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康熙三位皇後為何均盛年早逝?康熙有幾個皇後?

  康熙有幾個皇後?

  康熙在位時正式冊封的皇後有3人:

  嫡後孝誠仁皇後赫舍裡氏——孝誠仁皇後為康熙帝的第一位皇後,赫舍裡氏,生於順治十年(1653年)十月初七日,滿洲正黃旗人,是輔政大臣索尼的孫女,其父為領侍衛內大臣喀佈拉。

  繼後孝昭仁皇後鈕祜祿氏——孝昭仁皇後是康熙的第二位皇後,鈕祜祿氏,滿洲鑲黃旗人,輔政大臣一等公遏必隆之女。初入宮封為妃,康熙十六年八月二十二日冊為皇後僅半年,於康熙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已時崩於坤寧宮,距第一位皇後死還不足五年。

  繼後孝懿仁皇後佟佳氏——第三位皇後是孝懿仁皇後,佟佳氏,滿洲鑲黃旗人,領侍衛內大臣佟國維之女,本是康熙帝生母孝康章皇後之親侄女,即康熙的表姐。

      康熙帝玄燁的三位皇後,各個出身名門、溫柔賢惠、處事得體,可惜均盛年而早逝。

  (一)赫舍裡氏

    孝誠仁皇後(1654年02月03日-1674年06月06日)赫舍裡氏,康熙帝原配妻子,滿洲正黃旗人,輔政大臣索尼孫女。

  康熙四年(1665年)七月,孝莊選定四輔臣之一索尼之子,領侍衛內大臣噶佈喇之女赫舍裡氏為皇後,行納聘禮。同年九月初八日,玄燁遵照祖母慈命,與赫舍裡氏舉行瞭大婚典禮。新郎的實際年齡是11歲又六個月,新娘11歲又九個月。

  赫舍裡氏入宮後一直與太皇太後、皇太後相處融洽,博得兩人的好感與歡心,一個年幼的女孩子,能夠在這種相當復雜的環境中應付自如,處處得體,很不簡單。能有這樣一位通情達理、溫柔賢淑,具有大傢閨秀風范的少女作自己的皇後,玄燁是很滿意的。他深深地感激祖母為自己的選擇,欽佩祖母的眼光。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年齡的增長,他與皇後之間的感情,也在逐步加深。

  康熙八年(1669年)十二月底,赫舍裡氏生下一個男孩,這是玄燁的嫡長子。玄燁為新生的嬰兒取名承祜,顧名思義,是希望這個孩子能夠承受上蒼護佑,健康地長大成人。嫡長子的誕生,鞏固瞭赫舍裡氏的中宮地位,她為大清王朝延續世系做出貢獻,並由此進一步得到太皇太後、皇太後的歡心,與夫君的關系也更為親密。

  小承祜聰穎乖巧,活潑可愛,被玄燁視做掌上明珠。可是,這位嬌兒卻未能像其皇父所企盼的那樣,得到神明的眷佑,僅兩歲半就病亡瞭。康熙十一年二月初六日,正在赤城湯泉陪伴祖母的玄燁驚聞這一噩耗,多日鬱悶難解,隨扈大臣見他情緒低沉,反復勸請節哀。玄燁是一比較理智,自控力較強的人。在承祜之前,已有幾個皇子、公主先後患病幼殤,但他都不曾受到這樣大的震動。這除去因承祜是他唯一嫡子外,其中還有赫舍裡氏的因素。玄燁與皇後感情篤深,對這一稚子的離去也就倍感痛惜。


  承祜之死對赫舍裡氏的打擊更為沉重,因為這是她唯一的親生骨肉。很可能從這時起,她的身體每況愈下,漸漸變得孱弱、多病。

  康熙十二年(1673年)底,平西王吳三桂在雲南反叛的消息傳至。未幾,“朱三太子”楊起隆於京城放火舉事,一時人心惶惶,有些京城百姓欲往西山逃避。十三年三月,靖南王耿精忠據福建反。四月,清廷處死在京的吳三桂之子吳應熊。恰在此時,赫舍裡氏再次臨產。

  心境平穩與否,對產婦來講至關重要,在接生條件較為落後的情形下,更是這樣。赫舍裡氏尚不滿21周歲,正值生育的最佳年齡,數年前又曾順利地分娩過一次,此次竟出現意外,與她因當時局勢而產生緊張擔憂的情緒,不能沒有關系。

  五月初三日上午巳時,赫舍裡氏如願以償,生下一個健康的男嬰,但也為之耗盡全部力量,於下午申時逝於坤寧宮。她是清代皇後中去世時年紀最輕的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因難產而早卒的。

  再得嫡子與痛失皇後接踵發生,僅僅相隔兩個時辰,玄燁從大喜轉入大悲,心靈受到極大震撼。他為此輟朝五日;給赫舍裡氏上謚號“仁孝皇後”;不久又將嶽父噶佈喇封為一等公,世襲罔替。

  赫舍裡氏死後,三年之內玄燁沒有再立皇後,直至十六年八月,他才遵照祖母之命冊立第二位皇後。

  (二)鈕祜祿氏

  康熙十六年(1677年)八月二十二日,玄燁奉祖母慈命,冊立遏必隆之女鈕祜祿氏為皇後,同時還冊封佟國維之女佟佳氏為貴妃,李氏等七人為嬪。這是康熙帝第一次正式冊封妃嬪。

  鈕祜祿氏隻當瞭六個月皇後,康熙十七年(1678年)二月二十六日去世。

相關閱讀推薦:

康熙與乾隆的江南美女情結:後宮蓄養蘇杭美女

福薄命短:康熙皇帝四個不幸的皇後是怎麼死的?

揭秘:大清皇帝康熙為何是由洋人推舉而繼位的?

朝鮮人越境傷清兵:朝鮮國王因此被康熙帝重罰

揭秘:蔡元培為何認定賈寶玉是康熙廢太子胤礽?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康熙初年選立皇後時,鈕祜祿氏也在應選之列,所以她的年齡當與赫舍裡氏相仿。以出身來看,她作為輔政大臣之女,在當時所有應選的滿族女子中居於高位,比索尼的孫女赫舍裡氏更具優勢。其後事實表明,她的品貌與素質,均不亞於赫舍裡氏。然而,在輔臣鰲拜、蘇克薩哈、遏必隆等都極力主張立鈕祜祿氏為後的情形下,孝莊為遏制代表鑲黃旗的鰲拜集團勢力進一步擴大,同時也為瞭團結正黃旗老臣索尼及其傢族,分化兩黃旗,以加強皇權,果斷決定立赫舍裡氏為後,同時將鈕祜祿氏也納入宮中。

  《後妃傳稿》中說鈕祜祿氏“幼入宮為妃,”事實上,她入宮後,並未正式得到妃子的封號,當時玄燁的後妃中得到正式冊封者,僅皇後赫舍裡氏一人。

  由於父輩卷入政治鬥爭漩渦,鈕祜祿氏沒有能當上皇後,盡管她尚在幼年,但對此與自己終身命運息息相關之事,不會無動於衷。特別是當冊立赫舍裡氏為皇後的諭旨頒佈後,遏必隆與鰲拜、蘇克薩哈等心懷妒忌,同入奏阻。他們在私下大發牢騷:“噶佈喇之女既封皇後,必動幹戈。屬下滿洲人之女,豈可封為皇後?”“我們朋友之女,恨不能封為皇後。”表現出對領侍衛內大臣噶佈喇及其女兒赫舍裡氏的蔑視。這種不滿情緒,難免會對鈕祜祿氏產生影響。可以想見,她是懷著比較壓抑、委屈的心情入宮的。這一點,決定瞭其後十餘年她在宮內的處世風格。

  康熙十六年八月冊封鈕祜祿氏為皇後的冊文中,說她“性秉溫莊,度嫻禮法,柔嘉表范,夙昭令譽於宮庭,雍肅持身,允協母儀於中外”),看來她頗得太皇太後、皇太後與玄燁的好感,特別是當十三年五月皇後赫舍裡氏去世後,其實際地位逐步上升,很可能已開始統攝後宮之事。隻因玄燁為給亡後盡三年守喪之禮,對鈕祜祿氏遲遲未予正式冊封。鈕祜祿氏入宮後的最初十年,對她來講是很不順心的時期。赫舍裡氏去世前,她面對一輩子隻能屈居其下,難登後位的命運安排,必須謹言慎行,不能流露出絲毫不滿。可以想象,在心情一直比較憂鬱的情況下,鈕祜祿氏能夠與太皇太後、皇太後、皇帝、皇後等四方成功相處,需要付出多少心血。


  鈕祜祿氏除去具有與赫舍裡氏相仿的侍奉兩宮“恪恭婉順,殫竭孝忱”,“慈以禦下”等長處外,還喜歡讀書,頗有文采,這在其死後的追謚冊文中有所反映:“皇後鈕祜祿氏……衣疏服澣,首弘儉樸之風,夜寐夙興,克佐宵旰之治。惇五常而仁能逮下,循四教而慎以禔躬。覽史披圖,既媲徽於彤管,含章蘊美,洵葉吉於黃裳。”“動必璜琚,言惟師保,允宜四教,爰帥六宮。”事實證明,相對較高的文化修養,不僅使鈕祜祿氏在玄燁的後宮中,能充分顯示出自己的優勢,為她繼赫舍裡氏之後榮登後位,創造瞭有利條件,也使她與玄燁之間,能夠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增進彼此的感情。

  鈕祜祿氏一當上皇後,立即向玄燁提出為已故阿瑪建立傢廟的請求,得到玄燁同意。可是當敕建傢廟告成時,鈕祜祿氏已經去世。康熙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玄燁親自撰寫的碑文,道出此事的原委:

  “賜一等公遏必隆傢廟碑。孝昭皇後(鈕祜祿氏)壼德攸宣,倫情肫篤,念父母鞠育之勤,思祠宇春秋之祀。朕嘉其意,遣官督理。後二月,皇後已崩。十七年十二月工作告成,因諭內閣,詳考明代實錄,允符典例,特賜碑文,勒諸貞石……。”

  由於阿瑪的原因,鈕祜祿氏入宮之始,未能當上皇後,繼而又受阿瑪之累,一個人默默承受瞭難以言表的壓力與愁苦。然而她對阿瑪毫無怨意,一當條件許可,便想方設法,通過建立傢廟的方式,以報養育之恩。

  鈕祜祿氏命途多舛。她入宮十餘載,卻未曾生育,好不容易做上皇後,但又得年不永。

  康熙十七年(1678年)二月二十六日巳時,鈕祜祿氏在坤寧宮去世,年約25歲。有關史料均未載明其死因,也不見關於她患病的記載。或許她在過去的歲月中已耗去太多的心血,為瞭尚未實現的夙願,勉力支持,強顏歡笑,一旦如願以償,松弛下來,早已潛伏的疾患突然發作,奪去瞭她年輕的生命。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三)佟佳氏

  玄燁的第三位皇後佟佳氏,先是被封為貴妃。康熙十六年(1677年)八月二十四日,玄燁諭禮部:“朕恭奉聖祖母太皇太後慈諭,稽古帝王宮闈之制,必備妃嬪,以襄內政。今冊封佟(佳)氏為貴妃,李氏為安嬪,王佳氏為敬嬪……。”這是玄燁第一次正式冊封妃嬪,此前包括(第二位皇後)鈕祜祿氏在內的所有宮人,都未曾得到正式封號。

  佟佳氏何時進宮不詳,她在玄燁首次冊封妃嬪時即成為貴妃,主要是由於她“篤生名族”,其父佟國維是玄燁生母孝康皇後幼弟,康熙九年任內大臣,二十一年升領侍衛內大臣,不久又擔任議政大臣。其生母是佟國維的嫡妻赫舍裡氏。清初佟氏傢族中,除去兩位國舅外,還有不少人官至高位,在當時有“佟半朝”之稱。佟佳氏來自這樣一個有著特殊背景的傢庭,而她本人既是玄燁的親表妹,又為佟國維的嫡生女,自然要被另眼相看。

  康熙二十年(1681年)十二月,玄燁奉祖母之命,晉封貴妃佟佳氏為皇貴妃。玄燁冊封的所有妃嬪中,她是唯一一位皇貴妃。清制,“後以下,皇貴妃最尊,可總攝六宮事,即副後也”佟佳氏名為皇貴妃,但在後位無人的情形下,負有皇後之責。

  與玄燁的前兩位皇後一樣,佟佳氏也是一位溫婉端莊,“言容有度”的女子。她居於當時後宮的首位,卻對服侍之人比較寬厚,待妃嬪們也很友善。她去世前已過30歲,一個女子的最好年華已經逝去。玄燁鐘情於比她更年輕、漂亮的妃嬪,她不僅從不嫉妒、幹涉,而且還主動向玄燁舉薦一些她認為合適的女子,其追謚冊文中說她“志在進賢,荇參差而必采”(張采田編《清列朝後妃傳稿》,傳上,第87頁。),即當指此而言。這也表明她受到禮教綱常的很大影響。


  佟佳氏以賢淑明理而享有口碑,直至兩個多世紀後,曾在清末為官的夏仁虎先生撰註《清宮詞》時,對此仍有述及:“宮中孝懿最賢明,外戚佟佳亦正臣。昨日玉音相問訊但呼舅舅不呼名。”註雲:“聖祖三後,孝誠赫舍哩氏,噶佈拉女;孝昭鈕祜祿氏,遏必隆女;孝懿佟佳氏,佟國維女。孝懿外傢最賢,禮數所獨優。國維署銜,特命書國舅某,復有旨呼舅舅不名。”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六月,佟佳氏生下一個女兒。因玄燁正奉祖母往塞外避暑,內務府總管圖巴等用紅紙繕折,奏聞喜信:“六月十九日巳時皇貴妃誕育公主。據顧太監、大夫們講,皇貴妃身子安康,公主安好。”滿文朱批奏折,圖巴等奏,無年月。但小公主還沒有讓皇父見上一面,即於一個月後死去。這對佟佳氏是一沉重打擊,此後再未生育。

  與前兩位皇後相比,佟佳氏面臨著一個新情況,即與玄燁的兒女們相處問題。赫舍裡氏、鈕祜祿氏在世時,阿哥、公主們除去早卒者,僅存的幾個或年齡很小,或尚在襁褓中。而佟佳氏去世前,皇長子胤禔已18歲,二公主(皇三女)已17歲,他倆下面又有十幾位年齡不等的同父異母弟妹。佟佳氏將這些阿哥、公主視同己生,“鞠育眾子,備極恩勤”,“慈著螽斯,鞠子洽均平之德。”她十分喜歡孩子,對孩子們很疼愛,顯現出善良、溫和的稟性。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值得一提的,是佟佳氏曾親自撫養皇四子胤禛,即後來的雍正帝。胤禛生於康熙十七年(1678年)十月,生母為當時尚未進封主位的烏雅氏。自胤禛出生不久,便由佟佳氏領養,直到十年後她去世。由於自身沒有生育或其他緣故,將其他妃嬪或宮人所生兒女從小抱來撫養,這在康熙朝並非少見,佟佳氏對小胤禛十分慈愛,照顧得很周到。她沒有親子,唯一的親生女兒尚未滿月便已殤逝,於是將自己的一腔母愛,無保留地給瞭其他妃嬪所生兒女,尤其是四阿哥胤禛。生母當時僅在妃位的胤禛,從小為皇貴妃所鞠育,自然是幸運之事,他本人及其子孫對此一再提及,除去不忘佟佳氏十年鞠育之恩,還有炫耀之意。

  鈕祜祿氏去世後,中宮久虛。按理說,早在康熙二十年,貴妃佟佳氏即當順理成章地升為皇後,但她隻是被提高一等,成為皇貴妃,而且一當便是八九年,直到康熙二十八年七月初她染患重病,生命垂危,七月初八日玄燁才降諭禮部:“奉皇太後慈諭,‘皇貴妃佟佳氏,孝敬性成,淑儀素著,鞠育眾子,備極恩勤。今忽爾遘疾,勢在瀕危,予心深為軫惜,應即立為皇後,以示寵褒。欽此。’前者九卿諸臣,屢以冊立中宮上請,朕心少有思維,遷延未許。今隻遵慈命,立皇貴妃佟佳氏為皇後。應行典禮,爾部即議以聞。”七月初九日一早,玄燁冊立佟佳氏為皇後,並頒詔天下,初十日申刻,佟佳氏去世,遲延瞭多年的冊後之舉,未能挽回她的生命,冊立盛典被喪禮所取替。

  康熙二十八年六月上旬,玄燁奉皇太後往暢春園小住。七月初七日深夜,他突然返宮,不同尋常,表明是在得知皇貴妃病篤的消息後,當即趕回。皇太後至遲在初八日也返回宮內。初八、初九、初十等三日,玄燁都令“部院各衙門奏章交送內閣”,以便能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垂危的佟佳氏。由此可以看出,佟佳氏確是“忽爾遘疾”,玄燁、皇太後均無任何思想準備。

  孝惠命立佟佳氏為皇後,說明她很喜歡這位兒媳,早有冊立之意,而一向遵守孝道的玄燁卻遲遲不使嫡母所願成為現實,對大臣“屢以冊立中宮上請”拖延不睬,原因何在?

  玄燁雖然是一位註重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技術,比較開明的皇帝,但難以擺脫其所處時代的制約。他有較濃厚的迷信觀念,並深受宿命論思想的影響。

  一廢太子期間,玄燁曾斥責皇太子胤礽“生而克母”,實際上在他內心深處,也暗藏著自己克後的思想負擔。第一位皇後和他作配十載去世時,年僅22歲。第二位皇後冊封前十幾年內,始終安然無恙,但一立為皇後,剛剛半載便撒手人寰。玄燁不願看到第三位被冊立的皇後再遭厄運。所以,盡管佟佳氏令他滿意,但隻是始終讓她處於皇貴妃之位,並不冊為皇後,以避免不測。這是他對皇太後及眾臣之意“少有思維,遷延未許”的重要原因。直到佟佳氏突然病重,玄燁仍未主動提出冊立一事,因擔心此舉會加速其病亡。及至皇太後終於發話,玄燁才遵旨冊立,但為時已晚。

  佟佳氏去世時,玄燁36歲,正值盛年,但他從此再未冊後,連被稱為“副後”的皇貴妃之位,也一直空缺無人。封建社會,皇帝與皇後是至高無上的君權象征,被視為天地作配,缺一不可,皇後是兆民百姓所景仰的國母,其品德懿行為天下婦人楷模。以當時的道德準則來看,國不可一日無君,而後位長久空缺,終歸是不完善的。

  清朝的鄰國,也一直在密切關註此事。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朝鮮使臣自北京返國後說:“彼國……皇後及太子虛位已久,至今無建立之意。”將後位與儲位兩事相提並論,可見高度重視。玄燁無視輿論影響,堅持不再立後,確有難言之隱,前已述及。如果僅以妃嬪中再無中意之人作為理由,顯然是解釋不通的。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