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葉永烈揭秘:“鏟共專傢”誘使顧順章叛變

  蔡孟堅得知抓住的是一條“大魚”,大喜過望,親自勸降顧順章。起初,顧順章沉默以對。當蔡孟堅點明瞭顧順章的身份,而且曉以利害,顧順章開口瞭。顧順章賣身求榮,道出瞭中共重要機密:“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私人秘書錢壯飛,是中共地下黨員!”顧順章此言,使蔡孟堅大驚。

  在陳獨秀一九二七年七月十二日“不視事”之後,至毛澤東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日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書記處書記之前,漫長的十六年間,雖然曾更換過許多中共領袖,但正兒八經有著領袖職務的隻有向忠發——他在中共“六大”上當選為總書記。

  生死考驗是最為嚴峻的。向忠發被捕之後,馬上跪瞭下來,這才把他的本性暴露無遺……向忠發被捕的起因,是顧順章被捕。也是由於片面強調工人出身,顧順章被選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關於顧順章,瞿秋白夫人楊之華曾這樣生動地描述過:顧順章的特點:

  1人矮、精幹、多計謀、滑頭、勇敢,變戲法的技術很高明(顧順章本名顧鳳鳴,上海吳淞人,入過青幫,過去耍過魔術,在上海多次演出——引者註)。

  2不多說話,他不曾對同志說過自己的履歷和社會關系。

  3平日不看文件,開會不常說話。

  4生活散漫(顧順章吃喝嫖賭,還抽大煙——引者註)。杜寧(即楊之華):《叛徒顧順章叛變的經過和教訓》,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寫於蘇聯,載《黨的文獻》,一九九一年第三期。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顧順章是一九三一年四月中旬由上海護送張國燾、陳昌浩前往鄂豫皖蘇區後,於四月二十四日在武漢被捕的。關於顧順章的被捕經過,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說:據聶榮臻回憶,“四月,顧順章由鄂豫皖返回,路過武漢時,竟登臺表演魔術,被叛徒發現逮捕”聶榮臻:《聶榮臻回憶錄》,上冊,第一百二十六頁,戰士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當時,聶榮臻和顧順章同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他的回憶是由當時中共特科方面得到的信息。不過,顧順章被捕時,聶榮臻不在武漢。顯然,他是間接聽說的。國民黨中統的當事人是蔡孟堅。

  蔡孟堅是當時中統特務駐武漢特派員,公開的職務是國民黨武漢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副處長,二十四歲,江西萍鄉人。他曾說及,“我奉命赴武漢主持鏟共,系在民國十九年秋”蔡孟堅:《張嶽公是“孰不可忍”的大勇者》,臺灣《傳記文學》,一九九一年第一期。。民國十九年,亦即一九三○年。這位“鏟共專傢”,先是化裝成漁人進入中共控制的洪湖地區,拍瞭許多偵查照片。一九三一年春,他又接連在武漢偵破中共湖北省委和中共長江局機關,逮捕瞭兩個機關的負責人。中共湖北省委書記被殺害,而中共長江局負責人尤崇新則叛變。正在這時,顧順章撞在瞭蔡孟堅手裡。這位“鏟共專傢”,正忙著搜捕中共長江局的一些成員。他要尤崇新把帽子壓得低低的,在武漢街頭搜尋著。顧順章行經漢口江漢關附近輪渡碼頭時,遇上一位帽子壓得低低的人物。見到顧順章,那人把帽子摘下來一揮,大喊“抓住他”,“抓住他”。中統特務們當即一擁而上,逮住瞭顧順章。

  蔡孟堅得知抓住的是一條“大魚”,大喜過望,親自勸降顧順章。起初,顧順章沉默以對。當蔡孟堅點明瞭顧順章的身份,而且曉以利害,顧順章開口瞭。顧順章賣身求榮,道出瞭中共重要機密:“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私人秘書錢壯飛,是中共地下黨員!”顧順章此言,使蔡孟堅大驚。

  蔡孟堅得知抓住的是一條“大魚”,大喜過望,親自勸降顧順章。起初,顧順章沉默以對。當蔡孟堅點明瞭顧順章的身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特科負責人,而且曉以利害,顧順章開口瞭。顧順章賣身求榮,道出瞭中共重要機密:“中央調查科(即中統局前身——引者註)主任徐恩曾的私人秘書錢壯飛,是中共地下黨員!”顧順章此言,使蔡孟堅大驚。

  顧順章迅即被用船押往南京。就在顧順章到達南京前十幾小時,錢壯飛截獲電報後,立即跳上開往上海的列車。錢壯飛來到上海,飛速向中共中央報告瞭顧順章叛變的消息。由於顧順章在特科工作,知道許多中共高級領導人的住址。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聶榮臻回憶道:

  我得到情報後,急忙趕到恩來同志傢裡,不巧,他出去瞭,我就告訴鄧大姐,顧順章叛變瞭,你們要趕快搬傢。當時情況是非常嚴重的,必須趕在敵人動手之前,采取妥善措施。恩來同志親自領導瞭這一工作。把中央所有的辦事機關進行瞭轉移,所有與顧順章熟悉的領導同志都搬瞭傢,所有與顧順章有聯系的關系都切斷。兩三天裡面,我們緊張極瞭,夜以繼日地戰鬥,終於把一切該做的工作都做完瞭。等敵人動手的時候,我們都已轉移,結果,他們一一撲空,什麼也沒有撈著。《聶榮臻回憶錄》,上冊,第一百二十六至一百二十七頁,戰士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一九九○年,臺灣傳記文學出版社出版瞭蔡孟堅所著的回憶錄《蔡孟堅傳真集》,內中的“可能改寫中國近代歷史的故事”一章,便是“系作者誘捕中共首腦顧順章案,顧案關系中共命運甚大,設非共諜錢壯飛截留電報,則周恩來及潛伏上海之共黨分子必一網成擒,而予中共以致命之打擊”。周恩來及時轉移瞭,瞿秋白及時轉移瞭。原設在天蟾舞臺旁由熊瑾玎苦心經營瞭幾年的中共中央秘密機關,也從此再不使用。

  遭難的是惲代英。當時,惲代英關押在南京江東門外“中央軍人監獄”據《聶榮臻回憶錄》稱是蘇州監獄,《中統內幕》一書稱“上海提籃橋獄中”。(以《惲代英》《中共黨史人物》,第五卷。一文考證較準確,認為關在南京“中央軍人監獄”),化名“王作林”,未被識破。顧順章告密,說出“王作林”即惲代英。惲代英系黃埔軍校第四期政治教官,黃埔軍校同學錄上登載著他的照片。經查對,“王作林”果真是惲代英。勸降失敗,惲代英被押往刑場,於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中午槍決,年僅三十六歲!關於顧順章叛變,還有另一種說法,即他在被捕前已準備叛變。最早見於文獻的,是杜寧在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所寫的那篇《叛徒顧順章叛變的經過和教訓》,內中提及中共中央獲知顧順章叛變之後,當即派人查抄顧順章在上海的傢:“在他老婆房間內我們抄瞭顧順章親手寫給蔣介石的一封未發出的信。內容大致說‘如果蔣介石相信他,他可以把共產黨、第三黨、取消派等等的各種組織關系——自中央到支部,一概交給蔣介石’。因此,他的叛黨動機不在被捕之後,而在被捕之前。但此信尚未寄出,料他經過瞭一個動搖的時期。”顧順章叛變之後,急於向國民黨邀功。由於他無法帶人追捕周恩來、瞿秋白,便設計偵查向忠發。雖說向忠發當時接到中共中央緊急通知,也轉移瞭住處,但是顧順章仍下工夫追蹤這位總書記。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