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二戰後日本淪落到如此地步!吃動物園的獅子老虎

  導讀:戰後日本的大城市大多數房屋被燒光瞭,廣島原子彈爆炸中心半徑兩三公裡內的建築物全部夷為平地。很多日本人在廢墟中撿那些熔化物當紀念品賣。廖季威也曾買過幾個。鋼鐵、水泥、玻璃融為一體後變成一種混合物質,確實是一種奇觀。 糧食缺乏,每人每天供應4兩大米,飲食店幾乎絕跡,糖果糕點根本沒有,日本動畫電影《螢火蟲之墓》中對此作過紀錄。一般做工勞動的日本人的午餐是幾個土豆或一點紅薯,因此,很多日本人都面黃肌瘦,營養不良。公園裡的花圃草坪,被用來種蔬菜土豆;動物園的動物,如獅子老虎等則被殺來吃掉瞭。

  

  參加中國駐日占領軍先遣隊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佈向盟軍投降。根據《波茨坦公告》的規定:日本投降後,盟國派遣占領軍,在日本要地實行占領,監督其解除武裝(隻保留警察武裝)和降書的具體實施。

  國民政府最終選定陸軍第67師作為中國駐日占領軍,67師有3個團,計14500人。中國駐日占領軍的駐防地以愛知縣為中心,加上靜岡和三重兩縣。師部設在愛知縣的首府名古屋市,隸屬美軍第八軍指揮。

  1946年5月27日上午7點,上海江灣機場,駐日代表團團長朱世明中將、顧問李立柏少將、占領軍67師師長戴堅少將和名古屋港口司令盧東閣海軍中校等13人組成的先遣隊,登上一架飛往日本的B-24“解放者”轟炸機。


  戰勝國攜帶武裝進入日本,以示戰勝國的威嚴。因此,這架轟炸機除瞭不攜帶炸彈外,機上十幾挺機關炮原封不動。中國駐日代表團軍事組上校參謀,32歲的廖季威也在這支先遣部隊中。

  

  押解向井敏明等戰犯回國受審

  駐日代表團的一項重要工作是懲辦戰犯。廖季威無意中在1937年11月30日《東京日日新聞》上看到一幅令人發指的照片:兩個日本軍官舉著武士刀,猙獰狂笑,標題是《超紀錄的百人斬》。

  報紙對兩人在中國展開“百人斬殺人競賽”的情況作瞭津津有味的報道。這兩名日本軍官就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

  1937年11月,侵華日軍由淞滬戰場向南京進軍的途中,第十六師團第九聯隊第三大隊少尉炮兵小隊長向井敏明獸性大發,向第三大隊的另一名少尉野田毅提出進行“砍殺百人大競賽”,以先殺足100人為勝,獎品為一瓶葡萄酒。

  這則報道迅速傳回國內,舉國震驚。經中國駐日代表交涉,向井敏明、野田毅在東京被駐日盟軍憲兵逮捕歸案,交給中國駐日代表團。1947年12月18日,審判日本戰犯軍事法庭在南京對戰犯野田毅、向井敏明進行公審。

  次年1月28日,向井敏明、野田毅被押赴南京雨花臺刑場,執行槍決。廖季威不僅列席東京審判,還親自參與押解谷壽夫、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等戰犯回國受審。

相關閱讀推薦:

盤點二戰主要參戰國戰爭勝利日和死難者紀念日

揭秘二戰:日軍強征的慰安婦67.8%為中國籍婦女

二戰死得最冤的十支部隊 國軍10萬人被百姓繳槍

二戰後日本為何將美國投的第三顆原子彈給蘇聯?

歷史揭秘:二戰中最瘋狂的群體 日本娘子軍太恐怖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電影《人證》中所反映的現實

  八年抗戰,廖季威親睹瞭侵華日軍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在日本,他也目睹瞭日本國內窮兵黷武後的慘狀。

  東京、橫濱、名古屋街頭,日本男人大多穿黃色軍服,垂頭喪氣,面無笑容,看見盟軍軍官,自卑得不敢正視;而日本婦女則是埋頭疾走,偶爾有笑容,就是向盟軍鞠躬表示尊敬。

  最初登陸日本的美軍,與日軍搏鬥多次,很多人的戰友被日軍殘殺,對日本人充滿仇恨。甚至麥克阿瑟,也差點被日軍俘虜。因此,美國兵看到日本人還穿軍裝,很是憎惡,不順眼就去打他們。日本電影《人證》就曾反映過這些事情。

  廖季威曾回憶說:“現實中的事比電影中的有過之而無不及,戰爭結束後美軍軍紀比較松弛,士兵酗酒打人、搶劫強奸的事情經常發生。我曾在日本的報紙上看過一條新聞報道說,美軍進駐一年來,日本醫院有好幾個黑娃娃出世瞭,這是日本第一代黑人。”

  戰敗後的日本人,對盟軍是打不敢還手,罵不敢還口的。有的美軍軍營附近的木牌上,用英文、日文寫著“凡日本人進入此線以內者,格殺勿論”。


  

  目睹瞭日本窮兵黷武後的慘狀

  戰後日本的大城市大多數房屋被燒光瞭,廣島原子彈爆炸中心半徑兩三公裡內的建築物全部夷為平地。很多日本人在廢墟中撿那些熔化物當紀念品賣。廖季威也曾買過幾個。鋼鐵、水泥、玻璃融為一體後變成一種混合物質,確實是一種奇觀。

  糧食缺乏,每人每天供應4兩大米,飲食店幾乎絕跡,糖果糕點根本沒有,日本動畫電影《螢火蟲之墓》中對此作過紀錄。一般做工勞動的日本人的午餐是幾個土豆或一點紅薯,因此,很多日本人都面黃肌瘦,營養不良。

  公園裡的花圃草坪,被用來種蔬菜土豆;動物園的動物,如獅子老虎等則被殺來吃掉瞭。

  除瞭天皇裕仁的直系親屬外,其他皇族貴族全部廢除,特殊待遇被取消。這些人被斷絕經濟來源後,以賣古董、字畫、珠寶為生。在此期間,廖季威在東京刻瞭一枚水晶私章,邊款為“中華民國三十五年秋,購於日本東京”。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駐日占領軍已經被調去打內戰

  1945年8月15日,《大公報》頭版巨大標題“日本投降矣!”“這是中國人民近百年來第一次取得反對帝國主義的完全勝利”。飽受戰爭折磨的廣大中國民眾,沉浸在勝利的歡呼聲中。

  中國駐日占領軍先遣隊進駐日本前,《大公報》、《新聞報》、《中華時報》、《自由中國》等媒體,均報道瞭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有的報紙甚至將占領軍人員全部名單及軍銜全部刊載。這些內容在日本也同時見報,日本華人莫不歡欣鼓舞。

  1946年7月中旬,在橫濱的先遣部隊接到駐日代表團的電話,要他們回代表團去,然後被告知:國內來電,我們的占領軍不來瞭。

  原來,國內內戰全面爆發,67師已奉命開往蘇魯豫解放區,被收編到第一綏靖區司令官湯恩伯(7月中旬由李默庵接任)所在部隊的第65和69師。

  67師在內戰的炮火中煙消雲散

  8月28日,粟裕、譚震林率領的華中野戰軍向中共中央發來電報:我軍於26日在如皋西南地區殲滅69師之99旅後,又於27日在上述地區殲滅由如皋來援之敵65師之187旅及79師一個團,第二次由如皋增援之一個團亦被殲一半。

  至此,67師這支準備派到日本的駐日占領軍,在內戰的炮火中煙消雲散。

  1960年,精通日語、英語等語言的廖季威進入四川省圖書館,管理外文書庫。文革中,他珍藏的關於東京審判的圖文資料被抄被毀。2005年,抗戰勝利六十周年之際,他將右手手印留在瞭建川博物館中國老兵手印廣場上。

  2007年,廖季威在成都逝世,享年94歲。其子廖品正遵照父親遺願,將那枚水晶印章捐贈給建川博物館。2009年11月,這枚印章被國傢文物局評為國傢一級文物。

  

  建川博物館,抗戰系列之正面戰場館,有一個展示抗戰勝利的展廳;

  其中陳列著一枚水晶印章,印章的主人是“武裝占領日本”的廖季威……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