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無需質疑黃繼光:國民黨軍中也有個“黃繼光”!

  國民黨軍中也有“黃繼光”——國軍王牌第52軍(就是劉玉章劉大光頭那個軍)第2師的熊其佬,以下是臺灣歷史檔案館中英烈熊其佬的記錄

  第二日(21日)拂曉,全師(即王牌軍第52軍第2師)開始瞭攻擊摩天嶺,第4團一舉奪取瞭“共軍”警戒陣地,接著“以高昂之士氣”前仆後繼,奮勇仰攻。而“共軍”則居高臨下,宛若他們就是掩體裡的“優良射手”,槍法準不說,就是手榴彈也甩得忒遠。第4團攻打瞭好大陣子,不僅沒法攻上去,還死傷瞭不少“兄弟”。打著打著,一傷兵呻吟著說:“疼死我啦!有大炮的話,我就甩他幾炮!”這時團長才發現師長配屬自己的美國大炮還在山下放著沒用呢。於是,帶著眾人立即跑下山去,抬炮的抬炮,扛炮彈的扛炮彈,折騰到中飯後,才把那沉重的大炮挪上瞭山。炮兵開始射擊,迅速壓住瞭“共軍”的火力,步兵馬上“蹭蹭”地向“共軍”縱深陣地突擊,第4團終於攻下瞭小摩天嶺。

  接著,全團向右“旋回攻擊”,誰知前衛第1連又遇上克星,前頭一個地堡攔住這一百多號人馬,死活挪不前一步,一往前走,非死即傷。連長眼看被阻在小地堡前,很不甘心,一個勁地“督戰”,越“督”全連死傷越慘重。一個區區的小地堡竟然堵住瞭一個連的人馬,連長急得一個勁地搔頭,又是罵爹又是罵娘的。

  在這關鍵時刻一個“愣頭青”出現瞭。

  他就是班長熊其佬。

  這熊其佬人就如其名,炊事班做飯的夥夫出身,當瞭幾年夥夫,吃得胖如狗熊不說,還渾身冒傻勁,平時就是個二百五,能吃能喝,就是愣頭愣腦,全連官兵都稱他“傻兒”,或者幹脆叫他“狗熊兒”。

  在連長提著機槍“督戰”著攻打這小地堡時,他是猛打莽沖,躥在前頭,誰知子彈卻不長眼睛,“撲通”一聲,將他狠狠地撂倒在地上。等他醒過來時,已是血染全身,身上好幾個子彈窟窿,他喘口氣都像抽風似的,還好他的神志倒還清醒,立即抬頭觀察四周希望有個同伴能救援自己。

  這時“共軍”地堡裡射出的火力仍然十分熾烈,該連無法接近,剛才發起瘋沖上來的官兵全退下去瞭,一個個趴在毫無掩飾的山坡上死挨打,不時傳來一聲聲慘叫。地堡兩邊全是峭壁,雖然他們在雲南時練過攀巖上樓,但這峭壁咋爬咋攀,他們都無一人能爬上去,因此要前進,還隻能是對著地堡噴射出的火力往前沖。這樣去沖,自然後果不堪設想。這熊其佬生性莽撞,眼看後面的同伴攻打不上來,對自己不能施展救援,再拱拱身子,幾個彈洞還在咕咕地留著血,意識到自己怎麼也挨不過今晚瞭。就是被扛回去也難被救活,氣得牙齒咯咯地響:“你不讓我活,我也不讓你們好過!”心一橫:死瞭就死瞭吧,但要死也要與“共軍”一起死! 決死的心一起,他就啥也都不管不顧瞭,從一個死角悄悄地向“共軍”的地堡蠕蠕移動,爬一步,歇一會兒,中間由於用力過度還昏死過去好幾次,清醒過來後,又繼續往前爬,大有“我死也不讓你們好活”的蠻憨勁兒,他終於接近瞭地堡,突然奮力猛然一躍,投出一顆手榴彈,然後就用肥胖的身體把射口“堵塞”,“共軍” “噠噠噠”的機槍就這樣被他瞬間堵住瞭。

  趁此空隙,全連從後面一擁而上,終於把地堡和附近的陣地攻克瞭。

相關閱讀推薦:

四名抗日老兵致歉:對不起當年我們沒守住南京

國軍抗戰英烈孫明瑾:戰至一兵一卒亦向常德挺進

明末悍將盧象升:大明史上死得最悲壯的英烈!

沃血怒放抗日玫瑰:身遭日寇剮刑的英烈劉耀梅

抗日英烈傳奇:百人敢死隊血灑高峰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