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抗戰期間究竟多少顆子彈才能打死一名日軍?

  導讀:即便以何應欽所提供的數據而論,抗戰期間,中國軍亦須消耗600顆子彈,方能擊中一名日軍;需消耗3700顆子彈,方能殺死一名日軍。

  常德會戰,國軍需消耗500-1000餘顆子彈,才能擊中一名日軍

  白崇禧在總結淞滬會戰敗因時,曾談到:“我軍訓練遠不如敵人,使用同一武器之命中率亦遠遜於敵人,步兵對輕重武器因訓練不精,不能使用自如。”①此種差距,實際上貫穿整個抗戰始終。然則,國軍士兵在抗戰期間的射擊命中率究竟如何?或者換一種不那麼準確但更為形象的說法——國軍在抗戰期間,究竟需要消耗多少顆子彈,才能打死(傷)一名日軍?

  這個問題,限於資料,很難得出精確答案。但勾勒出一個大致的輪廓,仍可做到。試舉三例:

  例一,1943年末,常德會戰。軍令部部長徐永昌曾檢討稱:第六戰區士兵平日“忙於實戰不需要之業務,消耗訓練時間,以致作戰準備不充分”,“各部隊之射擊教育尚嫌不足,每遇好機不能獲得充分殲敵之效。此點從我所消耗之子彈與敵傷亡數之比率即可判斷之。”此役,中國軍消耗的子彈(步槍、機槍彈)達1700餘萬顆。若按國府公佈的日軍傷亡數據(3萬左右),約500多顆子彈才能擊中一名日軍;若按日軍公佈的數據(減員萬餘),則需1000餘顆子彈才能擊中一名日軍。②

  例二,1939年末,第一次長沙會戰之贛北戰場。據第九戰區前敵司令部報告,1、消耗步、機槍子彈數:步槍彈989220顆、輕機彈725931顆、,重機彈920630顆、手槍彈20214顆。2、敵軍傷亡數:約10100名。③據此,約250顆子彈才能擊中一名日軍。然該報告中的日軍傷亡數水分甚大,此戰自日軍發起進攻始,至日軍從容主動撤退終,戰場主導權一直操於日方之手,贛北一隅,斷不至有傷亡日軍萬餘人之戰績。


  1941年,潼關國軍某部訓練照片

  例三,1938年,滕縣保衛戰。據第一二二師代師長王志遠(師長王銘章殉國)的報告,1、共消耗步槍子彈12萬餘顆,機槍子彈2.7萬餘顆,大小快槍及手槍子彈1.7萬餘顆;2、“擊斃敵共約千餘名”。④據此,約需160顆子彈,才能擊中一名日軍。同樣,關於日軍傷亡,該報告水分也很大。攻擊滕縣之日軍瀨谷支隊,總數不過四千餘人,若僅於滕縣一戰,即被擊斃“約千餘名”,則斷無實力繼續進至臺兒莊,並成為臺兒莊之戰的日軍主力。

  上述三例,分屬會戰、戰役、戰鬥三個層次。自戰鬥至會戰,檔案材料所顯示的命中率,層層遞減。之所以如此,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基層戰鬥單位的匯報,在斃傷敵軍數據上,水分頗大;上級單位統合數據後,若不設法擠出相應水分,甚至可能出現日軍傷亡數目超出其總投入兵力的怪事。彈藥消耗層層累加,日軍傷亡層層擠水,射擊命中數據自然層層遞減。

  抗戰八年消耗步機槍子彈18億顆,約計每3700顆殺死一名日軍

  概而言之,自1937年7月,至1946年1月,抗戰期間,中國軍各部隊,累計至少消耗彈藥(僅包括步槍、手提機槍、輕機槍、重機槍子彈)18.2億餘顆。⑤

相關閱讀推薦:

日本資料:抗戰黃埔軍校20萬學生受訓 戰後僅餘1萬

抗戰中的國軍特種部隊:六百人打敗兩萬日軍

八路軍抗戰八年:活捉漢奸44萬隻俘獲日軍1000餘

抗戰空軍英烈:國軍王牌飛行員空戰軍魂高志航

抗戰英烈“飛將軍”:空軍四大天王之一樂以琴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另據軍政部部長陳誠披露,抗戰期間,國軍“斃傷敵人二百餘萬”;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則謂:日本陸軍傷亡2418528人(其中死亡483708人)、後勤部隊傷亡340000人、空軍傷亡4280人。日本厚生省1956年的調查數據則顯示,從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5日,日軍在中國關內戰死40.46萬人。不過,上述戰死者並非全然死於戰鬥,日本史學傢藤原彰曾參加侵華戰爭,據其親歷及研究,有相當部分日軍死於疾病。⑥

  換言之,即便以何應欽所提供的數據而論,抗戰期間,中國軍亦須消耗600顆子彈,方能擊中一名日軍;需要3700顆子彈,方能殺死一名日軍。

  值得一提的是,據何應欽的統計,國軍彈藥消耗,以1937-1938年間為最烈。至1938年12月,已消耗步、機槍子彈7.2億餘顆,占總消耗約五分之二左右。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此一時期,如淞滬會戰、武漢會戰等,均屬前後參戰部隊達百萬上下的超級會戰,消耗甚巨。

  1939年之後,因彈藥庫存耗盡,且彈藥補充能力極為有限,國軍彈藥消耗量驟減。以國際采購而言,1937年7月至1938年12月,國府自蘇聯、瑞典、德國、比利時等國,共購進步、機槍子彈約4.6億顆,雖遠不足以彌補戰場上高達7.2億顆的巨大消耗,但仍屬可觀。1939年之後,因歐戰形勢變化,自德、蘇等國購入彈藥的途徑斷絕,美國轉而成為中國最主要的武器援助國,但數量遠不能與1939年之前相比——自1942年4月至1944年9月,美國援華步、機槍子彈,僅2.14億顆,其中1.64億顆被史迪威撥交給瞭印、緬中國遠征軍,以滿足美國在東南亞的戰略利益,中國國內部隊僅得0.5億顆。⑦

 長城線上的中共抗日部隊

  如此,自不難理解國民政府軍委會的公開抱怨:“中國軍隊自與盟國聯合作戰以來,所得援助之實際數量,幾不足供英美軍一師作戰一星期之用。”事實上,此一時期,中國軍隊的彈藥供給,主要仰賴自制。具體到步、機槍子彈,1939年生產瞭約0.88億顆,1940年生產瞭約1.14億顆,1941年生產瞭約1.20億顆,1942年生產瞭約1.40億顆,1943年生產瞭約1.44億顆,1944年生產瞭約1.54億顆。⑧

  註釋:

  ①白崇禧:《回憶八一三淞滬抗戰》。②常德會戰參戰部隊及損耗,原件藏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轉引自周詢《抗日時期常德會戰》,中國文史出版社1991。③第九戰區前敵總司令部關於贛北方面作戰經過概要(1939年),收錄於《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五輯第二編軍事三),江蘇古籍出版社1998,P486。④王志遠(代師長):《第一二二師關於滕縣戰役的戰鬥詳報》。⑤《抗戰期間全國各部隊主要械彈損耗數量表》,浙江省中國國民黨歷史研究組/編:《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戰場史料選編》第1冊,P350。⑥楊津濤:《八年抗戰消滅瞭多少日軍?》,短史記第232期。⑦⑧章慕榮:《抗日戰爭時期國民政府陸軍武器裝備建設之考察》。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