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清末英軍如何順利入侵西藏?日本和尚供情報

  外國殖民者入侵西藏的史實,人們瞭解較多,但19世紀末20世紀初,日本和尚河口慧海兩次入藏搜集情報的詳情,知道的人可能不多。盡管有人為河口慧海的身份辯護,但無論是為英軍侵略西藏提供情報,還是從誘降班禪大師的角度看,河口慧海身上的諜影“光環”是無法抹去的。

  夢想到中國找佛經

  河口慧海,原名定治郎,1866年1月生於大阪堺市,“慧海”是其出傢後的法名。河口慧海的生父是一名制桶匠人,12歲的河口慧海,作為傢族事業的繼承人,從小學輟學回傢,繼承傢業。但天性好學的河口慧海並沒就此荒廢學業,而是白天幫父親做桶,晚上到私塾學習。

  大約在15歲時,河口慧海進入瞭當地漢學學者土屋弘的傢塾,學習漢文和儒傢經典。近十年的學習,使河口慧海熟讀中國傳統經典四書五經和二十四史。

  河口慧海少年時的日本,正值“明治維新”後推行文明開化政策之時,社會上大興西學之風。在土屋傢塾學習期間,河口慧海還有機會向一名美國傳教士學習英語。這為他日後在印度與有情報機關背景的“恩師”達斯進行交流,提供瞭很大的方便。

  1889年,23歲的河口慧海到東京求學,進入瞭剛剛開設不久的哲學館學習。在學習期間,河口慧海受到當時日本著名的佛學傢井上圓瞭的影響。25歲時,河口慧海在東京五百羅漢寺剃度出傢,成為瞭日本佛教黃檗宗僧侶,法號“慧海”。

  進入佛門之後,河口慧海精心研讀佛傢經典。為更好地學習佛教經典,河口慧海遠赴京都宇治的黃檗宗祖庭黃檗山,潛心攻讀《大藏經》。

  還在哲學館學習期間,河口慧海就聽他的老師南條文雄說過,歐洲的學者不太重視漢文佛教經典,認為隻有藏語翻譯的佛教經典,在文法和語意上都更接近梵文,比漢譯的佛教經典更為準確。

  河口慧海認為,在佛教發源地的印度,佛教早已被其他宗教取代,因而已很難尋找到梵文佛教經典。但是,在與印度鄰近的中國西藏和尼泊爾,還可以找到梵文經典。

  因此,河口慧海下決心前往遙遠的中國,到西藏尋找梵文著作。

  偽裝巧妙順利入藏

  1897年6月26日,河口慧海帶著朋友們湊的500日元,搭乘日本輪船“和泉”號,從神戶出發,踏上瞭西藏之旅。

  出發之前,河口慧海聽說在橫濱三會寺有個從南亞留學歸來的僧人,名叫“釋興然”,於是興致勃勃地前往拜訪。河口慧海在三會寺向釋興然學習瞭南亞巴利語,但釋興然在南亞錫蘭(今斯裡蘭卡)學習的是小乘佛教,與從中國傳入日本的大乘佛教分屬兩個教派。釋興然見河口慧海勤於佛學,便勸其改宗小乘佛教,被河口慧海拒絕。這令釋興然十分惱火,將河口慧海趕出瞭三會寺。

  7月25日,河口慧海輾轉香港、新加坡等地,抵達英屬印度首府加爾各答。在加爾各答期間,河口慧海拜訪瞭英印大菩提協會,又在協會的幫助下,拜見瞭聞名已久的薩拉特·錢德拉·達斯。達斯以自己探藏的經歷,告訴河口慧海,最好不要進入西藏。因為此時的西藏已全面對外封鎖,進藏等於白白送死,弄不好還會連累幫助自己的人。

  河口慧海認為,從尼泊爾進入西藏最為便捷,一來是截至此時,還沒有人嘗試過從尼泊爾進入西藏,所以這段邊界上的邊防哨所較少,過關受到的阻礙會比較少;二來是因為尼泊爾也曾是佛教興盛之地,沿途會有許多歷代的佛教遺跡,還會有許多梵文古經。

  河口慧海將自己的計劃詳細告訴瞭達斯,但對別人卻說自己打算回日本。為瞭掩人耳目,河口慧海還從大吉嶺坐火車回瞭趟加爾各答,隨後又在1899年1月秘密返回瞭大吉嶺,於1月25日步行進入尼泊爾境內。

  在尼泊爾期間,河口慧海結識瞭從拉薩哲蚌寺來的蒙古喇嘛喜饒嘉措。在喜饒嘉措的引導下,河口慧海住進瞭距離中尼邊境隻有29公裡的木斯塘土邦首府察讓村,在這裡一住就是10個月,並跟隨喜饒嘉措學習佛學和藏語。

  1900年3月10日,河口慧海從察讓出發,伺機進入西藏。一路上,河口慧海刻意隱瞞瞭自己的身份,憑借一口流利的漢語,謊稱自己是來自中原的漢族和尚,因而一路行程也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拜見達賴差點露馬腳

  1901年3月21日,在離開大吉嶺兩年零三個月後,河口慧海終於抵達拉薩,進入瞭色拉寺。作為黃皮膚、黑眼睛的亞洲人,河口慧海顯然比那些來自西方的情報人員更有優勢。雖然當時的拉薩嚴禁外國人進入,但來自內地的漢人和佛教僧侶是可以進入拉薩的。

  河口慧海在拉薩入寺學習,還參加瞭辯經。在辯經場上,他的題目是“佛是不是人”。——如果對方答“是”,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那麼他就免不瞭生死”。而下一句,就是“不,佛免不瞭生死,因為你說佛是人,既是人就要有生有死”……

  作為一名潛入拉薩的外國人,河口慧海本應處處低調行事,以便掩蓋身份。在拉薩的前幾個月裡,河口慧海的確是以一名普通香客的身份住在色拉寺的,沒有引起特別的註意。但由於河口慧海曾經學過醫,還在拉薩城到處為窮人免費治病,使得他在拉薩的聲名大震,經常會有人牽著馬來,把他從寺院馱到幾天路程以外的病床邊。這就使他在小小的拉薩城內名聲鵲起,名聲甚至傳到瞭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耳朵裡,還因此受到達賴的召見。

  面見達賴前,河口慧海突然得知26歲的達賴能講流利的漢語。而在此之前,河口慧海一直以來自中原漢地的僧侶身份作為掩護。河口慧海此時擔心的倒不是他的佛學修養在達賴喇嘛面前露出什麼不當之處,而是擔心達賴喇嘛有可能會用漢語與他交談,害怕自己的漢語水平不高而暴露身份。好在,在朝拜達賴之時,河口慧海沒有露出馬腳。

  把情報透露給英國

  此時,在拉薩,已有兩人知道河口慧海的身份。一位是西藏貴族的兒子,另一人是西藏商人擦絨巴。二人都是在河口慧海沒有偽裝成漢族僧人之前,在大吉嶺認識他的。那名年輕貴族在認出河口慧海之後,無意間說起,他的朋友是一名日本間諜,並饒有興趣地到處散佈這種說法,但許多藏人對此一笑瞭之,甚至把他看成神經病人。

  但是,由於幫助河口慧海帶信到大吉嶺的擦絨巴,不經意間把河口慧海的身份泄露給瞭達賴喇嘛親哥哥的商隊領隊,這使河口慧海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危險瞭,必須馬上離開這塊是非之地。此時是1902年5月。

  河口慧海趕緊用兩匹馬馱著一年來搜集的各種經卷,雇瞭一名藏族向導,倉皇之間逃出拉薩。隨後,河口慧海一行經江孜、帕裡一路南逃,騙過春丕谷的重重關卡,逃到英屬印度地區,在7月3日終於回到瞭大吉嶺,順利地回到瞭拉薩特·錢德拉·達斯在大吉嶺的“拉薩別墅”。

  不論是在拉薩還是回到大吉嶺之後,河口慧海都將自己在西藏刺探的情報毫無保留地提供給瞭他的老師達斯。因此,不論在當時還是後世,許多人都認為,河口慧海是達斯訓練出來的雙料間諜。

  回國後的河口慧海,在《東京時事新報》和《大阪每日新聞》發表瞭長達155期的《西藏探險記》,滿足瞭日本和西方許多人對西藏的獵奇心理,在社會上引起瞭很大的反響。

  然而,河口慧海的“西藏之旅”並沒有就此結束。為瞭繼續搜集藏文佛教文獻,也為瞭完成與尼泊爾的佛經交換計劃,1904年10月11日,河口慧海從神戶出發,踏上瞭第二次刺探西藏情報的路程。(上)

  新聞鏈接/LINK日本圖謀瓜分西藏利益

  對於河口慧海入藏的目的,歷來就有種種猜測。英國人彼得·霍普柯克就認為,河口慧海進藏的目的,是由於日本政府眼見英、俄兩國對西藏的爭奪日益激烈,尤其是沙俄大特務德爾智在達賴身邊苦心臥底幾十年,騙取達賴和西藏上層僧俗的信任,因此,日本政府不甘心落後,也想在西藏的競爭中分一杯羹,才會派遣河口慧海秘密入藏,刺探有關西藏的情報,甚至尋找時機,在西藏扶植親日勢力。

  許多著作也認為:河口慧海“搜集、傳送這個禁區(西藏)的政治情報,是日本政府的密探”,“歷史學傢都把河口慧海看作刺探沙俄在拉薩動向的日本間諜”,“他通過他的英國老師達斯向英國人輸送情報”,他“無疑是在通過達斯為英國人服務”。

  日本學者金子民雄也在相關著作中十分肯定地說,1904年英軍侵略西藏期間,英印軍隊之所以能夠順利侵入拉薩,靠的就是河口慧海提供給他那位間諜老師達斯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