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張宗昌下令燒毀孫中山遺體 點火前張學良飛馬阻止

  導讀:張宗昌見到孫中山先生靈柩後,當即命令部下逼迫附近百姓搬運柴草,打算焚毀孫中山先生靈柩。守靈人飛報正在北京的張學良。張學良立即派騎兵飛馳往救。當時,柴草已經堆積成垛。就在張宗昌下令點火的瞬間,張學良的騎兵趕到,驅趕張宗昌殘餘,避免瞭毀棺事件。

  帥府深深深幾許,壘石古槐,大青樓獨立。古宅多少興衰事,雕梁畫棟應猶記。

  倥傯百年春秋裡,朱門尚存,故人仙遊去。後輩揮灑唏噓淚,關東烽煙長相憶。

  這首《蝶戀花》,抒發的是張氏帥府感懷之情。在此,且將這首《蝶戀花》作為開篇詞,說說張氏帥府的幾樁塵封往事——

  吳俊升帥府拜年挨罵省下壓歲錢

  話說張作霖的老班底之中,張作相、張景惠、孫烈臣、湯玉麟等人,算是核心人物。而吳俊升,則是另一幫人馬刀槍。

  1908年,吳俊升官至奉天“後路巡防營”統領,候補總兵,與“前路巡防營”統領張作霖、“左路巡防營”統領馮德鱗、“右路巡防營”統領馬龍潭一道,時稱“奉天四大軍要”。其中,吳俊升的勢力與張作霖旗鼓相當。“辛亥革命”後,兩人的差距逐漸拉開:張作霖升任奉天陸軍27師中將師長,而吳俊升僅擔任洮遼鎮守使。尤其是1916年張作霖升任奉天督軍兼省長後,吳俊升便開始死心塌地追隨張作霖。1917年,張作霖宣佈奉天獨立,將“後路巡防營”與騎兵第二旅合並為奉天陸軍第29師,任命吳俊升為師長。吳俊升對張作霖感激涕零。1921年3月,張作霖再次提拔吳俊升為黑龍江省督軍兼省長,成為“奉系集團”中的封疆大吏。


吳俊升

  一年,吳俊升到張氏帥府給張作霖拜年。由於吳俊升是張作霖的把兄弟,張作霖的兒女們便齊刷刷地給吳俊升磕頭。吳俊升說:“過年瞭,給孩子們每人一千元押歲錢。”說著就要掏錢。這時,張作霖臉兒一沉,大罵吳俊升:“扯他媽拉巴子這個幹什麼?有這精神頭兒,把黑龍江的事兒整好,比什麼都強。”吳俊升挨瞭罵,立即給張作霖磕頭,說:“大帥別生氣,我一定照大帥說的辦。”說完,乖乖地退瞭出去。

  王永江治安整肅湯玉麟大鬧帥府

  張氏帥府三進四合院的二進院正房,是張作霖升任奉天督軍、省長後的辦公室、休息室、議事廳、書房。其中的議事廳,是張作霖與心腹張作相、孫烈臣、張景惠、湯玉麟等人議事的場所。就是在這個房間裡,湯玉麟曾經與張作霖發生瞭激烈沖突。

  1916年夏天,張作霖宣佈:“軍人不能幹預政務。軍隊應嚴守軍紀,不準擾民害民,如敢故違,即以軍法懲治。”張作霖還調任王永江為省警務處處長兼省會警察廳廳長。王永江接任後,堅決貫徹執行張作霖的整肅治安命令。然而,第27師53旅旅長兼“奉天密探”司令湯玉麟,卻自恃張作霖把兄弟,非但不嚴格要求部下,反而公開設賭,放縱部下擾民搶劫。一次,王永江下令,拘捕瞭鬧事的湯玉麟部下。湯玉麟大為惱火,領頭兒串通張作相、孫烈臣、張景惠等人,強烈要求張作霖撤換王永江。更有甚者,湯玉麟還與張景惠一起,武裝晉見張作霖。張作霖見狀,對他們一頓臭罵:“槍桿子能打天下,但不能治天下。你們懂個屁!給王永江牽馬扶蹬都不配!”此後,湯玉麟對王永江更加嫉恨。

相關閱讀推薦:

張學良談發動西安事變原因:隻是為教訓蔣介石?

侄女張閭蘅口述:張學良這輩子很多事都沒踩到點上

36年張學良送蔣介石回南京:宋美齡攬住少帥的腰

揭秘:張學良槍決東北軍元老楊宇霆、常蔭槐真相

張學良對蔣介石沒好話:蔣介石想當皇帝卻沒魄力

張宗昌趣事:曾認人當爹 死後因身高大買不到棺材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一天晚間,湯玉麟竟帶數十人,闖進警務處抓王永江。王永江從後墻跳出,向張作霖報告。張作霖大怒,馬上用電話大罵湯玉麟,並命令他速到張氏帥府來。不想,湯玉麟竟敢違抗張作霖命令,既不來見,也不認錯。過年時,軍政部門互相宴請,軍方沒請王永江;而王永江宴請軍界時,湯玉麟等人卻借故罷宴。張作霖得知後,要求湯玉麟等人給王永江賠禮道歉。湯玉麟竟煽動軍界要人前往帥府,以“集體辭職”相要挾,擠兌張作霖撤職王永江。

  張作霖一把將辭職呈文撕得粉碎,劈頭蓋臉大罵湯玉麟。外號“湯二虎”的湯玉麟,突然發飆,竟然與張作霖對罵起來。從此,兩人徹底翻瞭盤子。至於後來湯玉麟反叛張作霖,那是後話。

  張作霖五十壽誕梅蘭芳應邀獻演

  張作霖出生於清代光緒元年(1875年)農歷二月十二日。1924年3月16日,恰逢張作霖五十大壽,張氏帥府張燈結彩,熱鬧非凡。

  早在幾天之前,奉天(沈陽)各大報紙就報道瞭張作霖祝壽消息。張作霖還下令,特赦囚犯。東三省保安總司令部各機關、講武堂、軍官教育班,一律放假3天。張作霖壽誕前幾天,張氏帥府天天門庭若市、人聲鼎沸、車水馬龍、人頭攢動,軍閥、政客、達官顯貴、名流紳士、各國使節等要員,紛紛前往張氏帥府,為張作霖祝壽。為確保祝壽活動安全,張氏帥府各處都增加瞭衛兵:東、西轅門由6人增加到10人;大門外由12人增加到15人。


 張作霖

  東三省保安總司令部的孫烈臣、吳俊升兩位副司令,王永江、王維宙、於駟興三位省長湊在一起商議,決定特邀京、津名伶來奉天(沈陽),演唱三天“堂會”。於是乎,梅蘭芳應邀帶領百餘人的戲班子,從北京趕到奉天(沈陽)。除此之外,譚富英、尚小雲、程硯秋、馬連良、楊小樓、金子玉、言菊朋等京劇名角,戲法大師韓景文,東北大鼓名傢夏廣茹、左廣路等,也紛紛前來祝壽。一時間,張氏帥府可謂盛況空前。

  與此同時,北京政府國務總理,委派航空督辦趙玉琦前來祝壽;前陸軍次長鮑貴卿,前來祝壽;孫中山先生的廣東政府外交部部長伍朝樞,於張作霖壽誕前一天趕到張氏帥府祝壽。此外,孫中山特使汪精衛、宣統皇帝代表張國靖、美國白宮代表周夢賢、中東路督辦王景春、特區長官朱慶瀾等等,也都陸續來到張氏帥府,為張作霖祝壽。來賓們的下榻之所,除瞭各銀行、各機關招待所之外,還有鼎昌飯店、華昌飯店等各大賓館,每天由張氏帥府特備的摩托車接送,車上還插著特制的小旗,以便暢通無阻。張氏帥府四合院的三進院落,搭起瞭席棚戲臺,每天上演兩場,三天之內天天好戲連臺。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無線電全國轉播五飛機拋撒焰火

  為表達張作霖“與民同樂”之情,還動用瞭當時全國領先的無線電技術,轉播張氏帥府內演出的精彩節目,全國各地凡是有無線電收音機的人傢都能收聽到。張作霖還特意在沈陽故宮門前大街上,安置瞭無線電擴音器,站在大街上,百姓們就能聽到張氏帥府內祝壽演出實況。

  壽堂設在張氏帥府宴會大廳。壽堂正中八仙桌上,擺放著孫中山先生贈送的玉雕壽桃。玉雕壽桃雕工精美,鑲嵌在木漆托盤之上。壽桃由6個童子高高托起,壽桃白、綠、紅三色漸變,形象逼真;童子形態各異,栩栩如生。迎接這個玉雕壽桃時,張作霖派出軍樂隊,一路敲鑼打鼓、吹吹打打,把玉雕壽桃從大西門一直抬到張氏帥府,吸引眾多路人駐足觀看,一時間轟動奉天(沈陽)城。

  壽禮繁多,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有蒙古王公所贈送的水晶宮燈、古瓷花瓶、玉石硯臺;美國駐奉總領事所贈送的金柄鑲寶石九獅刀;日本人贈送的花瓶、盔甲;清末帝溥儀贈送的康熙禦筆字畫、玉制萬壽燈;曹錕贈送的寶珠、寶石等等。這些壽禮,均系無價之寶。至於各種壽聯、壽屏、壽桃、西洋糕、芙蓉糕、冰點心、壽面、壽禮盒等等,更是數不勝數,將四合院兩側耳房裝得滿滿當當。


  1924年3月16日,張作霖壽誕當天,東北航空處還特派英、俄駕駛員駕駛5架飛機,圍繞張氏帥府上空盤旋飛行,以示“五蝠獻壽”之意,並拋撒紅綢彩帶、紙花壽字、焰火、旗幟等。

  由於來賓眾多,張氏帥府容納不下,便分為張氏帥府、督軍署、會仙大舞臺3處招待來賓。前兩處各擺酒席百餘桌,將軍、省長以上官員在張氏帥府就座,為“燕菜席”;其他官員在督軍署就餐,為“翅子席”;普通來賓則在會仙大舞臺,吃一般酒席。

  祝壽當天,廚師特為張作霖準備瞭一桌豐盛的祝壽宴席。張作霖滿面春風坐在上座,身邊圍坐著幾位夫人。飯後,大傢觀看瞭梅蘭芳、楊小樓主演的《霸王別姬》,韓景文的戲法《大變活人》、《幹釣鯉魚》等。張作霖五十大壽,張氏帥府整整熱鬧瞭3天。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宋慶齡造訪少帥張學良盛情款待

  1929年,宋慶齡在德國接到國民政府的電報,稱南京中山陵已經建成,請她回國參加孫中山先生國葬儀式。5月17日中午,宋慶齡抵達奉天(沈陽)。

  聞訊後,張學良立即讓夫人於鳳至到火車站迎接宋慶齡。在張氏帥府四合院垂花儀門前,張學良為宋慶齡舉辦瞭隆重的歡迎儀式。之後,宋慶齡被請到大青樓會客廳,在孫中山先生畫像前,張學良和宋慶齡深深鞠瞭三個躬。接著,張學良向宋慶齡介紹瞭“東北易幟”經過,指著墻上孫中山於1924年寫給他的“天下為公”說:“我有幸見過孫中山先生。先生對我親切教誨,期望很高。我一定遵照孫中山先生的教導,不計個人得失,為建設東北盡心盡力。”會見後,於鳳至把三個孩子領來,一一向宋慶齡行禮。稍後,張學良夫婦在大青樓宴會廳舉行盛宴,款待宋慶齡。張作霖的盧夫人、許夫人、壽夫人、馬夫人,出席宴會作陪。

  宋慶齡感謝張學良,曾經保護瞭孫中山先生的靈柩。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暫厝於北京香山碧雲寺。1927年,北伐戰爭爆發後,張宗昌的軍隊被國民革命軍擊潰,其殘部滯留在北京香山。張宗昌見到孫中山先生靈柩後,當即命令部下逼迫附近百姓搬運柴草,打算焚毀孫中山先生靈柩。守靈人飛報正在北京的張學良。張學良立即派騎兵飛馳往救。當時,柴草已經堆積成垛。就在張宗昌下令點火的瞬間,張學良的騎兵趕到,驅趕張宗昌殘餘,避免瞭毀棺事件。

  宋慶齡為啥專程造訪張氏帥府?因為張作霖、張學良父子與孫中山先生、宋氏傢族交往頗深。1922年,張作霖曾資助過孫中山先生;1925年,張學良在上海結識瞭宋美齡。張學良曾說,宋美齡是他的“保護神”、“恩同再造”、“知己”。1930年9月,張學良偕夫人於鳳至,到南京參加國民黨中央四中全會期間,受到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的特別接待。於鳳至剛一走下專列,宋美齡便快步迎上前去,緊緊擁抱於鳳至。當晚,宋美齡在官邸設宴,為張學良、於鳳至接風洗塵。接下來的幾天裡,宋美齡與於鳳至形影不離。

  宋美齡的母親見女兒與於鳳至如此親昵,便決意認於鳳至為幹女兒。從此,宋美齡與於鳳至結拜為幹姊妹,宋美齡稱於鳳至為“鳳姐姐”。第二天,蔣介石也與張學良結為異姓兄弟。

  1929年5月17日晚7時許,在張學良的親自護送下,宋慶齡離開張氏帥府,登上開往北平(北京)的列車。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