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袁世凱有幾個兒子?袁世凱有1妻9妾共生32個孩子

  袁世凱有1妻9妾共生32個孩子

  呂貝卡

  袁世凱頭上那頂“竊國大盜”的帽子,戴瞭一百年。曾幾何時,物理學傢袁傢騮身上“袁世凱孫子”的身份都令官方覺得“敏感”,直到最近幾年,“重新認識袁世凱”的話題才慢慢展開真實袁世凱生活的圖景。

  袁世凱以多妻多子著稱,一共有一妻九妾,共生瞭17個兒子、15個女兒;17個兒子又為袁世凱生瞭22個孫子、25個孫女,兒孫總和達79人。相當數量的袁世凱兒孫選擇在海外生活,有袁傢騮這樣的科學傢,也有袁文重這樣拿下艾美獎的動畫師,留在國內的後人,則免不瞭受“文革”的戕害。

  比韋小寶多三個妻子

  袁世凱一妻九妾,比韋小寶還多三個,他活瞭57歲,過瞭50歲還在納妾,完全是古人開枝散葉的作風。

  袁世凱17歲在河南老傢成婚,娶瞭元配於氏。公認這位元配夫人無甚過人之處,並不討袁世凱歡心。於氏的祖父是淮陽首富,傢裡教女兒的原則都是封建禮儀那一套,於氏在跟隨袁世凱離開河南老傢之後就適應不瞭大世界,外交禮節中不敢跟公使握手,袁世凱冷落她可想而知。


  20世紀初,袁世凱與全體子孫合影

  袁世凱的“大夫人”,即大姨太沈氏,是傳說中的“名妓”,資助袁世凱求功名,頗有幾分傳奇色彩。袁世凱年輕時兩次鄉試都未中,一度在上海混跡,寂寞時就去妓院,因此得以結識沈氏,兩人相處不錯,沈氏勸他離開上海謀出路,並且願意資助他盤纏。袁靜雪《我的父親袁世凱》一書中如此記錄這一段:“沈氏備酒送行。席間對他說明,在他去以後,她立刻就自己出錢贖身,搬出妓院;希望他努力功名,不要相負。我父親聽瞭以後,也就指天誓日,灑淚而別。後來,他隨吳長慶到瞭朝鮮,果然把她接瞭去,做他的姨太太。”但在袁克文的文章中,沈氏的故事卻變成瞭被拐賣到妓院誓死不從,袁世凱出面為其贖身,沈氏以身相許。袁世凱對沈氏重視有加,把她帶在朝鮮以太太身份社交。沈氏流產後不能生育也並未影響她在傢中的地位。袁世凱的兒女們稱元配夫人於氏為“娘”,稱沈氏則為“親媽”,足見其地位。

  沈氏之後的第二、三、四姨太都是朝鮮人。1881年5月,袁世凱到山東登州投靠結拜兄弟吳長慶,任“慶軍”營務處會辦。次年朝鮮發生“壬午兵變”,閔妃(明成皇後)請求朝廷支援,袁世凱因此隨吳長慶赴朝。袁世凱很快平息兵變以幫辦朝鮮軍務身份駐朝鮮,娶瞭朝鮮王妃的妹妹金氏,金氏本以為自己是做正室夫人,沒想到袁世凱一並娶瞭自己的陪嫁丫頭白氏和季氏,三人一樣是妾室,排序還是按照年齡來,身為貴族的金氏不過是三姨太。金氏生瞭“民國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過繼給大姨太沈氏。著有《我的父親袁世凱》一書的袁傢三女兒袁靜雪(原名叔禎)也是金氏的女兒。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袁世凱的發跡史:以美女來籠絡部下死黨

袁世凱次子死後千餘妓女為其送葬:袁克文幾個女人

誰是民國第一奇女子?袁世凱女秘書呂碧城簡介

獨鬥袁世凱、段祺瑞、張作霖三大軍閥的民國傳奇

揭秘:清末隆裕太後為何退位後力挺袁世凱登基?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五姨太楊氏也深得袁世凱寵愛。楊氏自小父親做生意,見識通達,也能管傢,照顧袁世凱的日常起居,被稱為袁府的王熙鳳。楊氏的孫女、袁克桓的五個女兒在《百年袁傢》一書中對祖母楊氏評價頗高:“她精明、幹練、公正、美麗,深得我們祖父的信任,在中南海生活時被委以主持管理大傢庭的重任……她要求兒孫好學讀書,興辦實業,為國效力。她的四個兒子沒有一個是紈絝子弟。”這評價當然有點主觀,袁克文在《諸庶母傳》裡說到楊氏是:“穎敏得先公歡。”袁靜雪則直接說:“她長得並不漂亮,但是我父親對她卻特別寵愛。”

  六姨太葉氏最早是袁克文認識的。袁克文在南京辦事時認識瞭這位妓女,一見鐘情就要定終生,葉氏送瞭自己的照片給袁克文。袁克文回傢給父親磕頭復命,葉氏的照片滑落掉地,被袁世凱發現。袁克文不敢告訴父親自己在外面跟妓女往來私定終身,居然說這是給父親物色的漂亮姑娘。袁世凱大喜派人去南京馬上將葉氏接來。葉氏以為自己要嫁情郎,結果卻嫁瞭情郎的爹。這段孽緣由袁靜雪記載,袁克文自己在《辛丙秘苑》倒還大方稱贊葉氏:“婉孌明靚,柔質豐儀。十七來歸,先公極愛寵之。”

  七姨太張氏是大姨太身邊的侍女,後來被送給袁世凱當小妾。張氏沒有子女,因病早亡。按袁傢規矩隻能被稱為“姑娘”。八姨太郭氏自小和母親一道在青樓生活,後母親去世,郭氏因為葬母親和撫養弟弟欠債,放言要賣身。袁克文從相好的青樓女子處得知郭氏一事,和養母大姨太沈氏商量後將郭氏獻給袁世凱。大姨太先後給袁世凱獻瞭兩個小妾,五姨太楊氏不知是爭寵還是跟風,也把自己的丫頭劉氏送給瞭袁世凱。至此,袁世凱年過五旬,有瞭十個太太,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卻活不過六十。


  袁世凱的七女兒袁復禎

  風流袁克文

  鼓吹袁世凱登基,自己想當太子的是袁世凱長子袁克定,電影《建黨偉業》裡卻把這事安到袁克文頭上,一度引起袁克文後人不滿。袁克文和袁世凱數度政見不合。袁世凱和日本簽署 “二十一條”,袁克文以之為國恥,作詩曰:“五月九日感當年,曜靈下逼山為碎。淚化為血中心摧,哀黎啼斷籲天時。天胡夢夢不相語,中宵拔劍為起舞。誓搗黃龍一醉呼,會有談笑吞驕奴。壯士奮起兮毋躊躇。” 1915年袁世凱稱帝,袁克文拒絕試穿皇子服,另寫一首詩《感遇》,末兩句是:“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高層。”這兩句被定性成為“反詩”,袁克文因此被軟禁在北海。在袁世凱稱帝前,袁克文已經過上瞭青幫頭目的生活。

  有人願意用曹氏三父子作比,袁克定就是野心切善妒的曹丕,袁克文則是有才但心不在政途的曹植。1912年袁克文遠赴上海,《袁克文傳》裡認定原因是袁克定指袁克文“淫及父妾”。袁克文到上海之後,就拜瞭興武六幫老大張善亭為師,列“大”字輩。這個青幫“大”字輩的輩分,高過黃金榮和杜月笙。青幫康熙年間創立,這些輩分是“清凈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來自性,圓明興禮,大通悟學”。黃金榮、張嘯林,是“通”字輩,杜月笙是“悟”字輩。袁克文這個“大”字輩,簡直高得嚇人,通常認為有這個輩分是因為袁克文花瞭重金且有袁世凱兒子的身份。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袁克文輩分雖高,但也知道不要得罪人。他主動造訪黃金榮,見面禮是10枚英國人鑄造的黃金紀念幣,這紀念幣是袁世凱用來紀念他成為大總統的。傳說黃金榮又送瞭杜月笙三個。袁克文和黃杜相處融洽,一同尋花問柳,同桌搓麻。

  袁克文以文人身份在幫會玩票,也收些門徒,但是收徒范圍很窄,大多數屬於梨園、報界、文學界等文藝人士。1922年9月12日,袁在《晶報》上登瞭一篇《門人題名》的文章, 列舉瞭16位門徒姓名,著名京劇演員金碧艷、金玨屏、餘叔巖都在其中。袁克文既沒有打入工商界,又缺少與地方軍閥的聯系,也沒有從事販毒之類的黑色事業謀取暴利,撰文賣字維持日常開支,完全不像青幫大佬做派。之後袁世凱消氣讓袁克文回京,他也就答應瞭,因為離傢時攜帶的10萬元已經揮霍光瞭。

  袁世凱廣娶妾室,袁克文則是到處留情,傳說是袁克文11歲時便跟隨長兄袁克定外出狎妓。袁靜雪則這樣說袁克文:“他的荒唐生活,從十五六歲就開始瞭,常常整夜不回來,大姨太沈氏對他百依百順,幫他隱瞞。”

  在婚配這件事上,慈禧太後一度要把自己的侄女指婚給袁克文,袁世凱不願因此受制於慈禧就立刻謊稱袁克文從小便和一戶人傢的女兒有瞭婚約,之後給袁克文找瞭第一個妻子劉梅真(劉姌),是富商的女兒。新婚尚有新鮮勁兒,不久後袁克文再度徘徊在風月場裡。


  袁克文兒子袁傢騮是著名科學傢

  袁傢騮的生母薛麗清,又名雪麗清或情韻樓,袁克文稱她為“溫雪”或“雪姬”。本是南部小班名伶,據說皮膚細膩白皙、氣質高雅,袁克文一見傾心,納為姨太太。據說薛麗清跟隨袁克文是“一時高興”,入門當小妾是為瞭見識一下“宮中”高貴。誰知袁克文生性恬淡,不愛政治和功名,讓薛麗清覺得“毫無生趣,幾令人悶死”。此外,袁府規矩甚多,傢中有大事,府中上下天未明就要起床梳洗。袁傢騮3歲時,薛麗清幹脆出門尋自由,“寧可再做胡同先生,不願再做皇帝傢中人也”。

  袁世凱57歲時,兒孫們都來拜跪,袁世凱註意到3歲的袁傢騮,問是誰傢孩子,母親是誰,老碼字隻能答是二少爺克文傢的,母親現居在府外。袁世凱立即下令,請袁傢騮的母親來見。其時薛麗清早已遠走高飛,袁克文隻能找當時的相好,青樓女子小桃紅來充數。不巧的是這位小桃紅和薛麗清一個性格,受不瞭拘束的,在袁府居住瞭三年多,又離傢出走。

  袁世凱57歲去世,袁傢騮一直由別房照料。他13歲進天津南開中學念書,在燕京大學獲碩士學位,在司徒雷登幫助下獲得赴美深造的獎學金,之後一生順利地當著科學傢。25歲赴美留學前,袁傢騮找到父親的老友方地山,才知自己的母親是誰。苦苦尋到上海,才知母親已在兩年前過世。父親和祖父風流成性,袁傢騮和吳健雄卻攜手終老成全一段佳話。袁傢騮的名片上隻有自己名字的三個字,是父親袁克文手跡。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實業傢袁克桓

  都說袁世凱的兒子裡,最有才的是袁克文,最有錢的是袁克桓。這和袁克桓的生母,那位會管傢的五姨太楊氏脫不開關系。在袁靜雪的筆下,五姨太有過讓袁克桓做太子的嘗試:“五姨太太想到自己既是我父親身邊最寵的人,自然也就希冀著那樣的尊位降臨到自己身上。因此,她就時時在我父親身旁嘀嘀咕咕,要求立她的長子—老六(克桓)為‘太子’。這個情況,不但伺候我父親的丫頭流露過一言半語,就是我也聽到五姨太太在我父親面前稱贊老六的種種好處。我父親處在這內外夾攻的情況下,怎麼能夠不使他越加惱火呢!”

  《百年袁傢》一書卻認為五姨太並無爭太子之心,而她留給後代的遺囑是:“不要從政。”比起大姨太溺愛袁克桓的做法,五姨太把持傢之道同樣用在教子上。袁靜雪曾經描述過袁世凱死後其子孫的狀態:“我二哥吃喝嫖賭抽樣樣都來……我們傢裡,大姨太太三姨太太、二哥三哥等,後來都抽上瞭癮。”反而是五姨太這一支最沒有“紈絝相”。

  袁世凱死後,全傢人都離開中南海,並遵照袁世凱遺囑分傢。每個兒子15萬元(包括銀元、黃金、股票),每個女兒1萬銀元,每位如夫人(即姨太太)分得一幢樓。兒子越多的姨太太分得的傢產越多,所以有四個兒子的五姨太楊氏和有四個兒子的二姨太白氏分得瞭最多的傢產。五姨太經商的頭腦這時體現出來,她帶著孩子到天津一幢洋樓居住,把部分傢產用於興辦實業,鼓勵兒子投資民族工業。


  楊氏有四男二女,兩個女兒早亡,兒子依次是袁克桓、袁克軫、袁克久和袁克安。這幾個兒子成年前都趕上袁世凱的事業上升期,在優渥的環境裡長大。袁世凱用舊式傢館(類似私塾)的方式教育子女,給他們打好瞭四書五經傳統教育的基礎,而後又頗有遠見地將兒子們送到英美留學,接觸瞭西方的先進文化。在楊氏的經營之下,幾個兒子全部娶瞭名門之後,包括清廷舊官的女兒、黎元洪的女兒和天津大鹽商的女兒。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表現最突出的是袁克桓。袁世凱去世後,袁克桓手中分得瞭開灤煤礦、啟新洋灰公司、江南水泥等知名民族工業的股票,從這些股票開始邁向實業,上世紀30年代已是啟新公司總經理、開灤煤礦中方董事長。袁克桓其時地位重要,以致他每次從唐山回天津都會引起股票波動。抗戰期間,袁克桓支持丹麥人辛德貝格(當時受雇於江南水泥廠),把江南水泥廠變成瞭南京最大的流動性難民營,在三年半裡接納過三萬多名南京市民。袁克桓用拖延方式拒絕為日軍提供工業資料,他的大兒子袁傢宸一度被關進日本憲兵隊監獄。

  抗戰勝利後,袁克桓的經營重點放在南京江南水泥廠和上海耀華玻璃公司上,但是國共很快開戰,他的實業發展舉步維艱。內戰結束前,袁克桓的朋友們幾乎都選擇瞭離開,但是袁克桓的話是:“日本人在這兒的時候,我費瞭這麼大的力量來保護住我的廠,這麼天大危險的條件下我都沒有走。”所以做出瞭全傢留在國內的決定。解放後,袁克桓對三反五反,公私合營均積極主動,為瞭支援抗美援朝主動把自傢花園低價出售給高幹,1956年去世。

  十年之後,“文革”浩劫來襲,袁克桓的五個女兒均被抄傢批鬥,批鬥剃頭無一幸免,三女袁傢蕖傢裡被抄得一雙鞋都不剩。另一個傢字輩的袁傢女兒、袁傢騮的胞妹袁傢祉狀況更糟糕。這位嫁給段芝貴公子段昭延的袁傢小姐,被無休無止的批鬥折磨出瞭毛病,一聽口號聲就會發抖。1973年袁傢騮回國時,袁傢祉正靠做臨時工、洗衣婦養傢糊口。“上面”交代袁傢祉和袁傢騮會面時註意,不準議論時事政治,不準把袁傢騮帶進自己住的破房子,到車站接站時全傢人都要穿新衣服,見瞭面不準哭。托袁傢騮的福,他在國內的兄弟姊妹們都有瞭“落實政策”,改善生活的機會。

  “文革”結束後,傢字輩的袁傢人陸續選擇在海外生活。更年輕的後人間或也會引起一些關註。在2009年電視艾美獎頒獎典禮上,一位華裔動畫師獲得最佳平面設計和藝術指導獎,他是袁世凱的玄孫袁文重。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