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首部《南京大屠殺辭典》:收錄8000條史料細節

  今年12月13日是中國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傢公祭日。13日上午10點將舉行國傢公祭儀式,南京將全城鳴笛向死難者致哀。

  12月7日,第一部全面、總結性、以辭典形式總結南京大屠殺史料的書籍《南京大屠殺辭典》(第一卷)由南京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從12月7日至13日,國傢檔案局在其官方網站連續播出7集網絡視頻《南京大屠殺檔案選萃》。

  “侵略是人類最大的罪行。”這是 1948年11月4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決書的開篇詞。辭典與檔案,以最冷靜的敘事回顧歷史,因為使人類悲劇不再重演,是今日所做一切的最終目的。

  首部《南京大屠殺辭典》出版

  作為世界上第一部全面的、總結性的、以辭典形式出現的南京大屠殺史料,《南京大屠殺辭典》(第一卷)於12月7日正式出版發行。

  《南京大屠殺辭典》由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和南京出版社,共同組織海內外專傢編撰而成。共收錄詞條8000多條,200多萬字。


  《南京大屠殺辭典》(第一卷)

  本次發行的第一卷,完整呈現瞭南京大屠殺發生前的歷史,包括歷史背景、日機轟炸南京與南京空戰、日軍攻擊南京、南京安全區及難民營成立、南京保衛戰、南京淪陷6個方面內容,收錄詞條2600多條,近40萬字。

  示例:

  在“毆打”詞條下,可以看到

  毆打約翰.M.愛利生:日軍毆打美國外交官的事件,也稱愛利生事件。愛利生(John Moore Allison)為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三等秘書。1938年1月26日,在與格裡斯一同調查日軍從金陵大學劫持、強奸一名中國婦女案件時,在小粉橋32號院內日本兵抓住膀子用力推,將其頂到大門上,不能再往後退瞭,使勁打瞭耳光,這時日本軍官無禮地大聲叫喊,並以裝有子彈的槍威脅。此事引發美日間的外交沖突,當時美國大小報紙都在顯著版面報道瞭此事,稱之為“愛利生事件”。

  在“搶劫”詞條下,可以看到

  搶掠小詹姆斯.道格拉斯.簡金斯財物:小詹姆斯.道格拉斯.簡金斯(JamesDouglas JenKins,Jr)為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三等秘書,日軍進攻南京之前撤往上海。居住在南京馬臺街29號。南京淪陷後,其住宅張貼有美國大使館的佈告和簡金斯用中英文書寫的名牌。1938年1月24日,日軍在殺害其仆役後,將屋內所有的東西搶掠一空,砸碎傢具及其他物品。

相關閱讀推薦: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孫素珍:把人從防空洞拉出來戳死

揭秘:震驚的南京大屠殺為何曾被國人遺忘瞭35年?

南京大屠殺的最大元兇竟逍遙終老?內幕震驚國人

徐焰:南京大屠殺真正的最大元兇至今仍被遮掩!

比日軍還兇殘!曝光南京大屠殺中韓國軍隊的惡行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中國版《安妮日記》

  《南京大屠殺檔案選萃》 第一集《南京大屠殺檔案》中披露瞭“中國版《安妮日記》”。日記的記錄者程瑞芳,是南京金陵女子大學國際安全區的管理委員會成員。日記從1937年11月安全區成立記錄到1938年3月結束。

  這份日記詳細而真切地記錄瞭自己看到和聽到的大屠殺期間日軍燒殺搶掠、強奸輪奸的暴行,以及自己在同胞遭受殘害時的心情。1947年,程瑞芳還有證詞提供遠東軍事法庭,證實南京大屠殺期間日軍的暴行。

  “這些(日本兵)猖狂極瞭,無所不為,要殺人就殺人,要奸就奸,不管老少。有一傢母女二人,母親有六十多歲,一連三個兵,女兒四十多歲,兩個兵,都是寡居,簡直沒有人道。”

  “他們(日軍)真是賊,什麼東西都拿去,現在南京一個空城瞭。太平路房子隻有八九傢沒有燒,夫子廟都燒瞭,府東街燒瞭一半,陳明記的店也燒瞭,快要成一片焦土。”


程瑞芳

 

  美國牧師冒死拍下大屠殺原始影像

  第三集《南京國際安全區人員形成的材料》,收錄瞭美國牧師約翰 馬吉拍攝的南京大屠殺實景電影。約翰 馬吉(John G. Magee)(1884-1956),1912-1940年在中國南京新教聖公會教堂任牧師。1937年11月起,馬吉任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主席、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委員。

  南京大屠殺期間,馬吉冒著生命危險,用16毫米攝影機拍攝瞭真實記錄南京大屠殺的原始影像。當時日軍對外籍人士行動嚴格控制,攝影攝像絕對禁止。馬吉在影片的引言中寫道:“必須小心謹慎地行動,攝影時千萬不可讓日本人看見。”

  1947年初,南京軍事法庭在審判谷壽夫等南京大屠殺戰犯時,當庭播放瞭馬吉的紀錄片作為屠城鐵證。馬吉作為證人在法庭上陳述:“1937年12月22日,我給一群大約60到70名中國人錄瞭像。當時這些人被集中在一條路上,是上海路,在這些圖像上,女人們在街上跪在日本人面前,懇求他們放瞭她們的丈夫,還有一位老人也跪在地上,但當時這些日本人還是把他們都帶走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2002年10月,約翰 馬吉的兒子大衛馬吉將那部16毫米攝影機及真實記錄南京大屠殺的電影膠片母片、膠片盒,捐贈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照相館學徒藏下日軍暴行照片

  第二集《日本方面當時形成的材料》,公開瞭日本軍人自己拍攝的暴行照片。在1937年最寒冷的日子裡,羅瑾,南京一間照相館的學徒,收下瞭一名日軍軍官送來的膠卷。洗印時,赫然發現全是其對中國人進行大屠殺暴行的照片。他冒著生命危險,將其中16張單獨洗印成冊,秘藏在寺廟內,後轉由其同學吳旋保管。

  日本投降後,吳旋將這本日軍南京屠城的血證轉交給南京軍事法庭,由於該相冊中的照片“確系日寇施行暴行所自攝,而足以證實戰犯罪行之鐵證用”,成為南京大屠殺案的系列證據的第一號。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