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解密:上海解放後流氓大亨黃金榮為何沒有逃走?

  導語:1949年5月26日,上海宣佈解放。當中國人民解放軍逼近上海,黃金榮手下的青幫大弟子杜月笙遠走香港,而黃金榮卻留瞭下來。上海解放之初,令人不解的是,這裡接管,那裡接管,黃金榮卻安然住在上海傢中,沒有人碰他一根毫毛。為什麼呢?

  1949年5月26日,上海宣佈解放。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宣佈成立。陳毅任軍管會主任、上海市市長。軍事上的勝利,在一夜之間取得,接踵而來的是紛繁復雜的接管工作……中國共產黨人以驚人的效率接管著大上海。就在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的當天,上海人民廣播電臺開始播音。翌日,上海《解放日報》創刊號出現在上海的街頭巷尾。

  然而,上海畢竟是大上海,光是文教方面,大專院校就有26所,中小學有503所,大報有20多傢,小報有50多傢……要進行“接、管、清、改”(即接收、管治、清理、改造),談何容易!在剛剛回到上海的那些日子裡,“接、管、清、改”工作,使接管上海的幹部杜宣忙得不可開交。在這千頭萬緒之中,杜宣還有一件工作,便是“接管”黃金榮。

  黃金榮與蔣介石的微妙關系

  有著“海上聞人”之稱的黃金榮,乃是上海人人皆知的頭號大流氓、“青幫”大頭目。

  黃金榮,出生於浙江餘姚捕快之傢,沒有什麼文化。他在上海南市區長大之後,步其父親後塵,在25歲時考上上海法租界的“包打聽”。此後,憑借他的精明,屢破大案要案,逐步升至上海法租界警備處的督察長。

  黃金榮深知,倘若不跟流氓結幫拉派,很難坐穩“督察長”的交椅。流氓有所謂“許充不許賴”的規矩:如果你並不是某人的門生,卻“充”某人的門生,是允許的;然而,你是某人的門生,遇上麻煩時想賴掉,那是不行的。黃金榮依照“許充不許賴”的規矩,冒充青幫“大”字輩張鏡湖的門人,並由此廣收門徒。後來,他給張鏡湖送去兩萬銀元,迫使張鏡湖真的收他為徒。這樣,他弄假成真,成瞭青幫“通”字輩傳人。後來,隨著他的勢力的發展,竟然成瞭上海青幫大亨。


黃金榮

  有瞭警界和青幫的雙重地位,黃金榮無所顧忌,做起毒品生意,大大地“發”瞭起來:聞名上海的“大世界”,歸入他的“版圖”;桂林公園,成瞭他的私傢花園,稱之為“黃傢花園”;用他的“三分之二姓名”命名的“黃金大戲院”……

  在黃金榮的眾多門生之中,鼎鼎大名的要算是蔣介石瞭。

  1921年,黃金榮曾收失魂落魄的蔣介石為徒。幾年之後,當蔣介石以北伐軍總司令顯赫身份重返上海灘的時候,識時務的黃金榮趕緊悄然把門生帖子送還瞭蔣介石。

  1927年4月12日,當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的時候,出面屠殺工人糾察隊的,便是黃金榮手下的徒子徒孫們。

相關閱讀推薦:

黃金榮是誰?上海青幫老大黃金榮生平簡介

揭秘上海青幫老大黃金榮:蔣介石曾下跪拜其為師

舊上海大亨黃金榮結局:掃馬路接受勞動改造

解放後的黑幫大亨黃金榮:反復檢討 整夜失眠

揭秘黑幫老大黃金榮強娶露蘭春始末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有瞭蔣介石作為政治靠山,黃金榮橫行上海,更加飛揚跋扈,毫無顧忌。黃金榮每年都“隆重”地過生日,因為每一回過生日,都是他收受金銀財寶的最好機會。那時,不論是否認識,隻要收到黃金榮過生日的請柬,誰都不敢不送禮。

  1947年12月,黃金榮八十大壽(虛歲)。這當然是黃金榮大慶大賀的日子,就連身為總統的蔣介石得知之後,也親自到上海黃傢花園四教廳向黃金榮拜壽。黃金榮連說“不敢當”,蔣介石卻硬把黃金榮扶到紅木椅上坐定,然後向他跪下,磕瞭一個頭離去。

  黃金榮為何沒有逃離上海

  中國人民解放軍逼近上海,黃金榮手下的青幫大弟子杜月笙遠走香港,而黃金榮卻留瞭下來。

  上海解放之初,令人不解的是,這裡接管,那裡接管,黃金榮卻安然住在上海傢中,沒有人碰他一根毫毛。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為什麼不去碰黃金榮呢?

  夏衍清楚地記得,在他南下之前,和潘漢年一起,向主管白區工作的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劉少奇請示。劉少奇明確指示,對黃金榮那幫人,“先不動他們,觀察一個時期再說”。

  夏衍曾這麼回憶道:

  “我記得他(指劉少奇)問潘漢年,青幫會不會像1927年那樣搗亂,潘回答說,他和杜月笙的兒子杜維屏有聯系。1948年在香港,漢年和我還去看訪過杜月笙。我們離開香港之前,杜月笙曾向我們作瞭保證,一定要安分守己。又說,據他(指潘漢年)瞭解,黃金榮那幫人也不會鬧事。少奇同志要潘漢年告訴陳毅、饒漱石,先不動他們,觀察一個時期再說。”


  上海解放之後,對於黃金榮,上海市軍管會果真沒有動他,“觀察一個時期再說”。

  觀察瞭一個時期,黃金榮確實沒有搗亂。黃金榮聲稱“不問外事”,靜居傢中。他每天隻是“早上皮泡水,下午水泡皮”罷瞭。所謂“皮泡水”就是喝茶,所謂“水泡皮”,就是泡在澡堂裡。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據說,黃金榮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沒有隨同蔣介石去臺灣,原因有四:

  一是流氓具有極強的地方性。去瞭臺灣,人生地不熟,他也就無勢無力。

  二是他的財產大都是不動產。他曾向杜月笙商借20萬美元,以便逃亡之後作花費之用,杜月笙居然沒有答應,撇下他去瞭香港。

  三是他年已八旬,多病在身,不像杜月笙小他20歲。所以黃金榮當時說:“我一生在上海,屍骨不想拋在外鄉。”

  四是他知道蔣介石大勢已去,便跟共產黨暗中有所接觸。懾於強大的政治壓力,曾經把自己手下四百多名幫會頭目的名單,交給瞭上海地下黨。所以,解放後青幫未敢作亂。

  正因為這樣,潘漢年曾就黃金榮問題,談過以下意見:“黃金榮是反動統治時期帝國主義的走狗、蔣介石的靠山。他的門徒們在上海幹瞭許多壞事。但是,上海解放後他不走,也就是說他對祖國還有感情,對我們黨至少不抱敵意。他聲稱不問外事,那很好,我們不必把‘專政對象’加在他的頭上,隻要他表示態度就行。”


  軍管會對黃金榮敲山震虎

  盡管中共高層從劉少奇到潘漢年,都對黃金榮瞭如指掌,確定瞭“不動他”的政策,但是廣大群眾並不瞭解。

  上海不少市民恨透瞭黃金榮,紛紛寫信給上海市人民政府,強烈要求逮捕黃金榮,以至槍斃黃金榮。再說,長期讓黃金榮自由自在,不加管教,也不利於對他的改造。

  於是,杜宣接到上海市軍管會的命令,派他前往黃金榮傢,對他進行一次教育性的談話……

  杜宣記得,那時天氣很熱,已經到瞭穿短袖襯衫的時節,但是他仍穿一身軍裝,胸前掛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符號,腰束皮帶,佩著短槍。他帶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戰士,乘坐兩輛中吉普,直奔黃金榮的傢。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黃金榮在上海有許多住處。當時,黃金榮住在上海八仙橋黃金大戲院對面的一條弄堂——“鈞培裡”。這條弄堂很多房子是黃金榮的。他自己住一幢大型石庫門房子。

  由於事先得到上海市軍管會的電話通知,說是軍管會的軍事代表要來,黃金榮連忙做瞭準備。這樣,當杜宣帶著戰士到達黃宅時,黃金榮已經早早打開黑漆大門迎接。二三十個黃金榮的門徒,一律光頭,上著中式白短褂,下穿黑色燈籠褲,腳蹬圓口黑佈鞋,一字兒擺開,分兩廂站立,恭迎“長官”。

  杜宣一到,馬上有人向裡通報,中等個子的黃金榮隨即由兩個徒弟攙扶著,急急迎瞭出來。他與杜宣在天井相遇。這時的黃金榮,已經81歲,臉色蒼白,虛胖,臉上的肉明顯下垂,牙齒失缺。他穿一身白紡綢中式衣褲。黃金榮見到一身戎裝的杜宣,以為要逮捕他,嚇得雙手顫抖,兩腿哆嗦,竟然小便失禁,濕瞭褲子。

  杜宣問:“你就是黃金榮?”

  黃金榮連忙答道:“報告長官,在下便是。”

  杜宣說:“進屋談吧!”

  黃金榮一聽不是馬上要逮捕他,趕緊說:“長官,請進!請進!”

  黃金榮請杜宣步入客廳上坐,而他自己仍垂手低頭而立。杜宣請黃金榮也坐下,他這才坐下。

  杜宣剛坐定,黃金榮馬上請人送上一隻金表。這隻金表,配著一根金鏈,金光奪目。黃金榮打開金表,指著底蓋上的一行字,讓杜宣細看:金榮夫子大人惠存弟子蔣中正敬贈。黃金榮說:“長官,這是我的罪證。人民公敵蔣介石拜我為師的時候送的。現在交給貴軍。”


  杜宣收下金表,開始對黃金榮進行訓話。他代表上海市軍管會,要求黃金榮必須老老實實,服從人民政府管教,不許亂說亂動;要求黃金榮必須對所有門徒嚴加管束,不得進行破壞活動。黃金榮連聲諾諾。

  杜宣問黃金榮,最近是否有不軌行為?

  黃金榮年歲已大,加上牙齒脫落,說話含混不清,說什麼生瞭個“名義上是孫子,實際上是兒子”!

  杜宣不明白黃金榮說的意思。

  這時,黃金榮手下一個人上前替他解釋道:黃金榮與兒媳不軌,生瞭個孩子。這孩子“名義上是孫子,實際上是兒子”。

  經過這麼一番解釋,杜宣算是明白瞭怎麼回事。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那人接著替黃金榮向杜宣匯報。他報告說,黃金榮手下還有幾十個門人,他們打算把黃金榮的一個戲院、兩個澡堂、三條弄堂的收入,用來實行“供給制”——他們青幫也要像解放軍一樣,實行“供給制”,每個門生每月兩石半米。

  杜宣聽後很惱火,流氓集團怎麼可能與解放軍相提並論?青幫怎麼可以不倫不類也實行“供給制”?他當場對那人進行瞭訓斥。

  杜宣警告黃金榮,必須老老實實待在傢中。如果發現他的門生在上海滋事,唯他是問!

  黃金榮知道軍管會沒有逮捕他的意思,又連聲諾諾。他感慨地說,他販過人口,販過鴉片,綁過票,殺過人,各種壞事都幹過,解放軍對他竟是如此寬大,不關不殺。“非常感謝中國人民解放軍對他網開一面,不予逮捕。他保證不在上海鬧事”。

  杜宣起身,黃金榮和他的徒子徒孫們趕緊列隊相送,一直送到大門外,杜宣帶著戰士們上車,車子已經開遠,黃金榮和他的手下仍恭敬地站在那裡。

  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1951年5月20日,黃金榮請人代筆,在上海《文匯報》和《新聞報》上發表《黃金榮自白書》,檢討瞭自己的罪行。這份自白書對上海的流氓起瞭震懾作用。

  1953年6月20日,黃金榮在上海病故,終年86歲。上海灘上另一個流氓大頭目、比他小20歲的杜月笙,倒是先於他離世——1951年8月16日病故於香港。

  杜宣回憶當年上海灘流氓總頭目黃金榮在他面前唯唯諾諾的情景,深刻地說——

  “當年的流氓,其實是反動統治階級的一種工具。流氓能夠橫行霸道,依賴於反動統治階級的支持。所以,解放之後,流氓的後臺倒瞭,流氓也就隨之土崩瓦解,一點力量也沒有瞭。”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