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李世民奪下隋朝江山是一次成功的抄底

  隋煬帝於公元613年東征高麗,押糧官楊玄感欲發動兵變,請來好友李密做參謀,李密出瞭上中下三策:上策,封死隋煬帝東征的歸路;中策,西取關中,觀望天下;下策,攻取龍頭股洛陽。而文武雙全的楊玄感卻選中瞭下策——

  楊玄感“斬倉”不徹底兵敗身死

  楊玄感長途挺進洛陽。6月初才發佈文告起兵,到6月中旬,前鋒居然已殺到洛陽宮城的太陽門。可事實證明,楊玄感確實追高瞭!

  洛陽城確實是隋朝百官傢屬所在地!可正因為是太太團所在,隋朝將士才煥發出高昂的戰鬥激情。洛陽守將樊子蓋死守城門,楊玄感輪番猛攻,就是不進球。拖得久瞭,隋朝的前鋒、中場、後衛都回來救洛陽這個大球門。東征高麗的來護兒前鋒不等隋煬帝下命令就回兵救場。東征總隊長隋煬帝也緊急回到涿郡(今北京),坐鎮指揮。

  更恐怖的是,楊玄感當初以為他起兵,天下會響應,結果除瞭一些草莽英雄落魄子弟,天下郡縣級別的地方政府無一個響應的——隋朝的行情雖然下滑,但還沒下滑到底部,所以他振臂一呼,響應他的隻有回音。李密勸告:“咱們快快斬倉吧,放棄龍頭股,去關中。”

  上蒼總是很耐心地給人一個又一個機會,楊玄感放棄瞭龍頭股,解除對洛陽的包圍,降低倉位,轉向西邊發展。


  然而,軍隊經過弘農郡時,當地的百姓拉住楊玄感的馬頭,苦勸他取下弘農再西行。楊玄感也想在徹底斬倉前再獲取點利潤。因為弘農郡有優質資產:糧草。於是楊玄感留下來攻城,天下大盤瞬息萬變,豈容得你貪戀那麼一小點盈利?這點盈利很可能是市場留給你的毒丸。楊玄感才離洛陽,又因弘農被套牢。隋朝各路大軍一擁而上,圍住這位仁兄一陣狂毆,楊玄感請人殺死自己,然後被隋軍剁成肉醬燒成灰燼,滿門抄斬。

  這是第一個追高者楊玄感的可悲下場。楊玄感追高追死瞭,但上天還是再給瞭一次機會,當然不是給楊玄感,而是給瞭楊玄感的殘餘勢力:李密。

相關閱讀推薦:

武則天是唐太宗侍妾?李世民將其賜給兒子李治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對哪四個男人魂牽夢系?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何以向突厥稱臣納貢十二年?

揭秘女人創造歷史:李世民殺兄弒弟都是為美人

揭秘:唐朝大將尉遲敬德親手幹掉李世民弟弟?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李密為何走上楊玄感追高的老路?

  李密當時也被捕,但機智的他逃脫瞭。公元616年,當遠在山西太原的李淵還在猶豫著要不要起事的時候,李密認識瞭王伯當,王伯當把他介紹給瞭瓦崗軍頭領翟讓。李密投靠瞭瓦崗軍這傢大公司,並交出漂亮的業務單:616年10月27日,李密精心設計大海寺伏擊戰,擊殺隋朝名將張須陀。憑這張業務單,李密漸漸掌握瞭瓦崗軍這傢公司。有瞭資本,有瞭業績,李密下一步劍指何方?居然還是洛陽!

  理由:洛陽是龍頭股,多糧倉,而天下人正處於饑餓當中。攻下並打開糧倉,有瞭糧就有瞭人,百萬大軍一夜可成。拿著隋朝的資本跟散戶們分紅,自己不出本錢,又能聚集散戶人心,何樂而不為?617年2月,瓦崗軍攻下洛口倉,散糧給百姓。

  此時,太原的李淵尚無動靜。李密在盈利的道路上,遠遠跑在李淵的前頭。有楊玄感的教訓在前面,李密為何選擇瞭自己制定的下策呢?

  李密自己給出瞭答案。公元617年的5月,大概是李淵父子在太原起事前後幾天,柴孝和建議李密派兵駐守洛陽四周,然後從高倉位風險中脫離出來,奪取關中,走穩健盈利之路。李密說:“這是我當年精心考慮過的,但是我的手下都是東部人,如果洛陽不拿下來,分不到紅,誰願意跟我去西部?”


  從此,李密也走不出楊玄感的怪圈,被洛陽套牢。當時鎮守洛陽的是越王楊侗,天下各路援軍都來支援龍頭股洛陽,於是,王世充來瞭,成為李密的勁敵。

  這時候的李淵父子趁著洛陽鏖戰,從容在太原起事,奪取關中。李淵父子也將目光投向瞭龍頭股洛陽,李密王世充正在鏖戰,洛陽城佈帛堆積,都用來當柴燒。當時的佈帛有貨幣的功能,洛陽城在拿著貨幣當燃料用。看樣子似乎可抄底瞭。

  公元618年4月,李世民來抄底瞭,打的是救援洛陽的旗幟。可李世民在洛陽周邊觀望一番,發覺抄底時機未到,於是決定:撤!看清歷史底部就是看清歷史大勢,李二哥真牛!

  李密和王世充在洛陽城周圍耗。而形勢已變化:李淵父子走瞭李密所制定的中策之路,占據山西陜西,西進的路線不復存在。李密既然已經走在下策的路上,該如何挽回?走錯瞭第一步,但第二步正確,事情還是可為的。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王世充的“一頓早餐攻勢”

  此時,李密最經得起消耗最優質的資本就是糧草。他拿著這個分紅,召集天下人來效力。憑著自己雄厚的資本跟對方比燒錢,誰的錢先燒完誰就先退出市場。

  王世充手中糧草越來越少,又屢次被李密擊敗,眼看著就要退出歷史舞臺瞭。當時投靠瓦崗軍的魏征看準瞭這一點,建議說:“挖好壕溝,築好城墻,王世充糧草一盡,他就玩完。”李密意識到瞭這一點。我讀史書有個經驗,如果史上有人提出挖好壕溝,不與敵人交戰的策略,那絕對是上上選。勝仗不一定是打出來的,可能是熬出來的。

  然而,瓦崗公司糊塗人多過清醒人,清醒的少數人拗不過糊塗的大多數人,還得順應糊塗的大多數。李密是清醒的,魏征是清醒的,然而瓦崗軍大多數指揮層是不清醒的。以猛將單雄信為代表的一大幫糊塗蛋叫嚷著形勢大好,三天就痛滅王世充。李密無奈,隻得放棄隻守不攻的策略,做出瞭主動進攻的態勢,走上高倉位操作的路線。

  而此刻的王世充也提高倉位,高風險操作。同樣一個措施,在王世充這裡卻是正確的:反正糧草不多瞭,靜守絕對蝕本,一博還有翻本甚至博大的機會!

  暫且把王世充軍隊發動的攻勢命名為“一頓早餐攻勢。”618年9月12日清晨,王世充部隊就在床頭吃飯,喂飽戰馬,忽然奇襲沒有防備的瓦崗軍。這幫江淮老兵,肚子裡一頓正在消化的早餐是他們唯一的資本,卻支撐著他們玩命。王世充事先準備好一個與李密長得很像的人,綁在馬上,然後牽出來宣告說:“李密被我們生擒啦。”瓦崗軍在王世充的“一頓早餐攻勢”前崩潰,此戰史稱“偃師之戰”。李密手中資本幾乎喪失殆盡,然後投靠李淵,最後,因為受不瞭李淵的傲慢而密謀造反,被李淵所殺。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