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蔣介石逃往臺灣時 葉元帥為何不敢下令打其座機?

  導讀:蔣介石的專機機長衣復恩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他駕駛著中美號,在成都的鳳凰山機場,載著蔣介石離開瞭大陸美好河山。衣復恩回憶說:這是蔣介石從政生涯中最心酸的一刻,“他坐在飛機上,一言不發。”

  衣復恩擔任蔣介石的座機長,始於一九四三年。這一年,蔣介石、宋美齡恰好有一次貴陽之行。當時的蔣委員長並無專機。先一天,衣復恩奉航委會主任周至柔命令,翌日載蔣介石夫婦由重慶至貴陽。任務重大,衣復恩先飛貴陽,測試航線和場地。第二天,即在C-47運輸機上綁瞭兩張藤椅,做為蔣氏夫婦的座位。此時的這架飛機,既無空調也不隔音,蔣介石的侍從們分坐機艙兩旁的鋁制座椅,蔣氏夫婦則坐在臨時固定的藤椅上。不過,此次航行非常順利,蔣介石很滿意。此後,衣復恩曾多次以這種簡陋方式,載著蔣介石出巡。

  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羅斯福總統去世,杜魯門接任。杜魯門繼續加強中美聯盟,向中國政府示好,贈送一架座機給蔣介石。該機由C-47改裝,機身為銀白色,機內陳設考究而舒適,座椅一律為沙發,前艙為一間辦公室,有一張軟床,另有廁所和簡單的廚具,空調和隔音設備當時也屬上乘。蔣介石親自命名為“美齡號”,衣復恩也因為駕機技術出眾而成為專機的機長,不再接受其它任務。

  任專機機長十年後,衣復恩當上瞭臺灣“空軍情報署長”。二零零零年,衣復恩出版瞭《我的回憶》,該書披露瞭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蔣氏父子與美國CIA合作,派遣空軍飛行員到大陸秘密偵察歷史。


衣復恩:蔣介石專機機長

  衣復恩在書中透露,這類間諜飛行在臺灣隻有三個人有權指揮:衣復恩─蔣經國─蔣介石。據悉,蔣介石還喜歡秘密召見U-2(黑描中隊)成員,對於U-2拍攝的照片,也常常親自過目。有一次,黑描隊員甚至奉命繞道拍攝瞭蔣介石傢鄉溪口鎮的照片,照片上,王太夫人的墓地都看得一清二楚。衣復恩回憶說,每次黑蝙蝠或者黑描完成任務返航,美國的專用飛機早巳在新竹基地守候,等飛機落地停穩,美方人員立即登機,拆卸飛機上的電子監聽設備,把搜集的情報資料帶回美國分析。

  蔣介石乘機飛臺灣 葉劍英手下留情未攻擊

  解放軍在1949年橫掃大半個中國,國民黨在大陸戰場上節節敗退。蔣介石無奈之下選擇臺灣為“不能再退的後方”,於是,他在1月21日宣佈下野,由李宗仁接任代總統,並於1949年12月10日下午2時抵達臺灣。在蔣介石乘飛機逃往臺灣時,中共本有機會將飛機打下來,但由於葉劍英沒有得到中共中央的同意,而錯失瞭這個機會。


  蔣介石無奈下臺

  1949年初,經過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國民黨軍隊損失過半,解放軍將戰線壓至長江一線,國民黨統治面臨垮臺的命運。此時,蔣介石的後院又起火瞭。國民黨桂系白崇禧、李宗仁公開要求他下野,與共產黨和平談判。面對這種形勢,蔣介石不得不考慮退路瞭。

  蔣介石的哭泣

  蔣介石采納瞭歷史地理學傢出身的張其昀的建議,決定著手經營臺灣,作為今後的退身之所。1948年12月29日,國民黨行政院長孫科發佈命令,正式任命蔣介石的親信陳誠為臺灣省政府主席。這道命令,連時任副總統的李宗仁和臺灣省主席魏道明都事先毫不知情。

相關閱讀推薦:

迷信祖墳風水:蔣介石竟偏袒“護墳有功”的漢奸

蔣介石中原大戰勝利秘訣:花車將軍打四方

揭秘黃百韜自殺內幕:寫盡忠報國交給蔣介石

非蔣介石!1941向德意日宣戰的中國元首是誰?

誰說遊擊戰無用:蔣介石聘請葉劍英教授遊擊戰術

蔣介石青年時多色迷心竅:曾覬覦日本教官美妻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陳誠得令後,於1949年1月5日即遷入臺北主持政事。1月18日,蔣介石再任命陳誠兼臺灣省警備區總司令;3月,再任命陳誠為國民黨臺灣省黨部主委。這樣,陳誠總攬瞭臺灣的黨、政、軍大權,開始替蔣介石經營臺灣。

  1949年元旦,新華社發表新年獻詞,提出“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口號。同日,蔣介石通過中央社發表“新年文告”,呼籲“國共和談”。1月5日,毛澤東為新華社起草評論《評戰犯求和》,將蔣列為戰犯,拒絕和蔣介石談判。1月14日,中共再發表《關於時局的聲明》,提出瞭八項和談條件,第一條即懲辦戰爭罪犯,並蔣名列戰犯名單之首。

  蔣介石已無退路,隻有下臺。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宣佈下野,由李宗仁任代總統。

  為退守臺灣做準備

  1949年1月10日,國民政府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在其上海的辦公室裡接見瞭蔣介石的大公子蔣經國。蔣經國拿出一封蔣介石的“手諭”,上面明令俞鴻鈞盡快將全部庫存的黃金、白銀和美鈔運往臺灣。當時,國民黨經過“幣制改革”,發行金圓券,將民間的幾乎所有黃金和美元收歸國庫,估計有庫存黃金390萬盎司以及7000萬美元的外匯和相當於7000萬美元的白銀,合計約5億美元。


  在蔣介石的指揮下,這筆巨額財富由海軍艦隻全部搶運到臺灣。後來李宗仁雖然撤換瞭俞鴻鈞,但也未能阻止國庫“大搬傢”行動。李宗仁還命令陳誠將已經運往臺灣的黃金、外匯和白銀運回大陸,但連李宗仁的命令隻不過是一道廢紙。

  被搶運到臺灣的還不隻是金錢。在上海解放前的幾個月裡,蔣介石動用軍艦將大批機器設備、佈匹等物資向臺灣轉移,僅從上海一地就裝走瞭1500多船。蔣介石還讓國民黨資源委員會委員長孫越崎將一些重要的工廠拆遷運臺,將珍藏在南京故宮博物院的原北京故宮所藏歷代古玩字畫精品,包括銅器、瓷器、玉器、字畫等1424箱,圖片畫冊1334箱,歷史檔案204箱,合計文物23萬多件全部搶運到臺灣,成為現在臺北故宮博物院的鎮院之寶。對於搬不走的或來不及搬走的水電站、發電廠等,蔣介石則命令炸毀。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蔣介石倉惶逃往臺灣

  4月21日,毛澤東、朱德發佈“向全國進軍的命令”,當天,百萬大軍在一千裡戰線上橫渡長江,蔣介石苦心經營達三個月的長江防線瓦解。

  解放軍在4月23日占領南京,國民黨政府“首都”失守,國民政府南遷廣州,“代總統”李宗仁則飛回老傢桂林,並隨後以治病為由經香港飛赴美國。

  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10月14日,廣州失守,“國民政府”再遷四川,蔣介石也趕到重慶指揮,並在此度過瞭他在大陸過的最後一個生日——63歲生日。

  11月30日,重慶失守,蔣介石逃往成都。12月7日,行政院長閻錫山率國民政府各部門從成都逃往臺灣。12月9日,雲南省主席盧漢起義。10日,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宣佈起義。自此,成都已成為解放軍四面包圍之中的一座孤城。


  就在劉文輝宣佈起義的當天下午,1949年12月10日下午2時,蔣介石帶著兒子蔣經國,從成都鳳凰山機場起飛,倉惶逃往臺灣。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葉劍英手下留情

  1949年12月10日,解放軍15兵團已接管瞭廣州飛機場,但飛機場仍留有國民黨人員。在蔣介石從成都鳳凰山機場起飛前,成都機場人員與廣州機場聯系,瞭解廣州方向的天氣情況,由於他們過去在一個系統,都非常熟悉,廣州的機場得知蔣介石乘坐的飛機將在下午三點左右到廣州上空,直接飛往臺北。

  白雲機場立即將這個情況報告到15兵團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洪學智處。廣州白雲機場解放軍接管負責人建議,可以用戰鬥機把蔣介石座機迫降下來,或者是幹脆打下來。

  洪學智在瞭解瞭這一方案的可行性之後,將情況報告給時任15兵團司令員兼政委的葉劍英。

  葉劍英表示要請示中共中央,但中共中央的指示久久不來,洪學智當時要求“幹脆先斬後奏,先打下來再說。”但葉劍英認為“中央沒有回音就不能幹。”

  由於沒有及時得到中共中央批準,葉劍英又不同意打蔣介石的座機,於是,蔣介石終於順利飛過廣州,逃到瞭臺灣。


葉劍英

  延伸閱讀:蔣介石逃往臺灣時到底運去瞭多少財寶

  1949年前後,150多萬吃“皇糧”的人口突然湧入臺灣,對於當時隻有600多萬人口的臺灣無疑增加瞭沉重的經濟負擔。然而,在這種經濟背景下,蔣介石政權居然挺瞭過來,還使臺灣創造出經濟增長“奇跡”,這中間有什麼秘密呢?

  1949年前後,國民黨政權在大陸的統治岌岌可危,退守臺灣已勢在必行。蔣介石以其“精明”之道,在退守臺灣前,將國庫中的黃金、美鈔、銀元偷偷地運到臺灣,來個釜底抽薪,使李宗仁的代總統“總而不統”,無法控制國民政權的局面,而且沒有與共產黨“和談”的本錢,丟給將來的毛澤東、共產黨政權一個爛攤子,使其難以維持大局,並給美國人一點顏色看看,使他們知道,中國非有蔣介石不可。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1949年2月上旬的一天,曾任國民政府上海市市長、財政部部長、中央銀行總裁、時已去職在香港逗留的蔣介石的親信俞鴻鈞,突然接到蔣介石從溪口拍來的電報,要他想方設法將國庫中的黃金提出來秘密送到臺灣,並叮囑再三,“千萬要守秘密!”

  2月14日下午,一架由香港飛來的飛機在虹橋機場降落,此時上海進入臨戰狀態,機場四周,憲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對往來旅客悉數搜查。當頭戴一頂黑色禮帽,身穿一襲黑色風衣,鼻梁上架著副金絲眼鏡的俞鴻鈞一出飛機弦梯口時,立即引起瞭憲兵們的警惕,他們把俞鴻鈞引至候機室,進行瞭審問。俞鴻鈞介紹瞭自己的身份,但卻拿不出任何證件和證明,憲兵們哪裡肯信。無奈之下,他隻好向憲兵提出和時任上海警備司令的湯恩伯聯系一下,在電話機旁守候多時,終於和湯恩伯接上瞭話。湯恩伯立即派車到機場迎接。這時,憲兵們才知道他不是冒牌貨,而是位大“長官”,立即向他道歉。俞鴻鈞擺出“長者風度”,與憲兵們一一握手道別,嘉許瞭他們“恪盡職守”的精神。

  俞鴻鈞在湯恩伯的幫助下,撇開瞭當時的財政部長兼中央銀行總裁劉泗業,直接與自己原來的舊屬取得瞭聯系,轉達瞭蔣介石轉運黃金的旨意。這批舊屬獲知老長官的來頭和來意之後,立即采取各種方案,將藏在中央銀行的黃金、外幣、銀元做瞭明細賬,告知瞭俞鴻鈞,並協商瞭安全、可靠的運出方法。

  安排妥當後,俞鴻鈞立即告知蔣介石一切安排妥當,隻等行動。蔣介石得到消息後,立即致電曾是自己機要秘書、時任聯勤總部財務署長的中將吳嵩慶,讓他在上海秘密組織運送工作,並指令:所有這些硬通貨,全部交由蔣介石掌握,吳嵩慶隻對蔣個人負責,在上海運送過程中,不得有誤。

  2月18日黃昏,一艘外表破舊的海軍軍艦接到海軍司令桂永清的密令後,停泊到瞭上海外灘中央銀行附近的碼頭旁邊。午夜,在一片細雨蒙蒙中,一群由海軍士兵化裝成的民工進入中央銀行,不聲不響地將一箱箱黃金運上瞭軍艦。凌晨4時許,裝運完畢,這艘軍艦駛出吳淞口,以最快的速度向東南方向駛去。

  20日中午,這批黃金運抵臺灣基隆港,當晚,俞鴻鈞接到當時臺灣省主席陳誠從臺灣打來的電報:貨已收到。俞鴻鈞放心地舒瞭口氣,隨即將這一消息電告蔣介石。

  隨後幾天,還是這條軍艦將中央銀行的美鈔、銀元從上海運到廈門,有的放置幾天後才運到基隆。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