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蔣介石殺人不見血:白崇禧真是性過度死在公館?

  1966年12月2日,副官發現白崇禧死在臥室,屍身發綠,死因不明,時年七十四歲,傳言白崇禧為蔣介石派人毒死,官方聲稱白崇禧死於心臟病,“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傢淦與“國防部”部長蔣經國立即派遣“國防部”副部長馬紀壯前往白府吊唁,並宣佈由“國防部”負責以軍禮治喪,由何應欽、孫科、陳立夫、顧祝同等200餘人組成治喪委員會,但並未頒發“褒揚令”。關於其真正死因一直撲朔迷離。

 “白崇禧在過去22年中,曾經3次逼蔣下野,蔣介石對他自然恨得刻骨銘心,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蔣介石所以不立刻對他下手,是因為李宗仁在海外進行反蔣活動,白崇禧還有可供利用的餘地,但這一次進入臺灣就休想再出來瞭。”“白諸葛”算計種種不及蔣介石,最終自投羅網。

  由於李宗仁還在美國,蔣介石還要利用白崇禧來牽制李宗仁,雖對白崇禧乘危逼宮非常嫉恨,但並沒有立即公開處治,隻是將白列為頭號政治敏感人物,並給其取瞭個“老妹子”的代號。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館對面設瞭個派出所,對白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視。

  有一次,白崇禧跟一班朋友在一傢咖啡店喝咖啡,臨走時白將另外兩桌客人的賬也付瞭。白的朋友對此莫名其妙。白偷偷解釋說:我看出他們是監視我的人,這個客我應該請。後來這件事傳開來,那些不速之客承認那麼多桌人中,確實隻有這兩桌是有監視任務的。白某能一眼看穿,不多不少,小諸葛真是小諸葛。


白崇禧的張小姐

  1952年,蔣經國派遣特工人員將白崇禧和薛嶽兩人的傢進行瞭徹底搜查,連地板都被挖開檢查瞭一番。當時白很生氣,立即打電話責問蔣經國。蔣經國回答說:“健公,這並不是我的意思,你不信,打電話去問‘總統’好瞭。”白又打電話問蔣介石,蔣介石回答說:“我知道這件事,不僅對你們兩人如此,人人都應該這樣來一次。”其實,別人卻無此“待遇”。還有一次,白夫人馬佩璋去香港,剛到機場,奉命盯梢的特工就對馬說:“你的皮包裡如果有信件,應該交出來由我們代你寄出,不應該由你帶去。”馬佩璋對此很生氣,從包中取出信,隨手撕毀,說不必麻煩你們瞭。

  對於蔣介石的迫害,白崇禧本人倒似乎很坦然,他對人說:“經過這一次大失敗,總要找個人來頂罪,任何時候都一樣,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白崇禧來臺後再也不像在大陸時權極一時,威嚇一方瞭,與他積怨甚深的湖北人乘機找他算賬。在一次設計委員會會議上,湖北籍“國大代表”對白提出彈劾案,抓住白氏逼宮案做文章。提案對白崇禧提出兩點彈劾:軍費方面,吞沒中行黃金七萬多兩;吞沒漢口中央銀行庫存三百七十多萬兩白銀;軍事責任方面,擁兵不救援徐州,不遵從統帥調兵命令,擁兵自衛。彈劾案要求“追究責任,以明是非,振紀綱而知復興”。

  對此彈劾,白崇禧非常恐懼,遂連忙出來托詞辯護。不過,蔣介石暫時還沒有借此清算白的意圖,身為會議主席的陳誠當場為白開脫:“華中的事,各委員所提的不是事實,有出入,你們要知道真相來問我。”此事最後不瞭瞭之。

相關閱讀推薦:

國民黨將領白崇禧的“戰神”之號從何而來?

國軍名將白崇禧暴亡之謎:蔣介石派人暗害?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其後,蔣介石不知從哪裡得到情報:白崇禧企圖發展客傢組織,再造勢力。蔣介石豈容白氏東山再起,他迅速召見毛人鳳,要立即查辦。毛人鳳得令後積極籌劃暗殺行動。他先是收買瞭白崇禧的一名貼身副官。不久,這位副官提供消息:白崇禧要去花蓮縣壽豐山打獵。毛人鳳當即派特務勘查現場環境,勘查者發現,有兩條通往狩獵區的路,一條是隻能步行登山的羊腸小道,一條是可乘人力軌道車登山的路。特務判斷,年事已高的白崇禧隻能以車代步,不可能走羊腸小道。於是,他們算準時間,將軌道車必經路上的一座木橋橋墩螺絲一一松開,特務們躲在遠處樹叢中靜觀白氏獵後下山。

  傍晚,從高山背後出現兩輛軌道車,陪同白氏一同打獵的壽豐鄉鄉長林意雙父子乘車在前,白氏和副官乘車在後。當林意雙所乘的軌道車行至橋面時,隻聽一聲慘叫,車人一同墜下50米深的谷底。白氏和兩名副官眼見前車有失,急剎車已來不及,說時遲那時快,一名副官用力將白氏推下去,白崇禧跌倒在地撿瞭一條命,但眼見另一名副官和林氏父子成為谷底冤魂,望望四周山野,他頓時明白瞭一切。

  從此,白崇禧學乖瞭,他深居簡出,特務們絞盡腦汁也無從下手。

  白崇禧赴臺後之所以能夠免於不測之禍,主要還是因為李宗仁尚在海外。但當1965年7月李宗仁回到大陸後,國民黨當局認為白氏已失掉利用價值,於是他的生命就遭到威脅瞭。

  1962年12月4日,白崇禧的妻子馬佩璋病逝,白於逆境中痛失老伴,心靈所受的創傷不可言喻,遂終日尋歡作樂。

  後來,特務們得知白崇禧常去中醫協會理事長賴少魂傢買補藥,他們便給賴掛瞭一個電話,對賴說蔣“總統”要你多“照顧照顧”白將軍,不管什麼病,都得下重劑量。賴少魂哪敢不從。幾個月後,白崇禧從藥中得到補益,有返老還青春之錯感,就和照顧他的護士張小姐熱戀起來,使白氏在身體方面入不敷出。

  1966年12月1日,張小姐又宿於白宅。第二天,日上三竿,副官見白先生還不起床,在室外連喊數聲不見回音,破門而入一看,張小姐早已離去,白崇禧赤身裸體俯臥在床上氣絕身亡。副官在給他穿白衣時,搖頭嘆息:“如今真是死在馬上風瞭,先生成天喝藥酒補陽,早知他身子會受不瞭的。”

  這種殺人不見血的辦法真是高明,親朋好友無處訴,法律也無從幹涉。因為從形式上看死者系性過度,脫陽而死。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