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蔣經國初戀:16歲時與馮玉祥女兒墜入情網

  馮弗能是蔣經國在蘇聯中山大學的同學,是馮玉祥的女兒。1925年10月底,他們一同乘著登上泊碇在上海江灣的一艘貨輪駛向蘇聯。不久貨輪開動,沿著擁擠的黃浦江下行,經過西岸櫛次鱗比的歐式建築物,臭氣沖天的蘇州河,以及綿延數英裡的骯臟工廠和船塢。

  大約一九二六年底,處於早熟十六歲青春期的蔣經國,有瞭一段羅曼史。他和馮玉祥的十五歲女兒馮弗能墜入情網。

  蔣經國身材並不高大,在同學裡也稱不上英俊貌美,但是他具備農傢子弟雄獷的面貌。雖然依然瘦削,他已練就一身強壯體魄。同學們都說他幽默風趣、活力十足、信心堅定。跟在上海念書時期一樣,他是個天生的領袖,能高瞻遠矚,看清目標,鼓勵同儕努力達成目標。

  中山大學少數已婚的夫婦檔學生,起初被迫分開居住。男生住在中山大學校內,女生則安置在彼得洛夫卡街一個舊俄貴族的宅第。在學生抱怨之下,校方一邊開始興建夫妻宿舍,一邊設立“幽會室”,供夫妻檔學生燕好之用;未婚的革命情侶也偶爾利用幽會室談情說愛。

  蔣經國和馮弗能的幽會乃是此後他一連串羅曼史的開端。然而,他隻追求與他地位相當的女性,不像他父親多年來凈與一些煙花女來往。蔣經國自幼在呵護得無微不至的女性照料下長大,到瞭青少年時期,又碰上年紀足可當他女朋友的年輕“上海姆媽”,對於女性,他有種崇拜的浪漫憧憬。終其一生,他都在追求完美的愛,且發現追求的過程遠比達致目標更留下美好記憶。

  蔣經國和馮弗能小兩口經常前往莫斯科的中國工人俱樂部,那裡有全市搜藏最完備的中文報紙;他們邊喝茶或開水,邊留心中國的局勢發展。蔣經國好幾次被請上臺,就國內局勢發表演講。有一次,他對三千名莫斯科市民,以“中國(國民黨)北伐的目標及其最後成功”為題發表演講。後來,又對三千五百名鐵路工人以同一題目演說。


蔣經國與夫人蔣方良

  馮弗能是蔣經國在蘇聯中山大學的同學,是馮玉祥的女兒。1925年10月底,他們一同乘著登上泊碇在上海江灣的一艘貨輪駛向蘇聯。不久貨輪開動,沿著擁擠的黃浦江下行,經過西岸櫛次鱗比的歐式建築物,臭氣沖天的蘇州河,以及綿延數英裡的骯臟工廠和船塢。

      大約一九二六年底,處於早熟十六歲青春期的蔣經國,有瞭一段羅曼史。他和馮玉祥的十五歲女兒馮弗能墜入情網。

  蔣經國身材並不高大,在同學裡也稱不上英俊貌美,但是他具備農傢子弟雄獷的面貌。雖然依然瘦削,他已練就一身強壯體魄。同學們都說他幽默風趣、活力十足、信心堅定。跟在上海念書時期一樣,他是個天生的領袖,能高瞻遠矚,看清目標,鼓勵同儕努力達成目標。

  中山大學少數已婚的夫婦檔學生,起初被迫分開居住。男生住在中山大學校內,女生則安置在彼得洛夫卡街一個舊俄貴族的宅第。在學生抱怨之下,校方一邊開始興建夫妻宿舍,一邊設立“幽會室”,供夫妻檔學生燕好之用;未婚的革命情侶也偶爾利用幽會室談情說愛。

  蔣經國和馮弗能的幽會乃是此後他一連串羅曼史的開端。然而,他隻追求與他地位相當的女性,不像他父親多年來凈與一些煙花女來往。蔣經國自幼在呵護得無微不至的女性照料下長大,到瞭青少年時期,又碰上年紀足可當他女朋友的年輕“上海姆媽”,對於女性,他有種崇拜的浪漫憧憬。終其一生,他都在追求完美的愛,且發現追求的過程遠比達致目標更留下美好記憶。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蔣經國和馮弗能小兩口經常前往莫斯科的中國工人俱樂部,那裡有全市搜藏最完備的中文報紙;他們邊喝茶或開水,邊留心中國的局勢發展。蔣經國好幾次被請上臺,就國內局勢發表演講。有一次,他對三千名莫斯科市民,以“中國(國民黨)北伐的目標及其最後成功”為題發表演講。後來,又對三千五百名鐵路工人以同一題目演說。

  延展閱讀:

  蔣經國和馮弗能的幽會乃是此後他一連串羅曼史的開端。然而,他隻追求與他地位相當的女性,不像他父親多年來凈與一些煙花女來往。蔣經國自幼在呵護得無微不至的女性照料下長大,到瞭青少年時期,又碰上年紀足可當他女朋友的年輕“上海姆媽”,對於女性,他有種崇拜的浪漫憧憬。

  “四一二”上海清共之後,南京國民黨中央訓令莫斯科所有國民黨籍學生離開中山大學。許多人不知何去何從。8月5日,總共有239名學生(幾乎全是國民黨員)獲準回中國。滯留下來的320名中國學生,絕大部分是中國共產黨籍。然而,其中約有50名屬於國民黨籍的,決心留在中山大學,這裡面有蔣經國、馮弗能和她哥哥馮洪國。

  1928年5月25日,馮氏兄妹終於獲準回中國。蔣經國自從進入軍校研修後,顯然已不再和馮弗能通信往來。馮弗能兄妹回國之後,洪國與父親和好;馮玉祥把兒子送到日本去念軍校。

  1945年9月4日,蔣經國奉派出任外交部東北特派員。蔣介石亦派熊式輝出任東北行轅主任,這是國民政府派到東北的最高級官員。蔣經國在聖誕節當天隻身出發,前往蘇聯。此行在國民政府內部秘而不宣,但蔣介石通知瞭馬歇爾。

  蔣經國12月30日、1月3日兩度與斯大林會談,這個時候正是孫立人所部持續推進,馬歇爾的調處也出現第一個成績的時刻。國共雙方接受馬歇爾提議,宣佈1月10日起全面停火,並同意按照蔣、毛10月間原則接受的方案,召開各黨派人士的政治協商會議。若是斯大林預備接受中共不接管整個東北的解決方案,這些發展應該有助於經國和斯大林就東北未來前途達致協議。

  蔣經國借著和斯大林會談當中的空當,來到已經結冰的莫斯科河濱散步,這正是他和馮弗能、鄧小平和張錫媛儷影雙雙,徜徉散步的舊地。他轉到瓦和納街16號的舊樓,20年前,他和一批青年朋友就在這裡心懷宏偉大志,決心改造中國和世界。望著臺階,他或許看到門廊幽暗處,革命傢拉狄克的幽魂悄然隱沒。莫斯科的確有許多幽魂漂泊著。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