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袁世凱幾個老婆:袁世凱怎樣口頭為一妻九妾封後封妃?

  清末宮廷曾封袁世凱結發妻為一品誥命夫人

  1876年底,17歲的袁世凱成瞭親,娶妻於氏。

  於氏是河南鄉間人於鰲的女兒。於傢土地很多,掛過“雙千頃牌”。於氏雖是大傢閨秀,可不怎麼識字,對於規矩禮法粗通,倆人結婚後,感情還算好。到瞭第二年,於氏便生下一子,即長子袁克定。於氏一生隻有這麼一個兒子。然而袁世凱沒多久,便與於氏因一句笑話而反目瞭,以至冷淡相處,於氏成瞭“主婦”的牌位。

  事情起因是這樣的:這天,袁世凱看到於氏系著一根紅色鄉花緞子的褲帶,覺得好玩,就和她開玩笑說:“看你打扮的樣子,就像個馬班子。”

  可是,於氏並不認為這是夫婦之間的一句玩笑,就反唇相譏地說,“我不是馬班子,我有姥姥傢。”

  於氏說的這句“我有姥姥傢”,即有娘傢,是明媒正娶的大太太。而袁世凱的生母是姨太太,一說是側室。袁世凱認為她有意揭自己的短,給他難堪。一生氣,從此再也不跟她同房瞭。


  所以,於氏在生下袁克定之後,就再沒有其他子女。袁世凱做官以後,她也一直住在項城老傢。直到袁世凱做瞭山東巡撫,接他母親到濟南,她才一道來袁世凱的住所。

  袁世凱從接於氏到住所,直到後來入京做瞭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隻承認她是名義上的夫人,既不讓她管傢,也不和她同房。不過,這樣一來,他們夫妻之間卻非常客氣。清末宮廷曾封於氏為一品誥命夫人。

  袁世凱就任大總統,入主中南海之後,於氏也隨著住進瞭中南海。在中南海懷仁堂延慶樓後面,有一個三進的大院,叫福祿居。於氏和袁克定的妻子兒女們就住在這裡。於氏住前院,袁克定夫婦及孩子們住在中院,後院是仆人們的住所。


  那時候,袁世凱按照歷來的習慣,每隔三天五天的,就去於氏房中坐一會兒。他倆見面的時候,袁世凱一定先問一句:“太太,你好!”於氏答一句:“大人,你好!”接著,倆人隨便聊上幾句傢常話,就結束瞭這照例的會見。

  有一次是過陽歷年,各國公使暨夫人按禮節到總統府給總統賀新年,隨後照例要給總統夫人賀年。這樣,袁世凱才不得不讓於夫人出席儀式。

  這一天,於氏穿著紅外褂、紅裙子的禮服,接受外賓們的祝賀。不料,儀式正在進行當中,忽然有某國的公使走上前一步,到於氏面前,要和她握手。於氏不懂什麼握手禮,大為驚慌,立刻把身子一偏,嘴裡發出“嗯”的一聲,將雙手縮回背後去瞭。這時,公使一看總統夫人臉色有變,動作不同尋常,不由得僵在那裡。最後隻好同夫人匆匆退瞭出去。

  袁世凱聽到這些情況,就規定以後凡遇接待賓客,需要於氏出場的時候,由次女、三女兒陪同出場,並在旁代為照料問答,不讓於氏再說一句話,也不讓她有什麼特殊動作,以免再出現其他笑話!

相關閱讀推薦:

袁世凱有幾個兒子?袁世凱有1妻9妾共生32個孩子

袁世凱次子死後千餘妓女為其送葬:袁克文幾個女人

誰是民國第一奇女子?袁世凱女秘書呂碧城簡介

獨鬥袁世凱、段祺瑞、張作霖三大軍閥的民國傳奇

揭秘:清末隆裕太後為何退位後力挺袁世凱登基?

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袁世凱大姨太太曾是蘇州名妓

  袁世凱22歲時,決定棄文習武,投奔吳長慶。在此之前,袁世凱曾到上海謀事。他一方面想貪圖一下上海的風光,另一方面也覺得這樣一個地方,謀事的機會總要比較多些。然而,他籌謀瞭很長時間,卻始終沒有成就。這時,他一個人住旅店裡,寂寞難挨,就去逛妓院。由此,結識瞭一個蘇州籍的名妓沈氏。這就是後來袁世凱娶進的大姨太太。

  袁世凱與沈氏相識之後,情好日密。沈氏就勸袁世凱及早離開上海,另謀出路,並且資助盤費,鼓勵他早日成行。

  行前,沈氏備酒餞行。席間對袁世凱說明瞭在他去瞭以後,她也出錢贖身,搬出妓院,希望袁世凱努力功名,不負舊情。那一席話,使冷落寂寞中的袁世凱,備受感動,指天為誓後,二人揮淚而別。

  後來,袁世凱在朝鮮站穩腳跟以後,果然將沈氏接往漢城,沈氏做瞭袁世凱的大姨太太。


  袁世凱3位韓籍夫人身世之謎

  在朝鮮12年,袁世凱增加瞭3位韓籍的如夫人。

  關於這3位姨太太的出身,說法不一。有的說是袁世凱在韓鮮做事時,朝鮮國王賞的3個歌伎。也有的人說,3位姨太太是袁世凱在朝鮮得病住院時的3個護士,後來袁世凱病愈,朝鮮國王便把她們賜給瞭袁世凱。

  袁世凱的三女兒袁靜雪,是這樣回憶她的生母、袁世凱三姨太金氏的:

  “我父親原定娶朝鮮李王妃的表親金氏一人為妾。可是,在金氏嫁過來的時候,還帶來兩個陪嫁的姑娘,閔氏和吳氏。我父親就一並收她們為姨太太,並按著她們年齡的大小,排定吳氏為二姨太太,金氏為三姨太太,閔氏為四姨太太。因為這三個人都在大姨太太手裡娶進來的,所以,我父親就讓大姨太太擔負教導她們的責任。

  金氏本以為是嫁過來做我父親的‘正室’的。不料,過門以後,她不但不是‘正室’,她的陪嫁的兩個姑娘反倒被我父親一並收為姨太太。同時在她頭上還有一個被我父親當‘太太’看待的大姨太太。她當時才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子。在那樣的環境裡,她除瞭逆來順受以外,不可能有什麼其他出路,因此心情是痛苦的。由於精神苦悶的重壓,使她成為一個性格古怪的人——一方面,似乎脾氣很好,對傢裡所有的人都很和氣,也從不和我爭長論短:另一方面,在不高興的時候,卻會因為偶然的原因,一語不合就鬧起氣來,甚至鬧到瞭難以收拾的地步。

分頁:2/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有一次,她就因為一言不合,居然把和我父親對坐下棋的時候所有的棋盤、棋子,都給扔到水裡去瞭。又有一次,她和五姨太太在中南海內一處角落裡對著喝酒。大約兩人都喝得有些醉意瞭,不知道為瞭幾句什麼話,兩人吵起嘴來,先是動口,接著就動瞭手,真打得不可開交。幸虧有的仆人報告瞭我父親,等到他大聲喝止以後,兩人才算罷休。

  她雖有些醉意,但五姨太太是我父親當時最寵愛的人,這一點她還是能夠意識到的。她是在五姨太太歷來的欺壓下,忍無可忍,這次為瞭幾句閑話便不顧後果地拼起命來。

  “她這種古怪脾氣,也表現在對女兒和丫頭們的責打上。她還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對待女兒就比對待兒子更厲害一些。她有時毒打起丫頭來,那就更加厲害瞭。

  “她皮膚很白,濃黑的頭發長長地從頭頂一直披拂到腳下,看起來是很美麗的。但是,她神情木然,似乎永遠沒有高興的時候。她不但對待兒女沒有什麼親熱的表示,就是我父親有時候,到她屋裡去,她也是板板地對坐在那裡。有時候,我父親說到高興之處,她雖然也陪著一笑,但笑過之後,立刻把笑容斂住,於是她的臉上就再也看不出絲毫笑意。


  “在過年過節和她自己生日的時候,她總是暗暗地哭一場。她嫁到我傢以後,從沒有回過娘傢,她傢的人也從沒有來看過她。有一次,六姨太太的母親和哥哥從江蘇揚州來看望六姨太太。這兩位客人,既要給我父親和我娘磕頭,還不能和我傢人平起平坐。這大概就是她不願意娘傢人來看望她的緣故吧。對於娘傢過去的情況,她更不願多說。在中南海的時候,她並不是每天都到居仁堂去的。但是,我父親見到有什麼好吃的,或是她所喜歡吃的東西,總時常叫傭人請她來同吃。

  “她在死前的頭一天裡,對我二哥說瞭兩件事:一件是,在她過門以後不久,大姨太太借對她的管束和教導的名義,對她進行虐待。有一次大姨太太把她綁在桌子腿上毒打。由於她的左腿被打得過於厲害,受瞭內傷,以至於到瞭臨死的時候,還經常疼痛,並且還不能伸直。另一件是,她的父母原來也認為她是嫁給我父親做‘正室’的,及至過門以後,才知道她不但是一個姨太太,並且還把她和兩個陪嫁的姑娘排在一起,成瞭個三姨太太,自然已經十分痛心。後來她又要隨著我父親離開朝鮮,更是加倍的傷感。特別是她的母親看到自己的愛女迢迢千裡地到一個陌生地方去,今後自然很少再有見面的機會,因此悲痛和思念的情感,就交織在這個老人的心中。有一天,她母親在精神恍惚的情況下,仿佛在井裡水紋裡,看見瞭她的面影,就懷疑自己的女兒一定是死在他鄉瞭,因而也就投井自殺瞭。她父親既痛心於女兒的遭遇,又看到老妻因為女兒的緣故竟至自尋短見,當時悲痛得吐瞭很多血,三天後也就死瞭。她在說完瞭第二個故事以後,又對我二哥說,她所以不願意在這以前說起這件事,是為瞭免得暴露我父親生前所做的錯事。由這一點看來,她算得是‘用心良苦’矣。

  “二、三、四姨太太雖然也會說漢話,但說得很慢。她們嫁給袁世凱時,已十六七歲瞭,不能再纏足瞭,袁世凱便想讓她們像京戲裡旦角‘踩寸子’的方法,走起路來搖搖擺擺,也像纏足一樣。”

分頁:3/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第五位姨太太以一雙“金蓮”贏得袁世凱歡心

  袁世凱在山東巡撫任上,取進瞭第五位姨太太楊氏。

  楊氏,天津楊柳青人,是一個出身於小戶人傢的女子。她長得並不漂亮,但因為有一雙纏得很小的“金蓮”,所以頗得袁世凱的歡心。

  楊氏很有管傢的才能,又口巧心細、遇事果斷。從此以後,袁世凱對傢中的日常生活,既不操心,也不過問。無論是該吃什麼、該穿什麼,或是該換什麼衣服、該做什麼東西,都交由楊氏一手經管。就是袁世凱的貴重財物,也同樣交由她收藏保管。

  楊氏不僅照管袁世凱的生活,還掌管袁傢的一切傢務,指揮著屋裡屋外的女傭人和丫鬟,管理著袁世凱的子女們。以後,又管理新進門的六、七、八、九姨太太。


  由於袁世凱對楊氏言聽計從,所以無論是誰,隻要不服五姨太的約束,她就可以隨時稟告袁世凱,由袁出面解決。因此,袁傢上下都因為這個緣故,而敬讓楊氏三分,就是袁世凱的正妻於氏,也不例外。

  經管袁傢傢務的姨太太,前一階段是大姨太沈氏,後一階段是五姨太太楊氏。她們每每狐假虎威、擅權凌虐他人。而身受其害的人們,卻由於袁世凱給她們撐腰,而不敢抗拒,不敢聲張,隻好忍氣吞聲。

分頁:4/8頁  上一頁2345678下一頁

  袁世凱為9位姨太太定傢規

  袁世凱在眾姨太太們面前,規定瞭這樣一個傢規:新進門的姨太太要服從早進門的姨太太的管教。所有禮法儀節、起居言談、忌諱等瑣事,均由早進門的隨時指點。

  前一階段,是大姨太對二、三、四3個姨太太的管教:後一階段,是五姨太對六、七、八、九4個姨太太的管教。

  大姨太沈氏到朝鮮漢城後,不久竟來瞭3個對手,要分享袁世凱對她的專寵,自然是醋意大發。因此,沈氏表面上是教導、管束她們,實際上卻是借著教規矩的名義,對3個姨太太百般刁難。

  這3個朝鮮籍的姨太太,一下子來到一個陌生的漢人封建傢庭,話又說不利落,漢人的規矩禮法又不熟悉,自然就給瞭大姨太很多借口。沈氏便趁袁世凱不在傢的時候,無事生非,常常非打即罵。有的時候,甚至還罰她們跪磚頭。為瞭不讓她們有躲閃的可能,還曾把她們綁在桌子腿上毒打。三姨太金氏左腿的殘疾,就是大姨太沈氏“教導傢規”的結果。


  五姨太楊氏也一樣,她以“傢規”的名義,以教導和指點為名,對六、七、八、九姨太太非打即罵。特別是九姨太年紀輕,進門的日子又淺,以規矩禮法上自然做不周全。所以,她遭受五姨太太的虐待也最厲害。有一次五姨太把她的頭都給打破瞭。

  幾位姨太太被責打這樣厲害,袁世凱不是不知道,可是,他以所訂傢規不能改變,而對之視若無睹,堅持不說一句話。

  袁世凱在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任上,又陸續“置辦”瞭六姨太葉氏、七姨太張氏。八姨太郭氏,是袁世凱做軍機大臣兼外務部尚書時“置辦”的。

分頁:5/8頁  上一頁345678下一頁

  六姨太原與袁世凱次子兩情相悅

  要論袁世凱姨太太們的來歷,頗有故事情節的要數六姨太葉氏。

  袁世凱在直隸總督任上,曾派他的次子袁克文到南京替他辦一件什麼事。由於袁克文生好在外面玩樂,在公餘之暇,就常到釣魚巷一帶走走,因此結識瞭後來的六姨太太。倆人一見傾情,互相訂瞭嫁娶的盟約。在袁二公子臨行的時候,她贈給他一張照片留作紀念。

  依照袁傢的規矩,兒女從遠道歸來,是要向父母磕頭“請安”的。袁克文返津復命,正在磕頭的時候,不料這張照片卻從他的身上失落下來。袁世凱看到這種情況,就指著地上連聲問:“是什麼,是什麼?”

  當時袁克文還沒有結婚,自然不敢在老父的面前透露自己的荒唐行為。他情急智生,就說是他在南邊給父親物色瞭一個很好看的姑娘,現在帶回來這張照片,為的是征求袁世凱的意見。袁世凱一看這張照片上的倩影,果然很美麗,就連聲說:“好!好!”

  接著,便派瞭向來給他做這種差役的符殿青,帶瞭銀錢將她迎瞭回來。葉氏原是和袁克文有著嫁娶之約的,現在看到是袁傢派人來接,很自然地便想到瞭袁克文身上,便也收拾行裝,欣然北上。沒有想到在“洞房花燭夜”,卻發現意想中的翩翩少年,竟變成瞭一個滿嘴胡須的老者,她那哀怨之情,一點也不會少於三姨太金氏!


  1909年,袁世凱被攝政王載灃開缺回籍。在彰德府隱居的時候,袁世凱娶進瞭他第九位、也是最後一位姨太太劉氏。

  但是,劉氏並不同其他袁氏妻妾一同住在洹上村養壽園。她獨自住在北京的九府胡同的袁府。這是一個一線排列的三重四合院。最後的四合院便是劉氏的住所,建築兼中西特色,高大拱形的門窗、良好的取暖設備都可以想見當初的奢華。

  從這最後一座四合院右側出旁門,有一座二層的中西合璧的小洋樓,這便是劉氏之女、袁世凱十三女袁儀禎(子經)的繡樓。一層為仆人、丫鬟的住處,二層為十三小姐的閨房。

  袁世凱和他最年輕的姨太太,不時在這裡共住。

  四姨太閔氏和七姨太張氏,都在袁世凱任民國大總統,入主中南海之前死去。

  四姨太是因為“月子病”死去的,當時袁世凱在直隸總督任上。七姨太沒有生過子女,依照袁傢的規矩,是應該叫做“姑娘”,但由於袁世凱對七姨太的寵愛,所以袁傢上下依舊喚她為七姨太太。當袁世凱奉命“回籍養疴”時,帶著她從北京到河南輝縣暫住,這時候,她病死在輝縣。

分頁:6/8頁  上一頁45678下一頁

  袁世凱口頭為一妻九妾“封後封妃

  1913年,袁世凱進入中南海,妻妾子女也一同遷入。

  在中南海,袁世凱在居仁堂辦公、就寢。在居仁堂開瞭一個樓,姨太太們就住在那裡。然而,袁世凱夜間並不到各個姨太太房裡去,而是姨太太輪流前去“值宿”。輪到哪一個姨太太“當值”的時候,就由她本房的女傭人、丫頭們把她的臥具和零星用具搬到袁世凱的臥室裡去。那時,大、二、三3個姨太太都已經不和他同居瞭,輪值的隻有五、六、八、九4個姨太太。這4個人,每人“輪值”一個星期。其中隻有九姨太太由於年紀輕,有時候伺候得不如他的意,因而還不到一個星期,袁世凱就讓她搬瞭回去,另行調換別的姨太太。

  袁世凱在夜間休息的時候,雖是采用姨太太輪流值宿的辦法,但一到第二天早晨,卻依然要五姨太太到他身邊來伺候一切。當然,五姨太太值宿時,就接著在他身邊伺候瞭。

  這位五姨太太平時對人極為嚴肅,但是每天早晨見到袁世凱的時候,卻總是笑吟吟的叫上一聲“大人”,然後再去照料袁世凱的穿衣、吃飯以及其他瑣事。

  袁世凱洪憲帝制正式推行以後,宮廷禮儀自然也提到議事日程上來。龍袍、鳳袍、皇子服、皇女服、宮廷女宮服等各式吉服,一應俱全,全部制成。袁世凱夫人於氏自然是“皇後”。鳳袍做成後,她與諸皇女花團錦簇地合瞭影。

  其間,內廷諸內禮官、女官長、女官,整齊儀註,由孫寶琦夫人率領,分左右兩隊,排列在禮堂中,向袁世凱夫人於氏行朝賀大禮。


  於氏雖已成“皇後”,可本是村婦,為人極淳厚,進入大堂中,並不肯坐,連忙對孫寶琦夫人說:“親傢太太,各位太太,皇後不敢當,不必行禮!”

  群女官再次“請皇後正位”,4名女官扶著皇後,這才坐下來。於是,孫寶琦夫人率眾女官、女眷,伏地行三跪九叩大禮。

  於夫人又急忙起身:“皇後不敢當!”說著,就要還禮。

  這時,4名女官又扶持她回座,說:“皇後坐而受賀,乃是大禮,皇後身不得動。”弄得於夫人挺不好意思,紅著臉,吃吃直笑。女官又說:“皇後須恭拱受禮。”

  等行完瞭禮,於夫人趕忙下瞭皇座,拉著孫夫人的手說:“謝謝各位太太,做瞭皇後,連禮都不能還,真真是不敢當啊!”

  孫寶琦夫人又提出向皇帝行朝賀大禮,於夫人趕忙說:“皇帝也不敢當,不必行禮!”第二日,“不敢當”這句話就傳遍瞭京師。

  袁世凱的姨太太們,經袁世凱口頭冊封,一、二、三、五4位姨太太,封為妃,六、八、九3位姨太太封為嬪。姨太太之間居然列出三六九等,因此,她們一見到袁世凱,便為此事爭吵,結果鬧得沸沸揚揚。

分頁:7/8頁  上一頁5678下一頁

  除此之外,袁世凱還從各房姨太太內挑選瞭4名使女,預定內廷女官。後來,由於形勢急轉直下,也未及同房,便由袁克定出資遣散瞭。但是,沿傳中國數千年、罪惡昭著的太監制度,被“洪憲皇帝”袁世凱以違背人倫而宣佈在袁宮不予采用。

  蔡鍔在雲南宣佈討袁後不久,袁世凱便突然氣喘,整日形容憔悴。1916年的元宵節,袁傢一傢大小團聚在居仁堂,準備吃元宵。不知誰插瞭句嘴,說元宵和袁傢的姓同音,應該忌諱,命令以後不準吃元宵。但袁世凱卻悻悻地說:“元、袁同音不同字,有什麼好忌諱的。”

  袁世凱說完,大傢誰也沒有支聲,等元宵端上來,一傢人圍著桌子默默地吃元宵。即使誰對孩子們講話,也都壓低瞭聲音。後來六姨太太開始嘀咕起來,大概還是對封為嬪表示不滿,說要是到時候正式冊封時若不封她為妃,她就帶著孩子回彰德去。六姨太太一發難,八、九兩個姨太太也喋喋不休,提出同樣的要求。這時,五姨太太便出來解勸:“你們別鬧瞭,到時候你們都當妃子,愛管我叫什麼就叫什麼好瞭。”

  她一邊說著,一邊拿眼睛瞟著袁世凱。五姨太太自然希望袁世凱拿出他的威嚴,把三個小姨太太的牢騷壓下去。但袁世凱卻沒有這份心緒。他把筷子往桌子一放,長嘆一聲說:“別鬧啦!你們不是要回彰德嗎?那就和我的靈柩一塊兒回去吧!”

  說完,便轉身回辦公室瞭。

  1916年6月,袁世凱病死。他剛剛斷氣,於夫人便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數落:“你一輩子對不起我,弄瞭這麼多姨太太,又養瞭這麼多孩子,你死瞭都丟給我,叫我怎麼辦哪!”哭瞭又說,說瞭又哭。當時在場的所有子女由二子袁克文領著,跪在於夫人面前,請求他們的娘把他們賜死。最後,由袁世凱惟一的嫡出長子袁克定出面轉圜,才終於將這尷尬的局面結束瞭。

  就在袁世凱死時的當天晚上,五姨太太叫仆人把袁世凱的保險櫃抬到瞭自己的臥室,連辦公室內的大鐘都搬走瞭。

  在以後的幾天裡,府中上下都照著禮法,跪在袁世凱身邊守靈。突然,傭人慌忙來報:“三姨太吃瞭東西瞭!”大傢又慌作一團。直到很久,醫生來過後,三姨太才把吞的東西吐出來。但府中上下每個人心中都籠罩上瞭一層陰影,大有樹倒猢猻散的感覺。

  在歸葬袁世凱於洹上村之後,袁傢妻妾及未成年子女,在彰德守喪3年。

  以後,袁世凱的幾個姨太太,隨各自子女陸續遷往天津大營門的袁宅,在那裡分門別戶而居。再往後,各奔前程,袁傢也就隨之瓦解瞭。

分頁:8/8頁  上一頁67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