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楊虎城一傢被害經過:被軍統騙至重慶用匕首殺害

  核心提示:1949年8月,貴陽黔靈山下麒麟洞一所隱秘的四合院中,楊虎城將軍佝僂著腰,懷抱幼女,步履老態地來到院中,然後緊靠在一方石案下,緩緩戴上老花鏡,徐徐展開手中的報紙,默默捧讀瞭起來。他已被蔣介石囚禁瞭12年,但萬萬沒有想到罪惡的魔爪正在向他伸來……

  蔣介石認定他是“元兇”

  楊虎城由重慶秘密轉往貴陽,已在這個近乎與世隔絕的“夜郎之國”又被監禁瞭7個月。經過12年的監禁,楊虎城早已不復當年戎馬倥傯、征戰四方的豪情霸氣。他終日以夫人的骨灰盒為伴,愁眼相對一雙無辜的兒女。

  楊虎城和張學良於1936年12月發動瞭“西安事變”,對頑固堅持“攘外必先安內”政策的蔣介石實行兵諫,痛陳他們的抗日救亡主張。“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被判10年徒刑。楊虎城雖暫時逃過處罰,但被逼交出兵權,帶著夫人幼子及隨員“出洋考察”。

  誰料,他一回到國內,就被蔣介石無理拘押瞭起來。在這10多年的囚徒日子裡,楊虎城夫婦及幼子和獄中出生的女兒,大部分時間被監禁在貴州大山深處的息烽。


  蔣介石一直固執地認為,“西安事變”的發動,主要責任是楊虎城和共產黨,至於張學良,則是“少不更事,誤入歧途,受瞭別人蒙騙和蠱惑”。換言之,在蔣介石心中,楊虎城是“元兇”,他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隻是礙於內外輿論,始終不敢下手而已。

  “西安事變”後,十七路軍已被打亂建制,重新整編,因此,楊虎城的處境特別艱難。3個年紀稍長的兒女雖被共產黨妥善安置,但身邊的幼子拯中和幼女拯坤一直不能出獄。

  抗戰勝利後的第二年,息烽集中營被裁撤解散,全部搬去瞭重慶。過去那些兇神惡煞的特務也主動陪著笑臉,一口一個“老先生”,“恭喜您馬上就要畢業瞭”。可是,當一傢人滿懷希望來到重慶,卻被直接送到歌樂山國民黨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單獨囚禁。

  楊虎城失望之餘,終日長籲短嘆。夫人謝葆貞更是怒不可遏,常常公開叫罵蔣介石全無心肝,一幫狗特務不是人。一年後,謝葆貞在憤恨中寂然逝去。

相關閱讀推薦:

蔣介石為何殺楊虎城卻放過張學良?楊虎城之死

楊虎城是怎麼死的?揭秘楊虎城一傢遇害慘狀

蔣介石報西安之仇殺楊虎城 為何不殺張學良?

揭秘:西安事變後張學良楊虎城激烈爭吵內幕

重慶抗戰遺址博物館將開放 將展出蔣介石舊照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李宗仁釋放令化泡影

  1949年1月,蔣介石內外交困,被迫隱退,由李宗仁出任“代總統”。

  一心謀求“劃江而治”的李宗仁,為瞭顯示和談誠意,上臺伊始便宣佈釋放在押政治犯。他簽署命令,立即釋放張學良、楊虎城二將軍。然而,當記者翹首期盼楊虎城出獄這個重大新聞時,卻始終不見動靜。他們立即趕往重慶市特別政府詢問消息。市長楊森裝作一問三不知,被問得惱火時,楊森居然答曰:“真是天大的冤枉,我這個市長又不管放人。再說,楊虎城關在什麼地方我都不知道。”

  實際上,楊森知曉楊虎城關在何處。楊森早年投身滇軍,依靠賣身求榮,逐漸由一名四川軍閥投靠蔣介石,獲得信任。這個首鼠兩端之輩當然不會買李宗仁的賬。“那誰管放人?”記者窮追不舍。“西南軍政長官公署第二處。”情急之下,楊森脫口而出。

  這個第二處實質上就是軍統西南站,站長便是殺人魔頭徐遠舉。記者再一次追問到他,徐遠舉裝腔作勢道,需要毛人鳳出具手續,人在什麼地方隻有他清楚。

  可毛人鳳此時正躲在上海族侄毛森的公館裡。李宗仁找不著毛人鳳,便命他的保密局長徐志道去“放人”。徐志道根本不知楊虎城關在什麼地方。他答復說,即使知道瞭,沒有蔣介石、毛人鳳點頭,人仍然放不出來。

  毛人鳳為應付輿論,忙去溪口請示蔣介石。蔣介石恨恨地說:“馬上把楊虎城給我轉移到貴州去。”

  就在楊虎城望穿秋水,期望獲得新生之際,看守組長龔國彥卻突然通知他轉移去貴陽。

  就這樣,楊虎城父子三人與秘書宋綺雲一傢三口在分離十餘年後,又團聚瞭。他們在周養浩和新任看守組長張鵠的監管下,被軍統秘密轉往貴陽黔靈山下的麒麟洞。


  1949年8月的一天,蔣介石從廣州飛往重慶。激情作態後,蔣介石撇下8萬人的歡迎隊伍,夜宿林園,叫來瞭陪侍的毛人鳳。

  “楊虎城在什麼地方?”蔣介石手捧一杯白水,明知故問。

  毛人鳳忙答道:“卑職按委座意見,已妥善轉移至貴陽。”

  “這個……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關瞭多少亂黨分子?”蔣介石又問。

  “報告總裁,”毛人鳳趨步上前,回答道,“約為450餘人。”

  毛人鳳請示如何處置?蔣介石猛地一揮手,“全部殺掉,一個也別留。”

  “那楊虎城呢?什麼時候把他送去臺灣,張副座(學良)都送瞭過去。”

  蔣介石霍地起身,憤然作色:“這個人早該殺掉瞭,留下他做什麼?”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三魔頭密謀暗殺計劃

  毛人鳳心領神會。8月27日,毛人鳳來到瞭軍統位於市中心一座名為“漱廬”的公館裡,親自召來瞭保密局西南站站長徐遠舉和生產處長周養浩。三人密商瞭起來。

  毛人鳳單刀直入:“總裁昨天指示我們,立即制裁楊虎城。這個人早該殺瞭,留至今日隻能徒增麻煩。至於怎麼制裁,用什麼手段,這不同於其他,一定要做得幹凈利索。”

  徐遠舉不解地問道:“殺掉楊虎城,這應該沒多大問題,關鍵就是楊虎城的兩個孩子和秘書一傢子該如何處置?弄得不好,紙包不住火,他們會泄露出去。”

  “徐處長完全多慮瞭。”毛人鳳咧嘴一笑,滿不在乎地揮揮手,“斬草除根,總裁明示,一個也不留,留下來,難道讓他們來報仇不成?”

  經過一番周密的策劃,毛人鳳決定將楊虎城等人秘密弄回重慶刺殺。

  當日下午,周養浩回到磁器口傢中,稍作停留,便來到瞭白公館。他令白公館做過行動工作的看守長陸景清、楊傢山等前來密談。楊傢山旋即召來渣滓洞看守長楊進興、安文芳、楊欽典三人,然後掩上門告辭而去。一個陰險、惡毒的暗殺計劃很快成型瞭。

  周養浩不敢耽誤片刻,立即報告瞭毛人鳳。次日一大早,毛人鳳命周養浩將這三人帶到軍統位於造石場辦事處的禮堂,他要親自召見。

  周養浩遂領著楊進興三人趕往指定地點,毛人鳳虛假作態地同楊進興三人握手寒暄後,便故作莊重地說:“今天找你們來,是要完成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制裁幾個重要人物,要絕對保守秘密,不得泄露。行動時,用匕首,決不能用槍,以免發出聲音,暴露目標。”

  他環視一眼楊進興三人,又加重瞭語氣:“事成之後,論功行賞。失敗收場,傢法從事。”

  1949年9月1日,貴州麒麟洞。下午午睡起床後,楊虎城照例坐在門前的一圓桌旁,看起當天的報紙。突然,一陣碎步急促地傳瞭過來,來人滿臉堆笑說:“給老先生道喜瞭。”


  楊虎城定睛一看,正是監管他的特務組長張鵠。他下意識地放下報紙,一臉冷峻。

  張鵠見他沒什麼反應,就跨前一步,抱拳賀道:“老先生要重獲自由瞭。周養浩處長已帶著委員長的明示來瞭,準備接老先生出去。恭喜!恭喜!”

  楊虎城聽罷,一時不知說什麼好。良久,他才平靜地問道:“周處長到瞭貴陽?”

  “那自然,那自然。”張鵠一面答復,一面引著楊虎城的視線指向瞭林中不遠處的石階。

  隻見一行人簇擁著一個身材纖細單薄的30出頭的年輕人正拾級而上。那人鼻梁上架著一副他熟悉的金絲眼鏡,嶄新的黃呢軍便服的領口上,嵌著一顆閃閃發亮的梅花金星。

  來人正是周養浩。楊虎城對軍統特務素來深惡痛絕,唯獨對這位來自江浙水鄉、畢業於上海大學法律系的軍統少將懷有好感。可是,楊虎城哪裡知道,周養浩整人殺人更有一套,令人防不勝防。

  “楊將軍,”周養浩坐下後,一臉真誠,他取出煙兀自燃上,然後深吸一口,“釋放你的消息千真萬確,這是委員長的明示。先接你去重慶,在那裡他要接見你,走走過場,再去臺灣。當然,西安你們是回不去瞭。不過,退而求其次,臺灣也不錯。黨國上下重要機構、達官顯貴都去瞭那裡……你獲得瞭自由,這才是最令人高興的事。我提前給您道喜瞭。”

  “可也不一定非得去臺灣呀?”楊虎城露出瞭疑問。

  “這很清楚呀!”周養浩把雙手一攤,“如果現在在重慶讓你恢復瞭自由,怎樣安置你?委座會讓你去共產黨那邊?所以,隻有送到瞭臺灣,這個事才好辦。說句將軍不要多心的話,在臺灣讓你恢復瞭自由,你最多隻能做個寓公,悠然林泉,不問世事,委座才放心。”

  就這樣,9月5日,楊虎城滿懷希望地帶著子女、部屬與周養浩離開瞭貴陽。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罪惡的匕首刺向將軍

  次日中午,押解楊虎城的車隊到達重慶遠郊松壩後,一行人簡單用過午餐,周養浩一看天色尚早,夜暮渡江的計劃無法實施,他又假惺惺地勸楊虎城在松壩小客站內歇息,如提早進入市區,會引起諸多不便。楊虎城見他說得有理,便同意瞭。

  周養浩把他們安頓下後,立即鉆進轎車,風馳電掣地朝重慶市區狂奔,甩下楊虎城一行的後兩輛車。下午7時,周養浩來到瞭距重慶市區8公裡的海棠溪。

  在這裡,他遇到瞭等候多時的負責具體實施暗殺的行動組長楊進興。周養浩鉆下車,一臉疲憊。楊進興走上前遞給他一張毛人鳳寫就的便條,上面簡單寫道:

  養浩兄,某人交由楊進興同志率領回渝,兄可先行過江回傢休息。

  周養浩不動聲色地收好便條,朝楊進興打過招呼,反身上車,先行過江回傢輕松去瞭。

  深夜過瞭江約莫一個小時後,汽車停在瞭歌樂山腳下。負責接送的那幾名特務恭敬地打開車門,攙扶著楊虎城,指著山上那影影綽綽的小洋樓道:“請主任暫在戴公祠住兩天,一面等委員長接見,一面等飛機去臺灣。”

  戴公祠原是抗戰之初,戴笠為討好蔣介石而修建的一座防空別墅。兩名特務左右挽住楊虎城,另一人貓腰在前引路。其兒子,剛剛20出頭便已花白瞭頭發的楊拯中佝僂著腰,捧著母親謝葆貞的骨灰盒,沿著陡峭的石階,跟在父親身後,氣喘籲籲地攀援而上。

  楊拯中抱著母親的骨灰盒被擁進瞭樓梯旁的屋子。此時,早已埋伏在那裡的楊進興、熊祥、王少山、林永昌等4名劊子手,正握著刀分成兩組,隱伏在樓上樓下的房間內。

  王少山和林永昌趁楊拯中欲進門之際突然竄出,手持兩把利刃,迅即朝楊拯中腰間刺去。“爸!”隨著一聲慘叫,楊拯中頹然倒下,鮮血一下噴濺在瞭母親的骨灰盒上。

  楊虎城聽到兒子的慘叫,忙轉頭探看。楊進興和熊祥一前一後,將兩把利刃插進瞭他胸膛。楊虎城“哎喲”大叫一聲,重重地摔倒在瞭地上。兩組劊子手不由分說,撲上前又狠狠地補上瞭幾刀,然後獰笑著,擦擦手上的血跡,便下山復命去瞭。

  再說隨後押送來的第三輛車到瞭後,秘書宋綺雲和夫人徐林俠、他們的兒子————小蘿卜頭宋振中、楊虎城將軍的小女兒楊拯坤被引到警衛室,喘息未定,幾個劊子手握著血淋淋的屠刀,闖進房內。宋綺雲一下子明白瞭,他急呼:“中國共產黨萬歲!”話未完,劊子手就撲瞭上去,一刀捅進瞭他胸間。宋夫人徐林俠則苦苦哀求特務們放過兩個幼小的孩子,特務們哪管這些,一刀刺向瞭徐林俠。夫妻雙雙倒在血泊之中。

  兩個孩子被驚得目瞪口呆,哆嗦成一團。但轉瞬間,兩個孩子就喪身在屠刀之下。

  劊子手行兇後,刀上的血跡尚未凝固,就下山喝酒吃肉去瞭。不僅如此,他們還瓜分楊虎城隨身攜帶的錢物。為劊子手做飯的夥夫也得到瞭楊將軍女兒的一塊銀牌。這塊銀牌正面刻著“長命富貴”4個字,背面刻著“楊先生女公子雙月紀念,張止戈”14字。這是將軍女兒滿雙月時,息烽特務團長送作紀念的,不幸今天又落入魔掌。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