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黃克誠大將的“萬兩黃金貪污案”

  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時任總參謀長的黃克誠被錯誤地劃進彭德懷“反黨集團”中。在1959年8月的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吳法憲揭發黃克誠“本位主義”。不過連吳法憲自己也沒有想到,“本位主義”竟成瞭黃克誠貪污一萬兩黃金。黃克誠一向兩袖清風,他堅決為自己辯護。1980年6月19日,中共中央58號文件《批轉總政關於黃克誠同志的復查結論》,徹底否定瞭“黃金案”,為黃克誠恢復瞭名譽。

  一

  1959年8月,中央軍委擴大會議在北京召開。空軍政委吳法憲揭發黃克誠三條:打仗有點“右”,任用自己的侄子,本位主義。雖然吳法憲對黃克誠拍瞭桌子,但他認為他揭發的隻是一些“雞毛蒜皮”,不會給黃克誠造成損害。但是這個以黃金為內容的“本位主義”卻成瞭“炸毀”黃克誠的“大炸彈”。

  吳法憲揭發黃克誠的“本位主義”是什麼呢?1945年9月,蘇北的新四軍三師奉命進軍東北,帶走一萬兩黃金。黃克誠回憶:數萬大軍千裡行軍,怎麼可能不帶錢呢?根據地的紙幣一出根據地就不能用瞭。新四軍三師在蘇北根據地經營瞭好幾年,經濟情況比較好。所以大軍出動時,除換瞭一些法幣外,考慮到應急,還設法換瞭一些黃金作為經費。這些黃金始終由時任新四軍三師供給部部長翁徐文經管,我雖有批用權,但從沒有直接經手過。由於用得節省,一直到東北根據地建立?部隊改編時,所帶的黃金還有剩餘。黃克誠出任西滿軍區司令員時,報上級批準,將這些黃金帶走。1947年底,為便於保管,西滿軍區供給部將金子煉成金條,經翁徐文請示李富春批準,派專人將金條上繳東北銀行。1948年12月,黃克誠出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及天津市軍管會主任,他讓翁徐文請示李富春,並向東北局備案,從東北銀行領出這些黃金,帶到天津。一路上,這些黃金用保險箱裝著,外面還套著木箱,兩把不同鑰匙,由兩個人各拿一把,24小時由陳燁?王之慶?吳子昌等輪流值班,並有持槍警衛看守。庫存黃金的清單,五名有關人員人手一份。

  1949年8月,黃克誠出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翁徐文問這些黃金怎麼辦。黃克誠回憶:湖南過去是老區,烈士很多,現在是新解放區。我一向多考慮困難,怕有特殊需要。開始這些黃金用過少許救濟軍烈屬,領款者都打瞭領條。很快省裡的經濟情況好轉,這些黃金就用不著瞭。1949年9月,我讓翁徐文將黃金上繳湖南省財政部門。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二

  黃克誠回憶:軍委鬥爭會對我的揭發中,最聳人聽聞的就是莫須有的“黃金”問題,會上一片嘩然。我一向被認為清廉克己,忽然間似乎成瞭大貪污犯。人們感到意外,但瞭解我的同志都不信。這不是正常的軍費嗎?況且我能貪污那麼多黃金嗎?一萬兩黃金要多少個騾子馱?話是這樣說,但黃克誠還是很擔心。10年前的黃金舊賬不知道還在不在?管理賬目的翁徐文萬一死去呢?那黃克誠就百口莫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

  黃克誠回憶:我盡管已經背上“右傾反黨”的罪名,但實在恥於“貪污”這個名聲。為此,我寫信給代替彭德懷主持軍委工作的林彪,要求迅速派人查清這個“黃金案”。看來中央軍委也格外重視,專門問過李富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可李富春早就忘記瞭這件小事。

  1959年11月,中央派工作組(黃克誠聽說是總參謀長羅瑞卿親自率領的)到湖南長沙,專門審查翁徐文及有關財會人員,要他們交代夥同黃克誠“貪污”黃金的來龍去脈。1952年10月,黃克誠調任解放軍第三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和總後勤部黨委書記,翁徐文仍留在湖南,他曾問黃克誠黃金賬目是否仍由他保存。黃克誠雖一向謹慎,但自認為問心無愧,說這是你經手的賬,交給誰呢?要是你嫌它累贅,這陳年老賬銷毀瞭也可以。雖然黃金已經上繳,但事關錢財,翁徐文怕將來有非議,不敢銷毀,就把賬簿和單據都小心保存著。所以這個“黃金案”的重要收據和來往賬目都保存完好。其中有一張簽名蓋章的收據,是翁徐文派人將74根金條(每根10兩,共740兩)送繳上級主管部門時經手人寫的。還有一張陳燁繳來黃金867兩?銀元2133元的收據,上面簽著經手人王之慶?引證人翁徐文的名字。甚至還有李富春給翁徐文表示同意他們處理黃金意見的回電稿,以及1949年9月湖南省財委收到黃金的收據。

  翁徐文,1926年參加革命,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參加過湘贛邊秋收起義?江西蘇區歷次反“圍剿”?二萬五千裡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他的工作是經管錢財。翁徐文為人老實,一貫廉潔奉公。雖然是在動蕩的戰爭環境中,但他保管公傢財產始終堅持必要的手續,錢財來往均由會計?出納兩個人經手,而且要有證明人。

  “黃金案”審查歷時四年,多年前的老賬,一張一張翻瞭個底兒朝天,清清楚楚,什麼問題也沒有查出來。1963年9月,中央工作組再次來湖南長沙,召開三次調查會。1947年為東北銀行押送黃金的西滿軍區供給部警衛班班長張正鴻(時任湖南省嘉禾縣稅務局長)提供瞭詳細證詞,並得到同行的付景毅(翁徐文秘書)?周利(會計)等人的證實。中央工作組宣佈:經過調查和核對賬目,這些黃金沒有問題。

  黃克誠回憶:查瞭半年,什麼問題也沒有查出來,最後不瞭瞭之,不再提這事瞭。我由此得以解脫被誣陷的罪名,這真得感謝翁徐文的謹慎作風。“文化大革命”中,原本查清楚的“黃金案”又被重新揪出來,雖然沒有再逼黃克誠交代“黃金案”,但押送黃金的警衛班班長張正鴻受到牽連。翁徐文更是被說成黃克誠的“黑幹將”,遭到抄傢?批鬥,最後被關進牛棚。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三

  1979年,總政落實政策辦公室的徐厚田處長復查黃克誠一案,發現1966年7月專案組曾上報《關於黃克誠同志反黨問題的審查報告》,給黃克誠戴瞭六頂大帽子,上綱上線,但中央沒有批。徐厚田認為,把黃克誠的一些正確意見說成是反黨反社會主義,事實證明是錯誤的,所以很快就解決瞭。黃克誠對總政起草的復查結論表示滿意。

  1979年7月2日,中央組織部關於翁徐文等受所謂“黃金案”牽連問題的結論:翁徐文同志,抗戰時期任新四軍三師供給部部長,解放戰爭時期任西滿軍區供給部部長,現任湖南省紀委副書記?省政協副主席。1959年中央審查黃克誠同志的問題時,對所謂“黃克誠同志把持經濟攤子”問題,即對所謂黃克誠同志貪污黃金問題,立案進行審查。1963年“黃克誠同志專案組”曾對西滿軍區供給部煉?繳黃金問題及其他經濟問題找翁徐文?付景毅?張正鴻?周利等有關同志進行調查,當時翁徐文同志對“經濟攤子”問題和煉?繳黃金問題向組織上講清楚瞭,“黃克誠同志專案組”經過多方面的調查和核對賬目,證明翁徐文同志講的情況是實事求是的,證明黃克誠同志沒有貪污黃金問題,翁徐文同志所負責的經濟賬目是清楚的,沒有貪污問題。特此結論證明。凡因所謂“黃金案”受牽連的同志都應予以糾正,恢復名譽。

  1980年5月5日,黃克誠秘書叢樹品打電話給徐厚田,說最近黃老談到總政給他作復查結論時,表示感謝組織上對他的關心。黃老說過去有人說他貪污一萬兩黃金,這問題早已清楚瞭。可是到1960年軍委擴大會議期間,蕭某給中央寫信,仍說黃克誠貪污17兩黃金和幾千元。這封信在軍委擴大會上印發瞭。對此,黃克誠提出三點意見:一?請蕭某向中央提出撤回那封信。二?如果蕭某堅持不撤,那就把問題搞清楚。三?如果組織認為可以不撤,那麼黃克誠自己要寫個聲明。總政治部主任韋國清,副主任梁必業?黃玉昆?史進前認為:黃老意見似應考慮,由蕭某來辦。最終給黃克誠徹底摘掉瞭貪污黃金的帽子。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