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朝鮮戰爭中被活埋瞭38個小時的中國將軍是誰?

  他曾經在美軍戰機轟炸下被活埋瞭38個小時;他在工兵部隊已經放棄救援的時候卻因兩隻蒼蠅的急時“報信”而撿回瞭一條命,他就是時任志願軍39軍115師代理師長的王扶之!

  王扶之少將在朝鮮戰場上的一段傳奇經歷

  人物檔案:王扶之,陜西子洲人。1923年10月出生,1935年7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曾任總參作戰部副部長、部長、山西省軍區司令員、山西省委書記、烏魯木齊軍區副司令員等職。1955年榮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八一勛章、二級解放勛章。榮獲朝鮮二級自由獨立勛章、二級紅旗勛章。1988年7月榮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3年7月23日,在丹東抗美援朝戰爭紀念館開館儀式上,曾任志願軍副司令員的洪學智拉著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軍人,來到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胡錦濤同志面前,介紹瞭這位老軍人在朝鮮戰場上的一段起死回生的傳奇經歷。胡錦濤同志聽後,熱情地與他握手。

  這位老軍人就是原烏魯木齊軍區副司令員王扶之將軍。他12歲參加紅軍,曾8次負傷,多次出生入死,屢立戰功。


1952年8月,被救出的王扶之(中)和戰友在被炸毀的山洞前合影

  近日,在美麗的海濱城市大連,記者見到瞭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老將軍。他腰板筆直、思維清晰。雖隔半個多世紀,但對朝鮮戰場上那段“起死回生”的經歷,老將軍仍刻骨銘心……

  1952年8月,抗美援朝戰爭進入膠著狀態。年僅28歲的王扶之任39軍115師代師長,指揮部隊打下瞭敵精銳部隊堅守的無名高地。因這一仗傷亡小,戰法靈活,志願軍總部指示他們總結戰鬥經驗上報,並指派《人民日報》記者劉鳴深入到該師采訪。

  志願軍115師前方指揮所是一個狹長的坑道。這個坑道內壁上有一個通向外邊的小洞,戰士們因陋就簡,用木頭在小洞處做成瞭非常隱蔽的小窗戶,窗下放一張木制小桌,陽光折射進來比較亮。這裡就是王扶之的指揮位置。

  8月2日9時許,《人民日報》記者劉鳴為采寫報道,來到瞭這裡。王扶之見劉記者在燭光下寫作很吃力,便請劉鳴到自己的位置上來,他自己則在坑道深處,點著蠟燭與作戰科長蘇盛軾、參謀陳志茂研究工作。

  幾分鐘後,“轟隆”一聲巨響,一顆重磅炸彈在作戰室頂上爆炸,坑道被炸塌瞭。

相關閱讀推薦:

朝鮮戰爭中,美國第七艦隊為何開進臺灣海峽?

揭秘:蔣介石如何成為朝鮮戰爭的最大贏傢

半島硝煙散盡:中國人應為朝鮮戰爭而自豪

朝鮮戰爭:美國人心中“一場苦澀的戰爭……”

朝鮮戰爭停戰內幕:中國人已經占據優勢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老將軍回憶道:“在坑道爆炸的瞬間,我隻感到被一股兇猛的力量一推,便失去瞭知覺。當我醒來時,四周漆黑一片,耳內嗡嗡作響,一條腿被圓木和巖石壓著動不瞭。”

  當王扶之意識到自己還活著時,努力回想剛才的經過,在記憶中搜尋當時在坑道中的人員姓名:記者劉鳴,作戰科長蘇盛軾,參謀陳志茂、張釜山,偵察科參謀小劉,書記員小楊,測繪員小梁,共七人。而後,他開始急切地呼喚他們的名字,可除瞭蘇盛軾和陳志茂兩人低弱的聲音外,其他5人沒有回應。

  接下來,王扶之才弄清他們都是被爆炸的氣浪推進洞底的,已被坍塌的土石埋在下面。由於3人之間都有一段距離,又各自受困負傷,相互間無法幫助。王扶之一邊鼓勵他倆自救,一邊奮力用雙手扒開壓在身上的木頭、石塊。幾個小時後,他掙脫瞭出來,又急忙幫助另外兩位同志脫身。此時,他們3人的情況是:王扶之和陳參謀腿部負傷,蘇科長有三根肋骨被砸斷,不能動。

  為瞭與外面聯系,他們摸遍瞭所有能找到的電話機,但都無法通話,又試著敲打臉盆、水桶之類的東西與外面聯系,均無效。


  在坍塌的坑道之外,115師工兵連的指戰員們正冒著敵機轟炸,緊張地實施救援作業。

  在志願軍總部,彭德懷司令員得知王扶之等同志被埋在洞中的消息後,親自打電話給39軍:“要想盡一切辦法,把王扶之等同志搶救出來!”

  在39軍軍部,吳信泉軍長也不斷催促:“要想盡一切辦法救人!”並指示,工兵不夠,可迅速從軍直工兵營派出一部分進行增援。

  副軍長張竭誠當即前往現場,和115師政委沈鐵兵、參謀長程國璠等同志一起指揮搶救。

  3日上午10時許,4架敵機向指揮所掃射、投彈,我115師高炮連立即迎頭痛擊,擊落敵機一架,其餘3架敵機倉皇逃走。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王扶之等人生還的希望越來越小,但所有救援的人都不言語,仍在埋頭挖掘。

  沈鐵兵政委命令警衛連找來幾個當地人盛咸菜用的大壇子,準備盛殮烈士的遺體。參謀長程國璠說:“師長個子大,還是給他準備一口棺材吧!”

  在紅軍時期,吳信泉軍長就是王扶之的老上級。悲痛之下,他含淚給志願軍總部發出瞭一份王扶之等同志生還無望的電報。

  彭總當即表示:就是犧牲,也要找到遺體,送回祖國安葬。

  就這樣,志願軍總部幹部花名冊上,王扶之一欄的後面被註上瞭“犧牲”二字。

  第二天下午,工兵連副連長劉文才突然發現有兩隻蒼蠅從坍塌的石縫中飛出來。他欣喜若狂,立即將這一發現報告師首長。蒼蠅能活,人就能活!沈政委立即決定,再增派部隊,加快救援速度。當晚11時30分,在經歷38個小時之後,王扶之等3人獲救,記者劉鳴和其他4人犧牲。

  王扶之、蘇盛軾、陳志茂3人還活著的消息很快報到軍裡,吳軍長激動地熱淚盈眶,當即指示:立即送他們到軍部作初步治療,緩解一下後再送國內進一步治療。

  消息傳到志願軍總部,彭總由衷地感嘆道:這真是個奇跡!1956年在遼東半島軍事大演習時,已任國防部部長的彭德懷元帥還記憶猶新,向時任沈陽軍區參謀長的吳信泉中將詢問王扶之的情況。吳參謀長匯報道:“他恢復得很好,身體更加結實瞭,如今正在南京軍事學院高級系學習深造呢!”彭老總聽後,再一次感嘆道:“大難不死,大難不死呀!”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