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虎城的死因揭秘:蔣介石每次下野殺大將泄憤

  蔣介石下野,準備動身離京前,李宗仁見到這樣一幕:

  這時於右任忽然老態龍鐘地追上去,口裡喊著:“總統!總統!”蔣先生稍停問何事。於右任說:“為和談方便起見,可否請總統在離京之前,下個手令把張學良、楊虎城放出來?”蔣先生隻把手向後一撒說:“你找德鄰辦去!”說畢,便加快腳步走瞭。拖著一大把胡須的七十老人於右任,在眾人註視之下,慢慢地走回,大傢這才黯然地離開會場。(《李宗仁回憶錄》,第898頁)

  蔣介石的心情已經不佳,不知趣的於大胡子提起不愉快的往事,惱怒之情溢於言表,“找德鄰辦去”是最好的推托,人在他特務手中,德鄰辦得瞭嗎?可憐於右老,碰瞭一鼻子灰。再度顯示:蔣介石人下野,權不下野,退居溪口的“一介平民”仍可拘押政治犯,拘押之不足,還可謀殺。楊虎城就是在重慶解放前,被特務謀殺的,從本人到次子、從次子到小女兒、到秘書宋綺雲夫婦和他們的小孩子(兩個小孩子都不到十歲)、到副官閻繼明、到警衛員張醒民,都被亂刀紮死。特務替主子殺人,而李宗仁代總統不知道,足證特務完全是蔣介石私人的特務。

  蔣介石對西安事變兩主角張學良、楊虎城,恨楊尤甚於張。他起先一直認為楊是主謀,後經敢做敢當的張學良一再申明他是主謀,甚至說楊是受他之累,蔣氏《蘇俄在中國》說:“此事最出人意料的一點,就是其主動者,實是張學良的本身,而首先提出此一劫持主張者,則為楊虎城。且其事前,並未與共黨就此事有任何商量。”(《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第九卷,第71頁)雖然終於接受張是“主動”者,但仍要說楊首先提出劫持主張者。蔣恨楊,因楊於西安事變後並不乖乖地“悔禍”,還要嘴硬,還要揭蔣的瘡疤。


  張學良陪蔣回京後,立中“連環套”,被蔣背信強留下來。張學良1936年12月31日被軍法大審後第二天(1937年元旦),西安人民遊行向蔣介石抗議,楊虎城發表《告民眾書》。在這篇《告民眾書》裡,顯然在張學良被軍法大審的氣氛下,在西安人民的群情憤激下,楊虎城竭力在自制,在力持大體,肯定瞭西安事變的正確導向,肯定瞭蔣介石“對於我們的主張完全采納瞭”,他對蔣自食不咎既往的諾言而軍法大審張學良的事,避開不提,這樣做,顯然是留有餘地,以便善後。

  但是,在這種公開的《告民眾書》以外,楊虎城對張學良的處境,並非避開不提,而是據理力爭。他在致電表示“漢公親送委座入都,蹈刑辟而若甘,示大義於天下,果有人心,能不感動!乃竟扣留漢公,縱兵西進”後,又在1月5日致電蔣介石明說:“此間情形,張副司令一日不歸,即西北軍民一日不安。”兩天以後(1月7日),蔣介石回電,雖然保證說稍緩即為張學良“復權”,可是事實上,張學良的公權,卻一連近六十年都沒被恢復。楊虎城等人當年的疑慮,自非無因。這種疑慮的細節,在他們1月5日的“歌電”中,有詳細說明。就在1月5日同一天,國民黨發表黃埔嫡系的顧祝同為西安行營主任,孫蔚如為陜西省政府主席,王樹常為甘肅綏靖主任,楊虎城、於學忠撤職留任。同一天西安各救亡團體舉行聯合大會,要求釋放張學良。

  到瞭2月5日,楊虎城等人發表《和平宣言》,再度拆穿國民黨的無信與不識大體。在楊虎城等人“謹此宣言”之後十天(2月15日),國民黨三中全會開會瞭,楊虎城、於學忠也做瞭“提議實行改組政府、收容各黨各派人才、停止一切內戰等八項辦法,以求全國一致積極抗敵”的提案,但是三中全會卻決議說:“不問其內容如何,惟既出以叛逆之行為及威脅之方式,顯系托詞造亂,實國法軍紀所不容,應不予置理,以絕效尤。”——國民黨顯然蠻不講理瞭,“不問其內容如何”,一律要蠻幹到底瞭。

相關閱讀推薦:

楊虎城一傢被害經過:被軍統騙至重慶用匕首殺害

蔣介石為何殺楊虎城卻放過張學良?楊虎城之死

楊虎城是怎麼死的?揭秘楊虎城一傢遇害慘狀

蔣介石報西安之仇殺楊虎城 為何不殺張學良?

揭秘:西安事變後張學良楊虎城激烈爭吵內幕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蔣介石蠻幹的方式是徹底消滅東北軍和西北軍中的十七路軍。東北軍方面,他告訴東北軍說:你們不要在陜西瞭,你們到江蘇、安徽北邊去,並把安徽省主席給你們挑。結果東北軍開到瞭蘇北皖北,除瞭以於學忠為江蘇綏靖主任外,安徽省主席卻食言而肥瞭。至於西北軍方面,他告訴西北軍說:你們也不要在陜西瞭,你們到甘肅去,並把甘肅省主席給你們挑。雖然如此,把楊虎城趕出國門,卻在所必行。4月27日,楊虎城被迫辭去西安綏靖公署主任及十七路軍總指揮職務,準備離開西安。6月16日,國民黨發佈瞭這樣的命令:

  茲派楊虎城為歐美考察軍事專員,此令。

  就這樣的,在東北軍“擒賊擒王”之後,西北軍十七路軍也“群龍失首”。楊虎城預定5月27日上午離開西安,消息傳出,西安人民、十七路軍部隊、西安各救國團體、各學校師生,都擁到機場,去送別他,很多人流下眼淚。他到上海後,一些學生們還到終南山麓,采集瞭許多故鄉花草,分別貼在幾本紀念冊上,寫上熱情的句子,遠道送瞭給他,表示人民對他的懷念,他們似乎預感到:楊將軍是很難再回來瞭!

  楊虎城是6月29日出國的,出國後第八天,就發生瞭“盧溝橋事變”。他在11日電宋子文,說:“日寇進迫,國將不國,噩耗傳來,五中痛憤。弟以革命軍人,何忍此時逍遙國外,擬由舊金山返國抗敵,祈轉陳委座。”14日抵舊金山,接宋子文回電說:“以目前情況觀之,請稍緩返國。”不讓他回來。這天他在舊金山發表書面談話,說:


  我是一個革命軍人,一個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強烈的信徒。參加革命已逾二十五年。我完全看透日本帝國主義一貫侵華的來歷和動向。保衛國土是軍人的職責,我一直是堅決抵抗日本侵略者。這次盧溝橋事變,是危及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大問題,我怎能置身事外、流連忘返?即擬兼程回國,請求任務,執行戰鬥,為國效死!

  楊虎城在國外,前後三次致電蔣介石,請求讓他共赴國難,但是蔣介石沒有復電。楊虎城不得已,再電宋子文,宋子文回電說:“茲值全國抗戰,各方同志均紛紛集合,共赴國難,兄雖未奉電召,弟意宜自動回國。”於是楊虎城不疑有他,就從歐洲轉到香港。哪知11月26日,楊虎城的船剛剛靠到碼頭,特務頭子戴笠就派特務蔣國光、謝瀛洲、楊彬、戴德“歡迎”,從此他身邊就總有瞭帶傢夥的。四天以後(11月30日),他離港飛漢口,在漢口拜訪老上司於右任,正準備吃飯,帶傢夥的過來說,蔣介石要在南昌見他,請他立刻成行。他飯也沒吃,就趕到南昌,可是南昌不是南昌,而是虎穴,從此以後,他就被非法關起來瞭,一關就是十二年!這位國民黨中首先倡導抗日的名將,一天抗日也不讓他參與,而是像張學良一樣“坐穿牢底”瞭!張楊都不能為抗日而抗日,註定要為抗日而坐牢。楊不但“坐穿牢底”,並且在國民黨自大陸撤退前,還被非法加以殘殺,殘殺是秘密進行的,由於周養浩說話瞭,殘殺的經過情形才大白於世。根據香港報刊登出的《訪周養浩談楊虎城之死》,是這樣的: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周養浩先生是浙江江山縣人,同國民黨的特務首領戴笠、毛人鳳分屬同鄉。也是由於戴笠的介紹,周養浩在1932年在上海法學院法律系畢業後,於1933年加入瞭國民黨早年的特務組織——復興社特務處。當時監督周養浩宣誓加入這特務組織的,就是現在還在臺灣擔任國民黨中央委員的唐縱。從那時起,到1949年被俘,周養浩為國民黨幹瞭十六年的特務工作。特別是在1949年。

  1949年是國民黨在大陸大撤退這一年,在大撤退時候,在各地都有大破壞與大屠殺,尤以在重慶、成都、昆明等西南地區為最。周養浩就在這時候“臨危受命”,擔任瞭重慶衛戍總司令部保防處處長、保密局西南特區副區長等職,執行特務頭子毛人鳳的命令,其中包括瞭謀害楊虎城的案件。

  本來到1946年,抗戰既已勝利,政治協商會議召開瞭,共產黨方面,提出釋放張學良、楊虎城、羅世文、車耀先等政治犯的要求,但是國民黨陽奉陰違。楊虎城被自貴州息烽監獄移送到重慶楊傢山,楊夫人不久不堪精神折磨而逝世。蔣介石下野後,李宗仁曾下令釋放政治犯,在重慶的楊森不敢做主,叫周養浩打長途電話給在上海的毛人鳳。毛人鳳也不敢做主,就去請示在溪口已是一介平民的蔣介石,但此一平民竟悍然不顧代總統釋楊的命令。當李宗仁派飛機去接楊,特務們奉蔣命把楊轉移到貴陽。楊本不肯轉移,但由於信任周養浩,即由周陪往貴陽,楊氏秘書宋綺雲、宋妻徐麗芳、幼子宋振中,以及兩個副官閻繼明和張醒民同行。楊虎城一行到貴陽後,住在黔靈山麒麟閣,這是1949年2月的事。到瞭這年8月,共產黨攻下長沙,整個西南都動搖瞭,國民黨安排大撤退,項目眾多,其中之一,就是向楊虎城下毒手,展開“我倒黴,你也休想活”的大作業。毛人鳳在重慶召開秘密會議,宣誓效忠蔣總裁,周養浩也在場。


  決定再命周把楊等騙回重慶,到中美合作所內松林坡“戴公祠”執行殺害任務。“戴公祠”顧名思義,是紀念戴笠的祠堂,祠堂是封建的玩意兒,為什麼整天喊革命的國民黨這樣封建?其實它就是這麼封建!“戴公祠”原是“中美合作所”中的豪華建築,是戴笠專為蔣介石修建的,戴笠死後,就在裡面設瞭靈牌,改叫“戴公祠”。這座“戴公祠”隨著大陸丟掉而丟掉以後,國民黨又在臺北近郊觀音山建瞭另一座“戴公祠”,另在芝山巖建瞭“雨農圖書館”、“雨聲小學”、“戴雨農先生紀念館”,據情報局出版的《戴雨農先生年譜》,他們還對戴笠“塑像設祀”呢!還以繼承戴笠事業的“鄭介民及毛人鳳兩故局長陪祀”呢!還以“軍統局保密局情報局之革命先烈曾澈、吳賡恕、麻克敵、江志強、馮運修……配享”呢!“塑像設祀”也,“陪祀”也,“配享”也,這是全套孔廟的體制呢!這未免太“僭越”瞭吧?但是,想到明朝東廠人物為魏忠賢蓋祠堂,也擬制於孔廟,倒真也見怪不怪瞭呢!

  周養浩這次以蔣介石要接見楊虎城,然後飛往臺灣為由,把楊騙回重慶。在特務隊長張鵠的帶引下,楊氏一行走進瞭“戴公祠”。張鵠說:

  楊虎城將軍的兒子拯中,雙手捧著盛滿他母親楊夫人骨灰的箱子緊跟在後面。這一年,他才十七八歲,但是頭發已經花白。這時早已監視著他們的劊子手楊進興、熊祥等人,怕楊拯中有所反抗,所以決定分別在不同房間同時向他們下手。當楊拯中走上石級、步入正房的一間臥室時,楊進興從後迅速以匕首刺入他的腰間,他慘叫瞭一聲:“爸!”還來不及掙紮就倒瞭下來。這時走在前面的楊虎城已知有異,正想轉回頭來看一看,但是說時遲,那時快,經驗豐富的劊子手已把刺刀刺進瞭他的腹部。楊虎城將軍掙紮瞭幾下,也倒瞭下來。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楊虎城父子被慘殺後,楊氏秘書宋綺雲夫婦帶著兩個孩子到達時,也先後被匕首刺殺。兩個小孩子雖跪地求饒,特務還是不放過,死於血泊之中。兩個小孩是楊虎城的八歲小女兒,和秘書宋綺雲夫婦的兒子(一說是女兒),不到十歲的宋振中,他們小小年紀,無辜慘死,最令人心痛。(參閱沈醉《軍統內幕》,第223—239頁)

  楊虎城是9月6日(一說是17日)被已下瞭野的蔣介石命令特務殘殺的,毛人鳳還向殺人特務傳示“蔣總裁將會論功行賞”。楊虎城被殘殺後兩個多月(11月30日),國民黨丟掉瞭重慶,當然也丟掉瞭他們的“戴公祠”。重慶丟掉後的第二天(12月1日),從被俘的“戴公祠”附近十一名警衛口裡,得到瞭一點線索,於是楊虎城的遺體就給挖掘瞭出來。因為臉上已被鏹水燒爛瞭,無法辨認,乃找來舊西北軍十七路軍的一些幹部來驗屍,最後證明沒錯,於是這一血案的真相也就曝白於世。——世界真的知道瞭:西安事變的另一主角,就這樣慘死瞭!楊虎城一代豪傑,因反對政治黑暗而參加革命;因參加革命而守死不變;因守死不變而為國民黨穩住西北江山;因要求蔣介石抗日救國而傢破人亡、長年坐牢後,又慘死刀下。他在青年時代,有一首詩自誓:

  西北山高水又長,

  男兒豈能老故鄉?

  黃河後浪推前浪,

  跳上浪頭幹一場!

  最後,他一世男兒,兇死他鄉,在大幹一場後,付出瞭永遠償還不完的血債。在蔣介石兵敗山倒之時,仍不忘把他殺掉,把他十七歲小兒子殺掉,把他八歲小女兒殺掉,然後逃到臺灣。如今,國民黨在浪花盡處,已經離黃河日遠,但是“戴公祠”的刀光血影、“戴公祠”的燭照香熏,卻是人們愈來愈近的血祭。

  蔣介石一共下野三次,每次都要殺大將以泄憤,第一次殺王天培,第二次殺鄧演達,這第三次最兇惡,不僅殺大將,還要殺大將的子女、秘書夫婦以及副官們。由此可知,蔣介石固然是共產黨名單中的第一號戰犯,也是凡有良知者心目中的殺人犯、罪及無辜的殺人犯。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