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晚清官場“門子”索賄:沒紅包休想進門

  說到晚清官場,有一類人雖然身份卑微、地位低下,在權力機器的運作鏈條中,隻不過充當瞭最微末最不起眼的角色,卻也是萬萬小覷不得的。此班人物,便是效力於各級官府的種種胥役。其中,就有那專司名刺(名片)傳遞、通報來訪及轉達文書的看門者,俗稱“門子”。

  別看這門子職司尋常、活計瑣雜,此輩可是把守著進入官府的頭一道口子—憑借手裡那點兒小小的“把門權”,門子們即足以播弄手段、使奸耍猾,將衙署的兩扇朱漆大門變成一道敲詐索賄的關卡、一個斂錢肥私的財源。誰欲叩“關”過“卡”,那就得拿“門包”來!這“門包”又叫“門敬”,也就是“開門銀子買路錢”。你若不給,抑或給少瞭,門子立馬就面孔鐵青、白眼朝天,回你一個惡狠狠的“閉門羹”:不替你傳刺通報,不放你進門辦事,把你硬生生攔堵在衙門外頭,看你還敢不“孝敬”大爺!

  曾國藩任兩江總督之際,其督署的偏院內有座高亭,倚欄而眺,遠近景物盡入眼底。某日,曾氏小佇亭中,遙見督署門前有一“翎頂輝煌”者,正恭持名刺,向門子“作哀懇之狀”,門子則揮臂喝叱,神態甚倨;那人哀懇無果,隻得怏怏離去。翌日登亭,曾又復睹昨天的場景。第三天,但見那人從袖筒裡“摸索一裹物,鞠躬以獻”,門子的臉色頓然轉霽。曾氏不禁心有所疑。他踱回書房,未幾便聽得門子通報,說有新近補缺的某監司求謁。待人到跟前,分明就是剛才那個在督署門口“鞠躬獻物”的“翎頂”。曾問監司,為何徘徊督門多日而不進見?監司竟“支吾閃爍,不能對”。

  以曾國藩的精明老辣,他肯定早已洞燭其中隱情。問題在於,就連他這樣素稱“禦下嚴苛”的朝廷“治臣”的衙前,門子的敲詐猶如此張狂,那麼,其他地方門子們的貪賄會恣肆到何等程度,也就不難想象瞭。

  門子對付不肯“孝敬”者的手段,除瞭讓人當場吃“閉門羹”外,通常還有另一陰招。那便是冷眼旁觀、窺伺縫穴,不露聲色地給你暗裡使絆子、“下蛆”,叫你歇菜、壞事兒。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某年,慈禧“萬壽”,兩淮鹽政署采辦賀禮,選中瞭一粵商送來的西洋櫥鐘。這櫥鐘精致工巧,要價不菲。最妙處,在鐘啟動之後,每到一個時點,面板就會霍然敞開,由裡頭走出一銅鑄玩偶,“研墨執筆,取紅箋疾書‘萬壽無疆’四字,懸示片刻,作揖而退”。觀者無不“驚為神異”,遂定價五萬兩,隔日付款。粵商歡然告辭。臨行,鹽署的門子向他“索討門包五千”,粵商不給,門子悻悻道:“此鐘明朝將一文不值,爾信否!”次日,果遭退貨。因為前晚門子悄悄提醒鹽督:“是物雖巧,全仗機關操縱。萬一解京途中有所磕碰,損及機關,呈獻太後時,銅人書字不全,豈非立招巨禍?”

  應該說,這門子此番提醒,確實戳到瞭事情的要害,令你不能不佩服他的深謀遠慮和見微知著。但其人“以索費不得,乃施此計,讒言構陷而不著痕跡”,也可算得“用心險狠”瞭!

  實際上晚清官場的門子索賄之弊,早在順治、康熙時代已漸成陋規。乾隆以降,朝廷曾屢頒諭旨“禁革門包”,但皆是徒聞雷聲,不瞭瞭之。而大大小小各級官府的門子,之所以公然敲詐而恣行無忌,背後大半有其上司做後臺撐著:或裝聾作啞,容忍故縱;或偏袒包庇,曲意掩飾;更多的則幹脆“倚(門子)為心腹耳目”,甚至“相約為兄弟”。由此,官胥勾結,沆瀣一氣,致使門子之弊愈禁則愈“牢不可破”;愈革則蔓延之勢愈烈,終於泛濫官場,幾無一處衙署幹凈。少數為官清正者盡管深惡痛絕欲圖除弊,畢竟是孤掌獨木,難撼大勢。

  江蘇巡撫譚鈞培自奉廉儉,到任後,有心拿前任留下的門子先開一刀,以整肅署政。他一邊嚴飭門子不許再索門包,一邊命賬房優給工錢,增其薪酬。轉天,上海縣令莫某“詣轅謁見”,門子卻依舊勒索。莫某說,巡撫不是已經通告禁絕門包瞭嗎,為何還要?門子昂然以對:“此系吾輩衣食飯碗,雖大人有命,亦不能從。”莫某央請先放他進署,等辦完事,馬上回去取銀兩補來。門子橫豎不允。莫憤極,直接去門前擊鼓,驚動譚鈞培。譚悉情大怒,當場將該門子捆綁送獄。孰料第二天,闔署門子“請假告退”,大傢夥都不幹瞭。弄得譚巡撫一時抓瞎,隻得向同僚緊急借一門子,應付場面……

  貪賄的門子為瞭把慣常的營生進行到底,居然敢抱起團來,罷工示威,炒肅弊上官的魷魚,這門子,已儼然老虎屁股摸不得瞭。

  老虎屁股摸不得的門子是晚清肌體最末端的細胞,但它所揭示的信息,卻不乏沉重的警示:一個國傢、一個社會,欲肌體鮮活、強壯,生機不竭,誠有賴於全身細胞的不斷新陳代謝,抗禦疾病,保持健康。如若它有一部分組織或器官的細胞感染瞭病毒,未能及時、有效地根治,天長日久,這部分組織或器官腐壞,又傳播毒素,侵噬周遭,腐化其他,終將使得整個肌體全受感染,腐敗而亡。而現在的“門子”,也不少吧?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