李先念、吳德的回憶,是9月11日。時間相差一天。第二,李先念是哪天去北京西山向葉劍英轉達華的提議的?華國鋒、吳德的記憶,都是9月13日;而李先念本人說是9月14日;《葉劍英年譜》則說是9月24日。三個說法,前兩個相差一天,後一個則差瞭十來天。第三,李先念轉達華國鋒的提議後,葉劍英如何反饋的?這是一個相當關鍵的環節。據華的回憶,9月21日葉去他傢商議此事;《葉劍英年譜》記載9月中旬、9月25日和10月2日華葉有三次密談。也就是說,李帶話之後,華葉的第一次面談,應該是9月中旬或21日。看起來,兩者似乎差不太多,但細究會發現《葉劍英年譜》自相矛盾:既然李先念24日才轉達華的提議,怎麼會9月中旬華葉已經秘密商議?至於華葉密談的具體內容,由於兩位都已故去,已無法向人們披露瞭。

  9月16日,也就是毛澤東追悼大會的前兩天,華和李先念、吳德、陳錫聯、紀登奎、陳永貴等幾位政治局委員,在國務院會議室碰過一次頭。吳德建議,用開會的辦法解決。李先念表示質疑,還舉瞭赫魯曉夫上臺的例子說明。華、李、吳權衡再三,考慮中央委員會有不少是“四人幫”拉進來的造反派成員,用開會的辦法恐怕要冒風險,采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故開會之策棄而不用。

  解決“四人幫”問題是如何謀劃的?以往的說法,出於保密,政治局成員也極少知曉此事。從當事人的回憶看,這種說法並不屬實。據吳德口述,除瞭江青等四人和被疑為追隨“四人幫”的吳桂賢、有恙在身的劉伯承不知情外,其餘在京政治局成員事先都程度不同地參與或瞭解此事。吳德還稱,其中汪東興、陳錫聯、蘇振華、紀登奎都是華國鋒本人親自約談的,隻有倪志福是吳德受華的委托打的招呼。

  汪東興是整個事件的關鍵人物之一。20世紀80年代以來,對汪在事件中的作用有意淡化,與事實不符,也不公道。雖然汪迄今從未公開憶述此事,但從其他當事人的回憶看,汪起瞭無可替代的作用。華國鋒回憶,他除瞭同葉直接商談外,還找瞭汪東興談話,汪與他的想法完全一致。華沒有透露與汪商談的時間,但吳德口述稱,華曾告訴他9月11日找瞭汪商量此事,汪的態度很明確,表示堅決支持華的意見。《葉劍英年譜》則記載,毛澤東生前葉就曾同汪交換過彼此看法。果真如此,汪就是分別從華、葉處得知這個動議的。至於詳情如何,目前仍然不得而知,有待汪本人的披露。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以往人們都以為一開始就準備對“四人幫”采取抓捕的辦法,近些年當事人的回憶,透露出一個情況:在達成解決“四人幫”問題的共識後,曾經有過另一種考慮,即通過召開政治局會議或中央全會的辦法解決。華國鋒、李先念回憶,9月16日,也就是毛澤東追悼大會的前兩天,華和李先念、吳德、陳錫聯、紀登奎、陳永貴等幾位政治局委員,在國務院會議室碰過一次頭。吳德建議,用開會的辦法解決。李先念表示質疑,還舉瞭赫魯曉夫上臺的例子說明。華、李、吳權衡再三,考慮中央委員會有不少是“四人幫”拉進來的造反派成員,用開會的辦法恐怕要冒風險,采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故開會之策棄而不用。不過,關於這次會議的時間仍有不同記憶,華、李說是9月16日,而吳的記憶是9月26日或27日,兩者相差瞭十來天。

  據華國鋒說,他不隻是找瞭上述幾位政治局成員商議解決的辦法,更重要的還同葉劍英多次商量過此事。遺憾的是,華沒有透露他同葉商談的詳情,因此華葉之談仍是未解之謎。

  抓捕“四人幫”的行動是如何準備的?過去的說法一直比較含糊或者片面。當事人的回憶逐漸相對全面地復原瞭歷史。據華國鋒、吳德的談話或口述,準備工作主要是由華、汪、李三人分別商談,由汪、吳組織實施的。整個行動班子分為準備文件的寫作班子和實施抓捕的行動班子,前者由李鑫負責;後者又分為三個部分,中南海內抓捕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毛遠新的行動由汪東興負責,中南海外抓捕遲群、謝靜宜、金祖敏的行動由吳德負責,控制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等新聞輿論單位的行動由耿飚負責。為此,汪東興指揮張耀祠(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武健華(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挑選瞭直接參與行動的八三四一部隊五十來名官兵,吳德則與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溝通,並與當時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陳錫聯聯系,取得瞭對北京衛戍區部隊的直接指揮權。

  關於準備工作,實際上還有一條線被人們忽視瞭,就是高層經由葉劍英同一些軍方人士和黨政軍元老打瞭招呼,如李德生、張廷發和聶榮臻、陳雲、鄧穎超等。從某個角度說,這些也是一種準備,特別是同李德生(時任沈陽軍區司令員)、張廷發(空軍司令員)打招呼,更是對可能發生的不測做好預設。

  至於具體行動的經過,當事人的披露比較詳細。這是近些年研究一個比較突出的進展。張耀祠、耿飚的回憶錄,特別是香港鳳凰衛視對武健華、周啟才、陳長江、楊正泉、保育鈞等人的訪談,都相當細致地敘述瞭10月6日晚間在中南海懷仁堂抓捕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在豐澤園內抓捕江青、毛遠新,控制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10月7日進駐人民日報社的經過。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中南海外抓捕遲群、謝靜宜、金祖敏的經過,過去一直不清楚。吳德在口述中作瞭敘述,但仍嫌籠統,遠不及對中南海內行動敘述詳盡。

  9月16日,也就是毛澤東追悼大會的前兩天,華和李先念、吳德、陳錫聯、紀登奎、陳永貴等幾位政治局委員,在國務院會議室碰過一次頭。吳德建議,用開會的辦法解決。李先念表示質疑,還舉瞭赫魯曉夫上臺的例子說明。華、李、吳權衡再三,考慮中央委員會有不少是“四人幫”拉進來的造反派成員,用開會的辦法恐怕要冒風險,采取隔離審查的辦法才是上策,故開會之策棄而不用。

  抓捕“四人幫”當晚,中央政治局在北京西郊玉泉山召開緊急會議。非程序的強力行動需要得到程序性追認,毛澤東逝世後最高權力核心的真空需要盡快填補,事件過後的中國政局需要穩定,這些都必須由最高決策層作出部署和安排。因此,作為一個完整的歷史事件,應該說這是最後一環。

  過去人們隻知道這次會議的結果,至於經過,則不知其詳。吳德口述最早作瞭比較詳細的憶述,周啟才的口述則更為詳盡。參加會議的政治局成員是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汪東興、吳德、陳錫聯、紀登奎、陳永貴、蘇振華、倪志福、吳桂賢等11人,作為工作人員旁聽會議的是李鑫和周啟才。會議從6日晚上十點開到7日凌晨四點,時長六個小時,主要是由華國鋒、葉劍英通報抓捕“四人幫”的經過,然後作出瞭關於隔離審查“四人幫”和推舉華國鋒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決定。之後,就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的工作作出瞭安排。值得註意的是,會上華國鋒曾提議推舉葉劍英為中共中央主席,葉則堅持謙辭;政治局委員(紀登奎)建議按照毛澤東“三七開”的基調,指出“文化大革命”的錯誤所在,葉認為這時的文件不可能解決“文革”的問題。

  不過,無論是吳德的口述還是周啟才的回憶,對會議安排當前和今後工作的情況均寥寥數句,語焉不詳。那次會議的參加者(包括旁聽者),僅有四位尚健在。更進一步的情況,還待當事人披露。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