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古代後宮最搶手的女人 被6個皇帝瘋搶瞭60年!

  導讀:女子最怕容顏老,時間一直是把殺豬刀。然而,古代一位女子直到60高齡,女人的魅力依舊可以對歲月免疫,這位蕭皇後就是一個可以對抗歲月還能在宮廷裡被6個皇帝瘋搶60年。正如有句廣告語說的——年齡對她隻是一個數字。她從13歲嫁為隋朝晉王妃開始,歷經楊廣、宇文化及、竇建德、突厥處羅可汗、頡利可汗和李世民等6位丈夫,雖然身上的標簽從少女、熟女、大媽一直換到大娘,但是她的魅力從未打折,直到60歲那年快快樂樂地病死在大唐的後宮。這究竟是怎樣一位宮廷奇女子?

  歷史上迷倒君主的女子不計其數,然而,歷經多次改朝換代,卻還能讓美女成群的君主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女人,在中國歷史上恐怕寥若辰星、屈指可數。蕭皇後就是這樣一位奇女子,一舉摘下瞭歷史上最搶手女人的桂冠。

  蕭皇後天生麗質,嬌媚迷人,至於說她美到什麼程度,語言可能根本無法描述,從她年近五十仍讓李世民看得丟瞭三魂六魄來看,傾國傾城應該是當之無愧的。

  蕭皇後出身於南朝的皇室,是西梁明帝蕭巋之女,梁朝昭明太子蕭統曾孫女。出身皇族的蕭皇後一生可謂多災多難,曾經經歷瞭隋煬帝,宇文化及,突厥番王,唐太宗,再加上隋文帝和自己的父皇一共歷經六個皇帝。



  蕭皇後和六個皇帝的先後順序:

  第一個時期:蕭皇後嫁給瞭隋煬帝楊廣,結婚的時候隋煬帝是晉王沒有登記,後來隋文帝死後楊廣繼位冊封她為皇後。蕭皇後六個丈夫中最愛的應該就是隋煬帝楊廣瞭。

  第二個時期:隋煬帝被宇文化及處死以後,蕭皇後被宇文化及霸占封為淑妃。

  第三個時期:遠嫁異域,成為突厥番王的王妃。

  第四個時期:唐太宗迎回這位蕭皇後,最終落葉歸根。另外,關於蕭皇後被單雄信殺死是不正確的,隻是隋唐英雄傳的戲說而已。

  也許,蕭皇後天生就是一個人間尤物,出生時,一個占卜奇人曾為她的相貌而驚奇不已,仔細推算瞭其生辰八字,最後得出瞭八個字的結論——“母儀天下,命帶桃花”。蕭皇後以後的人生經歷似乎正好印證瞭這八個字。她自13歲作瞭晉王妃後,便開始不斷地被迫更換身份,歷經瞭隋煬帝的皇後、宇文化及的淑妃、竇建德的寵妾、兩代突厥番王的王妃,最後又成瞭唐太宗李世民後宮中的昭容。千般滄桑、萬種風流,全溶進瞭她幾十年的生命歷程,使她成為一個命運奇特的女人,這也就是她命中註定的“桃花劫”吧。

  13歲嫁隋煬帝楊廣

  就在蕭皇後出世的那年,北周楊堅接受靜帝禪位而作瞭隋文帝。隋文帝的二兒子晉王楊廣在平陳戰爭中功績顯赫,為瞭表彰他,文帝除瞭給他加官晉爵外,還下詔天下名門世傢,統統將傢中未出嫁女兒的生辰八字呈報朝庭,以便為年方21歲的楊廣選一相配的王妃。誰知挑來挑去,年齡相當的姑娘們這個不合,那個相克,最終唯獨剛滿9歲的蕭氏女的八字與楊廣的八字合在一起才是大吉,於是就選定瞭她,這還真是命啦,正所謂——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不強求。

相關閱讀推薦:

隋唐蕭皇後有多美?晚年仍能得到李世民傾慕

李世民同時霸占表叔楊廣妻女真相!蕭皇後的傳說

揚州隋煬帝與蕭後合葬墓:蕭皇後身高約1.5米

千古風流人物:迷倒六個君主的奇女子蕭皇後

歷史上的蕭皇後是誰?李世民強搶楊廣之妻蕭皇後

分頁:1/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楊廣本來駐守揚州,在進京朝覲時便見到瞭他將來的妻子蕭氏女。他見到蕭氏女如此動人,便為之激動不已。在開皇十三年楊廣入朝時,就迫不及待和她完成瞭婚事。其時,楊廣25歲,新娘才剛滿13歲,以現在的規定看來13歲是不能結婚的,但在古代,十三、四歲出嫁的女子是很普遍的,二十多歲的女人,那是典型的大齡女人瞭。

  洞房花燭夜,楊廣心花怒放地把嬌羞萬狀的小王妃擁進懷裡,同時還做著黃梁美夢,因為讓他高興的是,早年有個水平還算湊合的大仙給蕭妃算過一卦——“母儀天下”!蕭妃既然會母儀天下,那麼他不就是皇帝嗎?雖然現在太子是他的哥哥楊勇,但生在帝王傢的他懷有當皇帝的志向也是很正常的,因此他把蕭妃視為自己命中的福星,對她珍愛備至。可惜的是,他聽話隻聽半句,算命先生在“母儀天下”四個字之後還有四個字——“命帶桃花”,這似乎就註定瞭她不會是他一個人的,大不瞭他隻算是采瞭頭彩而已。

  因為有瞭蕭妃這顆希望之星,原本不曾對王位另作妄想的楊廣,開始有計劃地與大哥楊勇展開儲位之爭瞭。

  偏偏太子楊勇又是個天生找死的主兒,爹媽花大價錢給他娶的大老婆太子妃元氏他愛理不理,卻把心思都花在偏房雲昭儀身上。結果元氏受不瞭氣,上吊自殺瞭。楊堅和獨孤迦羅一怒之下要廢掉楊勇的太子之位。楊廣則乘虛而入,故意在母親面前極力裝出一副仁孝正派的樣子,還有意作出疏遠蕭妃專心政務的姿態;而聰明識體的蕭妃也一本正經地與他配合著表演雙簧,還不時到獨孤皇後那裡哭訴楊廣隻顧政務冷落瞭自己,要求賠償青春損失費。他們夫妻的一唱一和終於打動瞭獨孤皇後的心,一氣之下就廢除楊勇太子之位,把楊廣推上瞭太子寶座。這時距離楊廣與蕭妃完婚已經7年瞭,也就是說,這對頗有心計的小夫妻,在母親獨孤皇後前面整整演瞭7年的悲情苦戲。


  楊廣登太子位一年後,獨孤皇後因病而死。隨後,楊廣便逐個弄掉瞭幾個對手,史稱隋煬帝。

  高枕無憂之後,隋煬帝開始沉溺於酒色,無心管理朝政。於是他一面下詔廣征天下美女,一面派遣大將宇文消總管營建東都洛陽,先建顯仁宮,後修西苑,廣泛搜羅海內外奇材異石、佳木珍草充實其中,準備安置好美女後,他便可以在那裡盡享人間樂趣瞭。

  註重瞭房事,自然就會疏忽國事。楊廣在位的十幾年間雖然征服瞭無數美女,卻沒有征服李淵等幾個美男。在他第三次遊興揚州之時,天下已經大亂。李淵、李密、竇建德等人紛紛舉兵,心灰意冷的楊廣決定遷都南京,不再回北方。這時,窺視皇位和蕭皇後已久的宇文化及率領禁軍造反,率兵進入離宮,剛滿50歲的隋煬帝在寢殿西閣被縊殺。

分頁:2/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楊廣死後先後被宇文化及、竇建德、突厥番王搶走

  宇文化及早就對蕭皇後心存暗戀,幹掉楊廣之後,立即以她的兒子性命作為要挾,逼她做瞭自己的偏房。

  這時,在中原一帶起兵的竇建德,節節勝利,直通江都,宇文化及抵擋不及,一敗再敗,最後帶著蕭皇後退守魏縣,並自立為許帝,改稱蕭皇後為淑妃。不久,魏縣又被攻破,他倉皇退往聊城,竇建德率軍一路追擊,最後攻下聊城,殺死瞭宇文化及。

  作為勝利者的竇建德除瞭收繳宇文化及的金銀珠寶,還收繳瞭魅力不減的蕭皇後。雖說已經做瞭兩次寡婦,失去瞭兩任丈夫,但是蕭皇後的美艷姿容和高貴氣質依然不減。竇建德本著不要白不要的思想,把宇文化及的淑妃變成瞭自己的王妃,縱情於聲色之娛,忘記瞭逐鹿中原的初衷。

  恰好,竇建德有個醋缸級的原配夫人曹大嫂,她常在他們兩人黑燈瞎火“共赴巫山”的時候,突然頂著超大號燈泡冒出來撒潑發怒、插科打諢,弄得竇建德大失情趣。這時北方突厥人的勢力迅猛地發展起來,大有直逼中原之勢。原來遠嫁給突厥可汗和親的隋煬帝的妹妹、蕭皇後的小姑義成公主,聽到李淵已在長安稱帝,又打聽到蕭皇後的下落,就派使者來到樂壽迎接蕭皇後,竇建德不敢與突厥人正面對抗,隻好乖乖地把蕭皇後及皇族的人交給來使。


  蕭皇後在幾番轉折後,不想居然會移民到國外——突厥。天生麗質難自棄,顛沛流離不枉情。在國外,她的魅力依然是把無往不勝的利劍,一舉戳穿瞭突厥父子兩代元首處羅可汗和頡利可汗的心。時勢至此,命運已經不能由她自己掌握,反正當初就預言她命帶桃花,在劫難逃,那也就隻有聽天由命吧!無可奈何中,蕭氏便由隋天子的皇後變成瞭番王的愛妃。

  後來,老番王死瞭,由頡利可汗繼位,按突厥人的風俗,蕭皇後又被新任番王接手。

分頁:3/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四十八歲的蕭皇後迷倒三十三歲李世民

  十年後,也就是唐太宗貞觀四年,唐朝大將李靖大破突厥,索回瞭蕭皇後。這時蕭皇後已是四十八歲的半老徐娘瞭,而唐太宗李世民才三十三歲,但蕭皇後入朝時,李世民見她雲髻高聳,霧鬢低垂,腰似楊柳,臉似牡丹,美眸流盼,儀態萬千,完全沒有年事已高而應有的老態,比一般的少女還多一份獨到的成熟果實般誘人的風韻,才華蓋世的李世民不禁為之心旌搖曳;再加上蕭氏飽經離亂而孕育出來的楚楚可憐的情態,更加令人由憫惜而生愛意。

  這可愛煞瞭李世民,或許是他從小就缺少母愛的緣故,他顧不得年齡的懸殊,更不在乎外人的品評,大唐天子李世民在蕭皇後身上體會到一種成熟女人的風韻,更感受到一種類似姐姐與母親般的溫馨,使他為繁重國事所累的心得到稍許撫慰。這就樣,蕭皇後被唐太宗封為昭容,轉瞭一大圈回來又成瞭大唐天子的愛姬。

  為瞭歡迎蕭皇後來到宮中,李世民破格舉行瞭一次盛大的宴會來歡迎她,四處張掛著華麗的宮燈,歌女舞姬們獻上輕歌曼舞,桌上堆滿山珍海味,唐太宗以為這種場面已經夠豪奢瞭,因此問身旁的蕭昭容,“卿以為眼前場面與隋宮相比如何?”


  其實,眼下這點排場距離隋宮的豪奢情形還差得遠呢!隋宮夜宴時並不點燈,而是在廊下懸掛120顆直徑數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設火焰山數十座,焚燒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晝,又有異香繞梁,如入仙境,每晚燒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車。對此,蕭昭容不便明說,隻是平靜地說道:“陛下乃開基立業的君王,何必要與亡國之君相比呢!”

  唐太宗立即明白瞭她話中的含義,深為她的明曉事理和言語得體而折服,對她愈加敬重和疼愛瞭。

  就這樣,蕭皇後在唐宮中度過瞭18年平靜的歲月,67歲才壽終正寢。

  綜觀蕭皇後的一生,真可謂歷盡千般滄桑,展盡萬種風流。一個女人,竟被6個皇帝瘋搶瞭60年,歷史上還能舉出第二例嗎?在她的一生中享盡瞭榮華富貴,但也歷盡瞭滄桑劫難。不說她風流至極,卻也可說她福氣不淺。

  試問,女人的魅力是否可以對歲月免疫?答案是肯定的,蕭皇後就是一個例證。正如有句廣告語說的——年齡對她隻是一個數字。她從13歲嫁為隋朝晉王妃開始,歷經楊廣、宇文化及、竇建德、突厥處羅可汗、頡利可汗和李世民等6位丈夫,雖然身上的標簽從少女、熟女、大媽一直換到大娘,但是她的魅力從未打折,直到60歲那年快快樂樂地病死在大唐的後宮。

  俗話說,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從蕭皇後的獨特經歷看,數風流人物,真的是難看今朝呀。

分頁:4/9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蕭皇後生平:

  隋煬帝的皇後蕭氏,西梁明帝蕭巋之女,隋煬帝的皇後。梁朝昭明太子蕭統曾孫女,西梁孝明帝蕭巋之女,母張皇後,南蘭陵人(今江蘇常武一帶)。 隋朝蕭皇後被六個帝王占有是真是假?蕭皇後出身於南朝梁的皇室,曾是母儀天下的隋煬帝皇後,也曾做過重臣宇文化及的淑妃,更曾傷心地離別戰亂的中原——遠嫁異域,成為突厥番王的王妃。幾番波折、幾許坎坷,最終葉落歸根,以唐太宗昭容的身份逝於長安鳳輝宮。

  她不是政治上能建立顯赫功名的女人,也不是一個能夠影響歷史進程的女人,在半個多世紀的風雲中,她以她的美貌、她的聰慧、她的賢淑常伴君王側,享受著生命的無奈與可貴,譜寫著命運的無常與奇特。

  她,就是南朝梁明帝蕭巋的女兒蕭氏,人們一般稱她為蕭皇後。

  入主隋宮成王妃

  隋文帝開皇十三年(593年),通往長安的路上,一隊氣勢磅礴的車馬疾馳而過。透過飛揚的塵土,隱約可見那飄展的旌旗上大大的“晉”字。這正是駐守揚州的晉王楊廣在快馬加鞭地趕往都城長安——去迎娶他的新娘。

  盼來盼去,終於盼到瞭這一天。他的新娘——蕭氏,是父皇隋文帝楊堅為瞭表彰他在平陳戰爭中顯赫的功績,而從天下名門世傢中選出來的絕色女子。他有次回朝,匆匆一瞥,見生得瓊姿仙貌,韶麗驚人。他頓時神思恍惚,腦中再也揮不去她的倩影。隻是她當時年齡尚小,母親獨孤皇後便讓蕭氏在宮中學習禮儀、書畫和歌賦。


  吉日良辰,陽光普照,春風和煦。積雪已經完全融化,垂在簷下的冰棍也早已銷聲匿跡。長安城內,大殿上的金色琉璃瓦在太陽照射下閃著金光。皇宮中被裝點一新,人流穿梭,喜氣洋洋。隋文帝下令普天同慶,萬民同樂。京城街道被打掃得幹幹凈凈,傢傢戶戶都張燈結彩。

  九聲炮響,身著嶄新龍袍的文帝和獨孤皇後,在內侍的攙扶下登上瞭早已準備好的禦輦。晉王楊廣與新娘的轎子緊接其後。彩旗儀仗早已排列整齊,文武大臣簇擁著禦輦向西而行。

  浩浩蕩蕩的儀仗隊伍,沿著筆直的石板大道出蘭林殿去建章宮,到那裡舉行皇妃的冊封儀式。文帝和獨孤皇後登上圜丘的高闕,隻見闕基三層,漢白玉所築,晶瑩碧透;頂端為藍色琉璃瓦,高聳入雲;闕面為圓錐,圍墻北圓南方,蘊含“天圓地方”之義。

  文帝龍行虎步,走至香案,手執炷香,跪地對天行禮。身後獨孤皇後、晉王楊廣、蕭氏以及滿朝文武大臣,均行三跪九叩之禮,山呼萬歲。宣詔大臣手捧詔書,佈告天下,宣佈晉王楊廣即日完婚,蕭氏女正式被冊立為王妃。

  紅燭下,楊廣上下打量瞭蕭妃一番。隻見她大紅軟緞禮服,配滾金大紅綬帶,披燭光寶色霞披。雲鬢疊翠,插一枝金步搖,步搖上飾金花玉獸,有五彩珠玉下垂。耳上是兩枚明珠耳,玲瓏生輝。而光彩照人處更是那蛾眉鳳眼粉頸桃腮,用羞花閉月、沉魚落雁來形容和描繪她的美,都不嫌過。而最難描摹的神韻,更在眉宇之間,翠眉如畫,含情脈脈,呈現一種驚人的端莊之美。

  楊廣大喜過望,得此佳人,夫復何求。聽說此女還有入主中宮,母儀天下之說,說不定這能給自己帶來好運。楊廣對她自然嬌寵備至,呵護有加。

分頁:5/9頁  上一頁3456789下一頁

  但聰明賢惠的蕭妃並沒有讓楊廣一味地沉溺在溫柔鄉裡,而是勸誡他以政務為要,以簡樸為德,以百姓為本。楊廣沒想到自己的妻子有如此的德行和遠見,心中油生一絲敬重,對她也更加地寵愛,同時自己也專心政務,過起瞭簡樸的生活。此時,隋文帝楊堅對太子楊勇越來越不信任,對他的所作所為也漸為不滿。太子又因冷落瞭正房太子妃元妃而寵愛偏房雲昭儀,使得嚴治後宮的母親獨孤皇後也頗為惱怒。最終文帝在獨孤皇後的說合下,廢掉瞭太子楊勇,讓楊廣坐上瞭太子的寶座。

  蕭妃沒想到自己的夫君成為瞭太子,順理成章,自己也就成瞭太子妃。難道真如人們所說,自己將來會母儀天下?

  母儀天下思規勸

  仁壽四年(604年),隋朝的開創者隋文帝楊堅,在過瞭他六十四歲的生日後,終於病倒瞭。才兩三天的時間,好端端的一個人便瘦得變瞭形:面容枯槁,眼窩深陷,目光混濁,呼吸時急時緩,時短時長。他沒有抵擋住病魔的侵襲,一命嗚呼瞭。

  舉哀發喪完畢後,太子楊廣換上冕服即位,後被惡謚為隋煬帝。蕭妃被冊立為皇後,印證瞭人們所說她將“母儀天下”的預言。此時楊廣三十六歲,蕭皇後才二十四歲。

  她的心情在興奮之餘,又感到一絲恐慌與不安。她似乎還沒有做好一切準備,可這些就已經飄然而至瞭。雖然獨孤皇後給她講過,仁智賢慧、知書達理的樊姬輔佐楚莊王使楚國稱霸的事例,獨孤皇後鐵腕治後宮也早已被她奉為典范,可她還是覺得一切都是那麼茫然。


  更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坐上皇位的楊廣,再也不如以前那般寵愛她瞭。此時的他,早已經被那風華絕代的宣華夫人吸引住,全然不顧她是先帝的寵妃,每日下朝以後便流連忘返,早已把她這個同舟共渡十餘年的妻子冷落在瞭一邊。

  也許是出於女人天生的妒意,也許是想顯示一下皇後的權威,她逼迫宣華夫人遷往偏僻的仙都宮,斷絕她與皇帝的來往。沒想到,她這步棋走錯瞭,皇帝整日鬱鬱寡歡,無心政務,更不踏進皇後宮半步。

  她的內心被痛苦撕咬著,她想到瞭剛為晉王妃時的歲月,那時楊廣對她是多麼地寵愛;又回憶瞭與楊廣走過的每一步路,都是那麼甜蜜。可這一切,如今隻剩下回憶瞭。罷瞭罷瞭,既然自己不能像婆婆獨孤皇後那樣用“鐵腕”管制住皇上,還不如灑脫一些,該放就放,做個善解人意的皇後,一心為皇上著想,使他不再為後宮的瑣事而煩惱。

  她向隋煬帝妥協瞭,派人接回瞭宣華夫人,把她安置在金鳳院。隋煬帝自然歡喜,對她的態度也緩和瞭許多,後宮中又恢復瞭以往平靜的生活。

  可惜紅顏薄命,半年之後,宣華夫人一病不起,竟香銷玉殞。隋煬帝傷心欲絕,整天長籲短嘆,沉浸在痛失愛妃的悲傷裡,連朝政也懶得去理。

  皇帝憂愁,做皇後的自然也心情低落,愁容滿面。自己縱有天仙般的美貌,那又能如何,仍然讓君難展笑顏。這個女人做瞭個天大的決定——建議煬帝選天下美女,充實後宮。她來不及去考慮是對還是錯,隻想讓自己所愛的人不再沉浸在痛苦裡。

  一語驚醒夢中人。隋煬帝立即下詔廣征天下美女,又派遣匠作大將宇文愷主持東都洛陽的規劃、設計和營建。先建顯仁宮,後修西苑,廣泛搜羅海內外奇材異石、佳木珍草充實其中,準備安置好美女後,他便可以在那裡盡享人間樂趣瞭。

分頁:6/9頁  上一頁456789下一頁

  西苑的十六院建好後,隋煬帝日日流連於此,每天沉浸在輕歌曼舞之中,變換著花樣與選來的各方佳麗聽歌賞樂、騎馬下棋,日日夜夜沉溺於酒色。煬帝聽從近侍高昌的建議,建造瞭一座精巧別致的“迷樓”。那裡裝飾得豪華無比,宛如瑤臺仙境。隋煬帝更是忘而不歸,早把朝政置之腦後。

  蕭皇後對獨自度過的一個個漫漫長夜,早已習慣瞭。她不再感到悲傷,心似乎早已麻木。她隻是痛心於自己怎麼會如此糊塗,為煬帝提瞭如此荒唐的建議。可轉而一想,即使自己不提,該發生的總會發生的。皇上變瞭,他已經不是幾年前人們交口稱贊的晉王,也不是先皇文帝引為驕傲的太子,更不是自己心目中所企盼的那個皇上瞭。也許他原本就是這樣,根本就沒變。不管怎樣,她沒有忘瞭獨孤皇後對她的教導,仍然要規勸皇上,於是含淚寫瞭一篇《述志賦》:

  承積善之餘慶,備箕帚於皇庭。

  恐修名之不立,將負累於先靈。

  乃夙夜而匪懈,實夤懼於玄暈。

  雖自強而不息,亮愚蒙之多滯。

  …………

  願立志於恭儉,私自兢於誡盈。

  孰有念於知足,茍無希於濫名。

  惟至德之弘深,情弗邇於聲色。

  感懷舊之餘恩,求故劍於宸極。

  …………

  她勸誡皇上要有所節制、用心國政,不應該再縱情遊樂,以免葬送瞭隋傢的大好江山。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煬帝讀過賦後,竟一笑瞭之,大不以為然。他覺得,人生苦短,若不及時行樂又待何時?在他看來,舜怎樣?紂又如何?還不是到頭來同歸於黃泉!

  她感到無盡的絕望與悲哀,既然皇帝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江山,作為一個弱女子的她,又有什麼辦法呢?她隻有冷眼旁觀瞭。


隋煬帝帶上瞭嬪妃嬖妾、侍衛隨從差不多三千人,浩浩蕩蕩地南下飽覽江南秀色

  溝通南北的大運河終於開通瞭。隋煬帝帶上瞭嬪妃嬖妾、侍衛隨從差不多三千人,浩浩蕩蕩地南下飽覽江南秀色。

  龍舟上兵甲列陣,旌旗招展,非常壯觀。隋煬帝在龍舟上感嘆自己的傑作,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奇跡,竟在自己手中完成瞭。一代帝王一生中能成就幾件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呢?而自己在位時,就開鑿瞭大運河。

  雖然回到瞭自己的傢鄉,雖然可以陪伴在皇帝身邊遊覽自幼熟悉的景色,可蕭皇後仍然憂心忡忡。如此浩大的工程,不知凝聚瞭多少百姓的血汗;如此豪華奢侈的出遊,不知耗費瞭多少民脂民膏。莊子說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她不知隋傢的這座龍舟還能支撐多久?

  此次巡行江都(江蘇揚州)後,隋煬帝迷戀上瞭那個地方,幾次興師動眾南下。蕭皇後都假稱自己身體不適,沒有隨行。她不想看到煬帝肆意地揮霍百姓的血汗,也不想隨著煬帝一起揮霍而增加自己的罪惡感。皇上不在,自己就是主人,她有著難得的清凈。可她心裡清楚,這樣悠閑的日子過不瞭幾天瞭。

  果然,不堪忍受徭役壓迫的老百姓揭竿而起,天下開始大亂。太原留守李淵攻下長安;宇文化及與兄長宇文智及在揚州起兵造反,率兵攻進離宮,剛滿五十歲的煬帝在寢殿西閣被亂臣縊殺。

  蕭皇後雖然一直都在擔憂,當這一切變成現實後,她還是感到瞭震驚與惶恐。皇帝都已經死瞭,那她這個皇後又該何去何從呢?

分頁:7/9頁  上一頁56789下一頁

  幾番飄零坎坷路

  蕭皇後的美貌、端莊救瞭她的命。當宇文化及看到如此姣姣紅顏、夭夭國色之時,被她的豐姿俊秀所折服瞭。他怎麼能忍心殺害如此天姿國色呢?

  蕭皇後的內心在強烈地掙紮著,做為母儀天下的皇後,她應該隨陛下而死,以示忠貞。但耳邊似乎又響起瞭獨孤皇後的教導,自己還沒有盡到一個做皇後的最後責任煬帝的兒子楊浩還在,死是容易的,活下來才需要更大的勇氣。而眼前最要緊的,必須保住自己的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今天下大亂,豪雄四起,或許復仇的機會就在眼前。她帶著獻出一切的重負,忍受著國破傢亡的切膚之痛和對仇人的憤恨,委身於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醉心於和美人蕭皇後的繾綣纏綿,暫時忘瞭自己的政治擴張。這時,在中原一帶起兵的竇建德,節節勝利,直逼江都,宇文化及抵擋不住,一敗再敗,最後帶著蕭皇後退守魏縣(今河北大名西南),並自立為許帝,改稱蕭皇後為蕭淑妃。不久,魏縣又被攻破,竇建德殺死瞭宇文化及。這次距隋煬帝的死,還不到一年時間。

  蕭皇後本應該是高興的,殺死煬帝的主謀終於受到瞭懲罰。但令她難堪的是,堂堂隋朝的皇後,竟然成瞭農民起義軍的俘虜。她再也沒有誰可以依靠,也沒有希望可以寄托瞭,這天下到底該是誰傢的天下,不是她這個柔弱女子所能左右的。她隻有用死來捍衛自己的尊嚴瞭,也許惟有死才是真正的解脫。


她選擇瞭用七尺白綾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她選擇瞭用七尺白綾來結束自己的生命,無奈,竇建德的手下對她嚴加看管,她連死的機會都沒有。她孤守在屋裡,不再塗粉施朱,不再輕理雲鬢,當心已枯死時,外表所有的裝飾都是徒勞的。就讓時間這副毒藥慢慢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吧!

  遠嫁塞外憶中原

  沒想到,她的生命又有瞭一次轉機。這時,北方突厥人的勢力迅猛地發展起來,遠嫁給突厥可汗和親的隋煬帝的妹妹、蕭皇後的小姑義成公主,聽到李淵已在長安稱帝,又打聽到蕭皇後的下落,在唐武德二年(619年)夏,派使者前來迎接蕭皇後去突厥。竇建德不敢與突厥人正面對抗,隻好乖乖地把蕭皇後及皇族的人交給來使。

  蕭皇後踏上瞭去往草原的征程。她心亂如麻,淚如泉湧。真的要離開中原瞭嗎?這裡再亂,也是根系所在,不知那異域番邦等待自己的又將是什麼?可自己已別無選擇。也許離開這個戰亂的地方也好,把所有的傷心屈辱都拋擲腦後,遠走邊塞,說不定會有自己的另一片藍天。

  一望無垠的草原使她的心豁然開朗,藍天白雲與翠綠的青草相映成趣。碧波萬頃的綠海完全展示出一幅“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壯麗畫卷,她深深地陶醉在這畫卷裡。

分頁:8/9頁  上一頁6789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