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清初大學士劉墉的顯赫傢族 父子均為宰相

  山東諸城劉氏傢族在清代十分顯赫,先後出瞭11位進士,7位二品以上高官,乾隆帝為其賜字“海岱高門第”。尤其是劉統勛、劉墉父子在乾隆年間同朝為大學士,劉墉之侄劉鐶之在嘉慶年間任尚書,3人死後分獲謚號“文正”“文清”和“文恭”,被稱之為“一門三公,父子同宰”。

  劉統勛:練達端方,秉公持正

  劉統勛,字延清,先後任刑部侍郎、左都禦史、工部和刑部尚書、陜甘總督、吏部尚書、內閣大學士等職。他任大學士長達12年之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成為第一位被任命為首席軍機大臣的漢官。乾隆帝對其非常倚重,說他“練達端方,秉公持正,朝臣罕有其比,故凡審決大獄,督辦大工程,悉命統勛前往蒞事,無不治者”。

  劉統勛為官正直敢言,不結黨營私。在左都禦史任上,上書直陳當時權勢極大的大學士張廷玉和吏部尚書訥親拉幫結派,結成朋黨,朝野人士為之贊許,也引起瞭乾隆帝的重視。劉統勛作為朝廷重臣,常在朝中參與機務,與內廷宦官多有見面機會,但他“從不與內侍交一言”,加以避嫌。當時官場多以門生故吏形成朋黨,他擔任會試主考所錄之人都自稱是其門生,紛紛要拜他為師,但劉統勛從不與之交結,納為己黨。在向朝廷舉薦人才時,他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嫌。如乾隆帝讓劉統勛舉薦《四庫全書》總纂官,他當即推薦紀曉嵐,而當時紀因觸怒皇帝正發配西北,朝中無人敢為其說話。劉統勛瞭解紀曉嵐博學文史,堪當重任,不因他是自己門生而刻意避嫌。


  劉統勛為官多年,但從不為己謀求私利,《諸城縣志》記載他“傢故有田數十畝,敝廬一處,服官五十餘年,未增尺寸”。由於清正廉潔,劉統勛倍受倚重,對於一些重大問題,乾隆帝都要征求他的意見。他多次受乾隆帝委派到各地巡視,對雲貴總督恒文、雲南巡撫郭一裕以上貢為名收購黃金中飽私囊案,西安將軍都賚侵餉案,歸化城將軍保德侵吞公款案,江蘇佈政使蘇崇阿侵吞公款案,江西巡撫阿思哈受賄案等一查到底,絕不手軟。這些大案涉案人多為滿洲高官顯貴,劉統勛不懼危險,及時果斷處理,打擊和震懾瞭貪官污吏,對當時政治清明起到瞭重要影響。

  劉統勛為官處事認真負責,重視民生。當時黃河水患不斷,且因黃河與運河交匯,黃河泛濫河床淤高,嚴重影響運河的暢通。在乾隆朝前期,劉統勛是治黃和保運工程的決策者和領導者之一,從乾隆十一年到十八年,幾乎每次黃河、運河出險,他都前去指揮治理。在治理水患過程中,他熟練掌握瞭防患和河運知識,“凡十視河堤,兩修海塘,前後章疏數十,皆合機宜,剔除積弊,利賴民生”。他為安定黃河、運河兩岸人民生活做出瞭巨大貢獻,當時河南百姓曾在黃河岸邊為他立生祠,以示紀念。

相關閱讀推薦:

劉羅鍋劉墉是誰?清朝宰相劉墉生平簡介

揭秘宰相劉墉:“劉羅鍋”真的是“羅鍋”嗎?

前秦傳奇宰相王猛:提倡亂世用重典 一年連升五級

寡婦門前宰相多!揭秘宋代兩宰相爭娶寡婦事件

揭秘中國歷史上那個十大名廚:憑借廚藝當上宰相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劉墉:為官一任,造福一方

  劉墉,字崇如,劉統勛長子,也是著名的清官。以他為原型改編的影視作品,讓“劉羅鍋”成為一個傢喻戶曉的藝術形象。

  劉墉於乾隆十六年(1751年)中進士,在乾隆朝先後任知府、巡撫、左都禦史、尚書、總督、協辦大學士等職。在嘉慶朝,他又因向乾隆帝要回傳國玉璽及協助清除和珅而受到嘉慶帝倚重,成為大學士兼太子少保,有“定冊元老”之稱,權力和地位居漢臣之首。

  劉墉數十年宦海生涯並不平坦,經歷瞭幾次起伏升降。他受其父教導,一生清正廉潔,勤於政事,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比如,在安徽和江蘇學政任上改革教學與考試陋習,改變不良學風;在太原清理陳年舊案,充實地方倉儲,受到百姓贊揚;在江寧因為公正清廉,斷案明察秋毫,老百姓稱之為“包龍圖”,風行一時的話本《劉公案》就是根據他任江寧知府時的事跡編寫的;在湖南巡撫任內,他又盤查倉庫,修繕城池,開采銅礦,救濟災民,革除陋習。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劉墉受命與和珅等共同查處山東巡撫國泰貪污案。國泰與和珅交情很深,劉墉到時,他早已做好應對準備。劉墉等人查驗歷城庫房,發現庫銀並不短缺,但細心的劉墉從銀兩顏色型號不一中發現瞭疑點,深入調查後,得知是國泰借商號銀兩湊數對付。劉墉隨即貼出告示,要求各商號不得借給官府銀兩,如果借出即行收回,否則全部充公。由此一來,官府庫銀頓時清空,國泰隻好認罪。在乾隆帝支持下,劉墉一查到底,國泰等首犯俱被處死,向他們行賄的官員被撤職查辦,成為當時震動官場的一件大案。


  乾隆晚年權臣當道,劉墉在擔任南書房行走後,就很少發表尖銳意見,以明哲保身。這與他吸取瞭以往政治鬥爭的教訓有關,但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作風並未改變。在嘉慶元年(1796年)禪位大典上,乾隆帝未帶傳國玉璽,傳璽給新君嘉慶帝的儀式難以進行,在場的大臣們害怕得罪乾隆帝,不敢向其明言,隻有劉墉挺身而出,向乾隆帝追回玉璽。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劉氏傢族:重視教育,詩書傳傢

  從康熙至嘉慶年間,諸城劉氏共有14人做過知縣以上官員,多有政績,贏得所治地方百姓的愛戴,也為劉氏望族留下很好的名聲。

  劉傢的興旺發達,與其重視文化的傳承是分不開的。劉氏傢族對後人灌輸“一曰德行,二曰學問,三曰功業”,族人為官者多在渾濁的官場中保持瞭一股清廉公正之風。劉統勛先人劉棨,身為四品官竟然無盤纏回鄉奔喪,後變賣傢鄉田產,才為母發喪。劉統勛久居相位,不置田產,有世交之誼的朋友贈給其銀兩,也全部分給貧困鄉親。劉墉歷來儉樸,赴太原上任時寫有“帽破衣殘到太原,故人猶作舊時看”的詩句。這與乾隆末年的奢華之風形成瞭鮮明對照。劉鐶之做到戶部尚書,也是十分儉樸,其詩有“傢因俸薄貧無補,詩為官閑格益清”之句。

  重視教育、詩書傳傢是劉氏傢族的傳統。從順治年間劉必顯考中進士開始,就嚴厲督促子弟讀書,歷代科舉入仕者不斷,傢族文化得以傳承。即使到瞭乾嘉年間,劉氏受朝廷恩寵日隆,仍把讀書放在首位。劉鐶之擔任尚書後,還諄諄告誡後代“聞雞起舞吾傢事,莫誤長沙射策年”。

  因為傢學功底深厚,劉氏傢族中知識淵博、學問精深者代不乏人。同治二年(1863年),劉紹庭編《東武劉氏詩萃》,收錄劉氏八代72人詩作,反映瞭傢族詩學之盛,諸城劉氏被稱為“山東詩文世傢”之一。劉統勛不僅詩文皆佳,還提攜瞭大批後輩學者。劉墉更是學識淵博,被認為“熟於《史》《漢》,博通前人詩書文詞,尤精於內典,傍及說部”。其後裔劉喜海撰有多部金石學著作,被認為是清代金石學名傢之首。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